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3
阅读 3708

忘羡

#忘羡#  oo0
泠泠琴音乘着缕缕似有若无的花香徐徐传
来,抬首,循声望去,惟见一男子抚琴于亭
矣。束发之年,跌丽无双。身着白色织锦长
袍,外披广袖鲛绡纱衣。鸦青色的长发束起些
许,扣上一顶镂空银冠,用一根玉免琉璃普固
定。云纹抹额置于额间,更平添了几分清冷。
修长的手覆于琴弦之上,琴声哀愁婉转
包含思念与恋慕。素手蹁跹舞,琴音幽瑟瑟。
两只兔子也似感受到了琴声中的思恋,乖巧
卧在桌旁,伸出前爪轻轻地蹭了蹭蓝忘机的
仕来方,中PN在在E  nmi
腿,似在安慰莫要伤心。蓝忘机伸手,揉了
揉兔子毛茸茸的头,而后盯着桌上的“随便"出
了神。“避尘"置于一旁,两个相似的剑穗静静
地躺在一起,一如)  L时也。曾几何时两人同窗
学习,谈天说笑,好不快活。许久,长叹。
魏要,魏无羡。何时可归?"
音然神伤之时,忽闻阵阵笛声悠扬,传自
方,登时愣住。何人吹之?  盖为夷陵老祖魏
王笔会往展讨油立有站廷上今人夫
无羡矣。待缓过神来,复弹琴
此曲名何?  忘羡也。琴瑟和鸣,饱含相思
之情,掺杂重逢之喜。一时间,残留在花瓣上
的水珠停下离去的脚步凝望,流连于花丛中的
彩蝶亦停止采粉的步伐注视,只为见证二人的
重逢。曲毕,一手持陈情鬼笛的玄衣男子穿过
石头小路,缓缓走向亭子。如墨长发用红绳束
起,松散地绑个马尾,眉眼带笑,潇洒不羁。
见到来人,蓝忘机嘴角挑起,再不复先前
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翘唇微笑,恍似谪
阿羡,你,没死
"那是自然,不过一次围剿罢了,如何奈
何得了我。只是如今我老巢被毁,现在无家可
归了,蓝二哥哥你要帮我报仇。“魏无羡两眼
腾起水雾,故作委屈地盯着蓝忘机。
"莫演,不是可以去云梦找你师弟?  来云
深不知处作甚。“蓝忘机挑眉,戏谑地看着
哎呀哎呀,蓝二哥哥别那么绝情嘛,
发善心,就收留了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
呗!“魏无羡撇撇嘴,两手扯住蓝忘机的袖
子,耍起了无赖
“哦?  若我不同意呢?"
邵我就..就不起来了"说着身子
,倒在蓝忘机的怀里。
"真是怕了你了,也罢,那你住下便
真是.日了
是。"蓝忘机顺势揽过魏无羡的肩,轻轻地
了摇头,无奈地笑道。魏无羡嘴角上扬,
得逞的笑起来,活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儿。末了
过头,双唇印上身边人柔软的唇瓣,辗转碾
售,“唔”蓝忘机白皙的脸上泛起两朵红晕。数
无羡眸色一暗,舌尖探进蓝忘机口中翻搅,
贝齿上舔舐而过,蓝忘机也伸出舌去回应,在
他口中肆虐,不一会)  L便掌握了主动权,手扣
主魏无羡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微风轻拂,时光正好,空气都泛着甜。
"忘机,醒醒。风如此大,怎的在这儿睡
着了?“蓝曦臣皱眉,与蓝忘机有七八分相似
的俊脸上写满关心。
蓝曦臣瞅见桌上的天子笑与"随便”,还
可不明白?  长叹出声,薄唇微启,似有什么话
要说,终只是拍了拍弟弟的背,起身离去。
"原来.是梦啊,也是,他早已被剿杀,
mEH,山E,心千二仅利才
会回来?  又怎会与我撒娇?”
“自始至终都不过是我自欺欺人。1
里。“蓝忘机垂首低喃,自嘲地笑笑
琥珀色的眼眸似潭,潭底盛满哀思。胸[
烙印之疼,背后戒鞭之痛,亦抵不上现之万
双手重覆于琴,弹《问灵》以问之。
可知夷陵老祖魏婴魏无羡?"
当在否2  在何方2。
“尚在否?  在何方?’
“可安乎?"
得"不知”二字。
琴音消弥,斟酒于杯中,仰头,一饮而
end
;:  沫沫
2017-12-16  1746
  • 举报帖子
喜欢 2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陌离歌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它从不缺席.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