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10

【银猿】菖蒲花开(短篇集合) 花开(六)

他停在了她的门外。

在这样的深夜里,她屋子里仍然点着一盏灯,透过纸门洒落着微黄的光影。

他就这样停在她的门外,不动声色,也不肯离去。

而最后,还是她先开口,似是轻笑般的低语:“阿银,你要这样一直站到天明吗?”


老实说,他此刻的心,有点乱。

看到她的笑脸,看到她如斯温柔的摸样……真的,让他有些慌。


“阿银,想喝酒吗?”就算发现他的心神不宁,猿飞菖蒲也不以为意,“想尝尝江户最好的梅子酒么?”

高杉和桂的警告犹在耳旁,他却还这样坐在她的面前……他一定是疯了。

但如果这样疯掉,那就索性疯到地狱吧——

接过她递过来的酒盏,他盘腿坐而坐,直视她:“我的酒品,可不怎么好——不怕的话,就放马过来吧。”

闻言,猿飞菖蒲顿了一下,接着笑得更欢:“那正好呢~我的酒品也不怎么样~~~”


坂田银时酒品很糟,而且他的酒量浅的可以。

猿飞菖蒲虽然酒品不好,但她却没那么容易醉。

于是,雨夜对饮的结果,到了最后,就变成了男人半夜发酒疯,女人在旁很是无可奈何地应对。

坂田银时掀了小几,把猿飞菖蒲拖到自己怀里的时候,已经醉得一塌糊涂。

他摸着她的脸,似乎对她眼角的那颗泪痣尤为喜爱,留恋不舍地抚摸着,带着酒气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侧:“不带眼镜的话连欺负你都不容易了啊M女……还有,不戴眼镜,你的笑和哭没什么分别啊混蛋——”

原本还弯着唇角的女人缓缓将笑容收回。

还未被酒气侵染的紫色眸子专注地看着他,猿飞菖蒲抬手覆上那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手,声音低低地:“阿银,你口中的那个女人……是我吗?”


男人毫不齿龈地捏痛她的颊,接着灌酒:“当然是你啊混蛋M女!”

有些好笑地捂住脸,猿飞退开,拿起酒瓶,帮他斟满:“你到底是有多恨那个女人啊……”

“谁说我恨她!”有些生气地把酒盏里的酒尽数泼出去,“那种跟踪狂根本不值得阿银我浪费任何一点时间和感情!充其量她就是个搞笑的酱油角色只会被淹没在少年漫画主角定律后宫化的洪流中罢了——”


长长的一串酒后吐槽真相了。

坂田银时半天继续伸手要求加满,一抬头却发现她刚……没躲开他泼出的酒。

透明的酒液从她的脸颊上滑落,湿濡了她轻薄的单衣,晕开了一大片。衣料被酒液浸透,微微透明,透出了她肌肤原有的色泽。

她抬手作势要擦掉脸上的酒,他却倏然出手将她再次拉近。


不明所以,猿飞菖蒲正要出声,却发现他的脸挨得极近。

呼吸交错,她猛然撞进他眸子里一片难懂的深红里——

“阿银,你怎——”


她的语声停了。

因他此刻的动作,她震愕得忘了说话。

他轻轻地,缓缓地,舔去了她脸颊上的酒液——


“不是江户最好的酒吗……那就别浪费了……”


她说不出话来。

不止是因为他酒醉后的蹩脚词令,也为他此刻如此暧昧又色|情的动作——她说不出话来。

几滴酒液溅到唇角,他敬业地吮去。

酒液顺着下颚流向脖颈,他执着地吻下。

就连她襟口濡湿的一片,他也要拉开衣襟,一滴不留地舔干净——


她握着酒瓶的手再也无法握紧,瓶子歪倒,梅子酒流了一地。

酒香缭绕,湿了她半身的单衣,而他,在触及她湿透了的背部后,索性拉下了她的单衣朝着她的背部继续——


“真美。”

恍惚间,猿飞菖蒲似乎听见他的声音。

想起自己背上的东西,她慌张地想遮掩,但始终迟了一步——


“菖蒲花开的样子……真美。”


他的低语,他的吮吻,落在她的背上,灼烫了她的肌肤,也灼痛了她的思绪。

“说什么傻话呐,阿银……我背上的,只是刺青罢了。”闭上眼睛,她握紧拳头,“为了掩盖丑陋伤疤所产生的东西,追根究底,还是伤疤——这种自欺欺人的掩饰,永远不会像真正的菖蒲那样开出花的。”


【开不出花来,也永远谈不上美丽。】

【就像她的人生一样,永远也没有为谁美丽盛放的那一天。】


他的动作顿了一下。

可接着,他就低低地笑出了声:“你不知道么,生长在伤口上的花,”他的掌心,抚摸上她的背脊,缓缓地抚摸着她细腻却暗藏着伤痕的肌肤,“才是最妖娆艳丽,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的,菖蒲。”


“果然是醉了吗,”她愣了下,眼眶一热,“连这样的胡话也说出来了……”

“我没有醉哦……”他吻上她的伤痕,似是带着怜惜般的温柔,“一个人背负这么沉重的责任……猿飞菖蒲,你伤口上的花,早已开了……”

“够了,别说了。”她挣扎起来,想要逃开他落在背上的吻,他却不让他逃。

“别逃。”他抱紧她,将脑袋埋入她的颈窝,“猿飞菖蒲,虽然有点晚,但你能不能为我……开一次花?”


她的身体,顿时僵住了。

他的呼吸里,满载着酒气——“猿飞菖蒲,这一次,为我盛开吧。”


——————————


这算是求爱吗?

猿飞菖蒲不知道。

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猿飞菖蒲真的不知道。

但醉不醉和求不求爱有什么关系?

她反正早就不在乎了——一旦背负上整个家族,她早就将女人的身体和心都抛弃了。

爱情?她的心只忠于家族。她不会爱上男人,更不会爱上女人。

身体?她的身体忠于家族。只要对家族有利,她的身体可以属于任何人。


任何人都可以。

因为早有了这样的觉悟,所以她才能这样温柔又顺服地接近他,像是爱上他般地,任他予取予求。


油灯的光闪了闪,微微泛黄。

似乎是燃烧了一夜,接近油尽灯枯。

和室里的人却没有发觉到这一点,也不在乎。


“好啊,”她覆上他拥抱自己的臂膀,轻笑出声,“如果是为阿银的话。”

她的话里,有多少真意……她自己也不知道。

但她的回应并没有得到男人急不可耐的反扑。

“喂喂别答应得这么快你是有多轻浮啊女人——”他的态度反倒比她还要认真得多,抱紧她,他叹了口气,“偶尔把肩膀上的东西放下,为自己盛开一次吧……笨蛋。”


她忍不住又笑出声来,这一次,笑得胸口都有些疼:“呐……阿银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失去记忆这件事……很好呢。”

他沉默不语。

靠在他的怀里,眼泪随着笑音溢出,她狼狈地捂住脸:“但更多的时候,我却在想着……让你快点离开,会不会比较好……”

他轻抚她的发顶。


“果然是笨蛋啊M女。”

“谁是M女啊混蛋——”

“我是S你当然是M。”

“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油灯燃尽,和室里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她动作一顿,作势欲要去弄明那盏灯,但她还没来得及动作,便被身后的男人再次抱紧。


趁着黑暗,趁着这情境,坂田银时低声吐露:

“笨蛋……我是在说,我对你……我对你的心情……”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安慰时光

情感篇:06

《除了你,我万敌不侵》    蒲公英的翅膀飞向远方, 我追逐着你的背影跌跌撞撞。 你就像风在说话, 我找不到方向。 你就像海中的波浪, 我迷茫又彷徨。 我不怕北国凛冽的寒风, 我不怕冬日重重的雾霾, 我不怕荆棘坎坷的道路, 我只怕, 身边已没有了你。 除了你 我万敌不侵!     昨天把柜子里的冬鞋拿出来时,羽薇仔细把它们擦拭了。 可是当穿上以为最舒适的那双鞋子时,羽薇的脚上已经有了两个小泡,可明

[酒茨]引爆

  ————————————————————                  “近期本市及外市大量商人因圆洞事件纷纷,宣告破产。目前仍无法确定这些不明圆形洞口为什么生物所建——”      “兹——”电视被关上,女声截止。        教课书被使劲地拍在桌子上,来回走动的人心情很暴躁。      “挚友……”      因为圆洞的出现,大量的地方被警察封锁。      即使商场还开着,民众也不

【APH】黑塔GO论坛

废章

【直播】第七章剧情直播贴,欢迎围观(上 )  1L   废话不多说,就是如题的七章推图直播。   虽然玩到今天勉强能称一声大佬,但是吸取五六章的推图教训,直接氪了一个月的工资准备推图。   有心围观的老司机欢迎打卡上车。十分钟后直播开始。   【直播链接】  2L   沙发!   打卡上车!  3L   滴,学生卡。  4L   滴,老年卡。  5L   滴,老司机卡。  6L   打卡上车+1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