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469

【日月谈素无差】小区的夏天 (1)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孚最后一次写同人文是六年前!小孚最后一次写同人文是六年前!小孚最后一次写同人文是六年前!

真的不太会写东西了但是看基友写心痒痒于是也做了个死...慎入轻喷,下面正文,祝食用愉快。

PS:油库里大概就是...一个圆圆的馒头,这样形状的...小东西。【也有篮球那么大的

============================================

“快递。”

  伴着楼下那位送特快件会长出六个翅膀的快递员冷酷无情的棒读,谈无欲也放下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和怀里的魔理沙油库里抱枕,换上一双出门遛弯儿时专用的拖鞋踢踢踏踏地走下楼梯去取昨天在某宝上订的一箱方便面。夸了夸物流真是及时,要是再晚两天送来,自己就得断粮了,谈无欲一边感叹着杯面还是开杯乐的好,一边打开一杯鲜虾味儿的倒上开水,随手拿起一个灵梦的手办压在了面碗上就这么泡着,一边嚷着人都要热化了,关门关窗准备冲个凉把空调开起来。而正当他脱光光准备去洗澡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师弟呀,你看你最近有没有空闲时间,给咱们的社区活动写两篇文章,设计个海报呗?”

  能精准地挑到他不方便的时候用一个电话来打岔的人,也只有他那个现在在小区里当居委书记的学长了。在一通不是很友善的寒暄之后,谈无欲和他讲好,文章发他邮箱,海报在下午自己上门来拿。素还真倒是慢悠悠,边扯着最近小区里的八卦,边安利着一个好用的绘画软件,而聊着聊着,谈无欲突然想起面可能要泡糊了,便匆匆忙忙地挂了电话,跑去桌前,却发现泡糊的不止是面,压在面上的灵梦手办也因为热气而化成了一滩耷拉在杯面盖子上。

  站在书架上的魔理沙手办的笑容里,似乎多了几分嘲讽的意味。

  面糊了是小事,女儿热化掉了那可是天大的事。人们都说谈无欲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但是一碰上他师兄,整个人的智商情商都会迅速下线。这不,下午五点应约而来,只是想拿个海报的素还真就遭到了来自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师弟的抱枕袭击。

  要不是你在电话里唠嗑这么久,我的女儿就不会化掉了,还沉浸在悲愤中不能自拔的谈无欲这样说着。

  好好好,我的锅。抱枕打在身上并不疼,素还真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但是用手办来压杯面盖子,这可不是一般人干的出来的事儿呀?

  一个杯面引发的小规模斗殴就这样结束了,小区依旧风平浪静,只是谈无欲从此对杯面产生了心理阴影,直到现在,他还是会在每天的中午十二点和晚上七点去弃天帝老板开的便利店去买一盒营养美味的鸡腿便当。

  到了夏天,大家都热的烦躁,做居委书记,事儿也是不少。前天是弃老板家养的松鼠咬断了天魔池火锅城的空条外机,昨天又是骨箫阿姨家的小野猪拱了蔬果店的瓜。今天难得没什么杂事儿,吃腻了便当的谈无欲来居委会蹭屈世途做的茶点。似乎是已经把手办之仇忘得一干二净,谈无欲特开心地说起了最近准备写的新小说。说罢,他又咬了口盘里的点心,饮口茶,随意地开了个玩笑,前几天看新闻说有食客因为鱼香肉丝里没有鱼而拒付餐费,这老婆饼里也没老婆,差评。

  那一会儿让屈世途给你拿个老公饼来,兴许你能吃出个老公。素还真无辜地眨眨眼,也回过去个玩笑,然而却被谈无欲理解成了耍流氓,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油库里攻击。

  小区的夏天,就这么平静地一天天过去了。

  素还真问过为什么要叫小区的夏天,夏日不是更文艺些么?谈无欲的回答是,社区网的和谐系统最近严得有些过头了,因为标题里有个“日”字,不给过。

  谈无欲并不是一个低俗的死宅,这一点他的师兄相当清楚,在高中时,他也会抱着笔记本,带着黑框镜,忧愁地望着天空,说着“世界美妙,可人却永远孤独”这样的话。谈无欲的床下有很多东方的百合本,但并没有夸张到在墙上贴满幻想乡的少女。

  他的墙上贴着泛黄的墙纸,还钉着从补剑缺大叔那儿讨来的废旧蒸汽锅炉里拆下来的齿轮。齿轮拼成飞机的样子,拨动其中的一个,周围的齿轮也会转动。然而它们只是在毫无意义地空转,并没有伴随着滚滚得蒸汽,没有什么卵用。或许唯一的卵用就是谈无欲可以在黄昏时对着窗口拨动着飞机的螺旋桨部位,想象着自己正朝着夕阳离去的方向追逐。

  他可以坐上飞机,但是他不能使用魔法。手中拨动的是齿轮,随着阳光流转,地球旋转中,拨动的是光阴。

  夏天是个烦躁与精彩的脑洞并存的季节,虽然那些脑洞有着因为热昏头而产生的嫌疑,谈无欲最近也收到了不少的读者投诉,多是投诉cp越来越奇葩了,或者情节越来越坑爹了。没办法嘛,不管男人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奇怪的几天,这么安慰着自己,不顾评论区的卧槽声此起彼伏,他继续写起了弃天帝与他头上的小翅膀相爱相守,最后终成眷属,双宿双飞的故事。

  然而在夏天结束之前,我们的琐碎而混乱的小故事也不会结束。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7

猜你喜欢

【瓶邪】《君不见》

(18)

十八、要么闭嘴,要么滚 胖子很着急,他总希望明天或者后天吴邪就能恢复。但是治疗精神上的病注定会是个漫长的过程,张医生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说这种情况要好转都得半年一年的,想治好十年八年也有可能。 专业的医生都这么说了,胖子只好转而提议先给他洗个澡再说,吴邪现在这个埋汰啊,他一个月洗一回澡的人都受不了。再说总不能十年八年不洗澡,那等人好了也跟废了一样。 张医生看了一眼吴邪,道:“脏是脏了一点,忍一下吧,

胧车记事

玉藻前大人要莅临平安京了。 带着他的妖气先一步而来的是满是咒怨的胧车,以及…… 他的恩赐和诅咒。 当然恩赐肯定不是给平安京的,但是诅咒一定是。 比如说——   1 “啊啊啊啊!小生不干了!!!变成青蛙恶心死了!!!” 大天狗似乎还在研究什么,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你已经洗了十二次澡了。” “洗了这么多次还是感觉黏糊糊的,”妖狐难受地在自己身上四处摸,“为什么小生也会中招!明明是同族啊玉藻前大人!!您

【瓶邪 原著风 HE】与君成说

完结章

第一百零四章   后记: 2006年春末夏初,我到杭州考察一个外贸的项目,工作完成后去西湖附近逛了逛,从西泠印社出来的时候在旁边看见一家小古董店,名字叫做吴山居。出于好奇拐进去看了一眼。 店里燃着一种不知名的香,味道很好闻。有个小伙子趴在桌子上不知在写什么,古董架上摆放的大多是拓本,我翻了翻,兴趣不甚大。准备走的时候发现靠里的架子上放了一摞笔记本,随手抽了一本出来翻看了一下,居然是本手写的志怪小说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