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1
阅读 4661

忘羡

☆3235#忘羡##快乐发糖#

【投稿】

除夕时节的云深不知处是不用听学的,一些规矩也相对松散了些。只有这天,蓝家门生才能不遵守亥时息卯时作的规矩,聚在一块守夜。魏无羡自然不会放弃这大好玩乐的机会,拽着蓝忘机在姑苏集市玩了好几圈,又是喝酒又是逛街,直至亥时将至才恋恋不舍回了云深不知处。

虽说云深不知处放宽了规矩,但多数门生仍是安分极了的,没几个胆子大到这个时间还在外边乱溜达。魏无羡本想找思追他们好好玩去,见到一个个早已脱衣收拾准备上床去,思来想去只好作罢,拉了蓝忘机抱着衣服便往冷泉去。

冷泉平时就鲜少有人,这个时辰更是连人声鸟鸣都没有,一派寂静。月光越过墙头零零碎碎撒在冷泉上,惹得水面波光粼粼。一旁的竹子偶随风作而发出声响,地上青草丛生,给冷泉平添了几分幽雅。魏无羡大喜,连衣服都没脱,一下子扑腾进水里,笑嘻嘻的叫蓝忘机也下来。

蓝忘机瞥他一眼,微乎其微地皱了皱眉,但却未说什么,只是慢慢褪去外衣,解了靴子,叠好放在一旁,才缓缓进入水中,寻个地方倚靠,看着魏无羡到处扑腾玩闹,溅起无数水花。

魏无羡倒是玩不了多久,冷泉冻得很,而今又是已入冬时分,一阵寒风刮过便冷得他哭爹喊娘,直往蓝忘机怀里躲。他四肢齐用,整个人紧紧缠在蓝忘机身上,一副恨不得和蓝忘机和为一体的模样。

魏无羡冻得直打颤,嘴上却丝毫不肯懈怠地抱怨着:“蓝湛,蓝湛…你为什么要带我来冷泉啊…好冷啊……”

蓝忘机一阵无语。

他一个翻身上了岸,把瑟瑟发抖的魏无羡从水里捞了出来,拿起外袍将人裹了个严实,这才用毛巾细细擦拭起他脸上的水。

魏无羡裹了好一会儿才勉强不再发抖,凝神盯着正打理自己的蓝忘机,伸出手去把玩他仍在滴水的头发。他将手埋进蓝忘机发里,缓缓地,小心翼翼地把手往下滑,直到蓝忘机最后一缕发丝也离开他的指缝间。

本不过是个游戏,可当发丝悉数离开他手时,魏无羡心里不免衍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突然想到什么,勾起嘴角直嚷嚷:“蓝湛。蓝湛!”

蓝忘机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在。”

魏无羡抛给他一个不知从哪摸来的木梳,指着自己脑袋眨了眨眼:“你帮我梳头发吧。”

蓝忘机点头允诺,伸手将魏无羡的发带解开,轻轻打了打他的头发,这才接过梳子慢慢地从他头发根部顺至尾部。他接连梳了几十下,这才撩起魏无羡两边发丝,捋在一块,紧紧地绾在了一起,系上了发带。他动作放的很轻很缓,生怕弄疼了魏无羡一星半点,而魏无羡享受其中,张口悠哉悠哉唱了起来。

“一梳梳到尾。”

“二梳梳到白发齐眉。”

“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他尾音刚停,远方的钟声便缓缓地传了过来,蓝忘机也替他束好了头发。魏无羡含笑转身,扯着蓝忘机的领子凑近碰他的唇:“蓝湛,这礼,可成了。”

蓝忘机不吭声,伸手搭在他腰上,把人搂紧了几分,低头去对他的唇。蓝忘机双眼微眯,搂着魏无羡的后脑勺用舌撬开他牙关,时浅时深往里边探,发出细微声响。两人相拥紧紧相拥许久,待唇分时兀然牵出一条细长银丝断在半空。


山下一时鞭炮烟花声齐作,五颜六色在空中渲染开来,染的蓝忘机和魏无羡身上都多了几分色彩。魏无羡直直盯着蓝忘机,看他眸子中映着的自己的身形。魏无羡嗫嚅一会儿,缓缓地开了口,道:“蓝湛。”

蓝忘机只是看他。

“蓝湛————!!”

“…我在。”

魏无羡得了回答,更凑近一分,双手搭在他肩上,任人搂着自己腰,蜻蜓点水般一下一下轻轻落在蓝忘机唇上。

“蓝湛。蓝忘机。含光君。蓝二哥哥。”

“你特别好,新的一年…我还是喜欢你。”





注:①云深不知处放不放假我真滴不知道。假装他放好了。
②文中羡羡唱的那个,是母亲在女儿婚礼前一边给自己女儿梳头一边所念的歌谣。羡羡所说的“这礼,可成了”有婚事成了之意。羡羡母亲已经去世,所以私心让忘机给羡羡梳头然后成婚(……)
  • 举报帖子
喜欢 2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3)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陌离歌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它从不缺席.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