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268

PROFESSIONAL TEMPTATION (7)

晴朗的阳光照进了整个屋子。

 

明媚柔和的光线,洒满了每个角落,吹散了夜晚的灰尘。

 

“哦哈呦,早上好啊,各位。”桃井站在楼梯上,看着已经坐在餐桌上的众人打着招呼,脸上带着安静的微笑。

 

“阿大,你怎么都不喊我?我今天都差点起床晚点了!”桃井从楼上下来,走到青峰的旁边双手叉腰直接对着青峰的耳朵喊。

 

青峰掏了掏耳朵,一脸的毫不在意。

 

“这不是没有迟到吗?这么叫干什么啊?”

 

“阿大!!!”

 

看着这两个人又要掐架,坐在他们中间的樱井良只好小心翼翼地吃着碗里的饭菜。只希望不要惹祸上身。

 

“桃井桑应该是放假时间太久了。现在要上学没有来得及调好生物钟吧。”桃井很吃惊地看向那个坐在冰室旁边的黛。

 

黛的身边空了一个座位。

 

“啊,是的呢。”桃井有些尴尬了,但是下一秒又恢复了正常。

 

没想到原来赤司君爱着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黛前辈的脾气看来也很不错,不是太难相处呢。

 

“诶?黛前辈,小赤司去哪里了?”昨天晚上经过了笠松的警告,所以黄濑还是放弃了叫黛为“小黛黛”“黛黛黛”的决定。

 

因为,他不想让笠松揍,也不想收到赤司的威慑。

 

“他啊,他刚刚去找花田凉去说话了。”黛吃着自己面前的早餐,没有抬起头。

 

“这样啊。”黄濑坐了下来,脸上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黛不禁稍稍侧目看了黄濑一眼。

 

 

 

 

“很抱歉,刚刚聊的时间有些长了。你们等我等急了吗?”过了一会儿,赤司和花田凉从楼上下来了。

 

会议室是在三楼。

 

赤司拉开黛身边的位子,自己就这么坐了上去。

 

“诺,这是你的。已经不太烫了。”黛将一个碗推到赤司的面前。赤司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浅浅地尝了一口。

 

不是太烫,温度把握得很好。

 

赤司就继续吃着。

 

坐在桌子上的其他几对情侣,都是一脸嫉妒地看着他们。

 

“啊,我要吃这个,你喂给我吃。”

 

“你看,人家小赤司都有人喂给他。你就不能像黛前辈那样关心小赤司那样,关心我吗?”

 

……

 

桃井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一桌子得活宝,最后还是无奈地站在花田凉的身边。

 

花田凉只是安静地陪着桃井,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却感觉心不在焉。

 

 

 

 

 

 

“哟!什么时候青峰有车子啦!”

 

一大群的人站在外面围在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周围笑闹着。

 

青峰在车的驾驶座位上,脸色都红了,只不过是因为他的皮肤黑,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看得出来。

 

“老子都说了!!!老子都大二了!!!怎么不可以车子!!!”

 

“而且,面包车怎么了?面包车怎么了?面包车就不可以坐人吗?”

 

青峰趴在窗户上对着下面还在笑着的一帮人吼着。

 

樱井良站在人群里,没有笑容,脸上都是担心的样子。他是第一个坐在青峰的车子上的人。

 

其他的人看到了这个样子也就没有再继续笑着,没有再继续开着青峰的玩笑。

 

没办法啊,人家青峰有他情人撑着腰。

 

 

 

 

 

 

 

 

 

赤司家的主宅里

 

穿着一身和服的秀子出现在这个地方。

 

她面对着一个男人,跪了下来。头埋得低低的。

 

“老爷。”

 

“恩。”那个男人转过头,他是赤司的父亲,赤司征臣。

 

“最近赤司怎么样?”

 

“最近赤司少爷和黛千寻呆在一起。昨天晚上的闹剧没有干扰到他们。”秀子的头依旧是低低的,没有敢抬起头看面前的男人。

 

“那么,最近你和花田凉还好吗?生活怎么样?还可以自足吗?”赤司征臣坐在办公桌的前面,手上还在处理着文件。从对话开始都没有抬头看着眼前跪向他的秀子。

 

秀子不知道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只是依旧用着原来的柔软的声线继续说着。

 

“恩,我和凉生活得很好。”

 

“如果不是老爷您的帮助,说不定现在秀子和凉都不知道生活在哪里了。即使还是在孤儿院那个没有人会去的地方里生活,生活也还是没有现在好。”

 

“所以,秀子愿意牺牲一切,为老爷做事。”

 

这时候的赤司征臣才从文件堆里抬起头,脸上没有表情。

 

“好吧,你先起来。肚子都八个月了。再让你这么跪着,说不定等下花田凉这小子就要和我过来闹了。”

 

说得很是愉悦,但是秀子知道这只是开玩笑,花田凉从来都诶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赤司征臣这么说也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而已。

 

“这次如果你和花田凉能把事情办好,让那个叫做黛千寻的男生和赤司分手,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我特许他冠以‘赤司’的姓。”

 

秀子安静地听着,没有再发言什么。

 

只不过,她的眼神也渐渐空洞了。

 

“你先离开吧,呆在赤司家吧。好好地平平安安地把孩子生下来。”赤司征臣的嘴角向上勾了勾,看上去,心情不错。

 

秀子安静地退了下去。

 

这个时候,她知道,她已经没有了价值,即使是肚子里得孩子,也没有价值了。

 

 

 

 

 

 

在秀子离开以后,赤司征臣看着门口,然后过了好一会儿才拨通了一个电话。

 

“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只要等到老爷您说开始,一切都可以进行的。”

 

“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查出他们的死因,也保证,不会连累到赤司家还有老爷您。”

 

“恩,那么,做得干净点。我不希望赤司那个孩子知道这件事情。”赤司征臣最后挂断了电话。

 

他是不是很没有心,没有感情那样。

 

竟然愿意就只是因为要赤司回家继承家族产业,就要做出这些事情。

 

他不希望,那个孩子会恨他,他只是想完成诗织的愿望,让赤司成为赤司家族的最好的一位继承人而已。

 

所以,秀子,花田凉,赤司叔叔对不起你们。

 

竟然,对你们起了杀心……

 

 

 

 

 

 

 

花田凉在一家花店里挑选着今天送给爱人的鲜花。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转过头,对着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女生笑着说。

 

“很抱歉,请不要跟着我了。我想去接一个电话,可以吗?劳烦了。”

 

面前男生的微笑,瞬间就让这个女生的脸红的像一个苹果。

 

等到女生回过神来的时候,花田凉已经离开了花店。

 

女生正好站在门口,可惜着。

 

 

 

 

 

 

 

凉。

 

怎么了?

 

我出不去了……

 

怎么了?怎么会出不去了?你现在不是在赤司叔叔家吗?怎么会这样?

 

他囚禁我了……他开始怀疑我们了……

 

 

 

 

 

 

耳边似乎还是在回荡着自己爱人的声音,爱人低低的哭声一直回响在他的耳边。

 

秀子被赤司征臣囚禁了。

 

那么,他的孩子……

 

手重新伸进了口袋,拿起了手机。

 

“你好,请问是赤司君吗?”

 

“是我,花田凉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要和你说一下事情。关于……你的父亲。”

 

那一头没有了声音,过了很久就像是从远处飘过来的那样,让花田凉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

 

“好,‘尚夜’里,我等你。”

 

然后耳边就是一震忙音,花田凉将手机收起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尚夜”赶去。

 

 

 

 

 

 

 

到达的时候,赤司已经在了。

 

他坐在一个沙发上,手上拿着一张最新的财经报纸在看。

 

“小少爷……”

 

赤司抬起头,和花田凉看向他的目光对上。

 

谁也没有说话。

 

到了最后,像是过了很就那样。

 

“我想,请小少爷,原谅所有的人。包括,您最爱的,已经失去的母亲……”

 

赤司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没有了感情。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酒茨]一首古诗带来的脑洞

       全程ooc吧,有什么雷我也不知道了。就是看见一首以前的古诗之后出的脑洞,也不是特符合诗里的本意。                   哥哥马上回老家                哥准备再见                四年后准备重见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

【黑刀瓶】嗯换个字也是黑瓶黑

(17)

自己都忍不住吐槽… 17.  瞎子是被惊醒的。梦中的情节在完全清醒之后消失的一干二净,如何也回想不起来;只余下满腔的窒息感。    哑巴睡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瞎子看了一会儿,就走出了帐篷。    黑金还坐在火堆边上,他说的守全夜。瞎子在黑金边上坐下,翻了翻口袋,摸出烟盒拿出一只在火堆里点燃。    “也不怕在斗里没得抽。”黑金拨了拨火堆,看着瞎子把烟送到嘴边。    “吃包辣条压压惊。”瞎子笑道。

「酒茨」拥有怎样的一个挚友,你才不会BE

二十三

黑暗。四周全部都是黑暗。 浑身都被业火灼烧。那种真实的漫长的疼痛,那种难以忍受的孤独,不断下坠的身体,灵魂仿佛颠倒、破碎又重组。 为什么死了也不让我好过? 想一想,我一直吐槽的,茨木童子在传记里形容酒吞童子是灯塔,现在终于可以理解了。那大概是我漫长黑暗的妖生中唯一能抓住的一点光明…… 光明啊…… …… 有水流在冲刷着我的脸。睫毛被迫贴在眼皮上,特别痒。不知睡了多久,头浑浑噩噩的。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灏司
总是微笑,想起那些好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