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6
阅读 2735

【原创耽美】《拾遗记》短篇集锦 壹丶禾木篇

——爱情是从暗恋开始的


他有一个让人无语的名字,他叫俞木。所以大家都叫他傻比。

他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喜欢男生。但是突然有一天,它不再是秘密了。

他还有一场无望的爱情,他暗恋着他。可到最后,他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一】

“喂,傻比!”他朝俞木吹了个口哨,挑起眉毛恶狠狠地命令俞木,“去,给老子买包烟!三分钟之内回不来……”

不等他说完,俞木立马跑得没影儿。是因为害怕吗?不。俞木一点也不怂。他只是喜欢被他虐。只要碰上他,就自动化身抖m。

俞木就是犯贱。

“呼,宋哥,我这次……没有,超时吧?”俞木累得直不起腰,大口喘着气。

他却夺过烟靠在电线杆上,瞥俞木一眼,然后吐了口唾沫,“滚,别让老子看见你这个死基佬。”

“好。”俞木答应着,但没动,还是站在原地。

“你怎么不走?傻了吗。”宋禾讥讽道。

俞木心说是想看你抽烟的样子,特别帅,好看得不得了。但恐怕俞木刚说出口他就一脚踹过来了。

“傻比你这脸皮可真够厚的。当着全校说自己喜欢男的还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这么淡定,行,有老子的潜质。”

他这是不是默认了自己也不要脸?不就是出柜吗,又不是要俞木当众表白。出这馊点子的人就是他,但也没办法,愿赌服输。向来手气烂得要死的俞木被赶鸭子上架,亏他还笑得老灿烂,果然小衰仔即使笑得再灿烂运气依然会很差啊。于是俞木光荣地接下任务,在召开师生大会的那天成功出柜。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对,没有。

因为俞木喜欢的人,是个纯粹的直男。重点是,还很渣。

【二】

晚自习课上俞木咬着笔头,趴在课桌上假寐。从他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宋禾那藏在手臂里露出的半张脸,帅气迷人,魅力值满分。

宋禾是真的睡着了。所以他注意不到俞木那近乎痴恋的目光有多炽热,有多渴望。渴望到即使自己被狠狠伤害,也无怨无悔。

俞木看着看着竟也不知不觉陷入了沉睡,做着有宋禾的美梦。然而醒来的时候,他仿佛坠入了地狱。

教室的桌椅被清理到旁边,五六个男生围成一个圈,而俞木,就被困在圈子的中心。这些人俞木根本不认识,他记得宋禾也没有这样的朋友。他猜想应该是校外的,一个个如饿狼扑虎般盯着他。不,他才不配是凶猛的老虎,而是,待宰的羔羊。

“宋哥……”俞木发现宋禾站在圈外两米的地方,便不由自主地叫了声。

听见俞木的呼唤,宋禾坏笑了下,指挥那些人道:“上。”

俞木以为自己要被打了,却突然意识到他们……其实是想轮……他无论如何都不愿将自己眼下的情况与那两个肮脏的字眼联系起来,因为他觉得,自己也会是肮脏的。但事实就是如此。当着宋禾的面被人……不要!俞木猛地惊醒,有人已经把他的裤子脱到了脚踝处,还有人把手伸进了他的衬衣里,他终于反应过来,向宋禾大声呼救,情急之下叫了他的名字,“宋禾!救救我!”显然他忘记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

宋禾耸耸肩,拉个椅子坐在那儿,不再理会眼前的一片惨状,转而掏出手机玩了起来,时不时抬起头观察战况,告诉那些人怎么做会让俞木更痛苦,“这就是你叫我名字的下场。”他可是规定过的,俞木只许叫他哥,别的都不准。

至于俞木,就在这折磨中失去了第一次。他拼命反抗,奈何瘦弱的身子完全抵不过几个大男生的蛮力,他的身上变得凌乱不堪,歇斯底里的哭喊和宋禾得意的笑声掺杂在一起,居然有种意外的和谐。

也许俞木生来就活该被人糟践,谁让他傻呢。昏迷前他这样想道。

【三】

再次睁开眼时,俞木已经不在教室了,是在一间窄小的出租屋里。他赤身裸体,像垃圾似的让人丢在角落。痛,很痛,俞木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后面的伤口很深很疼,有种液体正从里面缓缓流出。

房间里传出了一个男声,“爽吗?”俞木刚要回应,跟他说自己有多难受,却听到有一个女声答道:“嗯……啊……”

原来还有一间房是和这屋子相通的,男声俞木再熟悉不过,除了他没人有那么好听的声音。但女声,是陌生的。就算熟悉,他又能怎样。上过宋禾的床的女孩子,不计其数。如果他也喜欢男的,是不是自己也能有一线生机呢……不。俞木无比冷静地打断自己的遐想,现在他只是个被人玩坏的断线木偶,才不值得宋禾那样优秀的人青睐。这样想着,俞木越发为自己感到悲哀而又无可奈何,浑身的力气只够他躲在角落微微颤抖,压抑着哭泣的。他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格冲到他们面前,控诉宋禾的罪行,指责女生不要脸,因为,他认为自己也是犯了罪的,也是不要脸的人。

他犯下的罪,只有一个字——贱。

至于脸,从他爱上宋禾的瞬间就撕下了。对他而言,爱情不是从告白开始的,而是始于暗恋,也止于暗恋。有些爱,生来就是见不得光的。

这天,俞木刚满十五岁。

【四】

宋禾在睡得迷糊的时候,随口叫了俞木的名字,但却没有人回应他一声“在”,于是环顾了班里一圈,发现没这人,正准备骂几句班长走过来就对他说:“宋禾!老师让你去办公室。”

办公室里老师没好气地训斥,“你是不是经常欺负人家俞木?大病一场的样子肯定是你搞的鬼!”

“他……病了?”


“对啊!你都不知道虚弱成什么样了!要不是你,我会少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吗?”

宋禾嗤之以鼻,他最烦这种傻比似的好学生了,所以才想欺负俞木。但他仔细一琢磨老师话里的意思,“俞木退学了?”

“刚办完手续,我怎么劝都不行。”

“哦。”

宋禾就是这么冷血的人。他不会像小说中的男主突然回心转意去追俞木,也不会祈求俞木的原谅。在他眼里,自己就是全世界,任何人都不足以撼动他的心,哪怕一丝一毫。

没有了俞木,也不过是少了个欺负的对象。换个人尊称他哥,被他打骂,给他跑腿,替他背锅,为他做好每一件事而已。

只是当宋禾在使唤别人的时候,偶尔便会回忆起那只傻比朝他露出的傻笑。干净而纯粹,总像是融入了阳光,带着丝丝温暖。

很多年后,宋禾终于懂得了如何爱人,自然也读懂了俞木,明白了自己曾深深伤害过一个那么用力爱着自己的人。

【末】

一阵叮叮当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过之后,门口的风铃轻晃两下便静止了。

我停住埋头苦算的动作,将手里的算盘放到一边,站直了身体对来人温和地笑着,“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应聘。”他指了指墙上贴的招聘启事。

“我这儿虽是一家小酒馆,但要求是很高的。”我收起笑,装作一脸严肃。毕竟我是老板娘,虽然没有老板的存在,但还是要在未来的伙计面前树立自己的威信。

他认真地点头道:“嗯,我知道。”

“名字?”

“俞木。”

“应聘什么?”

“店小二。”

“好,我记下了。随我来,我带你熟悉下酒馆的环境。”

“嗯。”

俞木很年轻,模样大概二十出头,却面色苍白,眉宇间隐约藏了一抹忧愁,看得出来他的心太过苍老了。

是的,只需一眼,我就能看透一个人。我的酒馆装饰有着明显的传统韵味,对于称呼也是要求走古风路线。就连服饰我都准备得极为妥当,隶属于酒馆的人全部身着古装。包括我在内。

“您叫什么?”俞木问我。

“叫我素娘就好。”

“嗯,素娘。”

“既然如此,我要告诉你件事,想进我拾遗酒馆,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讲述你的故事给我听。”我推开一扇门走到里面,招手示意他进来。

俞木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进去了。

我的眼神晦暗不明,请他坐到藤椅上,笑道:“放心。”

而门,不知何时已经自己悄悄关上了。




p.开篇较为短小,每篇字数不固定。这篇不被和谐就是万幸……

  • 举报帖子
喜欢 1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填词】江雪左文字-近侍曲:佛门雪

原曲 [00:00](念白):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00:19](念白):凡圣一如,生佛等同……!! [00:29]独倚寒江落雪舞轻蓬 [00:35]孤舟蓑笠度隆冬(度隆冬) [00:40]佛前青灯频闻诵经声 [00:46]超度奈落悲苦众 [00:54]百年江湖争夺天下梦(天下布武) [00:58]纵横捭阖战国血雨风(血雨腥风) [01:04]罪孽深重何时硝烟散(硝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素酥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