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01
阅读 17624

【酒茨】幸魂

漫天绯红。

他恍惚间听到谁在唤他。

黑色的沙尘在风中飞舞,哀鸿遍野。

他低头,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然被温热的血染红。

所有人都曾以为他是神明,可只有他深知,他不是。

断念的人终在怨中化恶鬼。千百年的漫长生命里,爱欲恨离皆化作风尘,只一轮圆月作伴对雪醉饮。

彼时白色的人影点亮混沌,他却叹林中枫红是自己最终归处。

神社的柱子上,一笔一笔被雕刻上了他的名字。

多年后他回首那时,只笑自己年少轻狂。

身边的鬼将只是同笑着,与他畅饮。

那轮皓月突然在入夜就染上腥红,似幽深林间暗藏杀意。

后来的回忆都不太清楚了,只记得自己突然心口一阵难隐的痛,喉间一梗便失去意识。

是谁在唤他。

他醒了。

身体似不是他自己的,一身的粘稠血腥,只让一头长发更张扬似火地红。

他大概已不在世。

散下发,他心思淡淡地踏过尸山血海,只觉乏味。

哪里少了什么。

颈间依稀痛着,一道刀疤横过,任他如何也消不去。

他来到伊吹山神寺,独自在寺后的林间点一盏微灯,悠悠散步。

他突觉身后有人跟随。

一回头,却是一个忽明忽暗若即若离的人影。

那人已无意识,只看着他,嘴唇蠕动。

“吾友。”

他被骇得后退一步。

“吾之神明。”

那人笑,如牵线傀儡般无神的眼中滑下一道泪痕,颤巍巍伸手,似乎是想要触碰他,却在即将触碰的一刹化作亮色粉尘随风而去。

魂散了。

他的心被谁突然一刀刺透般痛,一抬手自己竟泪流满面。

——那心痛,不是因为旧伤。

他跪倒在地,满目的红。

他自以为是被神明眷顾,仍留在人间的游魂。

也着实是道幸魂,因他从不曾死。

但心已死。

神分有荒魂与魂。

从不曾眷顾。从不曾施舍。却在同时,留了一条铺满月色的路。

他便踏着那月色成华的路,去找了他,一步一跄,却从不回头。

一梦相连的彼岸,血莲开满了池间,橙灯明灭着升起,一头白发的人的笑被灯火模糊。

他身边仿佛浴血的修罗地狱,手里握着那把斩了他大将鬼手与头颅的鬼切,含笑把它的刃贴在颈上,指尖再稍用力。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35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五律七绝】草木清愁

(8)

八 青愁霜 江湖多世家,有好事者以数字令名之。 有谣曰“天下一阁,四是二非,三门六姓,五律七绝,八帮九派十联盟”,便是以数字将江湖各大势力分别描述了一番。 那“一阁”,指的是天上天下无所不知无处不在而无迹可寻无人能觅的光明阁;四是二非指天下六大高手,三门六姓分指淮上三门中原六姓:淮上三门是淮北颜家、淮中阮家与淮南蔺家的合称,中原六姓则为“一痕烟”南宫世家、凌烟李家、“一脉春秋”邺门萧家、“瞄不得”

【茨鸟儿童绘本向】丑小咕

在很久很久以前 百鬼夜行的京都的一个小角落 有一座小小的 既不非也不欧的阴阳寮 寮里住着阴阳师 和他快乐的式神们 有一天,名震京都的大阴阳师晴明大人 终于凑出了一张宝贵的蓝符 式神们,你们看着! 我将要召唤出京都最强的SSR啦! 茨木童子很高兴 京都最强的妖怪 可是他的挚友酒吞童子 大家也很期待, 寮里又有新的小伙伴啦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 急急如律令! 轰! 召唤出了什么呀? 一只丑丑的毛绒绒的小

【酒茨】生无可恋

清风朗月,最宜小酌。 酒吞童子枕着鬼葫芦,惬意的醉着酒。空山寂无人,只有溪涧中的木芙蓉,纷纷开且落。悠然的落花倏然被一阵妖气惊散,飘落在他额间。酒吞童子不禁皱起眉头,那个烦人的家伙又来了。 他的酒依旧没醒,眼皮沉甸甸的坠着,睁也睁不开。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习惯性的自发行动起来,朝着与鬼气相反的方向移动。 酒吞童子没走出多远,就感觉撞到了一具高大的躯体,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吾友,我终于找到

K_Alfa
常驻lofter,id同名,这个号只是为了参加活动_(: 」∠)_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