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06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7)

07

我,对于吉良先生而言,是令人困扰的存在吗?川尻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吉良正要将三明治往嘴里送,听到这句时他手中的动作也随即停住了。

吉良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怎么突然这么说?”

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源于昨天晚上与妻子之间发生的事。

妻子的样子很美,尤其是她背对着自己脱掉衣服时的动作,优雅的脖颈形成好看的弧度,贴在身上的衣物被带起来一截,露出一小截白嫩细瘦的腰,那是让许多男人都心跳不已的白皙。

不过川尻却不会如此。

“上次来的那位吉良先生后来怎么样了?”在换上睡衣之后川尻忍猝不及防地开口,打断了川尻的思绪。

“……怎么样?”他不懂妻子到底要问什么。

“还真是无趣的男人啊,你。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吗?”川尻忍在化妆台前坐下来,动手做自己的睡前美容,一边抱怨着说,“你们是同事吧,同事之间不是经常会聊一些各种各样的事情吗?吉良先生有没有说过他自己的事呢?”

妻子似乎对吉良抱着特殊的热忱,明明只见过一面。

“不,并不是那么亲近的关系。”莫名的川尻不想把他所了解的吉良告诉妻子。

“什么啊,欺骗我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不都把别人带到家里来吃饭了吗?这不是头一次嘛!在人际关系上再失败不过的你竟然能和那样的吉良先生交朋友,对方大概对你抱有怜悯之情吧。”

真会说。

“并……”不是这样,他想这么说,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只好沉默下去。

妻子自顾自地说着:“说不定……你其实会对别人造成困扰啊!像你这样的失败者,没有人会真心和你交往的吧。”

这句话他听过无数次。川尻已经记不清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时自己的心情了,如今也已经听到麻木,甚至还会顺着妻子的意思去想——难道我的存在对于吉良先生而言是困扰吗?

川尻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川尻忍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他,脸上还敷着墨绿色的面膜,“……不过你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吗?”

什么样的表情呢?川尻想知道,不过他没有问妻子,反正问了也只会被嘲讽一番吧。

“答案是否定。”吉良垂下双眼,轻咬了一口三明治,“如果川尻让我感到困扰的话,那么一开始我也不会让你拼桌了吧。”

川尻总算释然了。

“川尻厉害的地方有很多啊,而且明明能力很出众,却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不是吗?”吉良抬起眼,黑的看不见情绪的眸子望着他。

糟糕。这是川尻的第一个念头,这个人果然会读心术吧。

“吉良先生不也是一样,无论是外表还是能力一样都很出色吧。”川尻作出了反击,并在服务员送上咖啡的时候很难得地露出一个笑容对她说了谢谢。

算得上英俊的脸和和善的笑容让年轻的服务员都红了脸。

不知为何,让吉良看到这一幕的川尻感觉异常得意,过了一小会儿从余光里看到吉良依然是微笑着看着他,什么反应也没有的样子又让川尻觉得自己蠢透了。

搞什么啊……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个刚刚进入恋爱期的毛头小子一样。

不过这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感或者说是恋爱的感觉让他一下子变得跃跃欲试起来,和与妻子相处时的模样截然不同。

莫名其妙的亢奋。

“那是因为已经过了出风头的年纪了,如果是中学生的话,肯定会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才能都展现给别人看,最好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吉良说。

川尻皱起眉头,爱出风头的吉良根本不像是吉良,中学生吉良肯定也还是现在的吉良。

“川尻你,难道没有中学年代为某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断展现自己才能的时期吗?”吉良反问他。

川尻微愣住,端起的咖啡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过了许久,他才摇了摇头:“没有,可能吉良先生你不相信,我没有喜欢过哪个女性,至今如此。”

“我信。”吉良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黑色的眸子里有不知名的情绪在涌动,“不过,那尊夫人呢?”

妻子……也许只是一时兴起。

不过自己对吉良,也是一时兴起吗?

“我说不好。”川尻回答他,“大概她……恨着我才对。”

吉良总算是露出惊讶的神情来。

“真是抱歉。”吉良垂下眼睑,脸上露出歉意。

吉良的神情让他出了神。像他们这样保持着肉体上关系的可以算作是“情人”的两个人能够如此平静地谈论起一方的家室吗?不过归根结底,他们能够称得上“情人”吗?

“吉良先生,你……”川尻看着吉良因为自己的发问而抬起的双眸,忽然怎么也问不出口了。

“今天晚上,有时间吗?”结果再开口就变成了这样的邀请。

吉良愣了一瞬间,很快就笑起来:“当然有。”

下班已是日落之后,川尻和吉良并没有立刻选择回家,反而一块儿到了杜王町沿海岸的山上。

星空广阔无垠,空气舒适地让人忍不住全然放松,略带凉意的风从两人的身后吹向海的那一边。

“没想到浩作还会懂这样的浪漫。”靠在车门上面对着大海,吉良的声音都惬意了许多。

“……啊。”川尻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袋,跟着眺望远方。

“我和我妻子……确定婚约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川尻忽然开口。

吉良转过脑袋看着他,没有搭话。

“当时即将日出,另外一群人都在另一边等待着日出,我和他们……谈不来便独自站在这里,阿忍……她走过来跟我搭话,说‘这边的风景好像更好看呢’,正巧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太阳从那一头升起来,第一缕阳光刚好照到她的侧脸上。”川尻头一次说了长长的一段话,直至他说完,吉良都没有打断过他。

“尊夫人……真是令人羡慕啊。”吉良的声音压得极低,但是川尻还是听了个一五一十。

“吉良先生,其实你就是‘弗拉季米尔’吧。”川尻转过身来,双手按住吉良的肩膀。

吉良撇过脸去没有回答。

“你在等待谁?我是你故事你的谁?”他继续追问,但吉良依旧没有说话。

“就算你不肯说,我也希望……做故事里的‘埃斯特拉冈’,和你一起等。”

说了出来。

川尻感受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就在寂静的星空之下活跃着。

“川尻你……还真是个大好人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烛俱利】以为要挂掉我的教授今天问我要了电话

[国永。] 【!!!】 【伽罗坊你这家伙居然主动给我发消息!】 【还是在上课时间!!!】 [你知道烛台切光忠吗?] 【这不是那个因为在女学生之间人气太超高跨专业选课的人把原本必修的人的名额占据了太多最后只能换成大教室的教授嘛!】 【听说还是海外名校归来,那么年轻就当上了正教授还真是不得了啊!】 [不要讲你打听到的这些情报了。] 【也是,毕竟是伽罗坊你的老师,对于这些肯定比我要清楚吧。】 【那关于这

包头小妹找包夜

包头小妹找包夜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54600e3288f849d190c4e717b8820605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be76f1d42

瓶邪萌段子罒ω罒

(166)

“嗝...你他娘的,胖,胖子......你说,那死闷油瓶...嗝,死面瘫......”吴邪一手抱着半空的酒瓶,一手搂着胖子,完全一种受委屈小媳妇儿模样。胖子小口小口闷酒,嗯、嗯的应付着,他不敢喝醉,因为背后那道【诡异的光】锋利的视线。“唔......嗝...真的是,死...瓶子......”吴邪终于抱着酒瓶睡着了,胖子松了口气,转个身,和后面那个黑着脸,盯着吴邪的闷,呸,张起灵用视线交流了一下,「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