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11

【银猿】菖蒲花开(短篇集合) 花开(四)

坂田银时很火大。

坂田银时很内伤。


梅雨天雨连绵,自那雨夜过后,已经连续三天都没见过晴天。

而他,则没见到猿飞菖蒲。


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他知道她就在这座府邸里,他知道她也许就在墙的那一头,有时候他还能听到她的声音从回廊尽头传来——但就在他做好心理准备见她的时候,她不见踪影。


【这有点……像是她在躲他。】


想想也是应该,毕竟他可是那样子拒绝了她的邀请,那代表了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他明明该高兴不用应对这个缠人的家伙自己可以到处晃荡探查地牢位置想办法救人之类的……可他就是有点火大。


三天下来,地牢的位置弄清楚了,关押的刺客他也清楚,剩下的问题,就只是什么时候去救了。

他该做的事情一件不落,但却连她的影子都没见到一个。


这样的情况,真是让他有点火大啊。

而现在,听见她和那个痔疮全藏交谈的声音,更让他莫名地,火大得不行。


客气而毒辣的寒暄,彼此交流着他不明白的话题,她回应全藏的口吻一贯的强悍而熟稔,连笑声都丝毫不见拘谨——全藏的话语之间则含着满满的让他听着就觉得刺耳到想杀人的暧昧——


【猿飞菖蒲你这混蛋是当他坂田银时死了吗?!】


——————


虽然窝火,虽然生气,虽然他很想杀人,他却并没有拉开面前的这扇门冲出去。

说到底,是他拒绝了她的邀请。

她邀请他去品尝她,但他拒绝了。


抬手,他抚上自己的下巴。

那里,有点烫。


那个雨夜,她的吻,就落在这个地方。

又轻又冷,还带着水汽。

可他现在却觉得很烫。

不止是下巴,还有指尖,还有脸颊,还有…胸腔的温度。

她的那个吻开启了某个开关,让他的热度始终降不下来。


有些难堪地将脸埋入双臂间,他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脑中却更多地浮出她的音容笑貌——


【真是,疯了。】


他想抱她。狠狠地,不放开。

他想抱紧她。不允许任何人的觊觎。


那时候,如果答应她的邀请,他大概一定会将此刻自己脑中所想所做所期望的事一并施在她身上。


【如果那时候,他拉开了那扇隔开她和他的门——】


“唰啦——”他面前的门被拉开。

似乎有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

他抬起脸,就看到猿飞菖蒲站在门口,表情有些……微妙的僵硬。

但顿了一下,她还是如往常那样子,轻笑出声:“原来……阿银,你在这里啊。” 


他看着她,没说话。

“说起来,阿银你还真是神出鬼没,”立在门边,她不近前,也不退后,“有几天没见了呢。”

他的目光停在她身上,没有丝毫偏移:“是三天……没见。”

她怔了一下,便抬起袖子,掩唇轻笑:“是啊,从刚下雨那天算起,是三天呢。”温柔又清浅的嗓音一如以往,她却不如以往那般靠近他,“梅雨季就是这样,一直下雨。天气这么糟糕,都不能出去,阿银你闷坏了么?”

“没有。”他没有闷坏,他只是火大到爆。

“那…要不要找人陪你打发时间呢?”她垂下眸子,指尖轻点下颚,唇弯出一抹十分娇艳的弧度,“阿银,你觉得志村君怎么样?”


【比起志村,他更想要她。】——这种话,他说不出口。


 “志村君不行的话,还有别人呢,阿银你可以随便挑,只要是——”眸光微闪,她微微偏开头去,“你喜欢的。”


【他喜欢的,就是她啊。】——这种话,更加说不出口。


————————


“喂喂猿飞佐助,只是拿把伞需要那么久吗?”

服部全藏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她似乎终于记起这么件事,遂开口欲答——但立刻被阻遏。

坂田银时大步上前,将她拉入屋舍里,阖上门,并捂住了她的嘴。


门外有脚步声杂沓而过。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佐助?”

“啊?服部大人,小的并没有看到猿飞大人。”

“啊,这样啊,那你知道哪里有伞吗?”

“这个小的知道~请这边走,服部大人。”


她几乎是窝进了他的怀里。

背靠墙壁,面对着他,猿飞菖蒲的眸子里盛满了惊疑。

四目相对,她的气息喷在他的手背上,短促而紊乱。

而他则低头,将气息洒进她的颈窝。


服部他们走远了。

她拨开他的手,大口呼吸,挣扎着想推开他:“喂,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不答话,只是将手圈得更紧。

“喂——”一丝怒意升上来,她的动作也变得凶悍起来,“你是想让我拔刀么?!”

但她的挣扎仍然无效,因他倏然出手,将她整个压制到墙上去。


背上有着被撞到的痛楚,她有点晕。

等到回神,她立刻发现,他和她的距离,太近了。

鼻尖相抵,近到她只要倾身,就可以轻易地……吻到他。

慌忙偏开头去,她的指掌在他肩上紧握成拳。

眉眼间的温柔荡然无存,她的眉峰微折,唇线紧绷:“放手,坂田银时!”


他忽然轻笑出声。


猿飞菖蒲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当口笑出声。

她正自怔忪着,下一秒,她的脑袋便被扳正。


而他的回应,则被喂入了她的口中。


——“我不想放。”


————————————————————


【不想放,就不放。】


只是一个吻罢了。


他从她唇上退开,却看到她的表情……很是茫然。

眸光微闪,嘴唇微启,她就那么直勾勾看着他,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讨厌吗?”——他这样问她。

因他的话,她终于回神,抬手捂上自己的嘴。

“怎么可能会……喜欢……”——闷闷的,她垂下了脑袋,不再看他。


那只是一个吻罢了。

一个浅浅的淡淡的吻。

他只尝到了她唇上温润的胭脂和她生涩轻颤的吻。


“讨厌吗?”

“……讨厌。”


他倏然拉开她的手,抬起她的脸。

他的指尖,触摸到她发烫的颊,沿着红晕散开的方向,轻轻滑落到她的唇边。


“但,我不讨厌。”

——这句话,他依然喂入她唇间。


这次是扎扎实实的深吻。

他的舌尖,探进她的唇间,扰乱她的理智。

纠缠着,他的五指,伸进她的发间,收拢着,压迫着她仰头,接受他更深的吻。


她想反抗,她想推开他,结果却是让自己被他抱得更紧。

紧握的拳落在他肩上,她喘息着:“…停…停下——”

他只是微微一顿,然后继续:“不。”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黄徐】待流年

(上)

还有一或两章就完。黄徐群号628542626,欢迎来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反正是个古风【。】 巷口,榕树下,木桌一张矮凳一把,便是徐景熙的行医之地,手边往往搁上一壶淡茶,瓷杯可以多摆几盏,方便久行的路人讨杯水解渴。 “大爷,午后小憩一会罢,正是暑天,下地太过辛苦。” 他号脉不收诊费,就几钱药费还常常看着给老人孩子免去不少,乡里不算富裕,却都是朴实的人儿,见徐景熙不收金银,便折成蔬果和鸡

【韩楚】云淡风轻

(18)

53 楚云秀一个人待在韩文清的房间里,看着那些年他拿到过的荣誉,一个个奖牌立在书架上,依旧是那么陌生,却也在熟悉不过。 那一年,她还在他的身边,为他开心,却也因他,受到质疑。 那又能怎么办? 职业圈这个东西就是很奇怪,只要站在不同的战队里头,总有人会多说几句。 可是就想老韩曾经跟她说的一样,不去听不去想,就不会多在乎了。 可是毕竟他是男人,可她是女人。 女人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如若真的可以什么都

《他的王》(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28)

《他的王》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5013548791 第二十八章   在看到他以后,三日月宗近的步子变得慢了下来,就像是在担心自己的脚步声会将他吵醒。鹤丸国永面容沉静,银白色的发丝松散整齐地搭在肩膀前,一丝都未滑落。祭坛里仿佛有某种让一切都静止的力量,风吹、日照、雨淋——这些自然因素就如同不存在一般,他恍如存在于静止流动的时间之中。 三日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