•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12
阅读 559

盟约

巍峨皇宫的壮美水榭旁,暖春的四月,吴邪冷不防被一阵寒风惊得一个哆嗦。

打破轮回?!

这日升月落,潮起潮落便是自然万物固定好的规矩。有道是‘无规矩不成方圆’,这规矩都能打破,那这世间不是完了吗?

曾听人说朱见深向来好术方,这偌大的皇宫的某处养了不少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那褪毛发黄的浮沉抖一抖,还真的以为自己点石成金的蓬莱仙人吗?

这种半吊子的神棍,吴邪三叔吴三省那里最多,吴邪小时候贪玩,还将他们那根呼风唤雨的拂尘捅过蜜蜂窝,呼风唤雨是真是假吴邪不知,倒是赶蜜蜂倒是挺好使的。

朱见深突然提起这个,难不成真的想羽化登仙!

张起灵眼观鼻鼻观心,沉声道:“漫漫长生 不过镜花水月,夫有始者必有卒,有存者必有亡。人理之常然,必至之大端也”

朱见深沉声说:“此话不错,但朕也知道天下万物应遵循无为天道,可朕是天子,朕的话便是天道,朕既然上承天命,还不能求一个千秋万世吗?”

沉默少言的张起灵可能不知道大逆不道是个字怎么写!他面不红心不跳朝朱见深道:“承天道的是‘皇帝’不是你!”

“你!”还不等朱见深说出下文,身旁那掐着嗓音的太监便开口厉声喝到:“大胆!敢对圣上无理。”

吴邪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对张起灵比了一个大拇指,真敢说,你的脑袋真的铁打的,不怕砍。可老子这细皮嫩肉,可经不起你这折腾。

现在保佑皇帝能宽敞大度不计较,不然到了阴曹地府老子都不放过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朱见深,平时谁人看到了不屈膝高呼一声皇帝万岁,何时受到这等轻视。别说皇帝了,就算是吴邪听到这番话都要上前揍人了,管你是谁。

皇帝自然是皇帝,心中有容乃大,虚若怀谷。自然要展现他和蔼的光辉形象。他按下了老太监的手,笑道:“没错!承天道的是‘皇帝’这个称号,千秋万世是‘皇帝’,不是朕这个人,那么难道就是你们张家嘛?”

什么意思!?吴邪一头雾水,总觉得他们说话不是人话,仿佛在鸡同鸭讲,不知所云。但是还是隐约感觉到了其中剑拔弩张的气息。

他这个哑巴媳妇,心浮气躁。得回家关门好好教育一下。让他知道君为臣纲,夫为妻纲。

朱见深这句话含沙射影的话,又把张起灵打回了原形,默不作声了。

朱见深眼睛一转,望向一旁呆若木鸡的吴邪,出声说:“九门之内人才辈出,如今一见倒是传言不假!不知可否为朕分忧解难?”

皇帝这招祸水东引让吴邪措手不及,慌张的回答道:“草民不才,只不过学了个皮毛,还不能和家中的长辈相媲美。但是陛下金口一开,草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管他辞不辞,先把命保住先再说。皇帝在吴邪心中明君的形象又瞬间跌回谷底了,吴邪总算见识到了皇帝喜怒无常的秉性了,难怪说伴君如伴虎!

朱见深很圣明朝吴邪一笑说:“有你这句话,朕甚是欣慰。”

吴邪嘴角抽了抽,硬是抽出了皮笑肉不笑的假笑,朱见深又说:“你们既然成了夫妻,就应该相互扶持,举案齐眉。”

吴邪点头应道,转头看张起灵,蓦然发现张起灵也在看自己,两人视线下相交一会儿又分开了。

“下去吧!”朱见深说道。“朕也要回御书房了。”

一旁的太监高声大喊摆驾御书房!

吴邪又得全膝跪地恭送皇上,难怪爹爹老说腿疼,成日三步一扣五步一跪的能不疼吗?

细声高调的老太监将两人送出了宫,高巍的城门前,老太监深深地看了两人一样,跟着一抚衣袖便转身而去了。

虎口脱险的吴邪才呼出一口气,若在站在吴邪身后看去,背后的衣裳都被汗水打湿了,这和皇上打交道等于是和阎王做生意,你的筹码在他的面前都是一文不值,他一个不高兴你就活不到天明了!

唯有艺高人胆大的张起灵才能应付的了一二。

“哎,张起灵!”吴邪走到张起灵面前,他和吴邪身形相仿,旁人仔细若仔细瞧,吴邪似乎要比张起灵略高一分,这一分也足够吴邪拿出去吹嘘了!

“你刚才傻了吗?”吴邪说道。“你敢忤逆皇上我们全家都吃不了兜着头!你以前和皇帝有多少仇隙我不管,但是你现在是……是和吴家性命交关的。”

张起灵沉默不言,转身走了!

“还有脾气了!”

除了皇宫贵族,吴邪在街上都是横着走的,敢这么对这位小祖宗就只有家里那不好养活的小满哥!得自己当祖宗供着,你一个不知天高地头的闷小子都敢在老子面前放肆了,难怪在皇帝面前有恃无恐。

吴邪正想发作,这时远处一个人影款款而来,水粉锦绣衣袍,摇着画扇,衣炔飘飘。吴邪眼睛一亮,惊讶的说:“小花!”

解雨臣上前道:“我来看看你被人砍了几块,要不要派人来收尸!正准备瞻仰遗体。”

吴邪三步并两步冲上去,说:“你怎么在这里?”

“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解雨臣收起扇子,说:“去我的府上!”

海棠树下花香依旧,吴邪吃着小酒,缓解刚才的跳到嗓子眼的心。

“就是这样?”吴邪将事情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塞了几口糕点。“你说他是不是傻了。”

解雨臣节骨分明的食指轻巧白玉桌面,说道:“原来是他,张起灵。”

“小花你认得!”吴邪十分惊讶,随即一想也没什么奇怪的,解雨臣打理偌大的解家,成日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即使没有见过面,也道听途说过几句。

“我居然没有想到他竟然嫁给你!”解雨臣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我第一次见他是在是在佛爷府上,当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他自称和张家祖上有渊源,是张家的…族长。来找佛爷办件事。”

提到是张启山的祖上,那是神秘的传奇,据说张启山一身出神入化的倒斗功夫源自于祖上一个神秘的倒斗世家,这个家族不与外人来往,若要族人人想要出山就必须斩断与张家的联系。

张大佛爷的祖上曾经喜欢上一个猎虎的女儿,为了私奔就斩断了自己和张家的联系,带着他心爱的人远走他乡,依靠着倒斗发了家,最后张启山南下到了北平,在北平打拼了多年才有今日的地位。

而如今这个神秘的家族又突然找上了张启山。

“准确的来说他是来找九门的。”

“九门!”吴邪抓着关键的信息了。“他找你们做什么?”

解雨臣放下玉杯,转而问道:“小邪日后可是会继承吴家?继承吴门在九门这个位置?”

这个?不好说。

吴邪眼下家已成,就差出门建功立业,打拼自己的名声了。吴邪同龄的小花早已肩负起解家的家业,孩童时期的玩伴霍秀秀也跟在霍八姑身旁学习管理商铺了,可是吴邪家里却没有一个人提及这个问题,吴邪平日里除了遛狗赏花,还是喝酒赏花。

虽说吴邪家中两位叔叔正直壮年,吴家不愁没有人照料生意,可吴邪觉得自己过得太舒坦了。

“可是这件事和自己日后继承不继承吴家的家业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了!”解雨臣说道。“这个涉及到一个盟约!九门和张起灵的盟约。”

“什么盟约?”吴邪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解雨臣轻轻抿了一口小酒,吴邪心里痒痒,这个解小花怎么说话说到一半话就不说了,真吊人胃口了。

“你说啊!”吴邪焦急问道。“都要急死我了。”

解雨臣嘴角含笑:“既然小邪不打断继承吴门,那么这个盟约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有时候不知道活的开心点,秘密也是一道无形的枷锁。小邪若是在着风云涌动的北平城内保留一颗赤子之心也是件幸事。”

“只怕不能如你所愿了。”吴邪说道。

碌碌凡尘,又有几个人能够从一而终秉承自己的执念,又有多少人心怀一颗赤子之心无畏向前,即使是通读三千文字,苦读圣贤之书的内阁学士也不见得保持当初入京前赤子之心。虽说也有种豆南山下的陶渊明这样的文人雅士,这样无为无欲的人在这世间太少太少了。

解雨臣端起眼前的酒杯,说:“万贵妃死后皇帝的脾气就越来越怪了。即使逃出了北平也逃不出天下,看得透迷局看不透人心。”

天上风云涌动,这天下、要有大变化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