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263

【沈敬与周维】流光 网瘾少年下

天气骤然又冷了起来,周维穿着灰蓝色的大衣,天空也是灰蒙蒙的,她站在街角,好似不一会就融入了进去,杭州太冷了,往骨子里叮叮当当的钻进去,风往棉布料子上粘,粘住了顺着满身的潮气灌入进去,像绳子一样抽在身上。

二中对面就是职高,隔着一条马路,总能看见到上课时分有人从墙里往墙外翻。周维不过是在附近随意逛逛,转角的时候就看见爬墙而出的刘小飞,她走近几步,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刘小飞跳下来的时候踉跄了几步,周维伸手欲扶的时候,他往后贴在了墙上,他抬眼看了周维一眼似乎正在困惑对方是谁的时候,周维道了句:“沈敬你还记得么?就是……”

刘小飞听闻脸色骤变,他拔腿就跑,跑出几步后,忽然停住脚步,他站在原地,回头看了周维一眼,犹犹豫豫的,似乎有往回走的意思。

周维试着靠近了几步,见对方没有反应,于是便走到刘小飞的身边道:“你等我?”

“嗯。”

“你想和我说什么?”

“我没有网瘾。”

“我知道,早就没有这个词的定义了。”刘小飞又抬眼看了看周维。他总是喜欢低着头,一米六几,男孩子里算不上高,但是和周维相较也差不了许多,只是他总是佝偻着背,那副瘦小的样子,就总让人觉得很矮。

“和你聊天的那个人,很好看吧。”周维笑了笑,她的笑容有一定亲和力,生过两个孩子,保养尚好的她,有她自己浑然天成的亲和力,让人平和。这样漂亮的年长些的女性,在青春期的男孩子面前,是些比较特殊的暗示符号的。

刘小飞这回笑了,笑的时候把头扬起来,似乎挺得意的:“特别漂亮。”

“女朋友啊?”

“不是。”

“那?”

刘小飞笑了笑不说话了,他咬着嘴唇,似乎想按捺住提起那人的开心的感觉,这种是提及喜欢的人的时候幸福感,周维是知道的。她心底也默默的笑了笑,随即带刘小飞到附近的奶茶店里,请他喝了杯饮料,两人一同坐下,刘小飞给她点了杯蜂蜜柚子,给自己点了杯冻顶乌龙,他说,他的那个她,也喜欢这种饮料。

“姐姐,你知道小陆么?”

“不是太清楚。”

“就是一本书里的一个女主角。”

“哦。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啊,她很好,很温柔,善良,但是不是对所有人都好的那种,她,嗯,我想想,她很漂亮,非常的漂亮,但是有时候也会有小情绪,只对喜欢的人有情绪。”

“哦,很好啊,现实中,也有着这样的女孩子呢。”

刘小飞嗤的笑了一声道:“什么啊,现实中才没有呢,动不动就暴力,打人,要么就好几个男朋友轮换着交往,搞得好像自己很有魅力似的,其实几个班里都知道,所有人都是因为她好上,才都找她的。”

“你看不起他们。”

刘小飞嗤着笑,没回答,不过神情已经足够做答案了。“低俗或者是呆子。”这是他给他的同龄人下的定论,“他们讨好老师,表面上看都说自己没有学习,考的特别好也要说自己考砸了,还得大哭一场。整个班里都能拿奥斯卡了。老师也是,只喜欢给她送礼的人,谁家爸爸官职工作对她有用,她就喜欢谁……恶心死了。长得那么肥。”

刘小飞挨个数落了一通,周维静静的听他抱怨完,手里一杯茶由热转温,没怎么喝。

他洋洋得意的给每个人下完结论后,周维轻声问了句:“你父母呢?”

“他们?”刘小飞露出厌恶的神情。“他们简直恶心。”他不再说话,只是低头喝奶茶,黑色珍珠往上跑,片刻后他拿出手机在手里划了划,划了张图片给周维看而后道:“你看这张,我觉得是最像小陆的人。”

图片是一张拟真人画,周维仔细看了片刻,随后目光移到刘小飞脸上后一愣。刘小飞收回手机,半俯趴在桌上玩了半响后道:“其实我有个姐姐。”

“我的父母可能会告诉你,他们只有一个孩子。”

“但其实我有一个姐姐。”

“你姐姐……是不是和小陆有点……像。”周维有点惊讶,她觉得自己可能捉到了问题的轴心,但是她得遏制住自己这份想要追问的冲动,以免对方戒备心起。

“……不是太像。”

“呃?”

“她比我姐姐漂亮……但是她没我姐姐爱笑。我姐姐……”

刘小飞的姐姐叫刘小菲,同音不同字,他的家里过去很贫穷,夫妇二人盼子没得,有一女一开始也是当自己孩子养着,养到五六岁了,忽然有了刘小飞。全家人都开心坏了。

三辈单传,总算有了一个男丁。刘小飞的父亲回老家给刘小菲上族谱上了一肚子气,男丁免费,女孩上要两万,村里说,没有这样的先例,女子不入祠堂,除非多做点砖瓦贡献。他的父亲懊恼,倒不是恼自己的家乡,只是恼自己没个儿子。所以刘小飞是个福音。

刘小飞的家人对他都很好,尤其是刘小菲,这个女孩子对于夺取自己那点微不足道关怀的弟弟并不感到难过,反而十分照顾,可能这样的家庭下,她觉得自己有个弟弟也是件好事,家里平添一股阳气,父母不再担心老无所依。

后来刘小飞的父亲外出做生意了,不怎么管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他那个母亲操持的,她和刘小菲是一起照顾刘小飞的。只有一回,刘小菲只任性了一回,就是她从外不知哪里得来的一个粉红色铅笔盒,上面有小熊图案的,刘小飞看见了,他也不喜欢,但是,那是新的,家里新东西向来只有他能有的,所以他想要。

不喜欢,但是想要。所以他抢了过来,刘小菲和他争执了起来,他们的母亲问询而至,随后竟然是将小菲脱光了用皮带抽了十几分钟。抽完小菲都昏过去了。送到医院里看了一圈回来,他的母亲往地上啐了一口,说。赔钱货。

还没嫁就开始赔钱了。

小菲自然是上不得高中的,哪怕成绩再好,也直接送去了职校。他的母亲觉得,女儿总是要嫁人的,会相夫教子能听话就行,读书是没有用的。

你说她没见识没文化呢,她对刘小飞的读书却又看的很紧,刘小飞不喜欢读书,但是在逼迫之下,读的也还可以,他看得出来刘小菲很羡慕,她总是偷偷找他借书看,看文具盒,看笔看书。刘小飞那个时候懂事了,会和刘小菲讲讲学校里的事情,哪怕讲点老师的笑话,刘小菲都听得很开心。

“这些职高里没有吗?”刘小飞问。

刘小菲摇摇头又点点头:“有,但是,不好,没有学习好。弟,你要读高中。争点气,别让妈失望。”

刘小飞初三那年,他父亲生意亏了大空,没钱了,他回来后心情郁郁寡欢,每天出去喝酒,喝醉酒就回来打老婆孩子,一家人鸡飞狗跳。一个月后他反省过来自己不能再这样,否则追债的人就来了,那些人是会卸人的一条胳膊的,说到这些,刘小飞的父亲瑟瑟发抖。他找到他的母亲商量对策,这时候刘小菲从屋里走出来,他们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刘小菲那个时候职高已经快毕业了了。身材苗条,长得也还不错。母亲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她说,在她家乡下,有个人家开水泥厂的男的,正在说媳妇,小菲应该有希望。

她去说了,只带了照片过去,对方家里同意了,嫁妆谈了25万块钱,正好给刘父周转还能余点本钱,她回来欣喜若狂,和刘小菲说了,不料她不同意,她怎么都不同意。屋外都吵起来了,刘父打了刘小菲一巴掌,她还硬气,于是刘母哭的涕泗纵横,她说:“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呢?我们家都这样了,这笔钱要是没有,我们家就完了呀!你弟弟怎么办,他还要上学,还要考高中!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啊!!”

一句不懂事压垮了刘小菲。她背着包,什么都没带,含着眼泪走出门,一路走回乡下,就这么嫁过去了。

25万到手,刘父的生意有了好转,并且忽然就富裕起来了。他们搬了家搬到其他大城市里换了更好的房子,可是刘小飞听电话里的刘小菲说,她过的很不好,她的丈夫打她,全村的人都会看热闹。大家都会说她可怜,也都不封建了,也都不重男轻女,但是打老婆这个事情,就是个热闹而已。大家蜂拥过来看,看完就散了,乐乐呵呵的,啧啧有声。

“我姐姐她很漂亮……以前的时候,职高就有很多人追她了。她那个时候有个喜欢的人……我当时还很不高兴。然后我姐姐就没再谈了。我其实对不起她。”

“后来你们还有联系吗?”

“……没有。”刘小飞翻转了下手里的手机:“她没回短信没回电话,也没上过QQ,好像蒸发了一样。”

“……那你父母……”

“他们不会管的。”一句话像是冷水浇到心上,周维觉得四肢末梢的神经都要麻痹了,冷的真是可怕。

“那你……那你……”

“大姐姐。”

“呃?”

“你不会说的对吧。”

“我……”

“别说去啊。”

“我没和任何人说过,你也别告诉任何人。我没有网瘾,我只是出来看看小陆而已。他们管不着我,我也不想他们管我。”

“姐姐,你别说啊,我也不想那么不懂事。”

冷风从玻璃缝隙里吹得人眼睛疼,周维半响应了个好字,没了下文。

----

“周维?周维?”

“啊?”

“喊你半天了,事情怎么样了?”

“哦,你说刘小飞吗。他不会再来了。”

“哦,这么快就解决了?”

“嗯……”

“你看上去似乎精神不太好,别是病了吧?”沈敬伸手过来搭在周维的额头上,宽大而温暖,周维闭上眼睛的某些时候忽然想起自己的前任丈夫,他也有一双修长的手,厚而暖,搭在自己手上,能完完全全的覆盖住,很安心,温和。

“沈敬。”

“嗯?”

“我觉得,可能病的不是我这个人本身吧。”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蓝蝴蝶ZY
瓶邪,荼岩,银魂,不良人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