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293

【赤黑】百鬼夜行抄之黑色纸鸢 Chapter 2


赤司眯了眯眼睛,“我要你当我的人。”


Chapter 2

 

窗外的雨仍然没有停。

仿佛整个世界都被蒙上了一层近乎于透明的绿色,就如同台阶上那些被水浸湿而蔓延到水泥地上的苔藓绿一样。

 

赤司坐在窗边,身前是进行到一半的棋局。他的目光透过了古老的纸窗,定格在庭院里正在和小女孩玩耍追逐的柴犬身上。

 

“青峰昨天出发去桐皇了,关于今吉被重伤的事情还在调查中,不过应该不是四国妖怪的阴谋……”绿间推了推眼镜,不确定自家的王是否在听他的报告。“赤司?”

 

“恩,我在听。”他没有转头,仍然撑着下颚,一副放空发呆的模样。“诚凛村,我之前受伤的时候被诚凛村的人,不,是妖狐救了。”

 

突然转移了话题。

绿间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小心揣摩道,“那是要把他收入百鬼的行列还是……”

“他和我说,最好的报答方式就是让我离开诚凛村。”赤司打断道,想起当时少年的表情,不免发出一声嘲弄的笑。

“这……”绿间皱了皱眉头,既不明白赤司这反映是生气还是新奇,也不明白这个天底下怎么会有妖怪这样和他说话。

 

“算了,那边我会自己看着办的。”赤司收回了视线,终于认真起来。“你去调查一下獏的事情。”

 

“就是那个伤了你的妖怪吗?我以为那只是市井传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他确实存在,而且很强。”赤司显得很兴奋,“我的刀不管用不说,所有的攻击还会反弹回来,真是百年难遇的强大妖怪。”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天,赤司正好参加完在洛山举行的百鬼宴席,正准备动身回帝光,然而却在半路忽然发现了些许违和感——他中了幻术,周围的景物都是重复不断的,像是一个死圈,走也走不出去。可能是在中途,也有可能是从洛山出来的那一刻,獏便已经盯上了他。

 

不过,以赤司的实力,幻术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根本就不够看,他很快便通过气息找到了施术者的位置,死神的长刀砍下,对方理应在瞬间魂飞魄散,然而,幻觉散去,那只带着红色面具的神兽现身在眼前,非但毫发无损,反而,赤司自己的身上出现了长刀砍下的伤痕。

 

可以说,那次大多数的伤口都是他自己造成的。獏自身的攻击力其实并不大,他们一路追逐厮打,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到了诚凛村附近,几个回合以后,獏忽然凭空消失了踪迹,并非是瞬移,即使意识和身体都因失血过多而恍惚,但赤司很清楚,它是忽然消失的,甚至连个瞬间转移的咒符都没有使用,就好像去了别的次元一样。

 

而后,他便也倒在了路边,直到被别人救起。

 

“真太郎,你带秀德的妖怪去诚凛村附近看看,找找有没有那只獏留下的痕迹。”赤司思量着,他相信,他们从洛山一路打到诚凛并不是一个巧合,如果那里不是獏的大本营那就是它刻意在带他过去。

 

“我明白了,今天回去就动身。不过,说到诚凛……”绿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高尾前几天说,四国妖怪那边要拿这个村庄当祭品。”

 

“祭品?”

“大概是为了复活九十三鬼夜行的王,需要阴阳师后裔的能力。不过,四国妖怪向来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放在心上。”绿间说完打量起他的表情,似乎是在沉思,不过,这确实是与他们无关的问题。

 

虽然除了他们的百鬼夜行外,最厉害的应该就属四国妖怪的九十三鬼夜行,但是,那也只是相对于其他的妖怪联盟而言,事实上,四国妖怪早在百年前就已经衰落了,所以才会如此拼命急切地想要复活他们的王。

 

那些妖怪自然不会蠢到在没有王的情况下来找赤司的麻烦,而赤司的态度也一直很无所谓,对方友好谄媚,他便装着照单全收,反正百鬼夜行不缺他们那票也不多他们那票。

 

见赤司沉默,绿间以为没有事情要交代,便准备出去,然而还未推开门,赤司便叫住了他,“等等,我和你们一起出发。”赤司起身,“我有点东西忘在了诚凛。”

 

“黑子,今天的味道如何?”火神满怀期待地眨着一双红色的眼睛。

“恩,很棒哦。”黑子放下碗筷,“我吃饱了。火神君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对方极度不满地挥开,“说过好多次了,别摸我的头发。”火神赌气地说道。“合你胃口就好。”

 

黑子起身收拾起碗筷。火神坐在一边,眼神恍恍惚惚地跟着蓝发少年的身影打转。“那个……”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今天,村子里有个小女孩落水了,我把她救了上来……”男孩低着头,似乎有点害羞,脸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然后呢?”黑子已扬起了嘴角。

“她和我说了谢谢……”眼神晃了晃。“那是一个人类的女孩子。我……第一次遇到和我说谢谢的人类。”

 

“那不是很好嘛,火神君。”黑子蹲到他的面前,“这种时候应该坦率地微笑,很高兴吧?”

看着蓝色眼瞳里的温柔,男孩很用力地点点头,然后露出了纯真的笑容。“妖怪和人果然也是可以一起生活的!”

 

“没错。”黑子想,至少要让孩子抱着那样美好的心愿。他将收拾好的餐具交还给火神。“那么就拜托你代我向木吉前辈和日向前辈问好了哦。”

 

“知道了,黑子,晚安!”火神蹦蹦跳跳地跑出去,看上去心情很好。

 

随着男孩的离开,整个屋子都安静了,空旷得有些凄凉。火神虽然是妖怪,但却是和木吉、日向住在一起的。当然,他们也曾邀请过黑子同住,但是被他以住在药馆里更方便为由拒绝了。

 

他一直,一直渴望能有一个家,但是,在百年的历练里,他也害怕着,害怕将自己交付出去,害怕全心全意换来的不过是不在意的背叛,如果有些东西注定会毁坏,那他宁可就不要拥有,日向和木吉都是人类,生命本就有限,而火神,年轻的妖怪总是心性自由的,又怎会当他一辈子的家人。

 

所以,他还是选择了独居。

 

浴室里,黑子脱下了和服,在热气的缭绕下,镜中的画面模糊而又不真实,他的指尖轻轻抚摸过肩膀上的纹身,就像百年以前,刻下这枚纸鸢的男人一样,轻柔地,皮肤因微痒的触感而发颤。

 

他长叹一口气,踏入浴池中。事到如今还在想些什么呢?他抚摸着平坦的小腹,虽然没有少年期望的肌肉,但是也没有了当初那道难看的伤疤,尽管记忆里的痕迹似乎又一次变得鲜明。

 

准确来说,是两百四十年过去了。

这道伤,是人类的话,已经死了,而作为妖狐,那么长的时间,注定连疤痕都不留了。

 

他早就死了。死在了那个荒野郊外的战场上,如今,不过一个活死人又有什么可以回忆,可以感伤的。

 

没有回得了的过去,也没有到不了的明天。

改变不了曾经的决定,再把他忘记一次便可以了。

 

黑子这么想着,这么说服自己。空气里忽然多出了些许异样的波动。“谁?”他警惕地披上浴衣,还来不及擦干的身体上流淌着细细的水珠,头发也是湿漉漉的。

 

冲出浴室,那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扑面而来,走下楼,果然,就看到一席红发的男人正坐在药台上,手里翻阅着他的医书,笑得有点邪魅。“黑子哲也……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如同一只防备的小猫,黑子就站在楼梯口,没有靠近,他搂紧了身上单薄的浴衣,不知是因为刚从浴室里出来感到寒冷还是因为害怕。

 

他不靠近,他自己走过去便是了。

赤司跳下桌子,脱下了身上的红袍,披到了少年发抖的双肩上。“我来找你。”

 

后面已经是退无可退了。黑子没有抵抗,只是冷冷地提醒道。“我记得和你说过,如果要报答,就永远离开这里。”

“但是,我没答应。”赤司发现自己似乎深陷在了那双蓝色的眼瞳里,他的眼神,用形象一点的话来说应该是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咪一样。“我答应的是给予你杀我的权利,是你自己没有下手,错过了机会。”

 

黑子咬咬牙,“你想怎样?”

 

他的指尖插进他的蓝发里,划过冰凉的发丝,捋下几滴水珠,可以闻到些许清新的香气。赤司眯了眯眼睛,“我要你当我的人。”

 

“请恕我拒绝!”没有任何犹豫,少年几乎是出于反射的回答。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赤司只是笑笑,他非但没有因为拒绝而窘迫,相反,比刚才更加自信。“你不会拒绝的。”他说道。抚摸过发丝的手悬在半空,红色的火焰在掌心里燃烧。“用你,换下这个村,如何?”

 

黑子倒吸一口冷气。

他刚刚认清男人的威胁,那个富有磁性的嗓音便带着戏谑补充道:“你知道我可以做到的。”

 

当然。

他当然知道他可以做到。

黑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在火焰带来的温度下,不需要太多的空白和思考,两百多年前,血色的平安京便如同昨日发生的一样,浮现在眼前,鲜活地,历历在目。

 

没错,他可以做到,不费吹灰之力。他可以毁掉两次他的归处,为什么不能有第三次呢?

 

赤司以为他的沉默是一种犹豫。便说,“你不需要现在回答我,天亮之前,我在村口等你。如果那时你还没出现,我保证,诚凛村和你都不会看见破晓以后的天空。”

 

话音刚落,紧接着便是木门关上的“咯吱——”声响。

他走了。

 

像是所有的力气被抽走了一样,黑子瘫软地坐到了地上。

两百多年前,他回到了平安京。那里,没有记忆中的歌舞升平,没有记忆中的嬉笑追逐,甚至就连那棵四季常开的桃花树也枯萎了,那本是用阴阳师的灵力浇灌生长的守护树。

在没有银月的黑夜里,平安京成了一片血海。

当然,其实黑子对尸横遍野的荒芜并不陌生。他曾经一人用长枪杀出一条活路,尸体叠成山,他就将代表我军的旗帜插在尸首上,象征着又一场战役的胜利。

他不是无情的人,却在征战的年代里,不得不逼迫自己冷酷。

 

“你这个叛徒!阴阳师一族怎么会出你这样的人?”

“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你满意了吗?”

“人类和妖狐的杂种!”

即使倒下了,那些谩骂的声音也未曾停止过。他以为这里是他的归处,但是那些看着他成长的人用沾满恨意的血色眼睛迎接他的归来。

 

“黑……黑子?”躺在血海里的是他儿时的玩伴。

“荻原君?”他将奄奄一息的他抱在怀里,抬手,想用与神俱来的灵力治疗仍在淌血的伤口,却猛然意识到他已经不是阴阳师了。

“逃,黑子,快逃……”荻原抓住了他的手,用残存的力气。

其实,黑子是知道的,就算他仍然是阴阳师,仍然拥有治愈伤口的强大灵力,荻原的状况也已经是回天乏术了。“谁干的?”他带着杀意地问道。

 

儿时,荻原从未见到过这样的黑子。印象里,他就是被束缚在高阁里,安静看书看风景,瘦弱而又治愈的男孩。但是想一想,这些年征战在外,足以让一个人改变。

“百鬼……咳!”荻原咳出一口血。“是你的……那个赤司,率领百鬼夜行,要……要杀尽,杀尽所有的……阴阳师。”

“哈……”蓝色的眼瞳因难以置信而剧烈收缩,“不可能,他不会,不能那么做。”

 

“逃,快逃!”荻原用尽最后的力气抓破了他的手,然后便如断了线的傀儡,从少年的怀里无力滑落。

 

荻原死了。

黑子放下了他的尸体,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骗人的,不可能的,他一遍一遍地这么说,然而所走到的地方,所看到的残骸和尸体上的伤口,都是最好的证明。他太了解他的一招一式了,不管如何自我欺骗,这都是赤司的杰作。百鬼夜行已经走远了。

 

他全身都是血,有自己腹部还未痊愈的伤口,也有同族,不,是过去的族人的血。他从平安京的东门走到西门,他离开了身后已化为绝城的家乡,他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也不记得有多少天没吃没喝了,只记得在他晕倒前,一位笑容亲和的老爷爷救了他,把他带到了诚凛村。

 

那是木吉的祖先,如果不是被那位老人救下的话,也许他早已横尸在不知名的角落里。

 

他一直期望着这样的生活,在某个偏僻而又美丽的村庄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凡恬静地生活,即使拥有着接近无限寿命的他目送着老人离开,目送着孩子们长大,即使他终究与那些真正平凡的人不同,但是,这确实,是他渴望着的生活。

 

打从出生的那刻起,便是如此。

 

美好的憧憬被破坏一次就够了。他是做好了觉悟而继续活着的。答案,不需要考虑。

 

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色。他再次收拾好行装,将药馆打扫得一尘不染,仿佛没有人曾在这里逗留过似的。

 

他留下了一张简单的字条:我走了,勿念,祝安。

他想,如果,真的只是如果,有朝一日,他们还能再相见的话,日向前辈一定会开启体内暴走的机关,抓着他痛扁一顿,说什么怎么能就留下这样的字条便一走了之,明摆着是欠揍啊之类的话,然后木吉前辈会带着一副好好先生的表情拉着他,不过,木吉前辈说不定也会生气,大概会等自己挨个两拳后,再来拉日向前辈。

 

啊,希望那个时候,火神君已经成长为一个强大而又充满了正义感的妖怪。

 

沿着蜿蜿蜒蜒的桥廊,走过诚凛最有名的彼岸桥,村庄的出口便近在眼前。赤发的男子从树上一跃而下,他笑着向他伸出手,仿佛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黑子想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前,他压在他的身后,在他的肩头刻下黑色纸鸢,那时的画面,皮肤火辣辣地刺痛,好像要烧起来一样,他的吻密密麻麻,落在耳边,劲窝间,后背上,他一遍一遍,用温柔的罂粟来诱惑他,“哲也,我爱你。”

 

仿佛将爱语融进了那纹身里。

当时,他觉得多痛都能忍下来,都能坚持下来。

整幅图案被刺完,他疼惜地亲吻过红肿的皮肤,他给了他承诺,哲也,只要有这枚纸鸢在,就算化成白骨,碧落黄泉,我也会找到你,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谁知,誓言只是誓言,一生一世,永生永远,不过一场繁华,不如一世烟花。

他还未死,他便已把他抛弃在荒野,然而,誓言就是誓言,纸鸢为证,他再怎么逃离,也逃不过他手心里的牵引线,早已不知谁是纸鸢谁是放线的人。

 

下了好一阵子的雨终于停了。

又一个美丽的黎明来临。

他从他的身边走过,无视了那只悬在半空的手。

蓝发的少年淡然而又坚定地说道,“我跟你走。”


tbc


【HE无误】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青玉案·元夕

尾声

  “我觉得,你不会这么容易丧命吧。”冥河上,眠江撑着船,对正在摆弄灵魂之灯的茗云问道。   “像你这种废柴都能成为冥河的摆渡人,我会这么容易死吗?”茗云让灵魂之灯顺水飘走,懒洋洋的靠在眠江怀里,回答道,“我将我的躯体用冰封在阴阳寮后的樱花林里,我杀掉的,只是一副储存着部分神血的特制灵魂容器,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回阳间。为了陪你,我平时也就稍微委屈一下自己呆在地府咯。不过……上元,还是想和他们一起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黑色纸鸢_Rearu
All黑子‖主赤黑‖AC‖利艾‖忍岳‖伏八不拆不逆‖KAT-TUN的-君‖十元女神‖湖人死忠‖不接稿不约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