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120

【01】

银时很早以前就辞掉了自己的工作。

上头的上司也一再挽留他,可他却坚持认为自己无法再胜任这份工作,终究还是收拾东西,离开了警局。

第二天源外老爹就找上了门,给他安排了一份新工作。也不顾他脸上的胡渣和不善表情,便将卷发男子拉去了自己的实验室。

这就是银时第一次见到“机器”。“从今往后你们就要一起工作了,给它起个名吧。”老爹拍拍银时的肩。死鱼眼动了动,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叫土方。土方十四郎。”

“喂······银时你······”

“决定了,就叫它土方。”

老爹望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也就把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如今三年过去了。

“啊——啊,这些家伙也真是的,一天不惹事是会死吗?”银时一脚踹开房门,将扛在肩上的步枪扔在了玄关。

“请不要再做无用的抱怨了,这是您的工作,忘了吗?”略显冰冷的机械男声在他耳边响起。他啧了一声,拿下蓝牙耳机甩在了桌上,金属与桌面发出了激烈的碰撞声。这么久了,听那人的声音还是感觉跟当年一样。

“坂田先生,请您不要把每天心不甘情不愿地出勤的怒火发泄在我的身上。”房间里的电脑又响起了沙哑的声音。男人只好边脱外套边回应着:“好了好了我明白了,你也别趾高气昂地教训阿银了。我出去这段时间有新任务吗?”

“有的,新号码的材料已经打印完毕放在您的桌上了。”“紧急程度呢?”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罐装咖啡,咔的拉开了环扣。“大概只有到42.8%,不会影响到您午餐的享用。”

“我要的不仅仅是午餐,”银时走到电脑前对着屏幕一字一句地说,“我是人类,在通宵工作后我还需要睡觉。”

“明白了,我会在三个小时后叫您起床。”听到这句话他满意地点点头,一头倒在了有些污迹的床上:“谢了啊多串。”

“我不叫多串,我叫土方十四郎。”这句重复了多年的话又一次地回荡在了银时耳边。他嘴角翘了翘,翻身裹上了被子。

今天的纽约也是如此血腥、暴力、黑暗,谢天谢地,一切都很正常。

在狼吞虎咽过一顿碳水化合物后,银时用还沾着番茄酱的手指拿起了厚厚的资料,开始一目十行地浏览着。“这家伙看起来很普通啊,为什么会有生命危险呢?”

“坂田先生请您偶尔也认真读下材料吧,”机械的声音夹杂着些轻蔑的责难和无奈,却又顿了顿像无声地叹着气,“这个人叫近藤勋,今年29岁,亚裔美国人,是布鲁克林区的餐馆老板。他的店里偶尔会有些特殊的交易,是黑帮和不法分子的最爱。”

“所以,他可能会因为耳朵长得灵了点而被杀人灭口?”银时挑挑眉。

“没错,但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机器提醒着,银时闷哼一声表示听到了。他从衣柜里抽出一套西装掸了掸,随口问道:“呐呐,土方。你觉得哪条领带会比较配呢?”

“······如果您为了衣着打扮而苦恼的话,我倒是有个很好的建议——不穿。”这话被用冷冰冰的语调说出来,真是少了几分感觉。他便微笑着不再说话,拿出了自己最爱的淡蓝色领带。

如果这颜色再深一点,就会跟他的眼睛一般了吧。

他握紧了领带,没有回头去看电脑屏幕。

“······我早上把耳机扔哪里了?”

 

布鲁克林区在纽约并不能算是个干净的地方。银时最后选择了不系领带,敞着半胸就溜达了出来,从头到脚透着一股和谐的雅致痞气。他根据土方的指示找到了那家小餐馆。它坐落在人烟稀少的一个街角,破败的招牌摇摇欲坠,褪色严重。男人砸了砸嘴,迈着轻快的步伐推开了玻璃门。

“啊,欢迎光临。”一位类似猩猩的大叔从柜台后边钻了出来,看长相那应该就是近藤勋了。银时对他挤出了个笑容,挑了个能找到的最干净的位置坐了下来,坐之前还用最小的动作抹了把椅面。

“来杯espresso。”

趁店主忙着的时候,他开始打量四周:店内也是一样的陈旧,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或许对于那些匪帮来说,这种不起眼感和肮脏感才是最引人,也是最熟悉的吧。

“老板,店里就你一个人吗?”银时试着去搭话。

“啊,不。还有一个孩子来帮忙。今天他有事会晚点到。跟我这个大叔共处一间很无聊吧?”近藤笑了笑,仿佛很习惯别人对他态度不佳这件事。

“不是,只是觉得老板要是一个人的话多孤单呐。在这里开店,不会觉得很危险吗?”他手里端着咖啡,并没有喝。

“在这里混、哪里不危险?我这店就是被上周那群混小子干了一架弄的,喏,子弹都还在墙上抠不下来呢。”

“这样啊······还真是辛苦呐。”银时边说边偷瞄着刚走进店铺的两个青年。他们都穿着连帽衫,脏球鞋啪嗒啪嗒地近乎踩到自己的鞋带,这种身患毒瘾头顶雾霾的街头混混是这片地区的最主要居住者,如同乌鸦般,反去霸了喜鹊的巢,占领了城市的一角。银时也经常会看见这群在街头四处游荡的灵魂。但他现在没有心情去观察特殊的鸟类族群,因为耳边空洞的声音又把他拽回了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上。

“数值又上升了,可能会发生严重暴力行为。要小心。”

“知道了,别当我是傻子。”银时拿手挡住了自己的嘴,以免在旁人眼里他成为一个奇怪的自言自语疯子。

“你不就是傻子。”机器毫不退缩地还着嘴,源外老爹真是细心,连怪异性格和吐槽词库都设定上了。

热情的老板见又来了客人,便立马迎了上去,走到那张刷上了白漆的破木桌前搓着有些油腻的手。“两位,请问你们要些什——”

话还没说完,一把枪就顶到了他布满细纹的额头上。

“别他娘的废话,老大叫我好好问候你一下。”攥着枪的黑人虽然没近藤店主高,却因为手里的武器看起来更加有杀气。相反店主倒是表情温和,几乎称得上呆愣地看着比他矮半个头的男孩,但整个气场却丝毫没有受到动摇。银时隐隐觉得这一幕挺有趣的,便摘下了蓝牙耳机逃避了土方一再的催促,而是自助地到吧台后面端了盘薯条看起了好戏。

“这位小兄弟,你有持枪许可证吗?”

“闭嘴,死猩猩。”

“这种东西很危险的呐,可不是玩具哦?还很影响市容的说。”

“叫你闭嘴啊,我还有老大的话没传给你呢!”

“说真的孩子,如果是个半吊子就跑出来玩的话,屁股上会长毛哦,很密很密的那种哦?”

“你怎么这么烦人啊!信不信我这就送你上西天!”急性子的男人愤怒地按下了扳机,手里的金属却在最后一刻被门外射来的一发东西弹飞了,掉到了好像三十年没拖过的地板上,打了几个旋儿。

“可恶——是哪个混蛋?!”在看清是场小小的泡泡糖袭击后,另一名苍白皮肤的男子也站了起来,椅子直接被推力仍倒在地。银时吮干净了最后一根手指,饶有兴趣地望向逆光的大门。一个较为瘦小的剪影出现在了白昼中。

“啊拉,今天又有烦人的家伙来骚扰你啊近藤老大?这儿还真是个麻烦颇多的地方呐,哪天拿着原来那家伙给的钱搬到皇后区得了。”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湘阴县服务小姐确实找上门

湘阴县服务小姐确实找上门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49858e3076df479a8d490f97f1840cc4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46f0

浮游杂质在满池灯光上徙动

母亲抱着哭着像个孩子的你。才想起所有人都是世界的孩子。 那么年轻,那么稚嫩,那么易碎。人生百年,不过是一场须臾的夭折。 没有永恒,没有年迈,没有迟暮。没有黄昏下的树林里一线斜飞的鸟群,没有荆棘深处囚者的歌谣。 我们还可以躁动和爱,沐浴在冰冷的阳光里,感受着这世界属于你的唯一的时空。

【现代paro】杀人者

(32)

本宣已发http://weibo.com/2025322213/F1Lkzgji4?from=page_1005052025322213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4003454842  32 唐凛醒的时候,光线正好。 只是他的午觉并不是自然醒的,吵醒他的是门的声音,病床的上半部分没摇下去,他一睁眼就看见了那个误打误撞走错地方的

MissChronicle
谜の签名栏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