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0
阅读 6248

《他的王》(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32)

第三十二章

 

月光渐渐隐去,启明星的光芒越发柔和。聚在一起的人们渐渐散开了,石切丸和三日月宗近在回到房间查阅资料前安排了后藤藤四郎的临时住处。甲板上留着几个人,今天的作战里受伤的普通船员们有不少,有几个没能撑过去。按照船长的意思,他们没有把他们留在那片遍布迷雾和海妖的海域里,而是在出来后将尸身葬入了大海。

盯着那张巨大的地图,三日月宗近看着用一年多以前由石切丸亲手写上的字样,那金色的墨水已经有一丝丝褪色。后藤藤四郎带来的典籍还在他的船上,预计天亮后拿过来。石切丸正在整理研究笔记,时不时向三日月宗近确认细节。

“他的目的真的是杀了我们吗,用那把刀确实能够做到?”他用一种非常平淡的口气询问着,三日月宗近点了点头。

烛光明亮,羽毛笔的沙沙声令人心中不安。石切丸随手拿过一本书,非常熟练地翻阅和确认起几个细节。三日月宗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应该也可以反过来杀了他,或者换个思路,用我的刀能够有效地攻击一切受到诅咒的人。”

他回忆起那时鹤丸国永的话:“不过他的意思似乎不仅仅是收割生命,还提到了要夺取我的灵魂。”

“我们的灵魂最终都是归于他口中‘神’的祭品,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阻挠这一过程实现的我们都违背了神的旨意。他既然自称神仆,自然要对认定的‘渎神者’进行裁决,”石切丸合上书,“通”的一声很沉闷,他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推断,“只针对我们,却没有理另外的那一边,他在话里有提过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恐怕只是‘意识’认为我们的威胁最大,也许和他占据的那一半灵魂的关系比较密切,”三日月宗近分析道,“鹤丸国永的一半灵魂在他身上——属于‘意识’的那部分——他在见面的时候就一一认出了我们的身份。”

“遵从的神明是海洋女神或月神中的某位,或者是一个抽象概念;身体由红色液体所凝结,具有实体,可以召唤非人的生物;自身没有灵魂,强行夺取了他人的一半……”石切丸陷入了沉思。忽然,他听三日月宗近问道:“他们既然可以交换,那就说明灵魂这种东西并不固定。得到意识的一半可以清醒地行动,拥有情感的那一半总是陷入沉睡。因此他还是会继续以黑发赤眸的姿态活动,另一具身体无法离开祭坛。”

“所以你想……”石切丸猜到了他的意思,三日月宗近的表情波澜不惊:“不管是作用还是出现的方式,我们的刀都太像了,他说过我已经懂得了如何‘使用’它。假设我的刀和他的一样,也能够收割灵魂,只要彻底打败他就可以使两爿合二为一,让鹤丸国永的灵魂变得完整。在拿到解药之前,我会随时等他过来;在找到之后,我会去主动寻找他。”

 

 

日光晴好,趴在小案上弓着背小憩的狮子王被摇醒了。他抬起头,看到膝丸正低头瞪着自己。揉了揉眼睛,他嘟囔了一句:“什么事,到饭点了?”

“没有,”他干巴巴地说道,“给你的资料和地图筛选完了?”

狮子王打了个呵欠,金色的小辫子垂在身侧。他用右手撑住下颌,强忍着困意说道:“喂,昨天我翻阅到晚上大半夜才勉强歇下来,你就不能让我稍微喘口气吗?”

“贤者之石可不会迈着腿主动跳到我们的口袋里,时间过一天少一天,这是莺丸他们派人今天早上搜罗来的。”他将怀里的一堆或完整或残破的典籍摞到了桌子上。扬起的灰尘在透过窗格的一缕缕阳光里清晰可见,狮子王不由得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头脑倒也清醒了好些。

“这么多?!”他用手比划了一下那高度,又看了看自己这里尚未解决的。膝丸活动了一下肩膀,低头看着他:“晚饭之前解决吧。”

“下次咱们换换,我出去打听消息,”他一边翻开一本地方年代志,一边抱怨道,“老是困在这里做这些闲事,都不出去找上一找,连海都不出了还算什么海盗。”

莺丸早就坦诚了事实:当初在发现他们是海盗并扣留他们的船后,已经在龙骨那里做了些手脚。如果他们那时强行夺船离开,恐怕经不了几天风吹浪打就会在海中解体沉船。他将一行人留在了总督府,三池兄弟团聚后得知了他们的难处和遭遇,也愿意相助。

大包平与髭切走陆路,专注在外打听接近的情报,剩下的人留在总督府翻阅文献。两艘海盗船正好趁这个时间正在翻新一遍,从里到外做了个整修。膝丸一边提防着莺丸再做什么手脚,一边负责处理他派人搜集回来的东西。

东方诸国的文献几乎被他们翻了个遍,凡是“点石成金”“炼化结丹”“西洋舶来”一类的文字都被挑了出来,当作进一步审查的材料。这项工作繁琐浩渺,好在总督府人多,勉强能梳理出个大概。莺丸并不理会外面的流言蜚语,甚至有意识地放出了经费吃紧的风声,好让众人的努力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发一笔横财而将希望寄托于点石成金的异术和传说上。

 

一开始在书上找到相关内容时,那些绘声绘色的玄妙描写和活灵活现的图画总是能激起他们的信心。然而在沉下心整理考察地址和传说发源地时,往往毫无头绪;又或者是安排上了似是而非的结尾,使人不知真假。久而久之,在看到这类极有可能是从西方流传过来的“贤者之石”的记载时,他们已经能做到全体面色如常。

在日前的讨论里,他们几个已经明确了思路。既然找到能够现行炼制的人是不现实的,那就去前人遗留下来的物品里翻检——在集权制的国家而言,王公贵族的墓葬和陪葬品成为了他们的第一目标。就其神奇的特性和通常的体积而言,贤者之石极易被当作死后助人飞升的灵丹妙药。

随手翻过一页,狮子王的目光留在了竖书的陪葬品记录上,那里的几列小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对照着前文,他翻起了地图,然后将书页做了个褶子。窗外传来了非常甜美的花香,他深深吸了几口。不一会儿,侍女端来了茶水和点心。

在嚼着当地很流行的用花瓣做内馅的饼时,几粒碎渣落到了他正在阅读的页面上,狮子王抬手将它捋去了——他完全没想到数日后自己随手扫了几下的这页会被单独拎出来,经过几轮排除和分析后作为众人研究的重点。那是一座距现在约莫两百年左右的大墓,还没被人探查到过。墓中埋葬了一位身份显赫的高官,掌控本国的海运海航命脉长达三十余年,光是死后之地的建造就耗费了十数载。他死后纳入墓中的收藏和陪葬极为丰厚,名目多到甚至需要造册以登记。觊觎这座墓的人有不少,不过迄今为止都还没有人能成功地一探究竟。

 

“总督,难不成你的意思是——”髭切笑眯眯地看着莺丸,又看看手里标注出地点的地图,“盗墓?”

“盗墓!”狮子王与膝丸异口同声。三池兄弟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气定神闲的莺丸。大包平抱着手臂坐在他身侧,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房间里除了他们以外没有旁人,前田藤四郎站在门口警戒,连亲信侍卫都退避到了走廊两端。

莺丸啜饮了一口清茶,放下手里瓷杯,缓缓说道:“你们两位一贯负责在外探查,这次带来了这样可靠的消息,也是时候大家一起去看一看;要是没找到,闷在这里许久难免已经心生厌烦,就当外出活动一下筋骨。”

“可是按照你们给的最终信息去找,那座墓在当地也只是传说性质居多。布政司与我也不过逮了几个会看风水的,恰好都指认了同一处而已,”髭切不再笑了,“这也足以成为确凿的证据?”

“你们几个外人去那里转悠,说不准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盯上。一来一回已经去掉了半个月,现在发生了些什么也不奇怪,越早动身越好,”他盯着髭切的双眸,有条不紊地叙述道,“在你们离开后我就已经让人开始准备粮草和物资,愿意的话,明天就可以启航。”

“你要带多少人过去?”大包平终于出声了,“我们为了绕开驻扎的士兵已经费了不少功夫,万一人太多,被那边的认为是前来寻衅的武装势力的话——”

“如果只有我们几个和各自的心腹下船,倒也无妨,这事情不必让太多人知道。”他答得干脆利落。

狮子王拍了一下大腿,笑着说道:“什么,难道你要撂摊子,打算跟我们一起跑路么?!”

“该做的事都做得差不多了,我都比‘黄金港口’的那帮人多撑了一年,也不算渎职了。”他的嘴边竟也带上了笑意,说话的口气相当轻松。

这时大包平却皱起了眉头:“莺丸,这不行,你——”

“你说什么也没有用,他已经决定了。”大典太光世的声音低沉而平缓,却将他的话堵在了喉间。

莺丸朝他微微点头,然后站了起来。他有些留恋地看着装饰得素雅怡人的房间,这里的每一根线条都是他十分熟悉的:“我说过,最终的行动要让‘我的人’参加。我和大包平会和你们一起去,这是我当初提出的条件。无论是直接的文字还是间接的口述,现在得到的一切线索足以让我们去碰碰运气。总督的职位我无所谓,再多的时间也禁不起犹豫不决的挥霍,你们意下如何?”

狮子王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他早就在总督府里憋得狠了;大典太光世看了一眼弟弟,兄弟俩交流了眼神,并未提出异议;膝丸盯着髭切,良久只见兄长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膀:“我真是受不了情深意重又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家伙,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你们挑总督的标准里是不是有一条,一定要选冲动型的?”


  • 举报帖子
喜欢 2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海间
兴趣:写文 写文Q群:658920096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