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73

第六章


最近道上有点风吹草动,都被山城组纳入耳中。城东一事还未平息,三日月宗近带伤销声匿迹,三条组却在三日月宗近得力助手石切丸的手下运转的井井有条,他现在只能够确定,三日月宗近没有死。上次撕破脸,已经没有任何退路,若之前还可以耍点小伎俩,那么现在就是真正的刀戎相见。山城老大只恨当时没有干掉三日月宗近,要是三条组找上门来,他还真的没有把握轻松应对。

“他X的!”山城一脚踢翻面前的茶桌,一想到这个就心烦,“要不是田岛宏那家伙,三日月早就已经变成枪下鬼,还用得着现在这么窝火?”

田岛宏是真的小瞧了前老板,自认为的天衣无缝的计划,可惜了,三日月宗近一开始就已经撕破了这张网,转而换上了自己的陷阱。现在留他一条命,一方面要担心三条组肃清叛徒,另一方面,山城组的任务失败,真是两头不讨好,现在还落着个将近残废的身体,谁叫自己伤还没好,躺在私人医院里,鼻尖净是消毒水的味道。

夜深,空旷的医院走廊,亮着惨白的灯光,偶尔查房的医生护士的鞋跟敲击着瓷砖地的清晰响声,一声一声回响着,像是召唤魂灵归来的咒曲。田岛宏躺在病床上,刚刚换过药,全身还没从疼痛缓过劲来,微微阖上双眼。好不容易疼痛褪去,走廊上又响起了脚步声,田岛宏很是烦躁,才换过药,护士怎么又来了。睁开双眼,准备给护士一记眼刀,没想到来者竟是认识的人。

身材小巧,淡樱色的发丝随意用髪绳绑起,今剑,三条组里并不怎么露面的杀手,与岩融私交甚好,也是三日月宗近的好友。因为不常露面,田岛宏也没机会与他交谈,现在倒是有机会了,可是还没来得急出声,声音就被遏制住。今剑手中的短刀在清冷的灯光下泛着寒气,刀刃尤其锋利,加上出手极快,连鲜血都没喷出多少,田岛宏就失去了呼吸。这就是三条组对叛徒的惩戒。三日月宗近自然是不会亲自动手的,不过就算他不动手,手下的心腹也会为他清理干净。

今剑用床单擦拭着刀身,身后岩融进屋,负责监视田岛宏的两个小喽喽已经被撂倒。岩融大手一捞,将今剑抱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今剑已经习惯,趴在岩融的胸前,声音闷闷的,“岩桑,爷爷什么时候回来啊?”岩融知道小孩儿心里不好受,虽然是叛徒,但是再怎么说也曾经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未免有些难受,不过伤害三日月宗近是绝对无法原谅的就是了。岩融一下一下的拍着今剑的后背,像哄小孩似的,今剑就这么拍着拍着睡着了。

山城组第二天凌晨才得到消息,田岛宏已经被杀害。山城老大听到消息的一刻,瞬间吓白了脸。三条组从来都是正大光明,这次肃清组内叛徒也没有丝毫掩藏的意思,就是专门做给山城组看的一样,也许也是给三条组内部的人员看,所谓杀鸡儆猴。山城组老大害怕,或者是已经确定,他就是下一个目标,所有对三日月宗近造成伤害的家伙都不可能活在世上。三日月宗近自身就不是吃素的,身边的人更是如此,护主心切,什么事都可以做。几乎就是在听到田岛宏消息的一瞬间,山城老大就已经决定无论怎样都要活下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这厮在考虑如何保命,那厮还正在悠闲的养伤。

说起两人,前几天的同床异梦,谁都不清楚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三日月宗近固然是不清楚小狐丸身份的真实性,小狐丸也是不知道三日月对他抱得是种怎样的感情。三日月宗近拉住小狐丸的衣角,也许是醉酒的原因,也许是常年来心中冰冷的一角得到了温暖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下意识的行为。不过,小狐丸留下了,陪伴着三日月宗近度过了一夜。那一夜很平静,小狐丸仅仅只是虚虚搂着三日月宗近,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三日月陷入深度睡眠,原本闭着眼睛休息的小狐丸,却在黑暗中睁开双眼,血色的眼瞳流光闪过,他静静地看着三日月,到天边露白才又闭上双眼。

三日月宗近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昏昏沉沉的从睡梦中苏醒,床边已没有了温度,从厨房传来的声响告诉三日月,那个男人没有走。床边放着一碗醒酒茶,还冒着缕缕白烟,三日月轻轻捧起,浅泯一口,温度刚刚适宜,前夜的宿醉感果然有所缓解。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去洗漱,毕竟三日月也不是小孩子,这些事情还是做得来的。自从三日月宗近在小狐丸家中养伤之后,小狐丸在家中就准备了双人份的物品。拿起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三日月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神,总觉得有些奇怪,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微妙了,甩了甩头,三日月浑浑噩噩的洗漱完坐到了餐桌前。

今天的早餐是红豆绿豆小米熬成的粥和切成小正方体的翠绿的拌黄瓜。小狐丸一直奉行早餐吃得好,一天精神佳的信条。软糯香甜的杂粮粥下肚,一阵温暖袅袅升起,撑开了全身还未从睡眠中苏醒的细胞,加上一块清脆爽口的拌黄瓜,微辣微咸的,不同的口感交织在一起,神清气爽。果然,美食养人,三日月一天的精神都很好。

小狐丸的工作时间很灵活,可能因为自己是诊所的半个负责人的缘故,迟到早退请假,一切的一切都有了正当理由,现在正在书房里整理最近接到的几份病例。三日月宗近手上也有事情要处理,两人互不打扰,各占一方。三日月宗近正在跟石切丸通电话,石切丸天生操心的命,担心三日月口中那个收留他的医生,但三日月再三保证一切安好,石切丸才将这页翻过。

“嗯……田岛宏已经……我知道了,让岩融带着今剑出去转转,散散心,难为小孩儿了。”

“那山城组,你打算怎么办,这次绝对不能姑息。”

“嗯,这次确实挺过的,也是时候了。”

“我们有线人的情报,下个星期山城组的一批新货,兹事重大,山城老大绝对会出面,到时候……他那边也听到一些风声,说不定是最后一次,这次不下手,逃到国外就更难了……”

“哈哈哈,甚好甚好,逃到国外,还挺会想。嗯……就这么定了……你先下去办。”

“别担心,我过段时间就回来。”

三日月挂了电话,两腿交叠,右手食指关节在嘴角边打着转。他想事情时经常不自觉得做这个动作。山城组这次也是胆子够大,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结果还是让自己给逃了。田岛宏的死必然给山城老大造成不小的心理压力,他也明白三条组的实力不容小觑,下个星期的交易完成后,要再见到他可就难上加难,不在那时候将他除掉,今后对三条组的威胁只可能越来越大。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山城老大一死,手下也是散沙一盘,斩草除根,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接下来该怎么做,大家都心知肚明。

三日月起身泡了一杯茶端到书房。小狐丸正在翻阅着病历,鼻梁上架着一副金属框的眼睛,头微微向右边偏,三日月倚在门旁,在他的角度,台灯的光刚好反射到镜片上,本来带着几分书香气的眼镜硬是被掰成了斯文败类,看的三日月宗近有些哑然失笑。端着茶杯,轻轻放到小狐丸手边,原本想转身走的,而小狐丸察觉到了三日月的存在,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端着茶杯,捂着有些冰凉的指尖。

“谢谢,刚好结束了,来得正好。”小狐丸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

三日月被他望得有些不自在,有些尴尬,干咳几声,“还没见你带过眼镜呢。”

“啊,这个,有些轻微近视,看资料的时候带一下,平常都不戴的。”

“哈哈,你这样更像老年人啊。”

小狐丸也不恼,“现在说不定是的,不过以后就说不准了。我真的老了的时候,就不用戴老花镜了,不过你说不定就看不清东西咯,到时候不要说我欺负你。”开玩笑的调笑着。

“那小狐丸先生可要负起责任啊,老了之后眼睛不好使了就是小狐丸医生的错啦,可要好好地治疗啊,我可是老人家。”三日月自然不会轻易的被他的嘲笑,可要好好的讨回一笔。

小狐丸有些愣神,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自己说的话以及三日月说的话,几句是值得信任的,几句是过眼云烟的玩笑了。有时候可能连自己的立场都发生了改变,若是这样,自己还真是活在满是谎言的世界里呢。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16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寒山子空
LOFTER@寒山子空 感谢阅读推荐喜欢关注。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