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751

荼岩|俗不可耐

俗不可耐

 

 

 

俗话,说的不一定对,但肯定饱含了前人的生活经验,有它一定的道理,这道理也许没什么科学依据,但它确实如规律一般存在。比如这句:

 

人蠢,是没有药医的。

 

安岩好容易等到一天老板不加班,所有员工连同扫地阿姨都下班回家了,办公室关掉了所有的灯,只剩下大楼走廊的灯还有一盏没一盏地亮着。

 

进这间公司已经快一年,他等的就是这一天。他知道这间公司看起来像是老板白手起家建设的,现在似乎也越做越大了,朝着非常正能量的方向发展,而且只要等公司网络销售搞上去,再上个市,老板好像就能出书写奋斗史了。但是,它的作用不在于此。这间公司最大的作用就是进行虚拟贸易,把一堆来历不明的巨额资金分批替换成合法资产,就是洗钱。

 

很明显,这算是一家皮包公司。

 

现在安岩要做的,就是把这家公司的犯罪资料一点一点搜集起来,交给他暂时的上头——一个叫做龙傲天的警官。而他自己不是警察,充其量算是个线人。说到为什么做这种事,并不是他正义感爆棚或是闲得蛋疼,主要是缺钱。更重要是,他自己也糊里糊涂的。

 

只记得是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仰慕很久的师姐组织的毕业旅行,去了趟澳门,大家都去了赌场,摩拳擦掌的。安岩自知是个穷逼,也就没有去装逼,静静地看着别人炫富。走着走着忽然有个人一把扯了他过去,说今晚太晦气连输几十把输了上百万,让安岩掀开自己最后一张牌,再输就不玩了。他当时就吓得懵逼了,拉他那个人光个头又一脸凶悍。哆哆嗦嗦地伸出手,安岩摸上那张扑克牌,周围的气氛很紧张,有的人紧皱着眉、额头上满是汗,他自己手里也都是汗,听不懂的粤语叫喊声回荡在耳边,他咬咬牙,一把翻过牌摔到桌面上。

 

“不足二十一点小,庄家赢。”带着手套的发牌人讲到。安岩抖了抖,他转头去看哪个凶悍的光头,结果背后早没人了。他瞪大了眼,不是吧?牌桌附近的人劝安岩认倒霉,说那个光头在这一片小有势力,是个放高利贷的。卧槽……安岩无语了,他小心翼翼去问那个派牌人,“输多少?”发牌人竖起五根手指,完整一个手掌,附带一句“两倍赌注。”“二十一点不是赢了庄家才由庄家赔两倍吗?”安岩惊异地问道。“刚刚那个光头佬赌大了,他现在跑了,你替他赔。”那个人冷漠地说。“但我不认识他啊!”“不认识你替人家翻什么牌?是不是想赖账?”发牌的人不耐烦地说道,话音刚落,两个西装革履的带着耳机的高大男人出现在安岩身边。这是……逼着哑巴吃黄连啊!安岩看看自己的手掌,两倍,刷爆身上所有的卡都还不起啊!

 

忽然一个男声响起,“别欺负小孩子嘛!不就是一千万,我给了。”安岩回头,一个一头黄毛的男人走了出来,举起食指。这又是哪来的装逼犯?安岩傻眼。黄毛拍着自己肩膀,“小兄弟,借一步说话……”

 

然后就有了如下情形。安岩的债被这个叫龙傲天的男人抵了,他亮出证件,表明自己需要找一个正经点的人帮忙搜集洗钱集团的罪证,安岩“刚好”欠他钱又欠他人情,这个忙是帮定的。“你为什么找我?”安岩欲哭无泪,反派欺负人也就罢了,连正派的手段都这么下作,逼得人站不稳立场。“那是因为上天选中了你,你注定是要成为拯救世界的人啊少年!”龙傲天拍着他肩膀,哈哈大笑起来,“其实是进赌场想顺手抓个倒霉蛋,刚好就是你了啊哈哈哈哈哈……”操你大爷,安岩内心默默地说。

 

移动磁盘已经插进了老板的手提,汗从安岩的发间不断渗出,他抹了把脸。难受,太难受!人长这么大,第一次做这么鸡贼的事。想当初为了面试进这间公司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前三次面试都没过,当然不会过了!人家好好的一皮包公司收那么多不熟的人干嘛?安岩跑人事部的办公室跑到整个办公楼的人都认识他了,这算熟了吧?人事部主任败给他了,于是就收了他,实习期真的特别长,安岩也懂,一直没要求转正,工资跟鸡啄的米碎似的也不介意。

 

进度条缓速前进着,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四十五,百分之七十,百分之九十,百分之九十九……安岩松了松领带,解开衬衫最上的一颗扣子,恨不得跳起来跺脚,为什么!为什么跟载毛片一样卡在这么关键的位置!讨厌!十分的讨厌!安岩正抓耳挠腮,忽然啪地一声,正如所有的商业电影那样的情形,老板,霸气登场。

 

安岩:“……”

 

神荼其实没想出场,他就静静地坐在沙发边上,是安岩的视觉死角,加上那二货不开灯,根本不会发现他。下属一个叫江小猪的,让他晚上别那么早来找他,就真的比往常晚十分钟来找他,然后还不识时务地开了灯,于是安岩就这么沐浴在办公室温柔的白光下。

 

他翘起腿,拿自己的杯子到饮水机边倒了杯热水。

 

安岩这个时候已经不再紧张不再不安不再害怕,他已经麻木了,他几乎整件衬衫都被汗水浸湿了,就那么黏糊糊地糊在西装外套里面。U盘永远卡在那个百分之九十九,安岩低下头,资料已经复制完毕了。只要把资料给龙傲天,他的债就清了。唉呀!做人好难,差那么一点,就是差那么一点。

 

看着江小猪准备抓人的架势,神荼头也没抬地阻止他,“放他走。”“神荼,你这是要做啥子嘛?”他回头,深觉不可思议。神荼喝着水,朝他摆了摆手。他只好让了个位,不再堵着门口。

 

安岩还没反应过来,几个意思?放他走?他是不是对这个老板做过什么?脑子里搜索千百遍,很确定没有这个老板的身影。他挠挠头,拔出U盘,脚下踩油一样逃了出去。

 

“神荼,你……”神荼打断江小猪的话,“我知道是龙傲天逼他来的,抓了他也没用。”“神荼!他是不是就是你在澳门帮的那个傻不愣登……”他睁圆了眼去盯着神荼看,而后者也点头表示肯定。

 

时间回到安岩被压榨之前,龙傲天扯走了安岩,两个西装哥打手也跟着他们出去,神荼在安岩走后就坐到那个光头佬原本的位置上,成为安岩余光里的身影之一。那时候站他身边的是个老头子,他替神荼开口说道:“他替刚刚那小子还钱,你直接发牌吧,庄家不变。”派牌人莫名其妙地看他们一眼,先发一轮,再发一轮。神荼手气好得吓人,头两张牌总点数就是二十一,也就是说,他直接赢庄家双倍,安岩的债立马清了。

 

后来,那个叫老张的老头问他为什么忽然这么乐于助人,神荼指了指窗边搂着安岩肩膀的黄毛,也就是龙傲天。这个人跟开自己的单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但是每次都抓不住什么关键证据,现在就差病急乱投医了。神荼笑笑,找人也不晓得擦亮眼睛,也不看看自己找了个什么人。他瞥一眼安岩,带个圆眼镜一脸青涩的样子,摇了摇头。

 

交了U盘之后,安岩平静地过了几天,班是不上了,那公司估计恨不得自己翘班呢,也不来电话问。他在出租屋里漫无目的地换着台,停在午间新闻的频道,桌上的泡面估计好了,他刚因为天气太热洗了个澡,开了空调,看着电视吃个泡面,这人生简直美满。

 

“嘭——”的跟爆炸差不多动静的声响过后,安岩的门被踹开了,神荼恍若未闻般,悠悠地走进来坐在他床边。后头跟着一个油头粉面的西装男,进来带了下门出去又关上。安岩呆了,这年头难道戴个黑手套就能假扮黑手党了么?他本能地吸一口面条,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前老板。

 

午间新闻的主持人不适时地播报了自己前雇主公司被查办的新闻,安岩往墙边缩了缩,又吸了口面条。

 

“一千万。”神荼开口道。安岩没明白,就问:“什么?”“一千万,在澳门,”神荼重复道,“两个亿,在这里。”“……”安岩似乎明白了,一千万是自己在澳门欠人的钱数,但是神荼怎么知道的?“龙傲天没帮你还,是我还的。”他微微勾起嘴角,环着臂朝安岩说。安岩的嘴此刻能塞进鸡蛋了,合着自己是被人白耍了趟,这也就罢了,还白被人记了一笔?真相来得太快太突然,他摸着心脏,有点接受不了。蓦地他又抬起头,“那两个亿……是你公司的……资产?”神荼微微点头。“我……去……难怪这个社会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得这么厉害,都是你们这些洗钱的搞的。”安岩放下泡面,拿起水杯咕咚一声水全灌了下去。嘴里的食品添加剂的味道冲了下去,但他突然又发现自己好像重点抓的不太对。

 

“我现在欠你两个亿零一千万?!”安岩猛回头问道。神荼耐心地点头。他忽然心如止水,膝盖一软就想跪,哪里找两个亿?三皇五帝始到唐宋元明清,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打工才能攒够两个亿?房子车子还买不买了还两个亿?媳妇还娶不娶了还两个亿?他安岩对裆发誓只有裆里才拿得出两个亿。

 

“我……我怎么还……”他声音越说越小,小心翼翼地去看神荼的表情。而对方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仿佛那两个亿不是他没掉的,他向安岩伸出手,“过来。”

 

安岩对着天花板呐喊,欲哭无泪。

 

苍天啊!

————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16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十七件我到死都不想提起的事

点穴

点穴 这事还要从前天说起,那天晚上我坐在床头玩手机,闷油瓶在旁边看着电视。好吧,只是盯着而已,他看没看进去我就不知道了。 刷着刷着微信,刷出来两条朋友圈。一条是小花的,还有一条是瞎子的。 “扫地出门!” “谁能收留我一晚上!重谢!” 我心里觉得好笑,瞎子那家伙绝对又惹小花生气了,前几天还在我这缠缠绵绵的秀恩爱,没想到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我在微信上问小花怎么了,老半天不理我。一问瞎子才知道,是他手欠

攻略计划

允诺大小姐的助攻

清晨一缕光线从玻璃窗边角倾泻,撒在窗台汁水饱满的青翠多肉植物上,叶尖似乎都要滴下金黄液滴。        “鸳鸯茶,鸳鸯tea……”        这首歌是大二的时候安岩和江小猪,还有当时的室友在暑假放假前一天晚上,去ktv的时候安岩和江小猪唱的。        歌词简单粗暴,旋律洗脑循环,安岩觉得挺有纪念意义一直没换,把它当作手机闹钟铃声,也亏得他听了一年多还没听够。        但神荼听够了

平淡

(5)

“小哥,反正现在离新月饭店拍卖会还有几天时间要不我们到处去逛逛吧” “吴邪这里不安全” “小哥你难道发现什么了吗” 张起灵听了吴邪的话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往门那边瞟了一眼,吴邪会意故意大声说话而张起灵则是放慢脚步朝门口走去。张起灵动作很快的拉开了们并且伸手抓住了门口人的衣领。那人穿着一身服务员的衣服不过脸上惊恐的表情早已出卖了他。 “说吧,谁派你来的。我不介意再活动活动手脚的。” “吴小佛爷饶命,

KimmySA
圈名KimmySA,主要写瓶邪,偶尔荼岩。 主蹲微博↑ 大多数文在不老歌http://bulaoge.net/?kimmysa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