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2-03
阅读 30566

【双花】两处沉吟

“他呀?挺好一老头,可惜去年就没了。”

张佳乐站在胡同里。

B市的风有点冷,一刀一刀割在脸上,划出深深浅浅的时光的沟壑。

他曾经年轻过,在那段轻狂的岁月里也做过不少荒唐事。

他玩游戏组战队打比赛,一双眼睛几乎长在头顶上,与一个人一起天上天下杀了个穿,几乎就不知何为稳重何谓后退。

他将所有用沸腾着的热血浇灌过的日子都交付给了那个人。

也包括他的爱情。

他曾以为在他们身上可以用上“永远”这个字眼。

可是他的少年时代在某一天戛然而止。

不知为何,甚至没有预兆,那个人不辞而别。

后来的时光太过冗长而艰难,他甚至不敢回想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度过漫无边际的绝望,一直到后来,走到满头花白的年纪。

他试图去回忆年少时候与那个人的事情。

但到了后来,除了满腔翻滚着的血液和一颗不堪负荷的心脏,他只记得在一个夜晚,头顶着玉兰树繁硕的花朵,他曾经悄悄吻了那个人的双唇。

提心吊胆,忐忑不安,然而甜蜜又温暖的触觉就那样固执地停留在了他的记忆里。

他不知道他是否明白自己的心意,不知道自己是否一厢情愿傻得令人发指。但他知道,每当他惴惴地怀揣着自己的爱慕看那个人一眼时,舌尖流窜过的都是甜。

后来,他被逼着一个人走自己的人生路,也如大部分人所选择的一样,娶妻,生子,度过漫长而短暂的一辈子。

胸腔之下,却总觉得少着些什么。

似乎他的心,再也不跳了。空空一片,只有麻木的感觉。

胡同里种着的老玉兰被积雪压弯了枝条,重荷之下,扑簌簌落了张佳乐一头。

胡同里的人说,这是那个独身的老人还是个独身的年轻人时,初搬到此地种下的。那人的左手似乎不方便,种这棵树花了许多功夫。

胡同里的人又说,不知为何,几乎每天都能看见那人徘徊在树下,风雨无阻,久久不肯离去。

张佳乐站到树下,抬起眼,恍惚着想,如果当初他们院子外的玉兰树能活到今天,是不是该比这棵树还要高?

能开出满树白花,风来时,像停了一树鼓着翅膀的鸽子。

一粒雪籽落进了张佳乐的嘴里,化开了。

他摸了摸嘴唇。

上面似乎还带着那一夜他偷偷亲吻他时,不可告人的温暖。

张佳乐眨了眨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

  • 举报帖子
喜欢 3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不期而至

(1)

1 就像风的讯息来的悄无音讯毫无规律可循一般,有些事情的降临也是命运安排下的一种捉摸不定的不期而至。 你可能期盼了许久,等待了许久,你描绘了过多的那一时刻的降临你的动作,你将说出的话语,你将拥有的结果…… 但是那一刻真正降临的时候总是来得让你猝不及防。 就如同风和水的相遇,过去和未来的交融,以及…… 不期而至的爱情。 措手不及的相遇。 他想过很多次,等一目连醒过来大概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在什么时候,

阴阳师之式神间的两三事

连若与青夜:论狗粮

先让你们再甜一会,接下来就真的要虐了。(请无视我这越写越差的文笔……)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大爷现在忙着呢!”由于怕出现像上次那样的情况,夜叉身上的束缚已被青坊主解开,此时的他正靠在门槛上,臭着一张脸看着青坊主。   而青坊主则是木着脸,目光在夜叉身上不断徘徊,不知在想何事。   “喂喂!”夜叉把手放在青坊主面前摆了摆,“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本大爷可要走了啊!”  

年吧吧吧

啦啦啦啦啦啦

齐泱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LOFTER地址:http://whenyoungsl.lofter.com/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