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87

【神乐】全面崩坏(当神乐穿到猎人世界以后……) (5)回家

  风声柔软。


  花海芳香。


  细碎的阳光下,有人翩然而至。


  她该知道那是谁的——就算看不清身影,也能分辨得清看到他时,她心底的惊讶。


  “呵,失望了吧,不是奈落哦。”她听到自己声音里淡淡的苦涩。


  “……我知道是你。”清冷的声线压抑而低沉。


  她突然间就听到花开的声音。


  那一瞬间,一眼万年。


  就算自由的代价是让她幻化为风,她也心满意足。


  只要……只要能在那之前,再见那人一面,就够了——


  “……杀生丸。”


  ***


  “杀生丸……是什么?”


  迷迷糊糊中,神乐似乎听到有人这么发问。


  她当然没有回答。


  对方也没有追问。


  她感觉到冰凉的液体拂过她的胸口,再被柔软的布料擦去——接着胸口被小心地包扎了起来。


  神智已然清醒,她缓慢睁开双眸,就看到酷拉皮卡皱着一张漂亮的小脸,努力地把她安顿好。


  她就这么安静地看着那个小小男孩折腾着。


  直到酷拉皮卡察看她体温时,和她四目相对——


  小不点一不小心就坐到了地上:“我、我不是故意……我只是要帮你包扎……”


  神乐微微眯了眯眼,内心冷笑:【不是故意什么?故意脱光她衣服吗?】


  心里打着腹稿,面上却懒得说话,神乐慢慢坐了起来,试着活动了下四肢,虽然反应仍有些迟钝,但好在她已经恢复了知觉。


  “真是阴险。”她愤愤道,差点就着了那个库洛洛的道了。


  他那把匕首上的毒,麻痹了她身体的感官,差点就让她沦落为阶下囚。好在她用尸舞把他们拖住,当机立断撤离那里,要不然真不知现在扒她衣服的会是哪只虫子——


  猛然她察觉到一丝杀气。


  立刻扬手戒备,她却只看到小不点一双绯红的眼睛直直盯着她——背上的蜘蛛。


  神乐无语地放下手,捞起衣服穿好:“闭上眼睛。”


  酷拉皮卡听话地闭上眼睛,眼泪却止不住地从眼缝里流了下来。


  他哭得很安静,安静得让神乐蹙眉。


  这种情形,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却不明白是哪里不舒服。


  遂,她只能按照自己的感觉来:“想说什么就说,憋着让我看着难受。”


  酷拉皮卡没有睁开眼睛,嘴唇颤抖,声音哽咽:“神乐你……也跟他们一样吗?我看到你背上有蜘蛛……你也一样吗?”


  不在乎地拨了拨散下的卷发,她不屑地撇嘴:“别把我跟卑鄙无耻耍阴招的人类虫子混为一谈。”


  “那我想帮父亲…母亲…朋友们报仇,你会帮我吗?”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酷拉皮卡望着她。


  “那关我什么事。”轻轻哼一声,神乐将长发束起,表情仍是一贯的冷淡。


  酷拉皮卡浑身一颤,又低低呜咽了下,才继续道:“那……父亲临终前,跟你说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神乐?”


  神乐束发的动作微顿。


  那个人死之前说什么来着……她记得好像是——【请照顾酷拉皮卡……我们相信你,神乐。】


  她忍不住蹙眉——好麻烦。


  掏了掏耳朵,神乐完全无视了酷拉的问题,看了他一眼:“啧,得找个人类照顾你才行。”


  酷拉皮卡愣了一下,忽然眼泪流得更汹涌:“就算、就算…你不帮我,我也一定要报仇的,神乐!”


  神乐毫不迟疑:“我管你去死,要不是…啧,那种单方面的托付我才不承认。”


  “什么托付?!”酷拉皮卡忽然大声。


  “你不用知道!”神乐冷冷回他。


  酷拉皮卡豁然站起来,扭头就跑:“那就算了!你这种人…你这种人…你怎么会明白——”


  ——明白失去家人的悲痛!


  小不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神乐的视野中。


  “他自己跑掉了可不关我的事。”轻飘飘地吐出了这句话,神乐忽然感觉更不舒服了。


  为什么会不舒服?


  她无解。


  坐在原地没多久,她就烦躁地想杀人。


  索性起身往酷拉皮卡奔跑的方向追去,她很快就找到小不点——他挂在猎人的陷阱里,满身狼狈,血流如注。


  看到她来,他只一眼,就扭开头:“我不用你管。”


  难得见他使性子,神乐反倒笑了:“哎呀哎呀,你不让我管,我却偏要管这可怎么办呢~”


  将小家伙从陷阱里提出来,神乐蹲下身,与他对视:“除了报仇,你就没有其他想做的事情吗?”


  ……比如自由啊,比如杀生丸啊什么的……【喂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酷拉皮卡看了她一眼,慢慢坐倒在地。他圈抱住自己,将脑袋埋进了膝盖间,声音低低的……几不可闻:“我想……回家。”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将身体圈起抱紧,却察觉不到一丝温暖,他呜咽的低语着——“我想回家。”


  神乐呆了一下,忽然失笑。


  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她抚摸上他柔软的发顶。


  这个动作终于让她感觉舒服了些,遂声音也温柔起来——


  “好,我带你回家。”


  ***


  在窟卢塔族的大坟茔前,酷拉皮卡再没流一滴眼泪。


  少年清澈的蓝眼睛变得灰暗,所有一切美好的过去都被蒙上一层阴影。


  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却一夜之间被强迫着痛苦长大。


  良久之后,他才转身看着那个靠在树上百无聊赖的她,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到——


  “我要复仇。”


  他的眼神坚定,脸上分明写着【就算她不帮她,就算没有任何人帮助,他也要报仇】。


  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神乐才轻轻哼出一句——


  “……啧,随便你。”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听说最近很有名的蓝学长和魏学长在一起了

这是迟来的8

〔283L〕眉头一皱 ??? 楼上你可别吓人 什么金氏故意囚禁魏同学以达到研制新丧尸这种事可别乱说啊 〔284L〕发现这件事 就是,别乱猜啊!怎么说这也是公共场合,多多少少注意点 ps:虽然我觉得分析君的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 咳咳,我可什么都没说大家也什么也没看到哦! 〔285L〕并不简单 哈哈哈哈哈哪有那么吓人! 万一真的闹起来了他们金氏还能凭我们这些无辜群众在论坛体上的发言就把我们关起来吗? 反

魔女与女巫的秋天

(3)

魔女与女巫的秋天(连载) 作者:阿愈 第三话:女巫远虑 在人类的书籍,魔女总是美丽善良调皮最后总是会得到好结果的代名词。 而女巫只落得丑陋,善妒还有总是邪恶的一方的印象。 但那终究只是人类的幻想。 不然又怎会有鲜明的对比…   萝依以人类形象在杂市上的一个点心店买着面包。 老板拿出面包时还故意逗她“小姑娘,万圣节都过了,还拿着道具扫把和穿着女巫的衣服和帽子啊~” 萝依接过面包“只能那一天是特定的吗

莫逆

(1)重生

莫逆是被人捅死的。    各大门派的修士袭击无忧门,他在一旁的门主之椅上坐着,抱着四年前从坟场捡来的七岁小孩阿碧,冷眼看着正道修士和魔道众人之间的战斗,鲜血四溅,不时有几句话冒出来,仔细一听,还是什么“灭了无忧门方能无忧”莫逆撇撇嘴,对这些言论表示不屑一顾。想必之前他们去灭别的魔宗是,也是这个调调的。阿碧懵懂的抬起头,莫逆看着他这副样子,心念一动,不知怎的,就想起阿姐的孩子来,苏晚年那孩子,要是还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