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270

毛莫 | 后来莫少他又被8了。 [ 20 ]

 

一番同懽。

 

穆玄英有些失神的躺着,莫雨靠在他怀里。

两人呼吸都渐渐归于沉静。

 

就这么安静的拥抱了一会儿,他低头去看莫雨的脸。

阖着的眼睑一片柔软,竟然已经是一副安稳睡颜。

 

“小雨…… 小雨哥哥…?”

 

穆玄英轻轻唤了两声,怀里人并没有什么回应,是真的睡着了。

流了血又出了汗,怎么也是累坏了吧……

 

他想了想,又偷偷的凑过去亲了一口。

大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刻他脸上藏不住的笑意到底有多浓。

但他清楚,平生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真真切切的触摸到幸福的形状。

 

心意相通。

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吗?

 

于是他捧着眼前的面庞看了又看,觉得天底下已经没有比他再好看的人了。

看了半晌,莫雨是越睡越沉,他却越发清醒。

想想左右无事,虽然不舍,还是松开怀里的人起身去换了盆干净热水。

等再回来被子才一掀开,心里就像打火机烧气球一样砰的炸开了。

 

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但也不可能天天腻在一起。

不说见面的机会不多,像现在这样‘坦诚相见’似乎还真是从未有过。

 

穆玄英从来没有这么清清楚楚的看到过莫雨的身体。

 

看似消瘦的肩膀,锁骨轮廓分明。

一方白净胸口,微微凸起的地方透着诱人的红。

再下来是紧实的腰身,纤细柔韧。

小腹肌肉间浅浅的凹陷还残留着些黏腻。

然后是……

 

还然后什么啊!!!!!!!!!!

 

穆玄英脑子一热,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生怕一松手就会有鼻血流出来。

 

这摸都摸过了现在只是看了一眼反而变成这样了。

 

穆玄英把头一仰长出了一口气。

赶紧想了想刚才自己是要干什么来着?

 

对对,毛巾!

 

夜深人静。

人心却一片吵闹。

没人扰他,他自己慌成一片。

慌是慌,手头还是轻巧的,就怕一不小心把人吵醒。

 

穆玄英攥着毛巾一点一点细细的擦,擦着擦着就觉得自己不对劲了。

等好不容易憋着一张大红脸给莫雨擦得干干净净,另一个地方已经憋得闹腾了起来。

 

然而莫雨已经睡熟,他哪里忍心再打什么主意。

只好往人边上一躺,安安静静的抱住。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贪心了……

 

穆玄英觉得有些惭愧,心里默默的就是一番自我教育。

反省来反省去,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来日方长。

 

他可是做好了把一辈子都搭进去的心理准备,那这么一会儿会儿就不算个事儿了。

这么想着,心里总算喜滋滋的平静下来。

于是再偷偷亲两口,终于也是挺满足的睡了。

 

看看他那闭着眼都在笑的模样,想必一夜好梦。

 

 

约摸九点钟的样子,陈月才回到了家。

心里念叨了一路那两个没良心的基佬居然扔下她一个人大晚上的去给警察做笔录。

 

光是做个路人笔录也就算了,还可以自我安慰当做是人生体验。

可这笔录硬是把她写同人文那种语言渲染能力都给用上了。

 

她又想起那个表情严肃的女警官。

简直浑身散发着高冷,大夏天的都快把人给冻僵了。

 

这笔录做得她差点连话都说不清楚。

 

不过作为唯一还在场的受害当事人,陈月是不遗余力的把责任全推到了那几个混混身上。

大概的情节被她改编成混混要劫财劫色,她的两个好友为了保护她的生命财产安全奋力反抗,机智的她迅速报警,感谢人民警察救她于水火之中她千恩万谢感激涕零恨不能当场把锦旗双手奉上之类之类。

 

那你的两个朋友呢?

自称姓林的女警官刷刷的在笔录上写着字。

 

陈月就说,混混如何凶狠残暴的拿出刀来,把其中一人砍伤了,另一个送他去医院了。


受伤的大致情况是?

 

嗯…… 手被划开了,应该不是很严重……

 

请留一下他们的姓名。

 

这……

 

他们确实有反击行为,我们需要进一步调查是否存在防卫过当,请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

 

林警官的说法非常严肃,陈月听得心慌,最后没有办法还是在纸上写下了名字。

对方接过来一看,表情微妙的一顿,却也没说其他。

之后又按照程序七七八八的问了一堆之后,笔录才算结束。

 

陈月被那一句‘防卫过当’搞得心里也没了底。

她想起莫雨打人的那种状态,万一真把人打出点什么问题来,不也是要出事吗!

 

好在笔录期间另外一个警察进来给林警官汇报了那三个混混的情况,说是被打晕的那个已经清醒了,另一个腕关节脱臼,都没有重伤迹象。

陈月在一边听着也才算放下心来。

 

再之后又做了一些登记,陈月才算是结束了这趟派出所之旅。

临出门时,高冷的林警官跟了出来,居然是开着警用摩托车把她送回了家。

 

这一天可真是什么刺激都受过来了。

陈月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捂着胸口一脸的劫后余生。

谁知道那林警官骑车还特别飘,把她一路甩得头昏脑涨。

 

等好不容易进了家门,陈月赶紧去翻个风油精出来往太阳穴上涂。

心里简直汹涌澎湃。

 

可也就她自个儿在这澎湃。

算算时间,这会儿那两只没准已经床单儿都滚皱了吧。

自己这算不算舍身成仁呢。

 

这么想想,真是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生气。

高兴是毛毛那家伙似乎终于想明白要鼓起勇气去告白了,生气自不多说。

 

不过如果真是告白了,不知道进展怎样。

 

陈月觉得心好累。

他一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愣是给这两兄弟操出了老妈子的心。

 

此时此刻她是真的想一通电话过去先数落再盘问。

可是想想万一这两人真的滚起床单那自己这不是坏事儿了吗。

 

忍了忍,手机往床上一扔,明天再说吧。

于是她照例把电脑打开,决定先玩会儿游戏冷静冷静。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游戏里居然也不太平。

这边才一上线,那边就被人叫去看818。

 

她现在哪有那个心情。

结果‘不想看’三个字还挂在聊天窗里没发出去,对面儿就说了句,你是不在不知道啊,今天贴吧里全在刷莫语,他不是你好基友吗?

 

What?

陈月从靠背上弹了起来。

 

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这次是真领教了。

  

 

 

tbc . 

  

  

 

终于要开始8莫少了我好激动!

激动得有种前面5W都白写了的感觉!!

这次终于奔向主题了【笑cry。。。



  • 举报帖子
喜欢 2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填词】江雪左文字-近侍曲:佛门雪

原曲 [00:00](念白):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00:19](念白):凡圣一如,生佛等同……!! [00:29]独倚寒江落雪舞轻蓬 [00:35]孤舟蓑笠度隆冬(度隆冬) [00:40]佛前青灯频闻诵经声 [00:46]超度奈落悲苦众 [00:54]百年江湖争夺天下梦(天下布武) [00:58]纵横捭阖战国血雨风(血雨腥风) [01:04]罪孽深重何时硝烟散(硝

【韩你】那年花开

(4)

❀骨科(四代)预警 ❀私设预警 ❀已查资料,如若还存有bug欢迎提出! 十七 你闺蜜买了一束鲜花,说是霸图赢了就要送给他们。 你问如果输了呢。 “呸呸呸,林微微,说好的铁杆粉呢。” 你耸肩。 你当然不一样看到韩文清输,可是想到要是他在你面前哭鼻子的样子……… 你摇了摇头赶紧收拾自己内心抖S的内心戏。 韩文清对着你哭鼻子的时候,你应该还穿着开裆裤吧。 你回过神,正好看到韩文清带着霸图战队和王杰希带领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塌蜀黍
当毛小爷脱得只剩裤衩子正准备往他哥床上跳的时候,他哥拿着手机爬起来说:床上没wifi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