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02

【银猿】菖蒲花开(短篇集合) 花开(四)

坂田银时很火大。

坂田银时很内伤。


梅雨天雨连绵,自那雨夜过后,已经连续三天都没见过晴天。

而他,则没见到猿飞菖蒲。


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他知道她就在这座府邸里,他知道她也许就在墙的那一头,有时候他还能听到她的声音从回廊尽头传来——但就在他做好心理准备见她的时候,她不见踪影。


【这有点……像是她在躲他。】


想想也是应该,毕竟他可是那样子拒绝了她的邀请,那代表了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他明明该高兴不用应对这个缠人的家伙自己可以到处晃荡探查地牢位置想办法救人之类的……可他就是有点火大。


三天下来,地牢的位置弄清楚了,关押的刺客他也清楚,剩下的问题,就只是什么时候去救了。

他该做的事情一件不落,但却连她的影子都没见到一个。


这样的情况,真是让他有点火大啊。

而现在,听见她和那个痔疮全藏交谈的声音,更让他莫名地,火大得不行。


客气而毒辣的寒暄,彼此交流着他不明白的话题,她回应全藏的口吻一贯的强悍而熟稔,连笑声都丝毫不见拘谨——全藏的话语之间则含着满满的让他听着就觉得刺耳到想杀人的暧昧——


【猿飞菖蒲你这混蛋是当他坂田银时死了吗?!】


——————


虽然窝火,虽然生气,虽然他很想杀人,他却并没有拉开面前的这扇门冲出去。

说到底,是他拒绝了她的邀请。

她邀请他去品尝她,但他拒绝了。


抬手,他抚上自己的下巴。

那里,有点烫。


那个雨夜,她的吻,就落在这个地方。

又轻又冷,还带着水汽。

可他现在却觉得很烫。

不止是下巴,还有指尖,还有脸颊,还有…胸腔的温度。

她的那个吻开启了某个开关,让他的热度始终降不下来。


有些难堪地将脸埋入双臂间,他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脑中却更多地浮出她的音容笑貌——


【真是,疯了。】


他想抱她。狠狠地,不放开。

他想抱紧她。不允许任何人的觊觎。


那时候,如果答应她的邀请,他大概一定会将此刻自己脑中所想所做所期望的事一并施在她身上。


【如果那时候,他拉开了那扇隔开她和他的门——】


“唰啦——”他面前的门被拉开。

似乎有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

他抬起脸,就看到猿飞菖蒲站在门口,表情有些……微妙的僵硬。

但顿了一下,她还是如往常那样子,轻笑出声:“原来……阿银,你在这里啊。” 


他看着她,没说话。

“说起来,阿银你还真是神出鬼没,”立在门边,她不近前,也不退后,“有几天没见了呢。”

他的目光停在她身上,没有丝毫偏移:“是三天……没见。”

她怔了一下,便抬起袖子,掩唇轻笑:“是啊,从刚下雨那天算起,是三天呢。”温柔又清浅的嗓音一如以往,她却不如以往那般靠近他,“梅雨季就是这样,一直下雨。天气这么糟糕,都不能出去,阿银你闷坏了么?”

“没有。”他没有闷坏,他只是火大到爆。

“那…要不要找人陪你打发时间呢?”她垂下眸子,指尖轻点下颚,唇弯出一抹十分娇艳的弧度,“阿银,你觉得志村君怎么样?”


【比起志村,他更想要她。】——这种话,他说不出口。


 “志村君不行的话,还有别人呢,阿银你可以随便挑,只要是——”眸光微闪,她微微偏开头去,“你喜欢的。”


【他喜欢的,就是她啊。】——这种话,更加说不出口。


————————


“喂喂猿飞佐助,只是拿把伞需要那么久吗?”

服部全藏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她似乎终于记起这么件事,遂开口欲答——但立刻被阻遏。

坂田银时大步上前,将她拉入屋舍里,阖上门,并捂住了她的嘴。


门外有脚步声杂沓而过。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佐助?”

“啊?服部大人,小的并没有看到猿飞大人。”

“啊,这样啊,那你知道哪里有伞吗?”

“这个小的知道~请这边走,服部大人。”


她几乎是窝进了他的怀里。

背靠墙壁,面对着他,猿飞菖蒲的眸子里盛满了惊疑。

四目相对,她的气息喷在他的手背上,短促而紊乱。

而他则低头,将气息洒进她的颈窝。


服部他们走远了。

她拨开他的手,大口呼吸,挣扎着想推开他:“喂,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不答话,只是将手圈得更紧。

“喂——”一丝怒意升上来,她的动作也变得凶悍起来,“你是想让我拔刀么?!”

但她的挣扎仍然无效,因他倏然出手,将她整个压制到墙上去。


背上有着被撞到的痛楚,她有点晕。

等到回神,她立刻发现,他和她的距离,太近了。

鼻尖相抵,近到她只要倾身,就可以轻易地……吻到他。

慌忙偏开头去,她的指掌在他肩上紧握成拳。

眉眼间的温柔荡然无存,她的眉峰微折,唇线紧绷:“放手,坂田银时!”


他忽然轻笑出声。


猿飞菖蒲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当口笑出声。

她正自怔忪着,下一秒,她的脑袋便被扳正。


而他的回应,则被喂入了她的口中。


——“我不想放。”


————————————————————


【不想放,就不放。】


只是一个吻罢了。


他从她唇上退开,却看到她的表情……很是茫然。

眸光微闪,嘴唇微启,她就那么直勾勾看着他,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讨厌吗?”——他这样问她。

因他的话,她终于回神,抬手捂上自己的嘴。

“怎么可能会……喜欢……”——闷闷的,她垂下了脑袋,不再看他。


那只是一个吻罢了。

一个浅浅的淡淡的吻。

他只尝到了她唇上温润的胭脂和她生涩轻颤的吻。


“讨厌吗?”

“……讨厌。”


他倏然拉开她的手,抬起她的脸。

他的指尖,触摸到她发烫的颊,沿着红晕散开的方向,轻轻滑落到她的唇边。


“但,我不讨厌。”

——这句话,他依然喂入她唇间。


这次是扎扎实实的深吻。

他的舌尖,探进她的唇间,扰乱她的理智。

纠缠着,他的五指,伸进她的发间,收拢着,压迫着她仰头,接受他更深的吻。


她想反抗,她想推开他,结果却是让自己被他抱得更紧。

紧握的拳落在他肩上,她喘息着:“…停…停下——”

他只是微微一顿,然后继续:“不。”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35,第一部完结)

预售TB链接← 请戳 第三十五章   鹤丸国永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转向一期一振:“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生活。” 没等他做出表态,鹤丸国永便冲向了伯爵,太鼓钟贞宗紧随其后。察觉到了他的气息,大俱利伽罗抿了抿嘴唇,烛台切光忠则是露出了笑容。一期一振也没有落后,五只吸血种将伯爵团团围到了正中。 它周身的深红色结晶极为坚硬,难以破除,一时间无法伤到他的本体。鹤丸国永赤足站在地上,握紧右拳运足

黑执事之猫然无心

舞会

哎呀!赛巴斯和夏尔换衣服怎么这么慢呀!某猫在大难临头时竟然还神游。啊!终于找到了小黑,小黑戴上了一定卡哇伊[哎!小黑,我?]于是在某只猫回神时,莉兹已经跑到自己身边,[完了跑不了(ฅ>ω<*ฅ)]。    喵呜呜呜呜!!!整个宅邸里的每一个人都听道一声划破长空的惨叫声。呜呜诶≧﹏≦,果然我现在就是弱势群体,好惨纳。哎呀,赛巴斯你咋还不下来呀!    这!这!这是何等的屈辱呀![我的注意力被一个和赛

【瓶邪】天上掉下只小狐妖

56

狐妖族配偶仪式,程序十分繁杂,从祭祖祭司、修葺府邸,到挂红备物、宴请满堂,尤其此次是吴家宝贝、万年唯一的九尾狐,今日的仪式怎可不隆重。   此刻,狐妖族上下正紧张有序地准备最后事宜。前日,当狐妖族长宣布吴邪将“娶”一只雄性时,狐妖族人顿时炸开了锅,但当太上老君继续宣布这只雄性是妖王时,族人们立刻转为激动拥护,并欢天喜地地两两相告。   “要不要这么势利!不就是妖王么!”吴邪愤愤然地趴在一面琉璃镜前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