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95

如果吴邪死了…… 老痒,三叔/解连环

【物质化老痒】老痒回国后不久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吴邪死了。
早年那个巨大的骗局曾经让他心怀愧疚,这次回国也就顺便打听了一下吴邪的消息。
其实吴邪过得好与不好他都无权干涉,只是图个心安罢了。
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吴邪已经死了。
他并不是真正的老痒,物质化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记忆力会变得很差,他只能把那些记忆写在纸片上,可记住了纸片,也记不住纸片上的话语。他早就体会到了遗忘的美好。
他有着老痒的脸,却没有老痒的经历。
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他只是心里感觉有些歉疚。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记忆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斑驳,可内心深处的感受始终没有改变。
吴邪是他唯一亏欠的人。
他对吴邪说谎,把吴邪骗到秦岭,在欺骗他的同时也利用了他。吴邪把他当作真正的朋友,可他选择了背叛。
尽管如此,在吴邪知道他是为了母亲才这样做的时候,还是原谅了他。
想到这些,他叹了口气。
后来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吴邪的墓碑,看到墓碑上吴邪的照片时,那种已经淡去的愧疚感再一次涌上心头。
他站在冷风中静默了一会儿,往墓碑前放了一束鲜花。“老,老吴,是,是我,对,对不起你。”他想,如果吴邪不介意的话,就让他用发小的身份来吴邪的墓碑前祭拜。
只有这一次,把他当作真正的老痒吧。
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那头是个女人,老痒接了电话,“妈,我,我,我知道了,我过段时间,就,就,就回来。”
从今以后,他还是以解子扬的身份活下去。
面对吴邪,这个他有所亏欠的朋友,他所能做到的,就是到墓前说一句,
对不起。

【吴三省/解连环】解连环站在吴邪的墓碑前。
墓园里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
他想抽根烟,可去掏口袋的时候才发现口袋里一根烟都没有,有的只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他抱着一个年幼的孩子,孩子躺在他的怀里,已经睡着了。
这个孩子不是别人,就是刚满月的吴邪。
照片因为时间的缘故已经有些泛黄,但保存的很好,没有变皱,也没有起毛边。
这是他和吴邪唯一的一张照片。
他依稀记得,这张照片是去参加吴邪满月酒的时候照的。
那时候他是以解连环的身份出席,而不是吴三省。
在吴邪很小的时候,他会去吴一穷家看看吴邪,吴邪异常亲近他,他也挺喜欢这个孩子。
仅此而已。
直到海底墓的事情发生,他不得已戴上人皮面具,扮演吴三省,吴家并未起疑。
从此以后他就舍弃了解连环拥有的一切,甚至舍弃了自己。
也就是那时起,他成了吴邪的“三叔”。
他看着吴邪一天天长大,模仿吴三省的口吻以及吴三省和吴邪相处的方式,陪吴邪玩闹。
虽然他并没有在吴邪身边照顾吴邪,但他也尽自己所能去关心吴邪。
一开始是因为“吴三省对吴邪是这样的”,后来逐渐演变成“解连环对吴邪是这样的”。
一个人的表情,语言,举止,习惯都可以模仿,唯独感情是无法完全复制的。
在多年的相处中,他也对吴邪有了特殊的感情,这份感情属于解连环,与吴三省无关。
像是亲情,却又不是亲情。
说到底他只不过是吴邪的长辈,顶多就是和吴家交好的人,他不像吴三省,因为他和吴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然而戏演多了就成真了。
等到吴邪长大成人,接管了吴家的铺子和吴三省盘口的一些生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再也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二十多年不知不觉地过去。
他一直在调查考古队的事情,深入去调查他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局,这个局牵扯了太多的人,也留下了太多未解的谜题。他为了解开这些谜团费尽心力,可还是无法接触到这个局真正的中心。
他本以为吴邪在吴家的保护可以远离,不想金万堂找到吴邪的铺子,改变了吴邪一生的命运。
他想保护吴邪,想让吴邪置身事外,不希望吴邪趟这趟浑水可架不住吴邪的好奇心作怪,最终还是事与愿违。
他只能尽力护着吴邪,让吴邪不至于丢了性命。
吴邪也只把他当作了自己的三叔吴三省。
他不知道真相,可他能预见吴邪的命运,只是无力改变。
他本来就是身不由己,陷进这个局里无法脱身,哪有办法保全吴邪。
最终还是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
直到进入蛇沼,他隐约有一种预感,他可能没办法再用吴三省这个身份了。
果不其然,文锦出现,还把多年前在海底墓的真相全部告诉了吴邪。
他隐藏起来,只留下了一封信给吴邪。
为了对抗“它”,那个神秘的第三方势力,他选择了隐藏。
在众人眼里,吴三省不知去向,解连环下落不明。
他躲进吴三省家的地下室,再也没有出现。
在一切都已经结束,吴邪也回到吴家且还发现了地下室之后,他把他知道的有关这个局的事情,可以让吴邪知道的部分,以信的方式告诉了吴邪。
然后彻底消失。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真正的吴三省是不是还活在世上。
他只知道所有的事情或许都不会轻易结束,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吴邪会因为这一切搭上性命。
在知道吴邪死了的时候,他先是有些震惊,继而就感到一种无言的悲哀。
他猜想这个消息是吴二白是传出的,吴二白心机颇深,说不定连他的去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最终还是来到了墓园。
他伸手碰到了墓碑上的那张照片,照片上年轻的脸带着熟悉的笑容。
他做了吴邪的“三叔”二十几年。
他都有些分辨不清对吴邪的关爱是出于扮演吴三省的需要还是出于他的习惯。
有些面具戴的太久,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他闭上眼睛,靠在吴邪的墓碑旁坐了很久。
其实时间并不是很长,只不过这已经是他和吴邪的最后一次接触。
吴邪并非他的亲侄子,但他在漫长岁月中已然把吴邪当作了亲人。
只是他并未发觉,就像他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把那张照片放在自己的口袋中。
其实是吴三省还是解连环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希望吴邪好好的。
这个三叔也许当的并不是那么称职,有疏于照顾的时候,也有谎言和欺骗,可实际上都是为了这个唯一的侄子。
“三叔”对于吴邪的感情是不分真假的。
“大侄子……”
他忽然发现除了“大侄子”以外,他想不到别的话。
他只记得在和吴邪相处的时候,这个孩子的那声“三叔”,
竟成为他被宿命安排的一生中难得的温暖和慰籍。
手术做完了,身子也养好了。
我回来了。
谢谢你们。
不管三叔还是环叔,都对吴邪倾注了所有的关爱。
这份时间酿成的感情,或许会感动看客吧。十年不过一瞬,吴邪已失天真。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瓶邪520
谜の签名栏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