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510

无路可退 (7)

                                                【HE】第四节

“那么现在,请问我应该怎么做呢?西比拉先知系统?”那名监视官打量着Dominator,轻轻拍打着它,“是不是用了这个,就能够执行这个社会所谓的‘正义’呢?”  

   

“请你端正你的态度,我们就是这个社会的正义,我们就是这个社会食物链的最顶端。”系统女声的口气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仍是持以这种态度来进行工作的话,我们将会取消你的监视官资格,无论我们之前是否有说过合作。”  

   

“西比拉先知系统还真是较真呢,说这样的话就不可以了?”她轻笑着,“怎么看通过西比拉先知系统来统治社会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啊。”  

   

“至少我们为这个战乱的世界带来了和平地区,而且现在的生活离不开西比拉,我们和民众的关系,大概就是鱼和水。佐藤谷久子监视官,现在请赶往西比拉系统中心控制室,我们会告诉你行进的方向。”  

   

“你就这么信任我么,西比拉先知系统,你们可真有勇气啊,你们不怕我拉下电闸关闭系统么。”只见佐藤谷久子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语气飘忽不定。  

   

“我们相信我们的选择,这是我们西比拉的准确性。若是我们失去准确性,那么这个社会早已没有所谓的秩序。”  

   

“好吧,”佐藤谷久子无奈的笑笑,“我明白了。”  

   

“就让我们看看免罪体质可以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利益吧。”  

   

众人已经在通往关押潜在犯区域的路上小心的前进,在监视器的盲区下通过。  

   

不远处,关押潜在犯区域的铁栅栏在白色的灯光下亮着冰冷的光。只是这里已经没有了潜在犯的存在,到处都是鲜艳的红色,在地面、墙壁上肆意书写着生命的消逝。  

   

众人不由的担忧老师的安危,或许老师有办法可以逃过这个劫数吧。  

   

头顶上的灯在不停的闪烁着,也许灯就要破损了,黑暗倒是利于行动。  

   

在黑暗的一角中藏匿的黑色人影冒了出来,闪烁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脸——是一直在等候的狡噛慎也。只见他用食指点了点嘴唇,指了指不远处的门禁,常守朱便会意的将移动终端交给了狡噛慎也。  

   

狡噛慎也一手接过移动终端,一手缓缓举起了枪。移动终端贴上门禁系统,绿灯闪烁,铁门缓缓地向两侧打开。他没有急于前进,只是用枪指着前方,不断的观察着四周。  

   

常守朱一行人也举起了手中的枪,在各个方向不停的观察着眼前的状况。  

   

那是一幅来自地狱的图景,眼前的一切都被鲜血所覆盖——尸体的碎片、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让这个原本只有灰白黑的世界里染上了原来不属于它的颜色。  

   

这究竟是多么的残忍,西比拉为了一己私欲而肆意伤害这些被数值化的人们。这可笑的数值化的社会,终有一日会消失在大众的视野里。这不是什么正义的执法行为——西比拉先知系统,才是这个社会最大的罪恶。  

   

他们还在不停的观察着四周的图景,这里的人,如果在先前还未崩坏的世界,他们有可能不用困在这里,可以成为执行官,重新认识高墙外的世界。他们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从西比拉先知系统下达肃清令开始。  

   

确认周围没有活人以后,便加快了脚步,向康复设施的深处走去。  

   

他们必须要确认他们的老师是否还存活,老师对于狡噛慎也和常守朱来说,是智囊的存在。能够找到老师,无疑是增加了行动的成功性。  

   

不知不觉中,众人来到了老师房间的门口,向内望去,里面空无一人,也看不见血迹。狡噛慎也试探性的敲敲门,门内并没有传来什么回应。他伸手将移动终端贴上了门禁,将要进入时,一个人影闪了出来,空气中还带过咖啡的味道。  

   

小刀快速的贴上了狡噛慎也的脖颈,冰凉的刀片刺的他一阵鸡皮疙瘩。  

   

“狡噛慎也?小朱?”黑影放下了贴在狡噛慎也脖颈的刀,“抱歉,失态了,外面的场景你们也都知道了吧。”  

   

这个黑影就是他们的老师——杂贺让二。只见他扫视了后面的宜野座伸元一行人,诧异的开口道:“你们课的人?没有被肃清么?”  

   

“没有,我们逃出来了。我认为西比拉是错误的,潜在犯只会不断的产生;另外数值化的社会不是正确的。”常守朱语气坚定,眼睛直直的盯着杂贺让二的眼睛。  

   

杂贺让二没有回答她的话,细细思索着,随后问道:“也就是说,你们已经做好了与西比拉抗争的觉悟么?”  

   

常守朱取出一把新手枪,默默的将子弹装填,拉开了保险栓上膛,随后递给杂贺让二,“老师,这就是我们的觉悟。”  

   

“明白了。”他接过手枪,“所以,你们接下来想要怎么做?”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老师,这里毕竟不安全。以后我们要从长计议了,一步错,步步错。”狡噛慎也将手中的移动终端用小刀毁坏,将其中的芯片拆分出后切断,“系统上还留有我们进入康复设施的记录,也就是说,西比拉很快就会派监视官来到这里将我们逮捕。”  

   

“走吧。”一直没有说话的六合冢弥生开始向外冲去。常守朱急忙招呼道:“大家跟上!”  

   

他们终于踏上了惩罚西比拉先知系统的道路。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damijay]陷入

(31)飛散的記憶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96414/chapters/23330628 長微博 http://wx2.sinaimg.cn/mw690/006xGz7cly1feekgcery5j30c67hbk8j.jpg

【酒茨】身不由己(虐/甜+HE)

番外1(早安)

三吞一茨文风逗比,一吞一茨文风文艺(苏) 突然诈尸!!!各种糖各种苏各种虐狗,为迟到的520贺文道歉!有错别字病句请指出(作者已经阵亡在王者农药中_(:зゝ∠)_) 【神乐】三吞一茨: 大酒吞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每天姑获鸟起来做早饭的时候,都会在厨房里看到一脸冷漠的大酒吞,围着和气质完全不符的粉色花边围裙,双手熟练地搓着面团。 姑获鸟第一次在厨房看到大酒吞的时候,差点以为他要在大家的早饭里投毒,后来

负负得正

(13)

生田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过室兰的老家了,二十年?还是二十五年?时光总是匆匆,宛如此刻落在车窗上的雪粒,摇下玻璃不过片刻,它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   就像在他生命里逗留了近二十年的那个人,渐渐融化成了眼前的一滩水。   室兰的雪比东京下得长久,也比东京多了几分厚重,落在头顶时就算带着帽子也能清晰感觉到压下来的重量。不过眨眼间功夫就洋洋洒洒铺陈了一地,咋一看仿佛有人抬手给整个城市

一叶卿笙
新浪微博@一叶卿笙 学业关系停更 剑三华乾 截图接单3540536696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