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8
阅读 10775

晓薛的囚禁梗

#身份暴露之后藏起霜华囚禁道长梗。
*渣
*ooc致歉




距他发现真相的那天,已过数月。当下拿起霜华便想自刎的动作被薛洋一脚踢翻,霜华飞落出去,砸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混着他撕心裂肺的痛哭,传进耳朵里,扰得内心越发狂躁。

他想一刀了结自己?死也要离开我?晓星尘,你自命清高够了,刚正不阿够了,想死了一了百了?

“晓道长,你认为你死了,就可以洗干净你杀人弑友的真相吗?”薛洋冷不丁哼了一声,又狂傲地大笑出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染湿了眼角,只能抬手挡住眼睛,另一只手扶着桌子,才好让自己站稳了。

“是你骗我...你利用我...”

抬脚踩上晓星尘持剑的手腕,狠狠碾压着,看着人抿紧的嘴唇发白,嘴角挂着一抹鲜红的血迹。双眼缠着的白绸红的发黑,此刻仍然止不住。满脸血污,好不狼狈。

只要废了他拿剑的手...。

晓星尘的手骨几近被自己踩碎,薛洋才猛然想起年幼时被碾碎手骨,断了小指的事情。才放开了人的手,有些懊悔。

不止是想让他再也拿不起霜华。也想要他也尝尝手骨碎裂的感觉,看看是不是他口中说的那么风轻云淡。可笑,他懂了又如何。永远不会体谅我就是了。

将晓星尘抱起来放在床榻上,兴许是知道没办法逃脱的人显得死气沉沉的,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反抗。

起身将霜华藏进一副棺材中,用许多稻草掩盖好。才进了厨房,烧了一锅热水,倒在盆里,掺了一些冷水,用手试了试水温,觉得适当了便端进房间里。放在床边,将一块布丢进盆里。

薛洋坐在床榻边,伸手取下人眼上已经被血染得看不出本色的红绸。扔在地上。将浸湿了的布拿起来揪干了些。小心翼翼的在人眼眶处擦拭着血污。
若是这眼眶里不是黑洞洞的,有眼珠的话。估摸着此刻他肯定满眼悲凉,痛不欲生吧。
拿出一根纯白的绸带又给他缠上。

打理好一切之后,趁天色还早,薛洋跑去药材店里买了些药材。翻墙进了一户人家,探手进了鸡窝,抓住一只鸡后迅速捏断它的脖子不让它挣扎。顺便拿了两个蛋走。

顺着抓药的小孩儿跟自己说的炖鸡的步骤,将鸡与药材一一放进砂锅中炖着。薛洋觉着有些累了,便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儿。

睡得正熟,便被一阵肉香给唤醒了过来,看看窗外天色,已经黑了。起身站在灶台边看着砂锅里的药材鸡已经炖的差不多了,便盛了一碗先吃饱了后。将剩下的都倒进大碗里,端去给床榻上躺着的那人。

将晓星尘扶起来靠在床沿,发现白绸又有些血渍,待会儿等他吃完了东西再换。舀了一勺汤,混杂着些许鸡肉,抵在他的唇边。晓星尘却将唇抿得死死的。

“宋子琛道长是我的凶尸,这碗鸡汤你要是不喝,那我就让他去屠城,屠义城。毁了他傲雪凌霜的名声。你看如何?”

此话一出,他才乖乖张嘴,咽下去一勺鸡汤,又仿佛恶心坏了似的不停干呕。一勺一勺的将鸡汤与鸡肉全部喂下去之后。薛洋将人凌乱的青丝理顺。轻放在床榻上,轻声说着。

“你以后都在这儿,等我日后找到阿箐了,带她来同你一起,不让你闷着。可好?”

无人回应。



顺便问一句吃晓薛还是薛晓好。下篇炖肉。
  • 举报帖子
喜欢 26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3)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沈安真是太可爱了
本该陌路此生相疏。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