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3
阅读 33504

【酒茨】身不由己(虐/甜+HE) (10)

当爱已逝,于这苍茫的天地间,便只剩下疯魔二字。
有那么一丁点红叶的出现。
吞吞受伤,吞妈避雷。
这里发这一章我有点担心我会被举报。。

正文:
木屋被强大的力量瞬间碾成了碎片,三个阴阳阵里的力量因为狂风而变得紊乱不堪,互相冲撞,最后将结界撞开一个大口,里面庞大的力量肆意外泄,不到一会,就已经蔓延至整个阴阳寮。
周围的草木发出锥心的哀嚎,与风暴中心的白发妖怪一起,崩溃疯狂。
酒吞赤红着双眼,像是傀儡一般,僵硬着身体,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阴阳师此刻也瘫坐在地上,两眼无神,嘴里一直念着,“没了,没了,茨木没了……”
酒吞没有理他,那双猩红的眼里只剩下地上那条染血的绷带,再也容不下世间的一切。
他看着那条绷带,暗红的血渍印在那发白的绷带,格外刺眼。
茨木……
他跪下来,伸出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将它捧在手心里,像个虔诚的信徒一样,紧紧抓至胸前。
掌心的鲜血染上那条绷带,与干掉的血渍融为一体。
绷带上还残留着一丝熟悉的气息,让酒吞紧紧将它抓在手里,拼命地想要让它贴近自己的心脏,像是要将那股即将散去的气息融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茨木鲜血的味道萦绕在他的鼻尖,仿佛那个让他每晚都发疯一般思念的爱人就被他抱在怀里,不再分离。
他几乎每晚都想将屋里的那个妖怪拥入怀中,细细嗅着那干净的味道,抚摸那头柔软蓬松的白发,想要告诉他“他永远也不会伤害他,他爱的,永远都只有茨木”。
然而现实却让他打入冰冷的地狱。
他永远也没有办法拥抱他深爱的那个妖怪,在他还没来得及伸出自己的双手时,那个妖怪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他眼睁睁地看着茨木在冰冷的白光中化成碎光,眼里全是因为自己的抛弃而溢满的落寞和哀伤。
“茨木……”
茨木永远也不知道,他消失前,酒吞到底有多愤怒,多痛苦。
尖锐的指甲已经在掌上留下深深的伤痕,他多么想冲过去,将茨木推开,然后抓住茨木的衣领狠狠地揍上一拳,大声质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无法动弹,唯有恶语相向,却只是徒劳。
他恨不得。
那个消失的妖怪是他自己!
“茨木……”
他不该带茨木来这个世界的……
与其被人类控制,将茨木害得遍体鳞伤,还不如在一开始,就抱着他爱的人,抱着他的茨木,和原来的世界一起消亡。
“茨木……”
若是当初他坚定这个念头,茨木就不会痛苦,不会被自己伤害,不会变成一个废人,更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去换来他的力量。
一切都是他的错。
是他没有保护好茨木……
是他没有遵守他们的约定……
是他害死了茨木……
一切都是他的错!
“哈哈哈哈哈哈!!!”酒吞突然发出癫狂的笑声,猩红的眼里却像毫无知觉般涌着泪水。
茨木。
既然你已经不在了。
那本大爷还留在这个世上做什么?
无论怎么做,所有的酒吞都会失去茨木。
那这个没有茨木的世界留着还有什么用?!
这个世界!
还不如,毁了算了!!
“啊啊啊啊啊啊!!!————”
猩红的双瞳燃起赤红的火焰,周身妖气暴涨,四颗金色的狂气葫芦在杀气中凝聚现形,英俊的脸庞满是失去理智的愤怒与仇恨,束发的头饰在狂风中失去了踪影,白发乱舞,杀意四起。
当爱已逝,于这苍茫的天地间,便只剩下疯魔二字。
酒吞的左手紧紧抓着绷带,那是茨木仅剩的东西,唯一一样还能证明茨木曾经存在过的东西。
充满杀气的瞳孔泛着血光,酒吞迅速回头,看向阵外的阴阳师,空气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周围涌动的威压朝那人类铺天盖地地袭去,身后的鬼葫芦飞至空中,张开那带着暗红口涎的可怖大嘴,朝那失魂落魄的阴阳师吐出一大团骇人的瘴气。
灼热的瘴气扑面而来,砸向毫无防备的阴阳师。
那团瘴气迅速破开微冷的空气,转眼间便已是近在咫尺,那位阴阳师几乎可以感受到里面散发的如火焰一般灼热的温度。
瘴气仅离阴阳师半米远!
“羽刃暴风!!”
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清冷的呼声,随即阴阳师身后卷出几阵凛冽的狂风,带着凌厉的黑色羽刃,强行撕裂这浸透杀意的空气,与那如恶鬼般狰狞的瘴气正面撞击。
一根又一根飞舞的黑羽以破竹之势不断冲击着那团瘴气,最后终于在狂风停歇之时,将那强大的瘴气冲散在空中,而那簇黑羽也因为瘴气的腐蚀,在落地之前被烧成灰烬。
一道身影也飞快地冲了过来,将阴阳师带到外面十几米远处。
大天狗挥舞着双翼,轻轻在阴阳师面前落地,清秀的脸庞上,一双苍蓝色瞳孔冰冷地凝视着对面的酒吞。
“酒吞童子,你在做什么?!”刚把阴阳师带离危险地方的姑获鸟大声喝道,同时又对身后跟过来的式神喊了一声,“退后!”
只见散发着强烈妖气的酒吞睁着赤红的双眼,像是疯魔了一般,满是杀意紧紧盯着他们,他没有回答,直接唤起鬼葫芦,巨大的鬼葫芦猛地朝他们喷出五团更为浓郁的瘴气,即便隔着十几米远,他们还是能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具有强烈腐蚀性的酸气。
瘴气来势汹汹,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们来不及躲避。
大天狗紧蹙双眉,一跃而起,挥舞着双翅,“羽刃暴风!!”
黑色双翼随即卷出猛烈的狂风,与冲来的瘴气相搏杀,却不想他的暴风仅仅只削掉了两团瘴气,剩下的三团冲破黑羽卷风的束缚,直直朝他们冲去。
就在大天狗准备再次施展羽刃暴风的时候,后面的姑获鸟迅速抽出自己的伞剑,“天翔鹤斩!!”
泛着寒光的剑影追随着那道矫健的身姿,伴着伞剑破空的声音,模糊了人们的视线,让人难以捕捉她的身影。
几道刀光掠过,姑获鸟硬生生地扛下了前两团瘴气。
那瘴气震得她手臂发麻,身形狼狈的姑获鸟攥着已经出现几个缺口的伞剑,她微微喘着气,却只能看着那最后一团冲过来的瘴气,力不从心。
“五行,结界阵!”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透明的结界忽然在他们面前张开,随后那团瘴气便狠狠地砸在了那个结界上,用灵气凝聚的结界晃了晃几下,这才稳定下来。
 “晴明大人!”  红叶惊呼,想要小跑过去,却被晴明身旁的博雅闪身挡住了去路。
而站在晴明身后的一群人在看到酒吞后,纷纷冲出来,抽出符纸念起了咒语,架起了巨大的结界,将整个阴阳寮都罩了进去。
随后为首的人又抽出另一张符纸,招来了雷电,天空瞬间乌云密布,一道碗口宽的雷电降下,重重地打在了酒吞身上,剩余的人迅速唤出了带着灵力的长刀,冲向了暂时无法动弹的酒吞。
酒吞在被雷电击中后,身体出现短暂性的麻痹,酒吞看着这群趁机冲上来的人类,脸上的愤怒更甚,他大声吼着,“找死!!”
身后的鬼葫芦升至半空中,张着那两排锐利的巨齿,毫无保留地朝那些不自量力的人喷射着瘴气。
那些人身手很敏捷,在瘴气盖过来的那一瞬间迅速闪开,瘴气在他们身后炸开,溅起的液体将周围的一切都腐蚀成焦物。
咆哮的狂风无法阻挡这些人,就连强大的威压也无法让他们感到恐惧。
转眼间他们就将酒吞包围起来,手里的长刀带着凄厉的哀鸣,从四面八方朝酒吞砍去。
鬼葫芦发出一阵震耳的咆哮,跃到酒吞面前,用它坚硬的身体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但同时也暴露了酒吞的后背。
他身后的三个人奋力跃起,挥动着长刀,狠狠地朝酒吞的后背砍去。
就在这时,酒吞突然转身,竟抬起右臂去扛下那三把充满灵力的刀刃。
那三把长刀砍下,他的左臂即便裹着狂气,也被那锋利的长刀砍出三道深而入骨的伤口,而酒吞却面不改色,化手为爪,带着遍布浑身的狂暴之气朝那近在咫尺的三个人挥去,将他们打出几米开外。
前面的人迅速排开,一部分对付鬼葫芦,另一部分和那三个人一起,与酒吞展开一场厮杀。
仿佛执行了无数次一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熟练快速,渐渐地,酒吞开始落于下风。
大天狗回头看了一眼博雅和晴明,最后把目光放在了与酒吞对战的那群人身上。
他们一身黑红色狩衣,手执符咒,每个人的眉目间都沉淀着多年以来的肃杀,冰冷残酷。
大天狗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姑获鸟显然也对那群人抱有疑问,“晴明大人,他们是……”
“他们都是主寮的人。”
降下雷电的那个男人走上前,“我们是来自主寮的执法者,由于检测到这里出现了异常的能量波动,初步认定为阴阳阵被人为破坏,内部灵力大量外泄导致式神暴走,因此主寮派我们来平息暴动,修复阴阳阵,维护秩序。”
说着,男人看向已经失去理智的酒吞,黑色的瞳孔不带任何情绪,“这个式神吸收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六星式神,如果力量侵蚀不严重的话,我们会对其进行修复,但要是侵蚀严重的话,我们将会对其进行抹杀处理。”
“抹杀?”阴阳师终于从魔怔中回过神来,他看向那个男人,嘴里重复着,“你说抹杀?”
执法者并没有回答。
阴阳师勃然大怒,他冲过去抓起执法者的衣领,“老子已经没了一个茨木了!你他妈还想杀掉酒吞!!你们主寮还有没有人性!凭什么抹杀我的式神!那是我的!不是你们的!!”
“请您放手,对于这个式神,如果真的被判为抹杀,我们会对您的损失给予适当的补偿。”
“补偿个屁!!你们能把我的酒吞和茨木还给我吗?!那是我的式神!你们没权力抹杀我的式神!快叫他们住手!!”
执法者没有理会。
“敢动我的式神,老子今天跟你拼了!!”说着,阴阳师就想冲上去揍那个执法者。
博雅连忙伸手拉住那位气得快失去理智的阴阳师,“冷静,冷静!”
晴明也上前隔在两人之间,对阴阳师说道:“大家先冷静,现在还没有判定酒吞是否严重被外界力量侵蚀,所以我希望执法大人先不要下令抹杀,当务之急是尽快让酒吞镇定下来。”
“阿爸阿爸……”抱着盒子的山兔突然用力扯着阴阳师的衣袖,声音带着压抑的哭腔,“阿爸,酒吞快不行了,阿爸快救救酒吞……”
酒吞的身上已经被砍出好几道极深的刀伤,尤其是他裸露的胸膛,没有了衣物的遮挡,透过不断涌出的鲜血,依稀可以看到那裂开的皮肉是多么的狰狞可怕。
唯一一处没有受伤的左手却是紧紧抓着那浸满血的绷带。
白发染血,身下的衣摆布满灰尘,在空中猎猎作响,他依然站在狂风之中,金色的狂气葫芦环绕,即使遍体鳞伤也要维持鬼王该有的尊严,不愿轻易倒下。
那双赤红的双眼如同恶鬼一般凝视着四周的敌人,带着仇恨的光芒,恨不得将他们都撕成碎片。
他身旁静静立着一个巨大的鬼葫芦,坚硬的壳上也遍布刀痕,细小的裂缝已经从那些刀痕中如蛛网般蔓延,但是这个葫芦却没有因此碎开,依旧咧着大嘴坚定地守护着自己的主人。
尽管阴阳师和式神们看到已经有好几个执法者被他重伤在地,甚至有人被鬼葫芦咬伤了手臂,但是他们唯一关心的,就只有站在中间的酒吞。
尤其是抱着盒子的小山兔,她害怕酒吞会像茨木一样消失,如果酒吞死了,茨木肯定会很难过,想起今天早上跟她告别的茨木,山兔就开始掉起了眼泪。
晴明见酒吞的体力快要达到极限,便抽出符纸,“灵缚,禁!”
一个阴阳阵在酒吞脚下绽开,随后从地下突然窜出三根用灵力做成的铁索,在酒吞来不及躲避的时候,迅速缠上他的身体和手臂,将他整个人都牢牢锁在了阴阳阵内。
酒吞奋力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这锁链的束缚,他抬头朝晴明愤怒地嘶吼着,“安倍晴明!!!”
庞大的威压倾泻而出,把周围的执法者都被震退了好几步,晴明等人跟式神们都被结界护着,因此没受到任何伤害。
晴明看着狼狈至极的酒吞,叹了口气,“冷静一点,酒吞童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暴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冷静?”酒吞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突然大笑了起来,却包含着痛苦和疯狂,“哈哈哈哈哈哈!!!”
“冷静,你让本大爷怎么冷静!”燃烧着火焰的赤红眼眸带着满腔的仇恨,仿佛要将面前的所有人都烧成灰烬,“他已经死了,茨木已经死了!!你让本大爷怎么冷静!!!”
“本大爷从来都不喜欢什么鬼女红叶,本大爷爱的从来就只有茨木童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控制本大爷的身体,为什么要逼本大爷离开他?为什么要逼本大爷去伤害他?!”
“本大爷爱茨木有错吗?!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本大爷去追求红叶?为什么你们要逼着他去死?!为什么?!本大爷爱的从来都只有茨木啊!!”酒吞声嘶力竭地吼着,沙哑的声音让每一个字都如同巨锤一般砸向在场所有人的心脏,字字诛心。
“从本大爷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没有一天是真正开心过!本大爷曾经发过誓,永远都不会伤他半根毫毛,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身上的伤口几乎全都是本大爷给的!本大爷害得他一无所有,甚至连他仅剩的力量也剥夺!你们明白那种被人逼着亲手伤害自己爱的人的感受吗?!你们明白每天晚上只有等所有人都睡着才去找他最后却只能跪在门外忏悔的感受吗?!”
眼泪从那双满是愤怒的瞳中流出,像是在控诉这个世界,这里的每一个人,而那只紧抓着绷带的手臂更是因为自己的回忆而恐惧得颤抖。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们只知道酒吞必须追求红叶,而酒吞厌恶茨木更是理所应当!茨木死了,他是因为我而选择消失的!为了我的力量而死,我把力量给你们,你们把茨木还给我,把他还给我,本大爷把力量全都给你们!把他还给我啊!!!”
酒吞看向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愿意出来回答。
他嗤笑着,既是在自嘲,又是在嘲笑这个世界。
“我恨你们!恨这个世界!他已经死了,那本大爷就让这个世界为他陪葬!!”
他仰天大吼,身旁的鬼葫芦一跃而起,旋转的四个狂气葫芦飞至半空中,与鬼葫芦融为一体,葫芦嘴指向了酒吞,将体内存储的神酒尽数浇灌在了他的身上。

PS:
电脑断网,用手机发表,lof的格式会很密密麻麻,明天会改回来。
我比较擅长写感情之类的文,所以打斗画面写的不好,不要打我。
为了描写大天狗的技能,特地跑去御魂第四层看大天狗打我的情景,也许是我的画质渣,看了半天还是一脸懵逼,风暴中那蓝蓝的斑点到底是啥?看了几遍还是看不懂,想了想还是算了,在这里加点特效。
执法者的招式是我瞎掰的。
下星期四要回家,这篇文我看情况再写,越催越慌越犯拖延症。

  • 举报帖子
喜欢 47
收藏
评论 11

猜你喜欢

僧受

【一】   尤幸将酒杯送近嘴边,旋唇扬起一抹亮色,微醺的桃花眼邪肆地含着魅惑。   和尚,我问你个问题,你可不准骗我。   空色单手合十,清风朗月一般姿态,目下亦是无尘。   出家人自是不打诳语。   尤幸挑了挑眼角,睫毛又长又密,一垂一扬间,说不出的撩人。   他问,我掳你走,也没有提前通知一声,可有怨恨?我害怕你讨厌我。   命理难测,随遇而安。   空色眼观鼻鼻观心,镇定模样。   狡诈!

【酒茨】身不由己(虐/甜+HE)

(14)

我们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却无法相依相守,只剩下相思相苦。   本章无剧情,全是作者瞎扯蛋,下章带三吞小茨出来溜溜,你们猜挂掉的酒茨是怎么回来的ε=ε=ε=(~ ̄▽ ̄)~ 正文: 继酒吞暴走的第三天,阴阳界因为一封信再一次轰动起来,将本就备受关注的酒吞被控制一事彻底推上了热度的巅峰。 一切只因为神乐在那天早上醒来后,发现自己枕边放着一封信,而这封信却是来自她的式神酒吞! 而这封由酒吞亲笔写下的信中,

【酒茨】身不由己(虐/甜+HE)

(完结)

在酒吞心里,茨木永远都是他唯一爱着的妖怪 有博晴!!注意!! 正文: 上章太中二了,在想要不要把世界之树改成灵珠,毕竟树太出戏了,虽然灵珠同样出戏(摸下巴)我这样会不会有点不负责任? 正文: 在群众的压力下,主寮终于派人出来面对这件事情,他们向所有阴阳师公布了世界之树的存在,并且表示主寮会尽快这个问题,因为酒吞一事闹得沸沸扬扬的阴阳界终于有了一丝缓和,虽然不再围堵主寮,但是仍然时刻关注着主寮的一举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