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23
阅读 70482

这是一场思想差距悬殊的谈话。

晴明那句你喜欢他吗刚问出口,妖狐愣了愣下意识回问晴明:“哪个她啊?”

晴明忍住抬手给他一巴掌的冲动,看着墙上贴满了各种漂亮小姐姐的海报到底是没忍住捏了他耳朵一把:“你昨晚上睡的那个。”

“单说脸的话……”妖狐捏着阿爸的手心猿意马地想了想,“脸小生要给满分,哎呀要是姑娘就好了,就算是被阿爸你打死小生,小生也愿意娶回家啊,这模样一看就是小生命定之人……喂喂不要捏小生耳朵!”

“他说他要给你提亲,你要是喜欢的话……”

“怎么可能啊!”狐狸白眼翻得都快抽筋了,“阿爸他又不是小姑娘啊!你看他那个性子就睡了一晚上上赶着就来要求婚了,差点吓死我哎!都什么年代了睡一晚上就要负责终身啊?”

小姑娘你就愿意负责终身了是吧???

不过要是……他能负责你终身我会少操很多心啊,晴明不厚道的想着。

就如同妖狐不懂为什么晴明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情爱之事还秉持如此保守的观念一样,晴明也不懂为什么妖狐明明是一个装嫩的老古董这方面比现代人还放得开。

虽然他看上去确实是个又嫩又软的狐狸崽来着……

“真不喜欢?”

妖狐懒洋洋的模样很像是在讨论别人的事:“阿爸天下美人那么多啊,虽然他那张脸真不错但是就睡一晚上哪有那么多喜不喜欢啊?”

晴明心想要不是看在被睡的肯定不是人家份上才想多问你几句,结果你还真比谁都能想得开。

虽然这样吃亏的是自家的,但是为什么还是很想打他????

晴明搂着一只不知道为何就成功躺在他身边的狐狸精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为什么会容忍这样一只贪花好色的狐狸这样就上了自己的床??大概是因为变回原形的狐狸真的很软很萌很暖和吧?晴明一点都不含糊地揉着狐狸毛给自己开脱着。

狐狸精真的是一种特别会窥探心声的妖灵,他特别明了他要是人形的模样爬上了晴明的床估计要被一脚踹下去。但是要是一个毛绒狐狸的样子呢?还是那种毛色雪白柔亮,有着尖耳朵蓬松大尾巴的狐狸。

晴明把他抱在怀里一边撸毛一边认真的想,在这种凉意甚重的夜晚他很需要一只恒温暖手袋。

所以说狐狸精真的是一种万万不能小瞧的生物,他们风流天下的本事是从血脉中继承过来的,哪怕是过了千百年还是能让今人叹为观止。

就如同博野也对大天狗的固执和古板程度叹为观止一样,他现在特别苦恼地看着执着于让他去置办聘礼的大天狗:“别闹了行吗?”

“吾没有闹。”

对上那双认真而又澄澈的眼睛,博雅满腔的话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来,丧气一般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那只妖狐不会同意的,就别说聘礼的事了。你就不能当做一夜春宵吗?”

“为何要他同意?”大天狗困扰地看着博雅,“汝和那位阴阳师同意了不就好了吗?”

……这年头已经不流行父母之言媒妁之命了你懂吗?

博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他是好,有些为难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坐在一边:“喂大天狗啊,我说你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谁啊?”

“尚无。”

“跟你讲话实在是太费劲了,”博雅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突的疼,“那你就这样定下了那只狐狸你万一以后遇到喜欢的家伙了怎么办啊?更何况人家都说了不需要你负责啊。”

大天狗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把博雅看着,认真地回答道:“既然已行夫妻之事,如若不以夫妻之礼相待的话才是不责任的惊世骇俗之举吧?”

博雅瞬间都想给他几下了,到底是谁语出惊人惊世骇俗来着???

“你都来现世多少年了你就不能改改你那个古董一样的思维方式,”源博雅要拿他没办法了,“你这个样子单是靠脸怎么会有人喜欢你啊!”

“那不正好吗?”大天狗思来想去还是没懂博雅到底要表达什么,“没有旁人喜欢的话,吾也不会喜欢上别人,吾和那只妖狐结为夫妻便没有什么别的妨碍了罢。”

博雅一头栽倒在沙发的垫子上,有气无力的问自家冥顽不灵的供奉:“问题是那只妖狐不喜欢你呢?结婚这种事要两情相悦你懂吗?你单方面说同意就行了吗?”

源博雅心想他要是再说一句有何不行,自己干脆就装死好了。

怎么会有这么气人的家伙啊。

关键是,自己要真敢这么答应下来,帮着他把所谓的提亲的东西置办好了,估计晴明要当场翻脸给自己看吧?

别的式神他不知道,但是那只狐狸晴明虽然嘴上天天一口一个逆子的骂,结果呢?

手机里面一多半是那死狐狸精卖萌的照片!

要真的他和晴明说了算能把那只狐狸丢给大天狗那该多好啊……

不过显然大天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固执和保守许多:“已经行了夫妻之事却不去提亲,实在是于礼法不合。不管他喜不喜欢吾,但是吾如此不负责任有违常理。”

博雅翻了个白眼:“那只狐狸精能求着你别这么负责呢你信不信?”

大天狗不信,虽然他并不知道他一夜欢好的对象真的还没过一天呢,就把他丢到了脑后。现在就像是没骨头的蛇精一样赖在晴明身边,得寸进尺的恢复半妖的模样,想法设法哄着阴阳师把对他的管辖要求放低一点。

然后被举着电话笑眯眯的晴明一脚踹了下去。

“实在抱歉啊晴明,”博雅挠着脑袋觉得自己简直有点走投无路了,“虽然说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但是我家那位大天狗实在是……”

实在是一言难尽啊!

不过要是能借此多和晴明说几句似乎也不错啊,博雅按捺住自己满腔的心思,慢慢给晴明描述着大天狗惊世骇俗的那番言论。

晴明听完前因后果都有点同情博雅了:“好吧我知道了,明天我带妖狐过去让他们自己说清楚不就行了吗?”

他半靠在床上一头银白的长发系的松松的,言语之间眉目都带着温柔的笑意。

妖狐歪着脑袋看着阴阳师笑意宴宴的模样莫名有点不爽,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个叫源博雅的家伙对阿爸抱着什么企图啊。

他趴在床边看着晴明不知道和博雅说些什么,百无聊赖的变回来狐狸的模样又爬上了床。晴明一边同博雅说些其他的事情,一边嗔了不老实的小狐狸一眼,抬起的脚还没伸出去就被狐狸就势抱住捂在了肚子上。

那种毛茸茸软绵绵却带着难以让人拒绝的痒意让晴明一下子笑出了声,一时也没顾上和博雅正在说什么,伸手就去抓这个捣蛋的坏家伙。

“你这是做什么?”晴明故意拿脚揉了揉小白狐狸软绵绵的肚子,伸手准备把他抓过来,“哎!你!你个……”

小狐狸样的妖狐格外有一种天然的狡黠,歪着脑袋睁着一双金黄的大眼睛,抱着晴明的脚腕子由着他揉自己的肚子舒服地直哼唧不说,还恶意地舔了一口。

晴明被脚背湿漉漉的暖意惊得都忘了自己正在干嘛,拎过狐狸就给了他屁股一巴掌:“我给你胆子了是不是?”

博雅捏着电话简直七窍生烟,每次给晴明打电话都能被莫名其妙地打断,一般来说一半是这个电话里面传来的哀声求饶的小狐狸精干的,剩下一半是这个小狐狸精怂恿其他黏着晴明的小式神干的。

连求饶的声音里面都透着一股能抢去晴明注意的得意和嚣张啊。

博雅转过头去看着大天狗,坚定地说:“我去给你搞聘礼!你赶紧把那只狐狸给我拖走!”

————————————————————————

博雅!是汉子要直接上啊!

让大狗子去搞狐狸精算什么事啊!

(但是好喜欢阿爸和狐狸滚一床哦)


  • 举报帖子
喜欢 88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酒茨文/脑洞征集大赛】GACHA x 酒茨肉林粮食基地联合送福利!

与@酒茨肉林粮食基地 联合发起酒茨文/脑洞征集大赛! 产粮福利多,来啊,产粮啊,快活啊! 详情↓↓↓↓↓

【酒茨】前方真·啪啪啪啪福利

【酒茨】  前方真·啪啪啪啪福利    【中】  【短文】 作者    微博  @扑哧嗤嗤—弥丞封      lofter  @弥丞封 八岐大蛇最近觉得眼睛有一点痛。 当他看到酒吞童子那标志性的火焰一般的头发的时候,他惊的头发都要根根竖起了——尽管他并没有头发。 八岐大蛇愁眉苦脸的看着酒吞童子走近,然后把自己打了一顿。 “给你,给你。给你总行了吧。”八岐大蛇苦哈哈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舍的掏出御魂

【茨鸟儿童绘本向】丑小咕

在很久很久以前 百鬼夜行的京都的一个小角落 有一座小小的 既不非也不欧的阴阳寮 寮里住着阴阳师 和他快乐的式神们 有一天,名震京都的大阴阳师晴明大人 终于凑出了一张宝贵的蓝符 式神们,你们看着! 我将要召唤出京都最强的SSR啦! 茨木童子很高兴 京都最强的妖怪 可是他的挚友酒吞童子 大家也很期待, 寮里又有新的小伙伴啦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 急急如律令! 轰! 召唤出了什么呀? 一只丑丑的毛绒绒的小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