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09

[霹雳·箫朱]天邈咖啡屋 4

4

放下品味令他不敢恭維的粉色蛋糕叉,用紙巾壓了下嘴角。

“雖然這種口味的Battenberg cake還不錯,但你有沒有考慮過,粉色海綿蛋糕的部分已經改成了草莓口味,銜接的部分也用草莓醬,外面的包裹層再做成草莓味的軟面……會顯得有一些單調。我覺得,你不是會考慮不到這些的。”

簫中劍對聽到這番話並不意外,本來就是如此,他是知道會顯得單調仍舊這樣去做的。

“這不是店裡的產品,只是做給朱聞吃的。”

被點名的朱聞蒼日打了個哈欠,抹掉眼角疲倦的眼淚,現在是下午兩點,平時他還在睡呢。

“誰叫你來之前不通知,我們晚上開店,拿來賣的東西還沒做呢。”朱聞蒼日的語氣有些憤然,一是因為被攪了睡眠,二是因為自己的蛋糕被分了出去。

望了一眼穿透落地玻璃投入室內的良好日光,來人搖了搖頭,“明明這麼好的採光鋪面,真浪費。”

“哼,我樂意。”上半身完全趴在吧檯上的朱聞蒼日恨不得整個人都躺上去,“你到底來幹嘛的?後悔發誓改行,想問我把店要回去么?”

淡金色頭髮的男人挑了挑眉,“師父本來就沒想把店給任何弟子,他一開始就是準備送給你的,我哪有資格同你討呢?”

切,真酸。

“哦,於是著名食評家,美食專欄大作者沐流塵先生,你還沒回答我,到底來幹嘛的呢。”
“給你們生意做。”

朱聞蒼日聽到他這樣說,懶洋洋的瞥了他一眼,并不感興趣的樣子。

沐流塵卻不在意他的態度,只是沖簫中劍說,“師弟的手藝我已經再次鑒定過,沒有任何瑕疵。除了口味上……因為某人的關係剛才這塊蛋糕太過單調無趣。”

“哼。”某人冷冷的鼻孔出氣,“看不上我的品味就走呀,現在不是營業時間不歡迎你。”

沐流塵再度忽略他,“我需要一個蛋糕,下個週六下午我會來取。”

“師兄要定的蛋糕,一定不簡單。”

“所以只有作為同門的你值得託付。”沐流塵親切的笑了笑,“我要一個三層蛋糕,藍色為主。要求只有一個,無論是餅胚還是奶油,都要有鬆軟如羽毛的質感。”

“三層……沐流塵你終於要結婚啦?”

聽見這話,沐流塵嘴角抽了一下,他很相信簫中劍的人品,但實在怕師弟受某人影響被帶偏。

於是咳了咳,鄭重道,“師弟,蛋糕上的裱字請用法文寫上生日快樂。”

朱聞蒼日終於從吧檯上直起身體,他用手撐著下巴,微微瞇起眼睛,“我說沐流塵,你說的好像很簡單,但質感鬆軟如羽毛什麼的……我雖然不會做蛋糕也覺得肯定比一般蛋糕麻煩的多。你準備付多少錢啊?”

沐流塵抬起手,伸著五個手指頭晃了晃。

朱聞蒼日點點頭,“哦,可以,五萬成交。”

這是明著搶吧?沐流塵臉色不變,穩著情緒糾正,“是五千。”

“五千?”朱聞蒼日誇張的叫嚷起來,一下從吧檯後頭三步兩蹦的跑到沐流塵跟前,“沐大作家你寫字寫傻了啊?你現在可是找世界聞名的空谷殘聲先生定制蛋糕哦,還是難度不低的三層蛋糕哦,空谷先生可是少年天才西點師,拿過無數個世界級大獎的哦。竟然五千……怎麼說的出口啊?”

沐流塵想你五萬都敢說,自己五千怎麼就不能講了?

“我們怎麼也是師兄弟,我知道五千有點低,但這是情誼價。錢不是問題,不過是材料費而已。”

“對,他是你師弟,但他也是我員工。”朱聞蒼日擺出一張精明的市儈臉,“我們開著店水啊電啊天然氣啊都不要錢啊?佔用我店裡唯一的西點師給你做蛋糕不要算錢啊?你們是師兄弟,我跟你又不熟。不行,五萬就是五萬,一分不能少。”

“作為莫長鋏的好友,這樣對他的徒弟可以麼?”

朱聞蒼日挑了挑眉,大有你不提那誰就算,提了更別想討價還價的架勢,“莫長鋏……你還敢跟我提莫長鋏?莫長鋏那個死老頭,說好的不算數,人不見蹤影,還敢甩鍋把店拋給我……沐流塵,你敢提起他就別怪我讓你師債徒償。五萬,沒得商量。嫌貴出門找別人去……少一分錢,都休想要簫中劍給你做蛋糕~”

“師弟……”沐流塵覺得跟這家夥是完全說不通了,於是把希望寄托在簫中劍身上。

綠色的眸子平靜而誠懇的看向某個略顯無理取鬧的人,“朱聞……”

“吃我的,用我的,睡我的還跟我拿工資,我還給你上保險繳稅金,你怎麽能幫他反對我?”簫中劍話都沒說出來,已經被機關槍一樣的快速話語堵的開不了口。

朱聞蒼日眼裏滿是哀怨的看著簫中劍,“再說了,無人……我可是心疼你呢。辛辛苦苦給他抽時間做蛋糕,不費心不費力的麽?才五千塊的材料費算什麽呀?你師兄分明是欺負你年紀小又老實善良呢,你可別傻乎乎的入套。”

沐流塵不著痕跡的翻了個白眼,“你能別挑撥我們師兄弟感情麽?”

“哼,他後來入門的時候你都出師了,見過幾回啊還談什麽師兄弟感情,唬我呀?”

“你是不是一定要五萬。”

“沒錯。”

沐流塵輕輕一哼掏出支票本寫了數目簽了字,把支票撕下來往桌上一拍,“給,五萬。”

“早這樣不就好了。”朱聞蒼日笑瞇瞇的拿起支票彈了彈,“流塵啊,你是大作者,本來就該有這個氣魄。其實我也是為了你用心良苦,你想啊……五萬的蛋糕送人家過生日,多體面。保管你家那誰開心的一身藍羽毛全都飛起來。”

沐流塵覺得跟他講話簡直身心俱疲。

“我實在不明白,師父到底看上你哪兒,竟然掏心掏肺對你那麽好,把店面轉給你不說,還把師弟也派來給你。”

朱聞蒼日歪著腦袋沖他眨了眨眼睛,“因為我可愛呀,流塵不覺得麽?”

完全不覺得,簡直可恨……

“我下周六會派人來取蛋糕。”不想搭理朱聞蒼日,沐流塵沖簫中劍這樣說了之後,就站起來拿好外套走了。

朱聞蒼日晃蕩到簫中劍身邊,懶散的半靠在他身上,“無人,你師兄真是沒意思,一點兒玩笑都開不得。”

那是因為你敲詐他吧?簫中劍心裏這樣想,卻沒有說出來,反而說,“你再去睡一會兒吧,到時間我會喊你起來接黥武和小白的。”

伸手捏了捏簫中劍白皙的臉頰,“呵,無人真乖。”

然而當四點剛過,簫中劍去喊朱聞蒼日起來的時候,看著閉著眼戀戀不捨的蹭枕頭,卻在努力斷絕床鋪對自己誘惑的人,簫中劍不由歎了口氣。

“要不,我去接他們吧?”簫中劍這樣提議道,然後突然覺得不妥的補充,“如果你信任我的話。”

簫中劍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已經很了解朱聞蒼日對兒子的溺愛程度了,接送黥武對他來說可是相當愉快,是不太容易讓他假手他人的。

不過睡眠對朱聞蒼日來說也是相當大的誘惑……

金紅色的眸子還睡眼惺忪著,朱聞蒼日勉強眼睛睜開一道縫,“我當然信任無人啊。”

“那?”

“既然無人這樣有心,那我們就一起去接他們吧,宵也一起去。”

“啊?”這是什麼展開?朱聞自己要去接的話,就沒他什麼事兒了啊。

朱聞蒼日從床上坐起來,伸手扒了兩下睡的亂蓬蓬卻看著鬆軟極了的頭髮,“黥武看不到我會擔心的,要是你跟他說我太累了要睡覺,他大概會一路擔心到家,以為我病了。”

“那你去的話,我其實也不用去。”

“可是我真的好累的。”朱聞蒼日解開睡衣的釦子,摸索著要換衣服,“無人一起去,幫手拿書包吧。”

簫中劍別開了視線,“好吧,那我去樓下等你。”

說完,他轉身走了出去。

還有些迷糊朱聞蒼日並沒有看見,年輕人白玉似得耳朵被染的通紅的可愛樣子。

————————————

銀鍠黥武把他爸支開去買冷飲,又機智的讓白雪飄和宵跟著他爸一起去挑,自己笑的乖巧的主動請纓留下陪簫中劍一起看著書包。

然而簫中劍並沒有發現這裡面有任何不對的地方,直到黥武小大人一樣坐在他對面,露出嚴肅的表情,才讓他覺得這孩子大概有什麼話要說。

於是乎,簫中劍也露出嚴肅的表情。

“簫叔叔。”這樣喊的時候小黥武不著痕跡的撇撇嘴,這是上週簫中劍突然拜託他改口的。即便黥武不解疑惑的表示簫中劍只比自己大十二歲,喊哥哥沒什麼錯,簫中劍還是堅持讓他改口。說自己是店裡的僱員,跟他父親是平輩論交,那麼該被喊叔叔才對。黥武當時本來想吐槽他,說莫伯伯也就是他的師尊還跟自己爹平輩論交呢。不過看著蕭中劍無比認真的臉色,他就忍住了。

不過由此,銀鍠黥武也大概能確定了一些事。

簫中劍等著黥武開口,聽他喊自己,便點點頭,“嗯。”

銀鍠黥武正直的小臉看不出什麼情緒,他淡定的開口了,“你是不是喜歡我爸?”

簫中劍瞬間耳朵脖子通紅,幾乎被自己口水嗆死,“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黥武你說什麼?”

“你喜歡我爸。”黥武瞇起眼睛,已經把疑問句改成了陳述句。

“我,這個……不……那個……”簫中劍語無倫次的看著黥武,完全不明白這個十歲大的孩子如何能這般鎮定的說著這樣的話題。

黥武搖搖頭,“冷靜點兒,沒什麼大不了的,喜歡我爸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個。”

簫中劍紅著臉,顯得有些侷促,“我表現的很明顯?”

“嗯。”黥武點點頭,“非常明顯。”

“那你爸……”

黥武毫不留情的點穿,“我都發現了,我爸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不是在一個十歲孩子面前抱頭蹲地太丟人,簫中劍大概已經忍不住這樣做了,而且他還得維持他平時略顯冷漠的形象,所以他忍住了。

“我……”

“你也不用太擔心,他如果討厭你喜歡他,已經把你趕走了。”

“所以黥武你覺得他也喜歡我麼?”

黥武挑了挑眉,神色比他實際年齡成熟的多,“我可沒這麼說,我只是講他不討厭你喜歡他這件事。”

簫中劍心情已經平復了不少,思路也開始轉動了起來,“不討厭,至少我就有希望。”

“哦?”黥武撇撇嘴,“簫叔叔你真想套牢我爸啊?說實話,有你這種決心的人以前也不少,但成功的么……他現在還是單身,你看見了。”

“他們是他們。”簫中劍眼中閃現自信堅定的光芒,“我是我。”

真有自信……銀鍠黥武看看簫中劍因為自信而散發的傲然神采,這讓他看上去越發俊美了幾分。

嗯,也許該給二叔打個電話報備一下。

有人追求爹親,卻沒跟二叔說一聲的話……事後會很麻煩的。銀鍠黥武表示自己不是怕了他二叔,只是嫌麻煩,對,特別麻煩。

朱聞蒼日回來的時候,就看到掛著微笑神色自信的簫中劍和表情有點糾結的黥武。

並不追究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麼,才會露出現在這種表情,朱聞蒼日把巧克力脆皮甜筒塞給兒子,然後拆開手裡雪糕的包裝笑著去跟簫中劍講話。

“無人,這個孖仔雪糕草莓味的另一邊是青檸的,我不喜歡青檸味的雪糕,給你吃好不好?”

簫中劍突然變得毫不吝嗇他那罕見的笑容,對著朱聞蒼日展顏一笑,那綠眼睛里明媚的笑意幾乎晃的朱聞蒼日失神了一瞬。

“好。”

聽見他回話,朱聞蒼日定了定神,暗笑自己竟也會跟個毛小子似的,然後掰開了雪條青綠色的那一邊送到簫中劍嘴邊。

簫中劍並未立刻伸手接過,他先張嘴含住了雪糕,才慢慢抬手捏住了雪糕下頭的木棍,卻是連朱聞蒼日的手指一起捏住了。

他的力道並不重,朱聞蒼日笑了笑,然後把手指從簫中劍手裡抽了出來。

銀鍠黥武默默的從通訊簿里找出銀鍠玄影的名字,寫了一條短信,而後猶豫再三卻沒按下發送,最後刪了。

重新將手機塞回衣兜里。

算了,再觀察看看。

簫中劍看著朱聞蒼日一臉滿足的舔著草莓雪糕的樣子,臉上也露出了滿足的神色。

幸福的味道,是青檸味和草莓味的。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10

猜你喜欢

《魂牵梦引》

(9)

【尾声】   “如果你能再醒来,我等你来找我。”   一栋大厦的14楼客房里,床上那个像是沉睡了般的男人睫毛动了动,许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不知情况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带着一丝熟悉感的地方。 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却唯独清晰记着一句话。 有人在等他。 那个人,似乎很悲伤,悲伤到他也随之心疼。     房外传来一阵优哉游哉的脚步声,胖子拎着输液针管和营养液走进房间时看到的正是茫然看着他的张起灵。 “你小

今天的我也在思考如何脱离五剑世界

(3)

然而我不能。 因为我是支撑这个五剑世界的根基——无剑。 第三回   我找来了刚属性的白虹剑,然后又去找柔属性的。柔属性除了金铃索之外,我搜肠刮肚想了一圈我能找来的能打的……好像只有毒龙银鞭。 我对金铃小天使说道:“金铃儿,你一个人独当一面行不行?” 金铃索看着我冷冷道:“我只是一朵三花聚顶。” 拒绝得真干脆,丝毫不给我面子,真不愧是大家公认的金铃小天使。 我迫于无奈只好去找了毒龙银鞭。虽然这货脾气

《魂牵梦引》

(3)

【003】   空气中还萦绕着挥散不去的消毒水味,安静的病房里四面墙白得有些刺眼。 吴邪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那人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安静得像是睡着了般。但他们都清楚就算明日黎明依旧如初破晓降临,这人也不会醒来。   或许会再醒来,却不知何期,也或许这一睡直到真正长埋黄土,然后渐渐在别人的记忆中淡去。   张起灵很好看,这是吴邪打从第一次见他就有的认知。一双漆黑的眸子深邃难懂却易让人失神,稍长细碎的

球球慢慢滚
南极冷逆科考站常驻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