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66

【飆速宅男】【卷坂】不准碰這女僕咻! (3)

搬LOFTER的舊文,修改過的這篇還沒完整公佈出來。

*收錄在我出的卷坂同人小說《spider's princess》中的一篇。

*私設有,卷坂交往中。

*女裝有,主卷坂,副ALL坂。

以上可以接受請往下點。

********************************

     【3】

  

  當小野田離開後,東堂感覺自己像是踩到了一個大地雷,腳還踩在上頭不敢移開,深怕一移開就會大爆炸。

  「東堂……」東堂身後傳來了兩個他非常熟悉的嗓音,但卻都壓低了聲音。

  「啊嘛嘛,好險我反應夠快,才沒讓眼鏡君跌倒啊!真是多虧了我這個山神啊!!」東堂一轉過身就打哈哈地對著卷島跟荒北說,雖然他們的表情非常兇狠,就連同他們身後的那群人表情也沒好到哪裡去。

  「不管如何,你也不用摸坂道的腰吧咻!」

  「嘖,你是故意碰小野田醬的吧!」

  「髮箍男,你不要故意碰小野田啊你!」鳴子氣憤的指著東堂。

  「東堂前輩,你這樣可以算是性騷擾喔。」手嶋冷笑的淡淡出聲,看了一下旁邊的青八木。「阿一也說東堂前輩你是故意的。」

  金城跟田所無奈地看著大家開始針對於剛剛東堂扶住小野田的腰,這個太明顯的小動作,可打翻了這堆人的醋罈子啊。

  「啊嘛嘛,你們大家冷靜一點啊!!我只是不小心摸到的,我絕對沒有故意啊!!」東堂雙手舉起來,試著對著大家安撫地解釋著。

  突然想到什麼,東堂激動的指著荒北,「不對啊!!荒北你跟著他們一起罵我,這樣對嗎?我們都是箱學的,應該是一夥的啊!?」

  「蠢茄子,誰要跟你一夥啊!反正你對小野田醬出手就是不對!!」荒北火冒三丈地揪住東堂的領口,兇惡地盯著東堂。

  拿著托盤跟菜單走過來的小野田,一靠近就看到荒北揪住東堂領口的樣子。「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一下啊!!荒、荒北前輩,這樣會給大家添麻、麻煩的啊!」小野田一手拿著托盤,一手著急慌張地抓住荒北的手臂。

  「蛤!?」荒北轉頭看著小野田一手拉著自己抓著東堂的手臂,慢慢鬆開抓住東堂的手,「嘖,麻煩。」但手卻沒揮開小野田的手,荒北感覺被那因為騎車而有些粗糙卻軟軟的手摸著,這感覺不差。

  卷島看著小野田抓著荒北的手臂,慢慢地伸手將小野田手上的托盤拿下來放在桌上,默默地抓住小野田空出來的手腕,使力將人稍微拉近自己,冷笑地對著荒北說:「荒北,沒想到你還蠻聽坂道的話嘛!你不是不受管教的野獸嗎咻?」

  「哈!我可不像卷島你,過度的保護者!」荒北反手抓住原本抓住他手臂的小手,也使力將人往自己身邊拉,冷笑地對著卷島嘲諷回答。

  金城跟田所明顯感覺出來卷島的火氣在往上升,兩人現在擔心的其實不是荒北的火爆,而是對他們來說卷島生氣起來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小野田被卡在中間,雙手各被卷島跟荒北抓住,小野田一臉疑惑地搞不懂現在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這邊看了看卷島,那邊又看了看荒北,感覺卷島跟荒北之間的氣氛很詭異,外加被抓住的雙手感覺到他們的力道越來越用力,而且還被他們扯來扯去的,「那、那個……卷島前輩、荒北前輩……」

  兩人聞聲都低頭看著小野田,「怎麼了?」但是他們的手還是沒有放開小野田的手,都還用餘光狠狠地瞪著對方。

  「唔唔唔唔,手……手會痛……」

  「抱、抱歉,你的手沒事吧咻?」卷島立即鬆開手,擔心地觀察著剛剛被他抓紅的手腕狀態。

  「蛤?!小野田醬你也太瘦弱了吧。」荒北嘴巴抱怨歸抱怨,同時也鬆開了抓住小野田的手。

  「不、不好意思,我、我沒事的……」

  「嘛嘛,小卷跟荒北你們都太激動了,這樣嚇到眼鏡君了啦!!」東堂拍了拍小野田的頭,立馬招來卷島跟荒北的狠瞪。

  當他們正準備想開口要對東堂開罵時,坐在一旁一直觀察他們的金城開口:「卷島、荒北,你們都給我過來坐下來。」金城發揮了部長威力,嚴肅地命令他們兩個。

  卷島聽了金城的話,回過頭看了金城一眼,煩躁地抓了抓頭,默默地回到座位坐下。

  「嘖,為什麼我要聽金城你的啊!」荒北咋舌,瞪了金城一眼,雙手插入口袋,卻也默默地回座位坐下。

  見兩人聽了金城的話都坐下了,小野田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但還是很擔心地看著他們兩位。

  東堂準備回座位時,輕輕拍了拍小野田的肩,對他眨了眨眼,在他耳邊輕聲地說了一句,「沒事的,眼鏡君。」

  小野田看著東堂那張俊美的臉,輕輕地點了點頭,閃亮亮的大眼崇拜地看著東堂的背影。東堂前輩真的好厲害喔!居然知道我在擔心卷島前輩跟荒北前輩!

  當他們都回到座位上後,大家異常安靜地坐在座位上沒有任何對話,手嶋觀察地看著目前的氣氛還真是尷尬。

  畢竟平常就算他們再怎麼鬧卷島,怎麼刻意阻擋卷島,也不至於明顯表現出生氣的卷島,而現在大家都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出來卷島的怒氣,他們也變得不敢太造次。

  手嶋盯著扮成女僕的小野田,突然想起來當初看到他出現時最想問的問題。

  「小野田,是說你怎麼會打扮成這樣啊?」手嶋提出了除了卷島知道內情以外,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

  小野田一聽到手嶋的疑問,這才突然真的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女僕裝扮在大家的面前。小野田整個臉爆紅,慌張地拿起托盤擋住自己的臉。「啊啊啊啊啊啊!!你、你們不要看啊啊啊!!」

  所有人看著小野田後知後覺的反應,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噗哈哈哈,小野田君你會不會太遲鈍了啊!」鳴子笑得最誇張,整個趴在桌上大笑還用手拍著桌面。

  「噗,果然是小野田啊。」今泉用手遮住自己明顯大笑的嘴。

  「小野田,你沒注意到,你那樣只遮得住臉嗎?」手嶋笑著提醒小野田的動作。

  小野田這才不好意思地拿下托盤,其實他也知道擋住臉是沒有用,大夥早就已經看著他現在女僕的模樣很久了。

  臉紅地看著大夥大笑的樣子,看到連向來都沒有表情的青八木都笑出聲音來,就連卷島跟荒北原本緊繃的臉也忍不住都笑了出來,小野田這才真的鬆了一口氣。

  「小野田君,你還沒回答天然卷前輩的問題啊!」

  「欸欸欸欸—!!這這這這這這是因、因為……班上的女同學不夠,所、所以被選為反串女僕的男同學之一啦!」小野田邊說又邊默默的將托盤拿起來遮住自己的臉。

  「原來啊……」今泉笑著趁機仔細觀察了小野田的裝扮,不得不說,小野田班上選人還真是選的好啊。

  「嘛嘛嘛,眼鏡君你別遮了啦!你很適合這樣的裝扮啊!很可愛喔!!」

  「咦咦咦咦咦!?怎麼可能!?」小野田聽了東堂的話,驚訝地將托盤拿下來。「東、東堂前輩你一定是在取笑我吧!我一個男孩子怎麼會適合女裝呢?」小野田哀怨地低下頭。

  「不不不不!我可不是在取笑你啊!是指你很可愛啊!!」東堂看著小野田哀怨的反應,慌張地對著他解釋著。

  大家看著東堂陷入困擾,卻沒有一個人想開口幫東堂解釋,不得不說小野田的確很適合這樣的裝扮,但想也知道對一個男生這樣說,哪個男生可以接受呢?

  東堂慌張看著不出聲的大家,只看到大家臉上都露出:都是你害小野田這麼難過,你自己想辦法。

  東堂更加慌張地不知道該怎麼跟小野田解釋,只想快點讓他恢復精神。「眼鏡君,我沒有嘲笑你的意思,你別誤會我啊!這樣我會很難過耶!」東堂誇張的語氣抓著胸口的衣服對著小野田露出很受傷的表情。

  小野田看著東堂的口氣跟動作,單純地相信了東堂,反而慌張了起來。「東、東堂前輩,你、你不要緊吧!?」

  「小野田醬,你別相信他!他根本就是裝的,呆茄!!」荒北笑得兇狠瞪著東堂,一臉就是你不是很會講話嗎?

  「東堂你的演技退步了咻。」卷島對著東堂冷笑地搖了搖頭。

  「欸欸欸欸!?可是……東堂前輩,你真的不要緊嗎?」小野田純潔無瑕的大眼直盯著東堂的眼睛看,他純真地認為東堂不會開這樣的玩笑。

  東堂本來還想要辯駁卷島跟荒北的話,但一看到小野田那無暇的雙眼,突然認為自己罪惡很深重,東堂不自主地將眼神從小野田的身上移開。「我、我沒事……」

  「東堂前輩沒事真是太好了!」小野田天真地笑著,單純認為東堂真的沒事就好,鬆了一口氣。

  東堂看著如此單純的小野田,眼神完全撇開不敢再看著小野田,感覺只要看到他那無暇的眼神就只會更加地抨擊自己的良心。

  荒北拍了東堂的肩,一臉就是誰叫你要這樣,踢到鐵板了吧!!

  卷島看著那伶牙俐齒的東堂居然在小野田身上吃鱉,不由得笑了出來。「坂道,你就別擔心東堂了咻!你過來這邊坐吧。」卷島對小野田招了招手。

  小野田看著卷島,苦笑地搖了搖頭。「卷、卷島前輩,我現在還算在工作呢!」

  突然有一個女同學往他們走過來並且出聲,「那個……不好意思,我想找一下小野田同學。」

  小野田看著自己班上女同學「欸!?怎、怎麼了嗎?」

  「那個,外面還有好幾桌……指名要找你……」女同學感覺到她話一說完,就被小野田身後的恐怖視線聚集在身上。她也不想來啊!她還是被其他人推出來的,她也知道這邊爭奪小野田激烈,感覺誰來都會變成砲灰。

  「欸!?指名我?」小野田指著自己,一臉疑惑地探頭往女同學指的另一頭看了一下。「我沒看到有我認識的人啊……應該不是指名找我吧?」

  「是找你沒錯,他們都指名剛剛在外面發傳單的女僕啊……」女同學越講越想往後退,她看到小野田後面那群兇惡的表情了啦!可惡啊!班上那群俗辣,推我這個女生過來幹嘛啦!

  「欸欸欸欸欸!?」小野田聽了女同學的話陷入了慌亂,他完全不懂為什麼有人會沖著他的女僕裝扮而來。

  「那個……所以,不好意思,可能要先跟你們借一下小野田同學……」女同學表面上還算冷靜地說出最後一句話。

  聽到這像是要將小野田送到別人手中的話,荒北齜牙咧嘴地瞪著那女同學,「哈?小野田醬又沒答應。」

  女同學被荒北的兇惡表情跟口氣,嚇得倒抽一口氣地往退了一大步,「可……可是……」

  「小野田,我包了咻。」卷島冷靜地出聲,隨著他的語畢,卷島從皮夾裡拿出了數張萬元大鈔。

  「欸欸欸欸欸欸!?」所有人非常驚訝地看著卷島。

  「卷、卷島前輩!?」

  卷島起身將錢交給了那女同學,就走向小野田拉起他的手準備往外走。

  「欸欸欸!?包下小野田!?」女同學呆呆看著剛剛卷島放在她手上的好幾張萬元大鈔。這位前輩也太有錢了吧!?這些錢根本就超過我們班目前的營業額很多耶!

  「小卷你也太過份了,怎麼就這樣獨佔眼鏡君啊!」東堂立刻反應過來出聲,讓卷島停下了腳步。

  「假正經,你快拿錢出來跟卷島前輩比啊!!」鳴子激動地搖著今泉肩膀,一手指著卷島。

  「哪個高中生沒事會帶這麼多張萬元大鈔在身上啊!!」今泉不爽地推開鳴子,不得不承認他還真比不上卷島的財力。

  「嘖!卷島你這該死的土豪!!」

  卷島牽著小野田,回過頭看著大家一副氣得要命卻又沒辦法的樣子,便停下腳步想看他們還想再說什麼。

  小野田倒是很慌張的看著大家針對卷島的作為發難,「那、那個,卷、卷島前輩也是因為擔、擔心我……大家不要怪卷島前輩……」小野田不自覺地擋在卷島前面著急地解釋著。他是遲鈍,但他還是懂得卷島前輩的用意。

  卷島看著擋在他前面的小野田,看他雖然感到有些害怕卻但還是勇敢地站在自己面前對大家解釋,「金城、小田所,他們就交給你們了咻!」卷島突然攔腰抱起還沒反應過來的小野田,將小野田扛在肩上轉身就往外跑。

  「卷、卷島前輩!?」小野田驚嚇地伸手抱住卷島的肩膀,穩住自己的身體。

  「欸!?」大家都對卷島突然迅速的動作感到驚訝,還沒反應過來就眼睜睜地看著卷島將小野田帶走。

  「哈哈哈!!卷島居然還把這爛攤子交給我們,金城!!」田所大笑地拍了拍金城的肩。

  「呵呵!難得卷島開口了,我們就幫他吧!」金城看著已經不見人影的門口,勾起一個有些無奈的笑容。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喜欢叶神的N个理由

21

CHAP 804-852: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挑战 140、信心来源于自身而非他人 终极大BOSS的身份一早就已明了,怎么可以在中途就挂掉呢╮(╯_╰)╭ 陈果很有些担忧地望向了叶修,这种时候,她希望从叶修这里找到信心。叶修果然没有让她失望,看到这对阵后,一脸欣慰:“不是嘉世,不错!” 但是相对却不可能从实质上降低无极战队的实力,这一关的艰辛,依然存在。   141、师父的功力 迷茫、焦虑基本是因为

别说鬼话

(13)

第十三章 张起灵还没提出异议,电话就直接挂了。他举着话筒,回过神来,其实他自己和黑眼镜的处境差不多。他对生老病死的接受能力很强,这回只不过是又走了一个人罢了。现在也确实是时候,一个人出来漂泊了。 没人知道他的死活,他的生活只和他自己有关。 这样的日子,与之前相比好像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回到出租屋,桌上的14寸黑白电视被打开,吴邪坐在床上正在看中(和谐)央六台的电影,看那脸上的表情,竟然还津津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61)

本周的更新,哎嘿~~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完结文搬运《内有恶狼》点它,本子贩售地址  完结文《不是秘书是花儿爷》点它,本子贩售地址  好啦,广告结束 我们来看文吧 -----------------------

x虹鈴x
本身是占星師,也是一位coser。 弱虫all坂受,主卷坂,荒坂,東坂一直線 目前主產卷坂文,之後可能開始試著寫其他cp(*˘︶˘*)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