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296

[霹雳·箫朱]天邈咖啡屋 3

3

簽收了包裹,這是從訂貨人疏樓龍宿那裡送來的原材料,93%可可含量的黑巧克力。朱聞蒼日覺得疏樓龍宿有點惡趣味,他定的是黑巧軟心白巧外殼的巧克力球,而且內芯的可可含量一定要盡量高。但說出這種話的疏樓先生,送來的也不過是93%可可含量罷了。就不知道接下這個訂單的簫中劍會不會滿意了?三天來,他已經PASS掉五份疏樓先生送來的黑巧克力了。雖說下訂單的人是疏樓龍宿,但實際操作者簫中劍的固執反而變成了最大的交貨阻礙。

所以,講話真的要當心啊疏樓先生……說出又滑又濃90%以上可可含量的黑巧這種要求,就要做到相應的原材料嘛。

要不然,國際級的天才西點大師空谷殘聲可是不會輕易妥協的。

拆開包裹,把裝在錫紙里的巧克力取出來,朱聞蒼日掰了一丁點下來嘗嘗,他原本就深刻的眉間幾乎能夾死蒼蠅。

天,太苦了,又苦又澀。

店裡眼下沒幾個客人,也都已經點了單,朱聞蒼日轉到後面敲了敲廚房的門,沒得到回應。他腦袋貼在門上聽了下,似乎聽到冰塊在榨汁機里打的驚天動地。於是朱聞蒼日跑回吧檯,打開用來傳遞甜點、飲料的小窗,沖里麼大喊起來。

“無人,無人啊!”

簫中劍在那頭仿佛聽見他喊,又不是很確定,茫茫然的腦袋轉了兩下。

“這邊啊無人!我喊你呢別懷疑!”

簫中劍終於關上了動靜幾乎把廚房頂都要掀翻的榨汁機,很快的走到了小窗口,“什麼事?”

朱聞蒼日掰下拇指指甲蓋大小的巧克力,送到他嘴邊,“喏,疏樓龍宿送來的。”

張嘴吃了下去,綠色的眼閃了一下,表情倒是沒什麼變化。

“不行吧?”朱聞蒼日問。

簫中劍點頭,“嗯,還是不行。”

“我覺得龍老闆要發火了。”

“發火也不行,我有我的堅持,即使他是訂購者也不能打破我的堅持。”

“但是期限就在下週了。”

“跟他說不要送巧克力來了,讓他去弄點criollo,要馬達加斯加的。”

朱聞蒼日眉頭又皺的死緊,“啊?你要自己提煉啊?”

“嗯。”

“那多辛苦多麻煩啊。”

“我有我的堅持。”

朱聞蒼日搖搖頭,“好吧,我去通知穆姑娘。”

“買單!”

身後傳來客人的招呼,朱聞蒼日連忙轉過頭應聲,“來啦。”

臨走同簫中劍抱怨了一聲,“不行,我一定要請個服務生才行,最近生意越來越好了。”

簫中劍把小窗關上,回到廚房重新把榨汁機打開,打了一杯酪梨牛奶冰沙遞給坐在廚房裡的宵。

他並不知道,剛剛那短短的一個露面,讓店裡某一桌的客人產生了多大的震動。

就在吧檯轉角下的四人座上,三個年輕的女大學生激動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互相緊緊握著對方的手,眼睛都在發光。

長捲髮身材頗傲人的女生A神色激動,但還是努力的壓低聲音,“天吶守了三天終於什麼都值了,空谷哥哥還是辣麼帥辣麼帥辣麼帥!不不不,比去年參加電視採訪時候更帥了!南極的空氣一定有美容功效怎麼能這麼帥!我要死了,我要被空谷哥哥帥死了……我的速效救心丸在哪裡?”

“真是感謝店老闆讓我們有機會能看到空谷哥哥。”帶著黑框鏡的妹妹頭女生B一臉讚美造物主的表情,“雖然我還是要鄙視一下他竟然投食空谷哥哥這件事……辣麼純潔可愛女朋友都沒有交過的空谷哥哥怎麼可以隨便被投餵啦太過分了!不准啦不准任何人污染完美的空谷哥哥!”

“不要這樣講啦。”黑長直鄰家妹妹樣的女生C溫柔的說,“那說明空谷哥哥跟這家店的老闆相處的好嘛,空谷哥哥高興我們就應該高興啊!而且……店老闆也很可愛很萌啊,你們不覺得高馬尾蝴蝶結發卡什麼的充滿了萌點么?”

女生B一臉驚恐的看著她,“喂喂喂,你不是吧?你用可愛來形容有個十歲大兒子的店老闆么?你竟然是叔控我看錯你了!”

“怎樣啦,我本來就是叔控不要說叔控我還是優雅的爺爺控!”女生C揚起下巴,“而且老闆他是天然卷,天然卷什麼的最可愛了。”

女生A點頭,“天然卷這點我同意。”

女生B推眼鏡,“拜託你,你只是因為自己是天然卷吧。”

正在她們嘰嘰喳喳爭執不休的時候,突然桌上被放上了一個印著店名的精緻紙袋。

三個女生一齊抬起頭,看見了朱聞蒼日笑吟吟的站在桌邊。

“這是今天的特選之一,香草咖啡凍,我給你們弄了三個外帶。”然後他放下賬單,“已經十點半了,年輕的女孩子總是天天那麼晚回宿舍可不好,快回去吧。”

“誒?可是……我們沒有點咖啡凍。”眼鏡女生B說。

朱聞蒼日笑瞇瞇的,“看在你們那麼有心,天天來捧空谷殘聲的場,這算service。不過還是希望你們以後週末再來,或者平時要來的話,九點半以前請結賬。不然,我考慮把你們當做拒絕服務對象哦~”

他帶著俏皮的尾音,伸出手,讓三個女生乖乖的掏錢結賬。然後一氣呵成把她們送到門口,還不忘把外賣的咖啡凍塞給已經有點被說懵了的女孩子們。

“下次不要待那麼晚,拜拜~~~”朱聞蒼日賣萌的歪著頭沖她們眨眨眼睛,甚至抬起手可愛的沖她們晃了晃,然後關上了咖啡屋的藍色木門。

女生們站在門口,呆了幾秒鐘。

眼鏡女生B轉頭對黑長直少女C道,“我好像GET到天然卷高馬尾蝴蝶結發卡的萌點了……可是不要啦,我都不是叔控!”

“但是真的很可愛誒……”天然卷少女A也說,“雖然我也不是叔控,但這跟叔控沒關係啦。店老闆好會賣萌……超可愛的怎麼辦?”

“我就說店老闆很有萌點嘛,你們之前都不信。”黑長直少女C攤攤手,一臉我說的沒錯吧。

“我們要不要把同萌會的名字改一改?”少女A提議。

“改成什麼?”少女C問。

少女B推推眼鏡,“從空谷哥哥同萌會改成空谷哥哥X蝴蝶結叔叔同萌會好了。”

黑長直怒瞪眼鏡,“一般不都是&么為什麼會變成X啊?”

“你不覺得X的很順口么?”眼鏡攤手。

天然卷點頭,“我也覺得X的很順口。”

“隨便你們拉。”黑長直無力反抗。

於是,恭喜少女們,空谷哥哥同萌會正式更名為,空谷哥哥X蝴蝶結叔叔同萌會。(什麼鬼)

————————————

朱聞蒼日習慣性的在下午四點差一刻時起床,刷牙洗臉換衣服下樓。然後今天他一下樓就聞到濃郁的酸酸甜甜的氣味,他最喜歡的草莓的氣息,不過顯得更甜和濃郁。

店裡的廚房開著,外面陽光很好,都不用開燈。他看見簫中劍和宵一人面前一口大鍋,仔細認真的攪拌著。

自從前兩天簫中劍發現宵雖然心理年齡很小,卻記憶力很好,而且對做西點很有天分之後,他就開始把宵往廚房里帶了。而且宵也喜歡跟著他學,所以朱聞蒼日樂見其成,總比讓宵待在前面還時不時被年輕的女客人調戲一下要好。

雖然,那些小姑娘大多是善意的,只是覺得宵很可愛而已。

“在做什麼?”朱聞蒼日晃蕩了進去,甜絲絲的味道讓他覺得有點餓,他剛起床還沒吃東西。

“草莓醬。”簫中劍頭也不回的說。

宵學他,也不回頭繼續攪拌著鍋里用小火熬的咕嘟咕嘟冒著泡的東西,“簫中劍在教我做草莓醬。”

近看這兩口鍋,更是覺得大啊。

“不會太多么?”朱聞蒼日皺起眉頭,他雖然喜歡草莓,喜歡的只要跟草莓有關的都愛,也覺得太多了,這樣哪裡用的掉。

簫中劍沒回答,沉默的攪拌了五分鐘,然後把火關上了,他身邊的宵自然也是學著他一樣的動作步驟。

這時簫中劍才回過頭,他擦了擦手。

“草莓的時令要過去了,這是最後一批好的。草莓太難保存了……”他看著朱聞蒼日,“我留了一部分給你做了草莓撻、可麗餅和泡芙,剩下的都做成草莓醬了。”

朱聞蒼日舒展開眉頭,心裡暖暖的有些感動,“太多了吃不完的,會壞掉。”

“那拿來做店裡賣的蛋糕、餡餅和起酥。”

朱聞蒼日點點頭,“嗯,再裝幾罐讓黥龍送給班裡的同學,還有比較常來熟客好了。”

簫中劍對此並不反對,只是說,“其他的你就拿去吃吧,或者你想怎麼吃告訴我,我給你做。”

“無人你可真是貼心。”

“不過投桃報李。”簫中劍輕輕的說,“你不也每天特地給我另做一份飯么?”

“誒呀呀,也不是特地的,只是多做幾個不辣的菜嘛,我和黥龍、宵也都要吃的呀。”

簫中劍也不與他爭論,“我知道。”

“對了,有件事早上送黥龍回來之後忘記跟你說了。”朱聞蒼日把放在一旁的草莓撻拿起來啃了一口,他實在是餓了,“從今天開始我們家裡又要多一張嘴了,黥龍班上有個同學,就住我們隔壁的小白,要在我們這裡住半年。”

“為什麼?”簫中劍遇到兩件事會格外認真,一件是他的專業,另一件就是小孩子的成長教育問題。

朱聞蒼日狼吞虎嚥的把草莓撻吞下去,口齒不清的說,“他……他哥哥要出差還是什麼……反正這半年回不來。”

簫中劍從沒見過他們的隔壁鄰居,鄰居弟弟小白倒是看到過幾次,經常跟黥龍一起回家先在他們店裡坐一會兒吃個點心,再等哥哥他回家。好像有時候朱聞蒼日早上還會把小白一起送去上學,隔壁鄰居貌似也是個工作時間很不規律的人,晚出早歸而且不定時。

“我有時候簡直懷疑,隔壁鄰居是個人販子,小白就是他拐來的。”

“呃……不會啦,小白跟他哥哥感情很好,而且他有給我小白半年的生活費,如果是人販子才不會給我錢。”

“也許只是不想引起你懷疑。”簫中劍認真的說,“可能警方已經盯上他了,所以他才會把小白交給你自己跑掉。朱聞,也許警察很快就會找上門來問我們要小白的。”

朱聞蒼日拿起另一個草莓撻,他覺得簫中劍的腦洞可能連接著黑洞,“無人啊,你小說看多了吧?別瞎想。”

“這是合理推斷,黥武不是說過小白和他哥哥沒有血緣關係么?”簫中劍臉色越來越嚴肅,“如果他真是人販子,我們要怎麼辦?小白要怎麼辦?”

什麼仇啊什麼怨……朱聞蒼日嚼著草莓撻暗暗的想,他的眼神有些困惑,“無人,你跟隔壁鄰居有仇么?”

“我見都沒見過他怎麼會有仇。”

“那你幹嘛一口咬定他是人販子。”

“只是猜測。”

朱聞蒼日眨眨眼,“無人,隔壁鄰居其實人蠻好的,我每次替他送小白,他事後都有送我草莓大福當謝禮的。”

簫中劍英俊的臉看不出一點表情,“隔壁鄰居是不是長得挺好看?”

朱聞蒼日仿佛思考了一下,“啊,是……蠻好看的。”

“那就對了,你的話不可信。”

“啊?”

“長得好看還送你草莓大福。”簫中劍搖了搖手指,“光憑這兩點,就算他是連環殺手,心理變態你都會覺得他是好人。”

朱聞蒼日在內心歎了口氣,連環殺手、心理變態都出來了……隔壁鄰居其實上輩子欠了簫中劍很多錢吧?

“反正,小白要來住半年,就這樣。”

“如果警察找上門……”

朱聞蒼日幾乎要暈倒了,“如果警察找上門,我會嚴肅認真的把隔壁鄰居供出來的,即使他送我再多草莓大福我也不會偏袒他的。”

“那就好。”

哪裡好?不要給人家預設一個犯罪者的身份啊。

以後還是少讓簫中劍和小白接觸吧,不然萬一他把小白給唬住了,這得多對不起隔壁鄰居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21

猜你喜欢

【叶蓝】恰逢天光(HE一发完)

一年前参本的文解禁了,正好当作动画开播贺文发上来。叶蓝萌就一个字,打滚.jpg   设定:抗战间谍paro,含微量喻黄,HE   文中除丁默群原型为历史人物丁默邨、及日军1943年发动江南歼灭战时间之外,所有时间、人物、事件皆为作者虚构,请勿联系史实较真,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另,文中引用歌词皆为民国著名歌星周璇女士作品,包括《诉衷情》。电视剧《伪装者》片尾曲就是来自对民国原版《诉衷情》的旋律改编

【瓶邪】人生何处不相逢

06

吴邪晃了眼大红字体的密语,这个账号名他在世界频道见过很多次,是本服第一公会——麒麟天下的副会长。 第一公会……副会长……问我是不是不想在1区混了……   吴邪脸色一沉,紧抿嘴角,白皙的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打了一行字—— 【悄悄话】月落乌啼:怎么?游戏又没规定不能赚差,你还想把我赶出1区不成?   论倔,应该没人比得过吴小邪。   十分钟过去了,青椒炒饭很意外地没有动静,也没有再发密语过来。吴邪感到疑惑

【新番杂谈】美男都耽美 腐眼看人基

四月新番已经开播有一段时间了,最早的那一批已经度过了“三集定律”。一直以来都在吹的“最强四月”,这次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实力。 除了有着大众基础的续作《进击的巨人》《路人女主的育成方法》《我的英雄学院》等第二季作品,还有备受期待的《情色漫画老师》《恋爱暴君》《樱花任务》等新作。毕竟是新作,不管是否有漫画原作,作为动画出道总是会有新观众。而目前只播放两三集的新作又会受到观众老爷们怎样的指指点点呢? 本期

球球慢慢滚
南极冷逆科考站常驻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