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8
阅读 4662

“小哥,你那个时候,是怎么拉住我的呢?”这是吴邪把额头抵在他肩膀上的时候说的,呼吸随着说话的声音一下一下打在他身上,声音听上去瓮声瓮气。  
就算是冬天,福建的气候也不会太寒冷,吃了晚饭他和吴邪坐着看电视,看着看着坐在他旁边的人就打起盹来。他起身关电视的时候是九点半,村子里的灯光早就暗了大半,在黑黢黢的天幕底下,他们院子里的灯亮得像灯塔,把门口回家的路照得明亮。  
张起灵关了电视走到睡着的吴邪边上,俯下身子凑近瞧了瞧,睡得很熟,呼吸的间隙里还砸吧砸吧嘴。这好像是常态了,吃过晚饭之后带着小满哥去村子里转转,回来过不了多久吴邪就会坐着——或者说应该是半躺着——睡着,头一点一点的,有时候会靠到张起灵的肩膀上,有时候枕着抱枕。这个时候他就会轻轻地把吴邪放平,再到房间里去拿条毯子,然后在十点的时候把人叫醒回房间睡。  
其实,对张起灵来说,这种状态他再熟悉不过了,吴邪变得容易疲惫,困意袭来得越来越早,这是衰老的痕迹,在漫长的生命里他见过无数次,而这都是在别人身上,时间开始显现出它的力量。  
而时间之于他来说却是一块永动机驱动的钟表,周而复始,走到尽头便又是起点,齿轮卡紧不留一丝间隙。  
而今天,他把睡着的人叫醒,吴邪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没站稳的瞬间整个人都直直地倒向张起灵,头抵在他肩膀上,也不知道是睡醒了还是没睡醒,梦呓一般地问出这句话来。  
没头没尾的一句疑问句,张起灵倒是听懂了。吴邪说的是在雷城那次,他孤注一掷般从汪家领队面前跳下,把生命赤裸裸地递出,沉甸甸地放到他手上。  
“……明明那么黑,你是怎么看见我的呢?”又问了一句,短暂的停顿之间,仿佛思考了一会儿才敢说出口,语气中带了点怯生生的味道,又好像是小心翼翼护着兜里玫红色糖果的小孩,确认了不会再有危险以后才把糖果拿出来,琉璃般的糖纸折射反光,吴邪的呼吸打在他肩头,发烫。  
张起灵拍了拍怀里人的背,吴邪后知后觉地把脑袋抬起来,眼神看进张起灵的眼睛里,又笑起来,说:“小哥,我问你话呢。”  
张起灵把人重新放下,他现在能确定吴邪不是在说梦话,但也没有清醒过来,怀里的人说出的字一个个落进他的耳朵里,有些刺痛。  
该怎么回答他?张起灵忽然觉得这个场景熟悉得不行,那年在戈壁滩上,隔着篝火,吴邪也是这样把问题一个接一个抛给他,而那个时候他也在想,该怎么回答他?  
不过不同于那时真正的无所诉说,张起灵现在的犹豫只是因为没有想好措辞——对于现在半梦半醒的吴邪来说,他应该怎么说。  
脑海里像电影回放一般显现出当时的画面,坚硬的崖壁,那团黑色像是滴进杯子里的墨水,晕开成一丝一缕的黑暗,神经触梢一般把整个空间填满。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很微妙的感受,张起灵并不是一个擅长梳理回忆的人,相册里拥有照片才能翻看怀念。从前,他留存在脑海里的东西却不多,三两下便翻到了封底,不过好在,住到雨村以后,他相册里的照片也渐渐多了起来。  
他记得那个时候他躲在岩洞里,耳朵里灌进来的除了风声就是吴邪和汪家首领说话的声音。但他能分辨出来的,吴邪的气息是不稳的,在这种环境下,他的身体能撑到现在就已经是极限了。张起灵仔细地听着,不管是吴邪讲话的间隙里流露出的胸腔共鸣的细微声响,还是汪家首领透露出诡计意味的上升语调,亦或是从身后洞穴深处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都收进他的耳朵里。  
倒不如说他是在等,等吴邪从上面跳下来。  
吴邪可能自己并没有意识到,默契的形成先于意识,而建立于信任之上的他与张起灵之间的默契,早就如本能一般潜伏进了他的思维程序。  
张起灵在等一个时间点。  
“胖子,小哥,瞎子!我们死不死靠你们的眼神了!”他听见吴邪在上面喊,当吴邪声音的回声再度传入他耳中的时候,他知道该伸手了。  
事实上,所有接下来发生的事在他眼里像是故意放慢了的动作一样,他在虚空中伸出手,指尖传来过电般敏锐的触感,收拢手指一握,他把掌心里吴邪的手牢牢抓住,下坠的巨大力量带着他往前倾倒,身体下意识地做出阻止下落趋势的动作,手臂上传来撕裂的痛感。  
像一场盛大的赌约,他知道他赢了,交握的手心里带了点潮湿的粘腻感,他甚至闻到了些血腥气,这让他呼吸滞了三分之一秒。  
好在他立即便感受到了回握的力度,紧紧地抓住他,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一切发生在三秒之内,对他来说却像是三分钟。  
他不知道要怎么和吴邪描述那一刹那发生的所有事,像潮水汹涌袭来,快到他需要在记忆中仔细挖掘才得以窥见包含着珍珠的贝壳的一角,可停泊在他回忆中的瞬间又被无限放慢,画面清晰得让他能够看清吴邪被拉上来以后明亮的眼睛。  
“……小哥…”躺着的人这回是真的睡着了,嘴唇动了动却还是没有忘记自己刚才问的问题。  
当时也是这样的,张起灵想起来,他把吴邪拉上来,他对他喊了一声,“小哥”。  
在一片漆黑里,这声呼唤稳稳地落入他耳中,像是一个小光点一样,把他和吴邪都照亮。  
循着听觉一点一点回溯而上,他听到吴邪声音的那刻就有了问题的答案。  
因为是吴邪,所以全部的呼吸声、呐喊声、坠落时的呼啸的风声都有了意义。  
在一片黑暗之中,他听到的所有声音变成一条明亮的路。  
他拉住命运。
  • 举报帖子
喜欢 2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立树_爆炸boooooom
中二患者,写文萌新,微博@立树_爆炸boooooo 欢迎来唠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