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5-09
阅读 442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46)

此文连载中,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455-461】

哎,上铺那个。【455-461】



455.

不过实话实说,其实并不是每个老师都吃考试来上课这一套

张佳乐他们隔壁宿舍那几个倒霉小子就是

一个学期专业课都没来露面,结果打算期末好好表现一下

“……你们几个是不是走错班了?”老师纳闷的看着这四个,觉得有点面生

“没有啊,我们就是这个班的。”四个人坚定的说

“哦,说一下你们名字。”老师纳闷的问

然后四个人自报家门

然后老师查了一下点名册,点了点头

“行了,我这边备注好了”

然后四个人松了口气。

“已经给你们取消考试资格了,补考时候记得来。”老师看着点名册也不抬的继续说。

然后四个人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死过去。

 

456.

期末复习的时候所有人脾气其实都不太好

有怕拿不到奖学金的,压力太大

有怕过不了及格线的,压力太大

也有怕宿舍里的人过不了及格线的,压力太大

孙哲平有一次后半夜掀过张佳乐被子

“大半夜不睡觉你干嘛呢?”孙哲平困的五迷三道的问

“我靠,画重点啊。”张佳乐赶紧把手电关了,跟孙哲平小声说

然后孙哲平伸手随便翻腾了几份儿,有点纳闷

“这不都是一样的吗,你画一份儿不就行了?”孙哲平问

“我靠,我给你们画的啊。我画一份儿拿去复印,印出来都黑白的,跟没画不一样吗。”张佳乐说

 

457.

当时孙哲平愣了愣,然后露出了一种看缺心眼的表情。

“我是觉得既然让我当学委了,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张佳乐说

“别的不说,好歹都是一个班的”张佳乐继续说

“而且还有你们三个,我能不管吗。”张佳乐继续继续说

然后孙哲平就继续保持着一种看缺心眼的表情。

“我靠,你有话直说。”张佳乐有点不爽

“我长这么大今天终于见到活的缺心眼了。”孙哲平干脆的答

然后他从张佳乐床上拿了几份儿没画重点的样题

“红笔还有富余的没有。”孙哲平轻描淡写的说

“给我一根儿,我帮你画点儿。”孙哲平轻描淡写的继续说

 

458.

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别的不好说,但是高数是一定会挂的。

包括张佳乐。

“我靠,学委咱们得江湖救急啊。”好多人绝望的跟张佳乐说

“你好,我叫急。”张佳乐绝望的跟好多人说

“待会儿是最后一节高数了吧?”孙哲平问

“对,毛的重点都没画,我都不知道考什么。”张佳乐痛苦的揉着眼睛说

哦对,顺便一提,张佳乐在复习高数的时候曾经一度癫狂

指着高数的书反复念叨

“我靠,为什么写的是人话我就是看不懂,到底你不是人还是我不是人。”

 

459.

后来这个消息在班群里不胫而走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

“怎么了?”

“咱学委疯了,指着咱高数课本说这是个人!”

“我靠,好好一个人,就这么完了,哎……”

张佳乐泪流满面。

 

460.

“我靠,我要正名。”张佳乐生无可恋的说

“他们就没事开个玩笑,你不答茬儿过几天就没人提了。”孙哲平轻描淡写的说

结果这个消息就传到了马哲课的老师耳朵里。

“我觉得你们这个玩笑开的就是肤浅!这怎么能是疯了呢!”老爷子激昂澎湃的说

“张佳乐同学这一看就是期中考试后洗心革面,重新拾起了求知的渴望才会这样!”老爷子激昂澎湃的继续说

“古话说得好,书中自有颜如玉!对不对!来,张佳乐站起来给他们证明一下,这道题我们在考试的时候应该怎么答。”老爷子激昂澎湃的继续继续说

“……老师,你就当我就是疯了,行不行”张佳乐绝望的一塌糊涂的说。

 

461.

事情总是两方面的

好的一面是

张佳乐最终还是顺利的答题成功坐下了

坏的一面是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大课

两个专业一起上。

“看,那就是分析101班疯了的那个学委。”一群人指指点点

“哎,看着还挺正常的一个人,就这么完了……”一群人继续指指点点

于是张佳乐就这么出名了

以一种他并不想的方式。


  • 举报帖子
喜欢 3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仙魔情爱

魔不懂爱,仙不敢爱,那这修行究竟有什么意义?——太乙仙魔录 引:“若问,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若问,来世果;今生,作者是。”   国师玄懿端坐在莲花台上,一边静修冥思,一边静候那人。大门,被轻轻推开,走进一位妙龄少女。只见她身形高挑,脚步轻盈,好似羽毛般轻巧。“你,来了。”玄懿无需睁眼便知来者是谁。来者毫无回应,只是那微微急促的呼吸声表明了她的想法。 “冷姑娘无需慌张,老身不会为难你。相反,老身

[忘羡]未名之畔

外篇

❀内有荤食注意。 ———————————— [外篇] [一] 【交涉区 CE-03】 【PM 5.15】 魏无羡左手正拿着三支烤串,牛肉羊肉排骨,右手则拿着一个大棉花糖,应吃不暇。 蓝忘机走在路的外侧,注意着路面交通工具的来往,小心地护着他。 “蓝湛你真的不吃了吗?你才吃了一串。”魏无羡将吃剩的烤串签扔进垃圾桶后问道。 蓝忘机摇摇头,将他空出来的左手握住,又把人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你看你,好不容

【酒茨】你所爱的(现代高中paro)

外传4

婴儿床的上方挂满了各式玩具和风铃,晃起来叮当作响。床上的夜叉宝宝睁着眼睛看上面的东西晃来晃去,这时一绺银发从上方滑落,他伸手抓住,咯咯地笑了起来。下一秒,茨木的脸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夜叉调整了一下表情,送给他一个即使没牙也璀璨无比的笑容。茨木感到心口被击中,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宝宝滑溜溜软乎乎的小脸蛋儿。 “老婆抱~”夜叉宝宝奶声奶气地说着,张开了手。 茨木忍不住苦了脸。 对不起呐宝宝,一只手可抱不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