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85

如果吴邪死了…… 潘子

我在一天之内更完了,泪流满面
~~~~~~~~~~~~~~~~~~~~~
【潘子】
写在前面的话: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是每一个人在心脏停止跳动后都会运送到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大多数人说不能接近的。但死亡不是结束,对于离世的人来说,他们与我们之间不存在距离,因为他们可以看到我们的一切,了解我们的一切。在这篇里我借用这个设定,以此纪念那个忠心耿耿,用生命为吴邪开道的伙计。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到红高粱时,会想到潘子。
——————————————
吴邪捂着自己的脖子,往后爬了几步,用尽最后的力气站起来,向后翻入悬崖。(节选自沙海三第五章)
那个男人感知到了这一切。
他握紧拳头,看着吴邪在雪地上艰难地爬行,喉咙的血不断往外冒,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漫天大雪似乎把天地都冻结了。
他对墨脱这个地方没什么印象,顶多就是在一些无聊的旅游广告中听过这个地方。
但他知道,唯独在这里,吴邪可能还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这些信息对他来说都是唾手可得的,他本以为像他这样的人,死后大概会到传说中的地狱,可结果是他被运送到了这个世界,还能看到他关心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
他们的一切他都能看到,甚至比他们自己更了解。
不过这一切也是有前提条件的,无论在乎的人发生了什么情况,作为旁观者的他都只是无能为力。
比如现在,他知道吴邪陷入了困境,甚至有可能为此送命,但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唯一的能做到的事情就是相信,相信吴邪会凭借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他看到吴邪在雪地上爬了一段距离后最终还是失去了意识,在那之后,一个穿着藏袍,和吴邪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出现,带走了吴邪。
他认得这个男人。
他清楚地了解这些年关于吴邪的一切,他看到事情结束后吴邪回到杭州的铺子,他看到吴邪为了不让张起灵赴死追上长白山,他看到吴邪彻底陷入绝望,他看到吴邪在过了五年的安稳日子后因为一副画像留在墨脱,他看到吴邪经受张家人的考验,他看到吴邪和一大帮子人炸开西藏的青铜门,他看到吴邪的憎恨和愤怒,他看到吴邪把盘口的生意打理得越来越好,他看到吴邪深陷在命局中,他看到吴邪把自己关在一个地方不停地反复推演计算,把一个反击的庞大计划设计的决绝而完美,他看到吴邪失败了十七次,在手臂上留下了十七道伤疤,他看到吴邪被埋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他看到吴邪变的狠厉决绝,他看到吴邪在吴老狗的墓碑前近乎崩溃的哭泣,他看到吴邪把参与计划的所有人当作棋子,为了计划的成功孤注一掷,他看到吴邪为了读取费洛蒙失去嗅觉,他看到吴邪辞退了看铺子的伙计王盟,他看到吴邪被割喉,坠下悬崖。
他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一开始他根本没办法习惯旁观者的身份,后来接受了这个现实却又觉得万分无奈。
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他待在一个绝大多数活人无法接近的世界里,对于他来说,除了看到这一切以外,剩下的时间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他知道吴邪一定会成长,一定会有所变化,但也许包括吴邪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是一场太过壮烈凄凉可又必须发生的改变。
从一个人,变成一块石头。
走到这一步,早已背离吴三省不想让吴邪蹚这趟浑水的原意。
可一路走来,所有人或许都背离了原来的意愿,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在这个局里痛苦挣扎。
听到吴小佛爷这个称号的时候他觉得好笑,吴邪念叨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对于道上的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记得在吴邪戴上人皮面具假扮吴三省的时候他就告诉过吴邪,以吴邪的品性,是绝对抗不过去的,他看到的只是他们最温和的一面,这个行业的真正面目,是超出他想象的。
他是为了吴邪好,吴家一直都在保护吴邪,吴邪从来都没有见识过这条道上真正的残忍。吴邪的脸上满是犹豫,那种特有的表情把吴邪善良的本性暴露无遗。
他知道吴邪的性格不适合和道上的人打交道,可在道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也知道让吴邪远离这一切根本不可能。
他很不容易才走出这行,他完全可以拒绝吴邪的请求,回老家娶一个媳妇,安稳度过余生。
可他没有。
他希望在他还能做到的时候,拼尽全力保护好吴邪。
在张家古楼里的保驾护航,是他最后一次为吴邪开道。
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在他死后,这个行业的真正面目,吴家的秘密还有两代人背负的宿命,甚至是很多连他都不清楚的事,会被吴邪以这样一种方式,决绝地揭开。
现实永远是最残忍的,吴邪在吃尽苦头,绝望崩溃的情况下近乎疯狂的反击让他这样一个见惯生死的人都觉得心惊。
他是不要命的人,他效忠于吴三省,他杀过人,手上有无数条连他自己都数不清的人命,他跟吴邪说过,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吧。
他相信这些事情对吴邪的影响永远都是没办法改变的,他试想过吴邪的成长,然而这一切还是超乎了他的预想。
不可控的因素无论什么时候都存在,情绪,经历,潜能在经过长时间的累积后会彻底爆发。
他看到哑姐看吴邪的眼神很复杂,他知道那是因为吴邪和吴三省始终有几分相像,可他也不能否认,吴邪的眼神和行为越来越像吴三省,那种犹豫的表情再也没有出现,有的只是让人窒息的坚定和淡然。
他绝对不会认错,可对于他来说,很多人的影子早已模糊。
他知道吴邪的本心没有改变,有些东西不管怎么变化都始终存在。他依然在乎人命,只是不再计较必要的牺牲,他还是不想看到熟悉的人在他眼前死去。
他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希望吴邪还是原来的样子,虽然那样吴邪可能会活的更好,但现在的道路也是吴邪选择的,吴邪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前进而不是后退。
吴邪没有资格往后退。
在所有可以依靠的人都离开的时候,吴邪只能成长,依靠自己活下去。
他知道,不管是以前的小三爷,还是现在的吴小佛爷,吴邪都是吴三省的侄子。
这一点不会变。
很多事情都不能靠自己的意愿决定,比如在吴邪的身边再也没有绝对忠诚的伙计,比如再也不会有人在吴邪昏迷时守着吴邪直到他醒来。
再比如,生死。
那个和吴邪长的一摸一样的男人是张海客。
他原以为吴邪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张海客会按照计划救下吴邪,即使命悬一线也能像以前一样活下去。
但是吴邪没有。
他看到张起灵在吴邪的墓碑前彷徨无措,他看到解语花一个人唱了整整一夜的戏,他看到王胖子抱着吴邪的尸体失声痛哭,他看到黑瞎子去墓园的时候在墓碑前留下那副一直没有摘下来的墨镜,他看到黎簇在雨夜捧着花祭拜吴邪,他看着王盟回到古董铺子门前回忆有关吴邪的过去,他看到吴二白收到吴邪的死讯后黯然神伤,他看到一个不知道是吴三省还是解连环的人在吴邪的墓碑前坐了整整一天。
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他很少叹气,他已经见过无数的死亡,前一秒还在谈笑风生的人后一秒可能就变成了斗里的一具尸体,在他跟着吴三省之前他就见识过真正的人间地狱。
比鬼神的可怕的是人心,他早就知道人心的险恶,在见多了死亡之后人总会变的麻木。
他上一次叹息,是因为吴三省的死。
他不会觉得惋惜,他不过是觉得无奈,这样的无能为力让他觉得很操蛋。
就像他曾经说过的,在这一行,该来的逃不了,怪不得别人。
生死有命,只要是个人就会死,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沉稳不代表冷漠,他不可能像张起灵一样淡然,更何况就算是张起灵,在面对吴邪的死亡时也同样会有悲伤的情绪。
他看着吴邪长大,墓碑上的照片让他想到了以前的吴邪。
或许是习惯了吴邪现在的样子,他已经快忘记了以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三爷。
他效忠于吴三省,也因为吴三省的原因,他对吴邪的保护中还夹带着一份亲人间才有的关心。他承认,吴邪的性格不适合参与道上的事,但吴邪身上,有道上的人都没有的东西。在斗里吴邪的性格可能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可在斗外,这样的性格倒是显得弥足珍贵。
执着,温和,善良,勇敢,聪明,这是吴邪在历尽沧桑后没有改变的东西。
那些变的模糊的影子,在这一刻突然变的分外清晰。
如果不是出生在吴家,吴邪就不会背负吴家人摆脱不了的宿命。
吴邪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这个命局里活了下来,义无反顾地切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他不会去设想他还在的不可能的可能性,但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帮吴邪更快地完成计划,为他分担一些他其实可以不必承担的东西。
他早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对他来说,保护吴邪活着走出张家古楼,他也能给吴三省一个交代,这就是他所能做到的全部了。
吴邪接受了他不在的事实,他也接受了吴邪死亡的现实。
他知道吴邪重感情,每一年都会到他的墓碑前放点贵的要死的东西,其实他很想说死人不需要这些,可最终还是沉默。
这种无力感让他觉得烦心,不管怎样,死亡这个字眼都会让人觉得沉重。他明白了当初在张家古楼里吴邪的感受,那种想救一个人却无能为力,知道自己不可能救得了那个人的感觉确实烂透了。
他心里堵的慌,可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他想抽根烟都不行,在原地站了很久之后,他突然唱起了红高粱。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撒那红绣球呀,  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没有止不住的眼泪,只有一首他已经唱过的葬歌。
“小三爷,一路走好。”
“三爷,他停了一下,潘子我没做到这事儿。”
“不过就算是在地底下,有我在的话就不可能让他受累。”
“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别回头。”
小三爷你只管往前走就是了,不管在哪里,潘子我都会为你保驾护航。
只是,希望你千万不要见到我。
唱完红高梁,他笑了一下。
他不要命,他不怕死,但是他不想看到吴邪死在那种地方。
“这鬼地方没什么好的。三爷,小三爷,千万别过来。”
“往前走就好,别回头!”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11)

“B怎么样了?”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接起通讯,放下刚刚埋首的报道回过头,隔着一层透明玻璃,佩里正在他的办公室里训斥那个新来的实习生。   他(非常不应该的)松了口气,锁上电脑屏幕走到窗边,他办公桌靠近的那扇窗户正对着哥谭,得益于星球日报的高度,他能轻松的看到韦恩塔的塔尖,虽然现在哥谭王子并不在那里。   “蝙蝠侠三个小时前就清醒了,一切正常。”尚恩抬高一边的眉毛,用他那种与蝙蝠侠截然不同的“kn

【韩楚】26

(二)

Complicated 我叫韩文清,今年三十岁了,我听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为什么有时候那么复杂。 比赛结束后,韩文清匆忙赶到B市,就因为楚云秀之前发了一句“想你了”,他正在开作战会议,就没有回复。 直到他空闲下来,楚云秀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感觉这丫头,是在赌气吧…… 他无奈,却想着明天也是休息,就算顺带,过去看看。 韩文清到皇风主场的时候,楚云秀一个人坐在体育馆的门口,一个人拿着一根老冰棍,眺望着远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瓶邪520
谜の签名栏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