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3-15
阅读 535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2)

此文连载中,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本子目前余量不足一百,没下单的小伙伴请注意库存,请大家见谅,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27-35】

哎,上铺那个。【27-35】


开始了每天小广告的日子:【喂,隔壁的】本宣请戳通贩地址请戳【本子的广告就挂这里了哈,啥时候不挂了就是卖完了,广告大家见谅】


27.

晚上宿舍的人一起出去吃的饭

美名其曰502宿舍四个人有缘千里来相会,得庆祝一下。

席间东北的哥们无比豪迈的举杯发言

“咱们502阵营今天就算成立了!”

几秒之后饭馆的另一边有人大喊

“509阵营发来贺电!!”

紧接着饭馆二楼又有人大喊

“613阵营发来贺电!!”

 

28.

所以说,地方偏僻也有好处

学校周围就这么一饭馆

搞个聚会都跟他乡遇故知似的。

 

29.

“明天说要交表,咱们宿舍选个宿舍长呗。”吃饭的时候张佳乐说

“无所谓。”孙哲平说

“谁当不是当。”东北的哥们说

“谁当都不管事。”北京的哥们说

“我靠,给个准确答案行吗。”张佳乐无语的说

“就是你写谁都行,明白?”孙哲平鄙夷的答

然后张佳乐点点头说哦,明白了。

 

30.

第二天张佳乐把表格交上去了

表格里四个人的名字全有。

 

31.

“你们几个意思。宿舍长四个人?瞎胡闹呢?”宿管拿着表格不乐意的问

“轮班,分权制。怎么了。”孙哲平站在宿舍门口气定神闲的答。

“对啊,怎么了!”北京的哥们跟着一起叫阵。

“就是,咋的!”东北的哥们跟着一起叫阵。

“就是的!怎么了!”张佳乐跟着一起叫阵。

后来宿管哑口无言的走了

然后四个人回了宿舍

再然后其他三个人把张佳乐按在地上一顿揍。

家丑不可外扬是一回事

清理门户是另一回事

 

32.

开课的第一天大家都特别兴奋

本着新学期新气象的原则,大部分睡上铺的人都起的格外的早

本着因为上铺的起早了,瞎折腾把床晃悠的嘎吱嘎吱响的原则

所以大部分睡下铺的人也起的格外早。

不过孙哲平属于五行之外。

因为他属于下铺起床瞎折腾,把上铺晃悠醒的那种。

 

33.

“起那么早干什么?这刚六点半。从宿舍楼走到教学楼就五分钟的事。”孙哲平在水房洗脸刷牙的时候阴着脸说

“你吃早饭不得花时间吗。”张佳乐一本认真的说

“而且你买早饭排队不得花时间吗。”张佳乐一本认真的继续说

“再说了,你刚到这,食堂你……”

“食堂我认识路。”孙哲平叼着牙刷斩钉截铁的说

“而且我觉得咱们宿舍都认识路,除了你。”孙哲平叼着牙刷斩钉截铁的继续说

张佳乐泪流满面

 

34.

后来这俩人在水房打起了大学以来的第一次海湾战争

因为孙哲平一个没注意用了张佳乐的牙膏和毛巾

“你什么都不带你干嘛来了?”张佳乐愤怒的问

“带了啊,这不手边呢么。”孙哲平若无其事的答

“带了你不用?”张佳乐愤怒的继续问

“俩脸盆放一起拿错了啊。”孙哲平若无其事的继续答

“放手边你还拿错。”张佳乐愤怒的继续继续问

“不然呢,你这东西认主?”孙哲平气定神闲的继续继续答“你叫它一声你看它答应你是怎么着?”

 

35.

这场战争平息于五分钟后

让这场战争平息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宿舍剩下两个已经叫嚣着要下楼吃早饭了。

比如孙哲平已经搞定准备跟着一起下楼了。

比如张佳乐还没有搞定

比如……

“你真不认识路?”孙哲平诧异的问

“我真不认识路。”张佳乐老实的答


  • 举报帖子
喜欢 2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魂牵梦引》

(8)

【008】 第七天天刚破晓吴邪就被一阵“嘭嘭——”的拍门声吵醒了,忙碌了一晚上刚入睡不到两小时的吴邪迷迷糊糊踱步到门口。 “小天真,这么着急找胖爷我有什么事。话说怎么刚到你这儿就觉得冷飕飕的,你干啥来?”门外的人是吴邪的朋友胖子,是他请过来帮忙的。 张起灵幽幽的从吴邪背后冒出来。“谁?”   “这是胖子,是我朋友。”吴邪指了指胖子,又指了指背后的人。“这是张起灵。” “小哥,我们今天要出门一趟,我

胧车记事

玉藻前大人要莅临平安京了。 带着他的妖气先一步而来的是满是咒怨的胧车,以及…… 他的恩赐和诅咒。 当然恩赐肯定不是给平安京的,但是诅咒一定是。 比如说——   1 “啊啊啊啊!小生不干了!!!变成青蛙恶心死了!!!” 大天狗似乎还在研究什么,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你已经洗了十二次澡了。” “洗了这么多次还是感觉黏糊糊的,”妖狐难受地在自己身上四处摸,“为什么小生也会中招!明明是同族啊玉藻前大人!!您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