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11-06
阅读 3271

乱世逢生 离国雪夜 之九


-怀旧空吟闻笛赋  到乡翻似烂柯人-

要说这锡州入了夜唯一有点人气儿的地方,那就是青楼勾栏,妓院赌场了。这都是些个肮脏的地方,一到了晚上,就是笙歌彻夜不停。但是要说最肮脏的,还是人心。要不是人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有人捧场享乐,这些地方也开不起来。
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个地方是乌黑的,嫖赌算是人性。可惜了歌妓小倌。一般人在这种地方呆着,总有一天不是出家当了和尚,就是疯疯癫癫精神失常。能在这些地方混下去的人,个个都是人精。不然如何能在黑暗里摸滚打爬,在阴影里觥筹交错。
但是这些地方人多也杂,人口相传,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就传的到处都是,情报到处都是。
要说这锡州名气最大的女人,不是哪家的夫人,鸨母算一位,花魁算一位。
鸨母听说王达仁王大人要来,立马把自家最好的姑娘们给招来,然后又招呼了几个面目清秀的小倌。要说着鸨母还真的不是盖的,心思缜密的很她想了想,叫人把今天新弄来还没开苞的小倌也给弄来。这些位高权大一般都有些不为人知的癖好,去年弄死了几个。也是苦了手下的孩子们了。
花魁让人给定下了,要不然也得给带出来,大人来了,就像菜市口拣菜一样,选好几个,房门一关,也不给谁面子。第二天一早,那房间里的人肯定是伤痕累累,但这些事情都不能说出去,鸨母心疼自家妹子,但却畏于权势。
这人最喜欢使一些残忍的手段,最喜欢少年,白皙的少年。
上一次一个小倌涂了几层惨白的粉,却让王达仁扒开衣服之后,发现身子一点也不白,一气之下给人掐死了。那小倌死后尸体就那么瞪着王达仁,两颗眼珠都要瞪出来了,王达仁叫人把眼珠给抠下来,说要叫他死不瞑目。
那个鸨母口中的大人正巧是当年在崔氏兄妹酒楼里看上秦桑的人,是首泊王家人,仗着自家长姐在宫里有了位置,就横行霸道,后来让燕王和国相联名上书弹劾,给送来了锡州这个不大不小的地方。在锡州这个地方,这人还是欺男霸女,但仗着自家势力,百姓县令都不敢得罪。
鸨母今日也是心生惶恐,那王大人脾气暴躁的人,最不喜欢别人叫他名讳。这人长相普通,身材也不是很臃肿,但就是名字难听的很,姓王名达仁,听起来与王大仁别无二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土极了,与那山头种地的乡人又有何区别。
终于等到这人来了。
这人身后跟着王家小吏二十余人,昂首挺胸走进青楼,直奔着老鸨来。
王达仁走到老鸨面前,“听说你们今天送来一个干净的雏儿?”
“王大人来了,我们自然是要留下最好的,已经准备好了,您只管去罢。”
老鸨笑了笑,却不能掩盖眼里的鄙夷。这么玩弄人,早晚有一天是要不得好死的。她手下的姑娘少年确实都是卖了身的,但每个人都有说不出的苦衷。她也是过来人,最恨那些把人玩的生不如死的客人,眼前这一位就是其中之一。
手里的帕子不知不觉就攥的死紧。
王达仁火急火燎地上楼了。
鸨母没有说话。她的眼睛倒映出客人的脸,那是一张张可怕的脸,狰狞的脸。她的笑脸仿佛已经看透了所有恶俗。但见到下一个客人,又摆出她的笑。
那笑,复杂的很。

“你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么?”
“不记得了。”
“我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不,你想错了,我从未贪得无厌。”
“你想说你恪守本分?”
“你还是错了,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对于孟逸书来说,魏北城还是个小地方,只有首泊城这样的地方才是他这种人适合的地方。自从那一次他们几个人从魏北城离开,他就一个人去了首泊城喝茶。
首泊城茶楼不少,但也就只有一家茶楼能入了孟大人的眼。那一家茶楼倒是朴素的很,名叫橘子访,其实说不上是茶楼,就是民间的一个小茶馆,没想到这种地方也能有幸得到孟大人的光顾。
孟大人进了茶馆,第一件事,就是招呼了小二,要了一盘剥好的橘子。
金黄的橘子一瓣一瓣趴在盘子上,好像菊花一般。孟大人一声不响地吃着橘子,闭目养神。
要说孟大人周围坐着的都是一些黎明百姓,没见过市面,看见孟大人这贵气逼人的模样,也就不敢上前打交道。他们听说那些纨绔子弟世家少爷都是些不好惹的,就想着匆匆喝了茶赶紧离去。最后也就只有老板迎难而上。
“这位大人,您要点什么茶?”
孟大人突然睁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道好看的弧度。把老板吓得够呛,面发冷汗。
“来一壶酒。”
老板立刻变了脸,“什么酒?”
“黄酒。”
“您是……”
孟大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好看得紧,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搭在自己的唇间,蜻蜓点水一瓣,脸上的笑意难以掩饰,“嘘,隔墙有耳。有女儿红就更好了。”
“大人您稍等。”
老板又不得半点疏忽,立马把自己店里的客人都给驱逐了,然后自己取了珍藏的女儿红。
酒馆柜台里有一张帘子,从帘子里又走出一个陌生的人,那人脸上奉承的笑,让人看了心生厌烦。孟大人高深莫测的脸上也是一副笑。
那笑,复杂的很。

梅悠匆匆召集了暗卫。
要说这么多年了,这也是头一次这么多人一起出任务。他们这些人呆久了,就只能自己一个人藏在影子里,做一辈子的孤家寡人,要不容易连累无数的人。这一次梅悠召集了暗卫,也是怕那天门的人耍什么心机,毕竟这几年武林的势力不容小觑,朝廷也只能多加小心。
这一次有八人,加上梅悠,就是九个。
这么多年了,就连暗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同僚究竟有多少人。
九人中的四人还在一开始那家老板带去的院子里坐着。梅悠坐在石椅上顶着月光,喝着茶,  没有一丝表情,只有手在微微颤抖。那根白色的发带垂下来,掠过耳边,遮住他耳尖那颗红痣。五人去查消息了。
梅悠其实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这一次天门也会插手。天门也是武林名门,门主是后起之秀,行踪神出鬼没却高深莫测。天门一直都有收钱杀人的习惯,这次如果不是秦桑的父亲和兄弟下的杀手,那可能就是他这边的人了。
如果这次的天门和琴娘是一个人派来的.....
院子的门被敲了。
“大人,我家主子要我为您传话,您的那位现在可能在绿瑚阁。主子还说您一定要抓紧时间,要不到时候人弄不回来了,主子只能遗憾的让您回去了。”进来这人也是畏手畏脚,弓着身子低着头小跑至梅悠面前,然后跪下。这丑态,自然令人想到过街老鼠。这人一脸冷汗,心想听人说这位爷可不好惹,最讨厌误事。
“绿瑚阁是什么地方?”梅公子手里捏着茶杯,居高临下,看着面前这个跪着的人,话里不带一丝情绪。
这人赶紧回话。“回大人,这绿瑚阁是...是锡州的青楼妓院。”
只听啪地一声,有东西碎了,然后便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听便知那是碎片砸在地上摔得粉碎。一听这声音,这人更加害怕,没胆子抬头,就这么一直跪着,身体还发着抖打着颤。跪了好一会,才偷偷向上看,却发现人早已无踪了。整个院子,也只剩他一个人了。
心想,这一次可能是捡回一条命了。
后来传话回去,那床榻上的人只是笑了笑,咳嗽了几声,没有说话。
那笑,复杂的很。

王达仁进了屋就看到床幔之间一道身影。掀开薄纱,看到一个白皙的少年身上罩着单薄的袍子,手上戴着乌黑的珠子。他正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双颊却是奇异的红。王达仁那张脸上露出狰狞的笑。
烛火烧的正旺,少年的袖管里露出一道光。
王达仁把自己也扒得精光,灭了烛火,就把身子压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大家好久不见啊,最近卡文卡的厉害。。。对不住了各位,我知道这一章卡在了奇怪的地方哈哈
秦桑:我已经两周没有说过话了
梅悠:呵呵
孟大人:最近天气又突然有点凉了,是喝酒的好时节
躺在床上的某人:我这身体怎么就一直不见好呢,咳咳
狼牙:我家小斯现在就躺在床上,似乎是任我宰割的样子hiahiahia、
梅悠:我还没得手之前,你也必须是个单身狗
狼牙:是的...主子...
王达仁:我真的是个龙套,剧组赶紧给盒饭啊,我好赶紧走人。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梁亭大老爷
喜欢涂涂写写画画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