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11-12
阅读 872

持续等待的……

「反正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还是忘了它吧。」

-原作:吉德·奥特曼/Ultraman Geed

CP:贝利亚/伏井出K

分级:G

警告:有仅仅几句话戏份的原创角色;有私设;突然换文风;强行玩梗;请播放BGM《待ち続けた手紙》——镜音レン。

角色属于円谷,OOC属于我。-

 

0.

那孩子的名字是小野未来。

他真的很像你。

 

1.

那是,谁也不知道的斯特鲁姆星人伏井出K的结局。

那是他亲手选择的终焉,那是他亲手封印的过去。石刈亚璃依的眼睛里映出了火的颜色,她记下了所有的一切,然后把它们一点点撕毁,掷在火中。消失在烈火中的前一秒,她放下了曾伸向伏井出的手,轻轻地笑了起来。

 

贝利亚死了,伏井出在赌上一切的最后一战中被蕾姆反向控制,惨败在吉德手下。事件到此结束,赛罗辞行返回光之国,顺手把伏井出扔进了宇宙囚笼。大部分人都以为伏井出会像贝利亚那样了此残生,但也不知道是几千还是几万年后,奥特之王却给他来了个提前释放。赛罗看着他们的王,王的红眸里好像还有那个叫鸟羽来叶的地球女性的影子。他凑近王,纵然这么多年过去,他仍然能看见她手持利剑立在朝仓陆身前的影像,鲜明如昨。「你终于放下了。」他说,用的不是敬称,不是在对王说话。王静静地眺望远方,勇士的披风无风自动。

赛罗自请去释放伏井出,理由是当年将这个斯特鲁姆星人丢进囚笼里的正是他自己。无人反对。伏井出并没有什么变化,光之国从不虐囚,但赛罗在他脸上看到了一种异样的平静,用地球文化形容大概是心如死灰或者哀莫大于心死。赛罗对这样的伏井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抡起一拳揍了过去。伏井出并未躲避,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拳,这一点令赛罗感到诧异,然后伏井出看了赛罗一眼,仍然像方才那样平静地微笑着,好像赛罗打的不是他。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赛罗清清嗓子,「替令人打的,可别误会了。」

「我知道。」伏井出笑着摇摇头,「Zero,我想去地球。」

 

2.

伏井出K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子夜被赛罗送到地球。赛罗化成伊贺栗令人的样子,从怀里掏出一支金色的钢笔,郑重其事地放进了伏井出手里。「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但是,一定要带着这个。」

伏井出接过钢笔,弯腰向赛罗道了声谢。他的动作与此刻的自己的拟态配合起来让赛罗有些恍惚,眼前的伏井出,就像是在向伊贺栗谢罪一样,——这是那个2017年不可能发生的事。赛罗觉得眼眶有点湿,回过神来时他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像大河那样,「你赶紧走吧,我还要回光之国呢,没时间跟你磨叽。」

「真不像你啊,Zero。」

「只是不像伊贺栗令人而已。」

听到这句话以后,伏井出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慢慢地转过身,沐着月色越走越远。赛罗一路尾行,他就跟在伏井出身后几步的地方,而伏井出并没有回头。他一直跟着,目光顺着伏井出所行之路一直望过去,隐隐看到了那个藏着星云莊的天文台。赛罗停下了脚步,没必要再跟了,那里是一切的起点,是一切的终点,这也不错。现在的地球是几几年了?他心里忽然冒出这个问题,但无论是他还是伏井出都无法回答。

 

3.

「地球时间2117年11月10日,凌晨03:34分。你回来了,伏井出K。」

被伏井出唤醒的蕾姆仍然和当年一样闪烁着些微的黄光,她是个AI,她永远不会说谎,永远不会进化,更不会死亡。「蕾姆,」伏井出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撑在操作台上,「他还活着吗?」

「朝仓陆还活着。」

「我说的是贝利亚。」

「他死了,就在你眼前。」

「贝利亚还活着——这个可能性大吗?」

「几乎为零。」

伏井出沉默了。宇宙时间的流速和地球时间不一样,宇宙的万年在这里不过是百年光阴,他不知道应该为此庆幸还是叹息。他无意间看到了墙壁上贴着的黑白照片,那个女人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衰老,但他还是认出了她,鸟羽来叶,唯一一个能以人类之躯与宇宙人互角的特异存在。蕾姆不言不语,伏井出也没有说话,他放下手,转身离开了星云莊。也是那个晚上,他在天文台捡到了一个弃婴。

 

4.

他为这孩子取名小野未来。

这个名字是自然而然浮现在他脑海里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能让人安心。未来,多美的名字啊,可他的未来在哪里呢?以前的他一定会回答说在贝利亚那里,但如今的他们已经隔着万年的光阴,隔着生与死的距离,甚至隔着光明与黑暗。他再也感受不到贝利亚的存在了,可是他固执地相信贝利亚还存在。「我曾经想过死,」出狱时他对赛罗说,「可是冥冥之中总有一个声音让我等一下,再等一下。它像是在告诉我,无论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只要等下去,你终有一天会和贝利亚相见的。」

「或许是因为,」最后他笑着转头望向等离子火花塔,「这条命是他给的,除了他没人有权利取走——吧?」

那么,……不,可是,可是贝利亚为什么没有带走他?

他抱着这个孩子走在茫茫人海中,第一次感到了孤独。

 

5.

达到一定的年龄以后,斯特鲁姆星人也是会衰老的,和许多地球人一样。

小野未来长大以后,伏井出终于倒下了。万年的光阴磨平了他的棱角,也在夺走他生命的活力。他知道希卡利在那支钢笔里放了什么,除了监控器以外,那里还盛放着能够为他维持生命的药物,和针对斯特鲁姆星人制作的一击毙命的Gift。将这两种相似却截然相反的东西放在一起,他在感叹希卡利究竟是冷血无情还是充满了同情心的时候,突然明白了对方被称为天才科学家的真正理由。继未来之后他又收养了几个孩子,统一姓氏为小野,名字就不必提了,他在起名这方面可能没什么天赋,以至于他差一点把当年那批人的名字用上。未来这个名字可能是天赐之名吧,他每次看到那个最大的男孩时都这样想。孩子们慢慢长大,知是非明善恶,他们记忆里的伏井出则总是坐在房间里,捧着一杯黑咖啡、握着从不离身的金色的钢笔,静静地凝视着他们。「父亲大人,」有一天小野未来对伏井出说,「我觉得,您应该出去晒晒太阳。」虽然阳光能够透过窗户落进这个房间里,虽然这是伏井出宅日照最好的房间,可是伏井出几乎从不离开宅邸一步,从不到外面接受真正的阳光,所以身体状态每况愈下。他的其他的弟弟妹妹也来劝过伏井出,无一不被几句话打发,所以他作为最受宠的那个,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未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伏井出正在阳光下闭目浅憩,但他根本没有睡着,也永远睡不着。他没有回答,只是慢慢地睁开眼睛,任未来扶着他坐起来。「这个啊,」伏井出笑了,「未来,我之前也有说过的吧,我害怕阳光。」

「是的,您说过无数遍了,可是您现在正在玻璃的保护下坐在阳光下。」

伏井出自嘲地笑着:「但我不能站在阳光下。」

6.

伏井出最终病倒了。

说是病倒,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这是代价,每个被钻心的剧痛生生痛醒的夜里他都这样提醒自己,这是他杀人的代价,这是他玩弄生命的代价,这是他与贝利亚一同战斗了那么久的代价。他拒绝了入院治疗,因为人类的医疗技术无法医治宇宙人,最坏的情况甚至还可能对他的病情起到反作用,为此他几乎跟几个孩子翻了脸,直到他躺在床上实在再也不能下地一步的时候,孩子们终于跟他妥协了。干脆吃了药一了百了吧,每次这样想的时候他都听见那个万年来一直在他耳边回荡的幻听,它温柔地告诉他,再等一下,你马上就能见到贝利亚了。他忍不住的想笑,这个声音蛊惑了他这么多年,而他竟然一次都没有质疑过它,简直愚蠢至极。

伏井出在黑暗里坐起身来,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那支钢笔,用尽所有的力气打开了笔帽,那里藏着大量的药粉,那是针对斯特鲁姆星人的特殊体质而研制的Gift,只要一瞬就可以结束了。恍惚中他好像听见了贝利亚的声音,又好像没有。人一旦对什么东西上了瘾就再也逃不掉了,他在那道幻听里笑了出来,什么都没有说。

就像鸟羽来叶在奥特之王的指引下放下了剑那样,他在那道声音的指引下,慢慢地、慢慢地丢下了已经握在手中的Gift。

 

7.

「我们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全仰赖您的教导;我们能够成长到今日,全仰赖您的养育之恩。我们过去无法报答您的恩情,现在我们有能力了,您曾经为我们做了那么多,在您最后的这段时光里,我们想为您做一件事,哪怕只有这一件事也好。」

「比如,您有什么愿望吗?」

未来带着弟弟妹妹们站在伏井出床前。是的,他们都长大了,成为了非常优秀的人,这一切都是伏井出带给他们的恩德,就像贝利亚曾经给过伏井出的那样。想到这个名字伏井出就笑了起来,是那种安心的、释然的微笑,是孩子们从未见过的笑容。「我啊,」伏井出说,「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在等一个回答。我曾有过爱之如命的人,我们曾下过一盘棋,棋局最终以死局告结。他无数次在逆境里救过我,要解开这样一个死局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但那局棋下完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我记下了那个棋局,我写过一封信去问他那个局要如何破解,但他终于没有回信。」

「他的朋友都说他已经死了,但我不相信。我想要那封信的回信。」伏井出笑着,「但是,事到如今,这已经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这是您教给我们的。」

「啊,难为年少轻狂时的发言你们能记到现在。可是,如你们所见,我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了。反正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还是忘了它吧。」

孩子们不再说话,逐一退出门去。其中有人朝着身后望了一眼,若有所思。

 

浪潮拍岸。

「你们……是伏井出K的儿女们?」

朝仓陆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孩子们,眼神里有了些对故友的怀念。海风抹去了他当年的热情,岁月将他的模样刻成再普通不过的地球老人,像朝仓锤那样。他轻笑了一声,抚摸着鸟羽来叶的遗像,「真怀念啊,这个名字。」

「关于那个愿望,还是按他说的忘记掉会比较好,因为——」

 

8.

因为伏井出是个罪大恶极的人。

他曾经杀过人,他曾经令许多人流泪,他曾经让许多人闻风丧胆,他曾经陷许多人于危难于不义。「那封信的收信人早已不在这世界上了,」陆说,「忘了它,对谁都好。」

「但是,我们只是想在他临终时为他做一件事,这也算是报答他的恩情。」

「没那个必要,他从不需要他人的报答。」

「他教导我们言出必行。我们一定要为他实现这个愿望。」

陆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高声喊着Here we go的自己。「那就把这个带去吧,」他让他们等一下,自己返回里间拿出了升华器,那些胶囊无一不在这里好好地保存着,一如当年。他将贝利亚胶囊拿出来,交付给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他看着他们的眼睛,好像看到了无数个年轻的自己。你一定会高兴吧,目送着年轻人们离去,陆拿起来叶遗留下的那把剑在墙壁上刻下了K的字样,他注视着它,像是注视着无数个十九年前那个刚刚坠地就被遗弃的自己。这条命、这副身体皆是伏井出K所赐之物,可这灵魂属于他自己,谁都夺不去,谁都否认不了。他将手按在这个字母上,他清楚地知道该说再见了。「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再看一眼贝利亚……你一定会很高兴吧,伏井出K?」

 

9.

那一刻终于来了。

伏井出的手已经再也握不住那支钢笔,它从他的指间落在地上的声音也昭示着他的生命的终结。他留恋地最后望了这尘世一眼,缓缓地阖上眼帘。这本该是正常的剧情,但就在这时,他感到掌心有什么温度传过来,很熟悉,很温暖,也很无奈。

伏井出费力地睁开眼睛,在看到贝利亚胶囊时瞳孔剧烈收缩,旋即红了眼眶。本该洁白无垢的胶囊的背面多了一行字,那一定是谁在匆忙之间写下的,还有未干的墨痕,看在伏井出眼里却像是火光,能将他灼伤。『没关系,你现在尽管睡吧,』这上半句在第一时间跳入他眼帘,『我就在你身边。』

这是未来的字迹吧,未来,多美的名字,多像天赐之名——未来,未来?伏井出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现出了贝利亚的身影,他站在被战火烧灼的废墟里,犹如神明。「贝利亚…贝利亚奥特曼…黑暗的支配者,贝利亚大人…」伏井出喃喃自语,幻象里的贝利亚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那双血一样的红眸里没有杀意,温暖如火。「那孩子的名字是小野未来,…未来?」仿佛一瞬间想明白了一切,伏井出拼命地伸出手想拉住贝利亚,像石刈当年想要拉住他那样。「谢谢你,」带着温柔的笑容,卸下了所有防备的伏井出K在最后一刻对着小野未来笑了。他的身体被光芒包围,苍老的人类姿态逐渐消散,那个活在上世纪的SF小说家的身姿显现出来,然后,下一刻——

就在那样温暖的光芒之中,那具身体连痕迹都不留地消散了,像根本没有存在过那样。

 

0.

那是,谁也不知道的斯特鲁姆星人伏井出K的结局。

那是他亲手选择的终焉,那是他亲手封印的过去。——他在最后一刻一定明白了什么才是爱吧,一定有为了忏悔自己所犯的罪而流下眼泪吧?

在逐渐与现实相交重叠的幻境里,他确实地触到了久违万年的温度。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2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寒晞
Gonna TIGA!|只写自己心中的故事|Ultraman|KHR|Fate|冷CP|同好回fo|谢谢喜欢 谢绝撕逼不喜取关|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