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7-01-24
阅读 40208

【黄喻】罪恶之城 25

    25.


    基地的最后一个夜晚在众人的争论声中度过。

    进攻的计划已经安排妥当,但在人员安排上众人起了争执。叶修坚持做主攻,亲自带领兴欣部队直接潜入嘉世大楼抓住陶轩;张新杰不同意,他认为王牌兼指挥官不应该压上前线,有个万一他们还可以保留力量重新来过。

    王杰希支持叶修——他喜欢孤注一掷一局定胜负,何况这次行动若不成功,联盟一定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不会再有下次机会;韩文清自然偏向张新杰,但他觉得自己才是主攻手的最佳人选,他与嘉世这么多年的恩怨恨不得用拳头立即清算——这又遭到了张新杰的强烈反对,霸图的继承人还年轻,韩文清必须和霸图的部队在一起。

    楚云秀被他们吵得头晕,一早就靠在肖时钦肩膀上睡了。肖时钦吓得动都不敢动,跟木人似地坐的笔直,估计也无心听其他人谈论了什么。剩下的人各分派系,各抒己见,争论一直持续到凌晨。

    “得了吧,你们弄得清大楼里的路吗?何况沐橙还被嘉世软禁着呢,哥得亲自去接她。”最后叶修下了这样的结论。

    喻文州趴在桌上不知道何时睡着了,之后迷迷糊糊醒了一次,似乎是有人把他抱回了房间。他觉得那人身上的烟草味很是熟悉,仔细想想也许是蓝雨的人,因为黄少天的香烟也是这个味。

    这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到房间,把他放在床上,又用力揉了揉他的头。他沾着床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闹钟一响他就醒了,换好衣服便去了食堂。

    说是食堂,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大的厅。地下基地里不允许生火做饭,主食仅仅是些水果、压缩饼干和罐头,只有包荣兴能吃得津津有味。喻文州见叶修和包荣兴、吴羽策坐在一起,也端了给小孩特供的牛奶坐了过去。

    “感觉怎么样?”叶修悠闲地往面包上抹黄油。

    喻文州笑了:“这话应该由我来问?”

    “哥状态好得很,不用问,”叶修摆了摆手,他看起来很是精神,“哥担心你啊,今天你可是至关重要。”

    “说实话,没什么感觉。”喻文州道。

    “挺好的,没压力是好事。”

    吃完早餐的人渐渐聚拢过来,立在叶修身后,喻文州看到了他们肩上挂的子弹包。负责分发早餐的是王杰希带着的小孩,他们给所有人的水囊里装满了水,然后在刘小别的带领下离开了基地。

    “唔,老大,我真的不用跟你去?”包荣兴把整块面包塞进嘴里,胀满了腮帮子。

    “你就顾好这伤病号和小鬼头吧,出什么意外唯你是问。”

    吴羽策瞥了叶修一眼,没说什么。他们负责的中央控制室只有包荣兴一个守卫。不仅仅是因为人手不足,也是为了不让控制室暴露做的最佳考量。

    “记得我昨天跟你说的吗?”看着喻文州,叶修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复述一遍。”

    喻文州直起身子和叶修对视:“一旦暴露,立刻放弃控制室,指挥权转移回前线。”

    “对,”叶修点头,“不过还有一个‘最终应急方案’,我现在跟你说。”

    他压了一个黑色的事物在桌上,推到喻文州面前。柯尔特PPK——喻文州认得这把枪的造型。

    “一旦被发现,立刻——”

    “自我了断?”喻文州接口。

    叶修投来赞赏的目光:“小同志很有觉悟嘛。”

    喻文州甚至有点自豪。“当然,我知道了这么多秘密,又没什么反击能力,你们怎么可能让我落到嘉世手里?我不死自然也会有人处理我,”他瞄了一眼边上的吴羽策,“还不如自杀来得干脆。”

    “很好,”叶修点头,又说,“另外我为你邀请了强力的外援。”

    “外援?”那个名字几乎呼之欲出。

    “我给他发了消息,来不来是他的决定。”

    “我明白。”喻文州点头。

    “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叶修清了清嗓子。周围的人立刻提起了枪,武器碰撞的声音整齐划一。

    “那么祝诸位一切顺利。我们出发。”

    

    “嗨小鬼。”

    喻文州正要出食堂,一个扛着枪的中年男人喊住了他。喻文州认得这个人,是蓝雨酒吧的调酒师。

    “有个事情想拜托你……”他的眼袋很深,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嘴里咬着的烟攒了大半截烟灰,说话的时候嘴唇轻轻晃动,灰掉了下来。

    “如果我能办到的话。”

    男人取下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弹掉上面的烟灰,说道:“我有个儿子,大约住在蓝雨的C区,今年3岁……啊不,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3岁,现在应该5岁了吧,如果你见到他,帮我交给他,我没什么别的好东西,这围巾是我母亲织的。”

    看到喻文州蹙眉,男人立刻补充说:“他跟我长得很像!就这样的扁鼻子!下巴这里有颗痣……”

    “我认为……你可以亲自去找他。”

    男人为难地挠挠头:“但一会嘉世来了……”

    喻文州推回围巾。他说:“请尽力活下来,相信你自己,相信我,相信所有人。”

    “好。”男人喜笑颜开。

    

    天气略微回暖,风沙起了,空气是浑浊的,叶修又选择了雾气最重的时候出发,半个倾颓的城市覆盖在苍茫黄沙之中。喻文州爬出地下基地,抬头看了一眼微弱的冬日白光。

    他突然觉得终有一天他会很怀念这天的雾和沙尘,感谢他们掩盖了大多数伤痛;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念压在他的心头——他恐怕会永远记得这一天,这一时刻,他从深不见底的黑暗地宫从爬了出来,走向触手可及的明天。

    他进入控制室的时候吴羽策已经忙活开了。

    “中B13点,再去三个人。”

    “你妹,我哪有那么多人可以供你这样排布。”喻文州戴上耳机,就听得魏琛沙哑的嗓子在嚷嚷。

    “那就两个。”吴羽策妥协。

    40来个屏幕此刻已经接上了即时画面,其中20个是针对基地内部情况做的设置,另外的是提前安置好的重要地点监控。看到这些画面,喻文州就明白了为何叶修有十足的信心拿下嘉世,这些监控机基本安放在嘉世的军工厂、武器库、车辆中心,甚至是一个陶轩常去的洗浴中心,位置遍布治内区全城,若是今天能在这些地方制造混乱,加上执行部的主力困在基地里,嘉世根本分身乏力,来不及回防黑色巨塔。

    “基地B1监视点,‘老鼠’到了,重复一遍,‘老鼠’到了,人数300,正在整队,预计十分钟后爆破进洞。”

    “准备好了吗?”吴羽策问他。语音频道里同样有上百人在等待答复。

    喻文州捏了捏自己的指关节。他闭上眼,深呼吸,将冰冷的空气压入肺中,唤醒了所有的神经细胞,然后他睁眼,让所有监视器的画面在脑内一字排开。“准备好了。开始吧。”他说。

    

    第一声枪响是十分钟后。

    嘉世执行部炸开地下基地的入口后不久,就有人对着黑暗鸣枪。从控制室的位置听来,枪响和之前爆炸声一样震慑人心。

    子弹击中了墙上的旧水管,爆出的水花惊走了几只老鼠,开枪的人耀武扬威地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指指点点——监控没有声音,否则喻文州大约还会听到更有趣的事情。

    “蓝雨3号队伍,撤回E3出口。”喻文州屏住呼吸,估算着执行部前进的速度,冷静地下达指令。

    “得令。”年轻的声音回应他。蓝雨部队自愿留守基地,利用黑暗和复杂的地形,他们将成为拖住嘉世大多数主力的“饵”。除了直接面对黑色巨塔的兴欣,今天最艰巨的任务恐怕就在蓝雨身上。魏琛昨晚打了包票,他一定让蓝雨的一百人制造出一千人的声势。

    “小鬼,我去食堂门口搞点声响,1队跟我来。”魏琛说。

    “请走A道路。”喻文州回答。

    嘉世的人也许是听到了蓝雨故意弄出的脚步声,领队的申健显得特别兴奋,和边上几个人交头接耳。喻文州看见了队伍中的刘皓,看见那些人满不在乎地逡巡在基地里,表情轻松得就像他们肆虐了405室后的那个早晨。

    一股怒火在他心底熊熊燃起,仇恨涌上来,他想起他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是真真切切地想把这些人摁在地上,用刀子亲手在他们身上千刀万剐。

    你们这些恶魔!这里就是你们的墓地!他的手颤抖着,目光迅速从十个屏幕上扫过,“切断E3到E5的道路,3号队伍在E3埋伏,准备第一次接触。”吴羽策快速操作控制器,在看不见的黑暗里,铁门缓缓落下。

    “3队准备就绪。”

    “微草已抵达工厂外围。”王杰希的声音传来。

    “微草,前进的方向有巡逻车,请转向,从西出口进入,”喻文州扫了一眼屏幕,立刻回应,“烟雨注意西南方向警卫,预计1分钟后到达浴池,微草请在30秒内就绪。”

    这个要求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但喻文州相信,是王杰希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王杰希曾告诉他从房间到会议室不引人注意的最快路径,这条道路的走法诡异莫测,王杰希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现这种通路实在让喻文州百思不得其解。

    果然,30秒后王杰希的声音出现在频道里:“微草就绪。”

    “烟雨就位。”

    “雷霆就位。”

    “呼啸就位。”

    “轮回就位。”

    “霸图所有部队就位。”张新杰接着说。霸图的目标是外围的几个哨所,首先制造一些混乱。

    “我已经等不及来一场烟火了!”霸图爆破队长张佳乐如是说。

    “大白天什么烟火不烟火的,张佳乐你准头放对,别给我炸一大堆有的没的浪费弹药。”叶修立刻接话。

    “老叶你顾好你自己吧,别我们搞定了你那边搞不定哈。”张佳乐回呛。

    “废话,你当我什么人。兴欣准备就绪,你们都动作快点,别让哥趴在嘉世下水道一早上白忙活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帮愚蠢的大人还有心思开玩笑……喻文州腹诽。可这帮人的实力确实值得信任,喻文州心里清楚,他们此刻的好整以暇仅仅是自信的体现。

    他又确认了一遍监控情况。基地外唯一的监控突然闪过一个灰色披风的身影。是他吗?他的目标会是哪里?他会到我这里来吗?我这里很安全,他是不是去支援蓝雨比较好?我该怎么联系上他?一瞬间许多杂乱的念想在喻文州脑子里浮现。毕竟这个人,可能是这场决斗唯一的变数。

    “文州,可以了。”叶修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

    “是。”喻文州冷静下来。

    嘉世精锐部队探入地下基地三层,分成三队在搜寻。安装在食堂的监控正对着申健疑惑的脸,黑暗中蓝雨的枪蓄势待发。

    可以了,就是现在。

    “蓝雨,”他听到自己冰冷的声音,“杀。”

    血花爆裂在申健的脖子上,他瞪大了双眼,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径直地倒了下去。

    他后面的人立刻涌上来,对着黑暗扫射,喻文州示意蓝雨不必恋战,使用自动机枪打退了敌人后撤退。

    同时,基地所有的入口在吴羽策的操作下封闭了第二层铁门,嘉世进入的道路按照预定计划启动了自毁程序,轰隆的爆炸声中,联盟基地彻底成为一座没有出口的监牢。

    嘉世立刻察觉到了异变,他们迅速回撤,为首的几个立刻拿起通讯器和总部联络。

    “霸图,行动。”

    爆炸的火焰如烟花炸开在治内区上空,整个城市沸腾在火光之中。

    “哈哈哈,全数引爆成功,怎么样?叶修你没话说了吧?”张佳乐十分得意。

    “不错,可惜不是晚上。”叶修鼓掌。

    “叶前辈,可以进入大楼了。”

    “OK、OK。”

    嘉世内部的监控里,叶修的身影一闪而过,两分钟后黑色大楼的安保室在无人察觉的状态下被兴欣占领。叶修将喻文州带来的“钥匙”插入主机里。主机闪了两下红光后,屏幕上便是“LOADING”的提示和兴欣的图标了。

    叶修吹了个口哨。“小安,沐橙的情况呢?”

    “苏小姐在第三监禁室,看起来气色不错。”

    随着安文逸的操作,他们入侵了内部通讯频道,听到陶轩正在破口大骂外部防守怎么还不镇压哨岗的暴乱。在嘈杂的通讯声里,似乎断断续续还有联盟基地特遣队的汇报。

    叶修呵呵一笑。“老魏,我这里破坏电脑系统还要三十分钟,基地那边给我磨久一点啊。”

    “啊啊啊?你说了什么我听不到!给老夫大声点说话!”魏琛在机关枪的声音中咆哮。

    叶修放弃和魏琛的通讯,回问喻文州:“控制室,其他队伍的情况呢?”

    “微草遇到了点麻烦,工厂的守备比想象得多,”喻文州快速地检查各个屏幕的情况,“烟雨情况良好。”

    “霸图从哨所撤退,准备支援微草。”张新杰道。他们的任务完成了,被吸引出来的嘉世警卫正在郊外茫然地寻找爆炸肇事者。

    “基地封闭三层出口。”吴羽策在一旁操作。

    “可以,请蓝雨2队将火力集中在三层中央区域。”喻文州说。

    “得令!”基地频道里的声音整齐划一。

    子弹的暴雨在密不透风的地下基地里肆虐。撤退、回旋、迂回、再诱敌深入……魏琛如他所承诺的一般让蓝雨的百人队伍制造出了千人的声势。

    但事情没有预料的那么顺利,进入基地的毕竟是嘉世装备最精良的执行部队伍。狭小的监控屏幕里仅仅能看到战况的一部分,有人倒在了通道里,又被人拖走,通道上留下长长的血迹。更多的敌人涌进来,通道的灯被流弹打爆,画面陷入黑暗,又被枪炮的火光照亮。更多的血液溅在墙壁上,留下永不磨灭的伤痕。

    这是一场漫长又痛苦的无声电影,看不见任何演员的表情,场外的观众甚至只有默哀的权利。

    我这是在和死神抢生命。喻文州突然想到,脑内的画面一时间停滞,眼前的画面却生动得残忍。他看见红色的围巾飘扬起来,分不清上面是血还是本来的红色。被逼进死胡同的男人端着冲锋枪,大跨步向前,消失在火光之中。

    我曾发誓要保护他们!

    汗水从喻文州额边流下,他捏紧拳头,忍住伤痛,继续做判断:“2队立刻从A5通道撤退至A3房间。” 

    “不行,这样太消极了,会把这里的人都引过去。”吴羽策立刻反对。

    “可是——”

    “少废话!蓝雨的都给老夫顶上!有多少打多少!这他妈是战场!”魏琛的呼喊声盖过了一切,“别听那小鬼放屁!”

    没有人回答,只有机枪的声音连绵不绝,如夜晚呼啸的狂风骤雨,从那些声音中,喻文州感受到血的热度,那些被压迫到极致的灵魂,那些每日每夜都在渴盼自由和平等的生命,到底能爆发出怎样的能量,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证明。

    “蓝雨1队,继续前进,打开A3道路!”一字一句都卡在喉咙深处,说完整个句子,喻文州汗流浃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战斗扔在继续,他必须打起精神!

    “微草往仓库I3移动,和轮回在那里汇合!”

    “霸图请从234号道路,分两队支援微草!见到巡逻车直接爆破!”

    “轮回进攻,务必10分钟内拿下武器库。”

    “呼啸进入治内区,制造动乱,但不要伤害平民!”

    ……

    “啊啊啊啊——”蓝雨人的惨叫声贯穿了耳机。

    “控制室,切断蓝雨2队的语音通讯,排除干扰!”

    接到指示的吴羽策面无表情地操作设备。

    “Clear,工厂结束。”王杰希的声音一如往常,仿佛手上的伤从未存在过。

    “轮回,Clear。”轮回的领袖言简意赅。

    “呼啸的兄弟们,我们来一场大派对!”

    黑色巨塔终于坐不住了,喻文州看见黑色的装甲车倾巢而出。这大概就是嘉世的全部力量!

    “叶修前辈!可以了吧!”他再也受不了,拳头重重地砸在控制台上。

    叶修声音凝重:“做的不错,接下来交给我吧,兴欣,开始干活了。”

    仿佛是谁在喻文州身后拍了拍他瘦小的肩膀,他全身的重担一瞬间全卸了下来。他软瘫在椅子上,干涸的嗓子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重新打开蓝雨2队的通讯吧……”他对吴羽策说。

    吴羽策明显愣了一下。

    “我想听听……”他也答不出来还能听到什么,呼喊?心跳?呼吸?抑或是死亡的静寂?

    吴羽策沉默无声地打开了通讯。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46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2)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