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14

『圣斗士星矢EPISODE.G同人』帰り道(沙加x艾欧里亚) 46,肉慎。

5000肉+3000纯。





“沙加……啊……”艾欧里亚将双手伸展开,想要紧抓离手边最近的床单却因身后加大的挺进迫使他整个身体向着前方摩擦上去。原本铺展开的手掌再次被挤压在一起,让他呈现出弓起背部的姿态。脸部与床单的摩擦有些热,因这份热度带起了一丝疼痛。“唔……你弄痛我了。”

 

“艾欧里亚,配合我一下。把腿再打开一些。”一边说着用双腿将艾欧里亚的内侧顶开,以便于自己更深的埋入对方的体内。

 

艾欧里亚微微侧开的视线看向身后的男人。头发散开在四周,那抹鲜艳的色彩将红润的脸庞衬托的妩媚起来。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喘息声,从咽喉的深处向着口中蔓延上来,而后突破原本紧闭的唇齿,无法抑制的呻吟刺激着他的听觉神经。在一阵阵的抽动当中感觉到整个身体快要沉沦。

 

沙加将动作稍稍减缓了一些,顺势俯下身体趴在艾欧里亚的后背上,那股带着汗水气息的体味配合了沙罗双树园中特殊的香草的味道萦绕在两人的周身,让艾欧里亚有了一瞬间的走神。即便思想飞扬而起,身体依然最诚实的表现出渴求感。这种单方面推进的动作让身下之人感受到阵阵的愉悦感。覆盖在自己后背的身体很温暖,是沙加的体温,从上面滴溅下来的水珠沿着艾欧里亚的后背向着胸前流去,有些瘙痒感,却无法伸出手去擦拭。被对方的汗液所划过的触感并不会令艾欧里亚感觉到不适,相反的,却有种莫名的兴奋。就像沙加正通过这些体液在抚摸自己的身体,这种无来由的想法让艾欧里亚加大了呻吟的力度,同时配合对方的抽插行为将身体向着后面有节奏的推靠。沙加有些惊讶于艾欧里亚如此快速的领会这个姿势的要领,将吻落在对方的颈项上。

 

“艾欧里亚,感觉到舒服吗?”

 

“……嗯……”

 

“刚才我弄痛你了吗?”沙加将双手从艾欧里亚的下体上拿开向着胸口逼近。在乳尖上轻柔的揉捏。如此的行为让艾欧里亚的身体更加敏感起来,原本便已经突起的地方挺立而起,同时下体虽然被放开,却因这份刺激更加硬挺。原本便已经分开着的大腿在不断的冲击当中竟生出一股酥麻的感觉,就像大腿的肌肉逐渐失去触觉般有些无法控制滑动的方向。最终因沙加的大幅度动作导致了艾欧里亚的双腿整个瘫软下去。挺立着的下体就这样以直线的方式砸在床单上,穴口因这份疼痛猛的锁紧,而后是沙加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快感所刺激射在了艾欧里亚的体内。

 

“沙加……”艾欧里亚的双手紧抓着手边的抱枕一角和另一边的床单,凌乱的发丝下面一张哭泣的脸庞诉说出无法隐忍的痛楚。

 

“艾欧里亚……”沙加有些担心的抱起艾欧里亚的腰部将他整个人翻转过来,伸出的双手轻轻触碰对方的下体。

 

“我是不是废掉了。感觉自己被撞到的一瞬间整个像要折断了。”艾欧里亚将手臂覆盖在双眼上,像是要抹去沾染在眼眶周围的泪水。

 

“没事。在你的下体撞到床单的一瞬间你射了出去。没有遭受太大的创伤。”沙加的手指上沾染着那些粘稠的体液,抬起来放于唇前舔舐起来。

 

“你要做什么。”

 

“品尝你的味道。”如此说着栖身压上对方的身体,亲吻着艾欧里亚遗留在脸庞上的泪水。带着温热的咸味,与精液的味道有些不同。“艾欧里亚,即使你那里不能用了。依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想说什么。”

 

“也许会少了一些乐趣,但是进入你的体内才是我的任务。”

 

“别开玩笑了。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样有哪里好。身为男人的自尊……别碰那里。”

 

沙加一边亲吻着艾欧里亚的锁骨将手指再次放到对方的下体上轻轻抚弄。“你认为,单凭这里就代表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吗?”如此说着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受到了猛烈撞击的洗礼之后,依然处于酸麻状态。但是被抚摸之后疼痛似乎有些减轻。充血的地方反而比起先前来更加勃大。就像随时会爆发的趋势。

 

沙加沿着艾欧里亚的颈项向着上方舔舐,最终将吻落在对方的侧脸上。“刚才因为那个意外提前射了出来,我在考虑是否要补一次。虽然这也算是我的失误。在引导你的时候有些偏差。”

 

“有些不在状态吗?是因为最近做太多的缘故吗?”艾欧里亚认真的询问起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压在自己身前的男人的眼睛。

 

“我的体力,自己很清楚。我并没有逞强。”

 

“那么……果然是因为我的缘故吗?”想到自己也许破坏了原本很好的气氛,让这次结合提前结束,内心就有些内疚起来。“沙加,我果然还是习惯仰躺的姿势。”

 

“因为第一次我们用的便是那基本姿势。”

 

“但是你说过想要尝试不同的姿势和挑战有难度的体位。”

 

“这需要双方的配合。你依然有些放不开,艾欧里亚。”

 

艾欧里亚将视线偏移开,抬起的双手轻抚着沙加的长发。“我还是觉得这样好羞耻。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这种事情也做过许多次,但是……”

 

“我明白。”湿热的吻落在艾欧里亚的唇上,轻轻的贴合而后收回来。“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我无法自拔的深爱着你。”

 

“一起洗澡吧。”沙加跪坐在床上将艾欧里亚的身体抱起在怀中站起身向着浴室内走进去。

 

已经提前清洗过浴缸,里面也放入了一些清水,只需要再添加一些热水便可以使用。沙加耐心的调试着水温,拿起浴缸一旁的袋子撕开撒进去。

 

“是什么?”

 

“盐。”沙加用手指在水中搅动了一番后收回了手臂,将艾欧里亚扶起来一起进入浴缸中坐下。那些多余的水分溢了出去,带起了水纹的荡漾。

 

“好挤。”

 

“确实有些拥挤。这是我个人洗浴时用的,现在两个人需要换更大一些的。”沙加将艾欧里亚的双脚抬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让两人的身体触碰在一起。“这样会不会好一些。”

 

艾欧里亚将后背靠上浴缸的周边,缓缓输出一口气。“我好像……踢到你那里了。”沙加闻言低头查看。艾欧里亚的脚趾正好抵触在自己的大腿内侧,让他挪也不是,不挪也不是,如此的纠结着反而让整条腿有些僵硬起来。

 

“泡澡是为了放松身体与精神,你太紧张了,艾欧里亚。”沙加轻轻揉捏着艾欧里亚的腿部肌肉。间或敲打几下以便达到放松身体的效果,却发现艾欧里亚不但比刚才更紧张,一整张脸也红润起来。

 

“很热吗?”如此问着打算再加些凉水入池。艾欧里亚及时制止了沙加,为了顺利阻止对方的行为而从坐着的姿态变为跪在那里,双手向着面前人伸过去,一只手覆盖在沙加的胸口处,另一只手在触碰到对方手指的前一刻停止在半空中。

 

沙加抬起的额头靠近着艾欧里亚,将吻落在对方胸前的突起处。双手环绕上眼前人的腰部,将他整个人拉了过来。如此的近距离可以让自己的脸庞全部埋入艾欧里亚的胸口,伸出的舌尖缓慢的舔舐着肌肤,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于对方身体上的轻微颤抖。沙加的双手向着下面挪动,抚摸上艾欧里亚的臀部,这个姿势让手感变得非常好,出于对美好事物的探索欲让他的手指速度加快,以椭圆的形状来回滑动。

 

“沙加……别……”

 

沙加抬起的眼神观察着艾欧里亚愈发红润的脸庞,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你的身体如此敏感,让我如何停下来,艾欧里亚。”吞吐乳尖的速度变得快起来,舌尖也会勾勒着口中之物的形状,缓慢的顶出又吸进去。

 

“嗯……”

 

“感觉到舒爽吗?”

 

“沙加,我们刚刚做过……”

 

“但是中途停下来了。”手指轻触着艾欧里的臀部中央,在有着缝隙的地方将手指塞进去上下抚摸。

 

如此的行为让艾欧里亚夹紧了双腿,将穴道更紧密的闭合在一起。

 

“你不想吗?”沙加没有停止骚扰对方臀部的行为,向着被肌肉挤压在内部的后穴探进去。“我想要你,艾欧里亚。”沙加用唇齿撕开一包润滑剂,将液体倒在手指上,相互搓揉开,再次向着艾欧里亚的后穴伸过去。

 

艾欧里亚抬手抓住了欲伸过去的臂膀,俯下身体亲吻了沙加的唇,在这份触碰的同时将对方的手指向着自己的臀部拉过去,让那一抹温热感再次环绕于周身。沙加顺势将黏有润滑剂的手指靠近着艾欧里亚的后穴,绕着一周来回抚摸,用指甲轻轻挤压一下穴口。试探性的向内塞进去一点又拔出来。在反复了几次的动作后,艾欧里亚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刺激,推着沙加的手指向着自己穴内插入。

 

“啊……”轻微的痛感令艾欧里亚发出声音,但紧接而来的填充感让他的呼吸变慢。沙加的手指深深的埋入艾欧里亚的穴内,弯一弯关节处就能带起这个身体主人的呻吟声。这种感觉令沙加有些迷恋,他想要听更多的声音,这种声音必须是由自己带给对方的愉悦感。右手变换着姿势在艾欧里亚体内肆虐的同时,左手在大腿上抚摸了几把后伸向对方的欲望体紧握住。

 

“沙加……”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艾欧里亚。”在经过几回合的撸动后,艾欧里亚最终射了出来。那些体液沾染在沙加的手掌中。同时穴内已经被三根手指所充盈。沙加将手指抽了出来同时翻转了一下艾欧里亚的身体,让对方背对着自己的方向。

 

“我想面对着你,坐在你那里。”

 

沙加没有回应艾欧里亚的请求,而是起身跪在浴池内将欲望对准了朝着自己方向的穴口冲了进去。在进入的同时发起猛烈的冲击。让艾欧里亚毫无反抗的机会。

 

“沙加……”

 

“让我们回味一下刚才未完成的事情。”

 

“……嗯。”艾欧里亚唯有配合对方的行为,主动和身后的人相互撞击,带着水的温和潮湿与那个人的炽热高温,感觉到相互摩擦的地方带起了一丝滚烫感。就像要将两人结合的地方燃烧起来。

 

“好热……”

 

“艾欧里亚,你的体内很热啊。”就像要把我融化一样。

 

艾欧里亚的双臂支撑着这份推进的力量,稍稍分神可能就会被这股冲击力所淹没。一边享受着沙加所带来的快感,一边努力回应着这份热情。如果自己的热度没有对方那么高涨的话……岂不是对沙加不公平。艾欧里亚摇一摇头,持续的扭动自己的腰部。想要让沙加也感到舒服,从而加深这份念想。

 

每一次的挺进都比前一波的攻击力更强一些,让两人的身体不自觉的向着浴池边缘靠近,直至艾欧里亚的欲望顶上了浴池的陶瓷壁上。这一阵突然出现的冰凉感让他的身体有些发颤,沙加感应着身前人身体的颤抖后,将艾欧里亚的双手拉起来,再次拥抱了腰部,让对方的后背整个靠在自己的怀里。抬起的右手伸入艾欧里亚微微开启的唇内。抚摸起那一排整齐的牙齿。

 

近距离快节奏的抽插让艾欧里亚几乎咬伤沙加的手指。在他体内肆意侵略的属于沙加身体一部分的肉体,将艾欧里亚带入下一次高潮。

 

“沙加,我想释放。”

 

“再忍耐一会儿。”沙加亲吻着艾欧里亚的颈项,在上面留下属于自己的气息,手指从对方的口中抽出来,带着几丝透明粘稠的体液抚摸上怀中人的乳头。

 

已经挺立起来的地方被如此抚触的快感令艾欧里亚的声音更加陶醉。体内那股汹涌之势毫无退减,在一次一次的冲撞之中更加深入。是索取,是爱欲。但无论是何种方式,都能让艾欧里亚感受到对方的深情。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下体已经膨胀到怎样的一个程度,充血的地方勃大硬挺,整个部位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光泽。端口开始向外挤出着精液,但是依然是有所收敛。精液被遗漏出来的同时让端口更加难耐的想要全部放开限制。

 

“沙加……我真的……控制不住了……!!啊!!”在他说话的同时身体发起一股滚烫,体内被摩擦的热度与快感,被身后人撞击和侵入的愉悦心理,让他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安心感。这种感觉不但来自于所爱之人对自己的渴求,更有着肌肤相亲的温暖与来自于后背上舌尖的轻柔舔舐。就像要把自己全部包裹起来。

 

“艾欧里亚,想和你这样一直结合在一起。我是不是有些贪心了。”沙加的话语很轻,却并不显得无力。短短的一句肯定语气却让艾欧里亚有些心动。身后男人对自己所付出的柔情与爱意,从他的唇齿中吐露出来的语言,都是对这份爱的诠释。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单方面的享受这一种给予。

 

艾欧里亚握紧了自己想要释放的下体,将身体抬起来从对方的行为中脱离。而后又面对了沙加的方向再次坐下去。再一次被插入的快感弥补了刚刚抽离时的不舍,在这份还没有完全宣泄的结合过程当中享用着彼此的依恋。

 

“射在我体内。”艾欧里亚主动亲吻了沙加的唇,靠近的鼻息与口中散发出来的淫糜的声音让两人更加兴奋起来。

 

“艾欧里亚,如此主动的你,看起来很诱人。”沙加持续着自己的冲撞行为,这需要艾欧里亚的配合,他扶着对方的腰部引导着上下摇摆。

 

艾欧里亚满心只想着如何才能取悦沙加,在温暖的双手引导自己的同时,很卖力的自己动起来。“是这样吗?沙加。我有没有让你觉得舒服?”

 

“嗯……舒服。”沙加可以清楚的看到,当自己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艾欧里亚那毫无隐藏的欣慰。

 

 

“艾欧里亚先生!”星矢一个箭步冲进处女宫,完全无视掉在他身后拼命向他使眼色的冰河和艾尔扎克。然而冰河他们并没有看到星矢被不动明王的法力弹回来的惨状。以防止有其他的埋伏,两人还是很老实的呆在宫外等候着。

 

星矢先是环视了一周处女宫的大厅,家具并不是很多,却有一张十分精美的圆桌放在靠着墙角的地方。上面收拾的很干净,在桌面上扣着一个物件,看起来像是相框一样的东西。星矢伸手将物件拿起来查看,是一张被重新上过塑胶的照片。虽然照片有些泛黄,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照片中的人物。星矢仔细的辨识着照片中的三个人,他并没有见过艾俄洛斯,所以年龄较大的这个男人他没有看出来是谁,只是身上穿戴着的射手座的黄金圣衣让他心生一丝羡慕。这种带着金光闪烁的圣衣简直成为了他幼小心灵中最最向往的存在。如果这件圣衣将来能够成为我的同伴的话……如此的想法让他有些兴奋起来,完全忽略了愈发靠近过来的脚步声。虽然来者尽量减轻了走路的声音,也压抑住自己的气息。却还是在伸手去触碰星矢后背的一瞬间被对面的孩子躲避开。

 

“星矢,不跟着冰河与艾尔扎克练拳,怎么跑到处女宫来了?”艾欧里亚将一块很大的手帕搭在肩膀上,微微倾斜的额头朝着孩子展露出一抹笑颜。

 

星矢看着眼前几乎全裸的身影,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一摸鼻梁。“我们一直很努力的在练拳。因为没有艾欧里亚先生在旁边作指导感觉有些……有些……”

 

艾欧里亚伸展开的手掌轻按在星矢的发顶,蹲下了身体与孩子的视线持平。“有些寂寞?”

 

“对,就是寂寞。”星矢的坦诚让艾欧里亚有些吃惊,随即再次抚摸一把孩子的头发。

 

“抱歉啊星矢,你们的练习确实应该由我亲自指导才对。虽然魔铃才是你的老师。”

 

“艾欧里亚先生!”星矢的表情突然变得很认真,让艾欧里亚不得不收回了那抹洋溢了笑容的脸庞。“魔铃老师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她教导了我很多东西。那些事物是我还在孤儿院的时候根本无法想象的。这里的人也很亲切。但是……”星矢将双臂伸展开拥抱了艾欧里亚依然蹲在那里的身体,透过这种体温的传递,让两人感觉到温暖的同时时间也静止下来。星矢就这样感受着艾欧里亚身体上传出的淡然清香与发迹沾染着的潮湿感。微微抬起的视线看着艾欧里亚并不白皙的侧脸。“艾欧里亚先生,我想要接受你的指导,哪怕你只是站在一旁观看,至少……让我觉得自己正在很努力的向前走没有倒退。”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星矢。”艾欧里亚拉开了孩子拥抱自己的双臂,力道不轻也不重,他不希望自己伤到对方的身体。“即使不是我亲自指导你的拳法,你也一直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不是吗?为了你那个失散多年的姐姐,努力的向着成为圣斗士的目标前进,然后回到日本。”

 

“这个目标我从未忘记过。”星矢的眼神中燃烧起一丝青色的火焰。这股火焰并不带有太过灼热的温度,不喜不悲,不骄不躁。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对于自己所应做的事物非常清晰的态度。

 

“不要给现在的自己太多的压力。”艾欧里亚淡然轻笑,燃烧而起的小宇宙将他的金发带起来,轻柔的飘扬。

 

“看着艾欧里亚先生,就会觉得能够来到希腊真好。”

 

“你这么说我很开心。能够成为你的指导者是一种缘分。看着你们的身影,就像六年前的那个时间再次倒退了回去。你们所付出的努力,所挥洒的汗水,明媚阳光下的笑容。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了。”

 

星矢突然想起了照片上的剩下两个人,急忙拿起来查看。那一抹温和灿烂的笑容即使过了六年依然没有改变。“这照片中的人是……”

 

艾欧里亚接下了星矢递过来的物品,拿在手中轻轻的摩擦,将手指放在那个年龄稍大的少年的脸庞上轻柔的擦拭。“我的哥哥,艾俄洛斯,射手座的黄金圣斗士。”

 

“那么台阶上坐着的人是艾欧里亚先生和沙加先生吗?”

 

艾欧里亚闻言才注意到照片中同样存在着的另外两个人。看来依然是对哥哥的离开太过在意,反而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吗。

 

“谢谢你,星矢。”艾欧里亚闭合了双眸,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尽量压抑了自己的情感,不让这股从深处奔涌而出的情感倾泻出来。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原本柔和的神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可以算是释然的表情。这种表情在星矢的眼中看起来就像是积压了许久无法宣泄的事物此刻真正放下一般的淡然。

 

“虽然我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如果是艾欧里亚非常重要的哥哥的话,即使一直无法摆脱念想也无妨。”星矢抬起的视线望进艾欧里亚湖蓝色的瞳孔中。“因为,你们是亲人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当沙加从浴室中走出来的时候,正撞见艾欧里亚以全裸的姿态仰躺在沙发上休息,星矢则是坐在地板上靠着沙发,将后脑勺贴在艾欧里亚抬起的大腿外侧。这个角度正好遮挡住了重要部位。随着艾欧里亚均匀的呼吸声,胸口上下起伏着。大厅并没有开放空调,轻薄的汗珠沾染在艾欧里亚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带起了光线的反射。沙加走近两人的身边,看星矢意欲对自己说话,抬起的手指示意对方不要出声,蹲下身将艾欧里亚整个人抱起在怀里。

 

这是星矢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沙加。这个有着俊美容颜的金发男人正一脸柔情的看着怀中人,将一条浴巾遮盖在艾欧里亚的身体上。

 

“沙加先生。”星矢拿起手中的照片递给了眼前人。“照片中的人是艾欧里亚先生和沙加先生对吗?”

 

孩子的问话让沙加收回了视线,伸出的手指接下了递送过来的照片。在这张照片中,艾俄洛斯正站在射手宫的宫门向着前方仰望。而离镜头最近的地方正坐着两位少年,正是六年前的自己与艾欧里亚。

 

“是我们。”沙加将照片重新递送回去,看星矢一如珍宝一般将物品贴在胸口上。“这是我们仅有的一张合影。虽然经过了后期的修复。”沙加将视线重新移到艾欧里亚的睡颜上,俯身将吻落在怀中人的眼睛上。

 

 

星矢再次端详起照片中的两人。

 

在夕阳之下,两个少年坐在台阶上,沙加抬起的左手掌中似乎有什么亮闪闪的东西,犹如宝石一般散发出光芒,艾欧里亚并没有回应这个动作,而是以柔和的视线望向身边之人。微风吹起了他们的金发,在空中飞扬而起。即使如此,也无法遮挡两人唇角洋溢而出的笑容。

 

 

“定情信物?”这是艾欧里亚醒来后所听到的第一个词语。由于刚刚睡醒让他的大脑还处于半休眠状态。他往脸上冲了一把冷水,感觉到稍微精神了一些。“有那种东西吗?我怎么不记得。”艾欧里亚一边擦脸向着沙加所在的方向走过来。

 

沙加扬起的额头看着站立于自己身前的少年。“忘记了吗?六年前在射手宫之前,我想要送给你的一种水晶念珠。”

 

“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收下。”

 

“……这算是你对我的拒绝吗?”

 

“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那时我完全没有往这个方向想啊。而且你已经送过我许多奇特的佛家饰品了。射手宫几乎快要成为陈列品展示大厅。”

 

艾欧里亚的一番说辞让沙加轻笑出声,抬起的手指紧抓住艾欧里亚的手指放在唇前亲吻起来。

 

“沙加……”

 

沙加抬起的视线望着对方,透过艾欧里亚的双眸可以看到自己的表情。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神态。

 

“也许我占据你的时间确实太久了。作为圣域最高地位的黄金圣斗士,是该为圣域做一些贡献了。”如此说着站起身,将房门猛然拉开,艾欧里亚就这样看着因这个动作而失去重心扑倒进房间内的三个孩子。

 

“星矢,冰河,艾尔扎克。”艾欧里亚有些担心他们有没有撞伤,而三个孩子像是做错事被发现一般立刻爬起来,低着头对两人道歉。

 

“你们在干吗?”艾欧里亚将三个孩子拥抱起来,虽然这样的拥抱显得异常拥挤,却让人能够感受到这一股温暖而柔和的小宇宙。“我是你们的导师,而你们是我的学生。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加倍训练你们的。”

 

“唉?!!!艾欧里亚先生!‘加倍’训练就不要了吧!!!”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曦孤】心事

(2)

二、   淑女看了看曦月的笑脸,第一反应是:卧槽?居然找我喝酒?今天绝情谷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然后又看到了他亲自带酒过来,第二反应则是:卧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还故意支开小君要跟我单独喝! 他要在酒里……毒药倒是不至于……难道要下痒痒粉?! 淑女完全忘了君子是被自己差遣出去采情花蜜的。 于是她吊着一双细长的眼睛,把曦月从头到尾都打量了个遍,终于开了尊口:“喝酒?你?你找我喝酒?真的假的,你在酒里

月奪
狮子受【艾欧里亚中心】 主推:沙加x艾欧里亚。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