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30
阅读 9135
  “老孙,来的正好,送你一儿子。”
叶修对着大半夜一个电话招呼过来的孙哲平指指椅子上正嘬着奶嘴的小孩,白白嫩嫩的小脸上还占着没擦干净的牛奶,脑袋上的头发扎成了小辫子。“什么老孙,我比你还小呢你好意思说我老吗!”孙哲平脱下外衣搁到桌子上。“这小辫也忒难看了,是不是老叶你扎的?”
“怎么回事?谁家的?”孙哲平站在小孩对面看着他,小孩也看看他,接着嘴里的奶嘴吧唧一下掉了。
“还傻了吧唧的。”孙哲平把小奶嘴重新塞回小孩嘴里。
“被害人家里的,当时正哭的厉害,不过也真是奇了怪了,父母双双被杀,这孩子却留了一条命。”喻文州把事件报告拿给孙哲平。“最奇怪的是,这孩子当时脸上还沾了一抹血,是女性死者的。”
孙哲平看看孩子白白嫩嫩的小脸上,估计是已经拍过照就洗掉了。
“凶手留下的吗?”孙哲平把报告接过去看了,翻到了那张照片,显然是人为抹上去的。“是,不过凶手戴了乳胶手套,所以没有指纹。”喻文州又把一袋速溶咖啡扔过来,“一看你就是被叶修抓起来的,黑眼圈都赶上国宝了。”
孙哲平翻了翻,不禁咋舌“这死的也太惨了,什么仇啊?”
“不清楚,沐橙啊,你先把这小孩抱隔壁屋去哄会,你叶哥这要开工了。”叶修叫出来藏在书架后面整理档案袋的苏沐橙,接着把这次的案件有关的几份报告。往桌子上一拍,“来吧同志们。”
“来,张新杰先说一下尸检的初步结果。”叶修指挥着人们绕着方形的大桌子围一圈坐下。“凶杀方式很明显是他杀,全身上下唯一的伤口就是凶手用凶器割开死者的颈动脉,破开胸腔取走了心脏。”张新杰说到这把图片放到了桌子上,孙哲平瞄了一眼,惨白的尸体上一个窟窿,红色黄色的人体组织了无生气的摊软着,反正孙哲平看完是十分痛恨自己上个礼拜刚去吃的卤煮。“首先死因是由于失血,伤口十分整齐没有多次切割的痕迹,这说明凶手是十分熟悉人体构造并且手法十分娴熟,凶器我初步推测是手术刀。而且杀手一定是个心理素质很好的人。”
“手术刀?”喻文州打断了张新杰的发言,张新杰推了下眼镜,“只有手术刀才可以满足一下就划开人体组织,我试了很多种刀具,手术刀留下的皮瓣是和死者身上相似度最高的。并且我初步推测凶手是个医生或者医学本科生,或者就是法医相关专业的,他最容易弄到的就是手术刀,也许会在练习的时候偷偷藏下的。”张新杰把报告递给叶修,目前的结论只有这么多,剩下的好要等我进一步检查,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一步了。”张新杰说着就站起来要走。
叶修接过张新杰手里的报告“恩,行。你过去吧,如果再有什么结果再来告诉我。”
张新杰前脚刚走,江波涛后脚就过来了。“死者身份确定了,男的名叫张毅,32岁,女的是他的妻子名叫林琅,28岁。他们都在二院工作,男的是医生女的是护士。这个小孩是他俩的孩子,名字起的挺喜庆,叫张佳乐,今年二月出生的。”
二月出生,现在刚九月,这孩子才刚刚半岁大。
孙哲平有点恍惚,自己半岁大的时候正在妈妈怀里抱着奶瓶嘬呢,这个孩子就已经没有能撒娇的人了。
“这孩子忒可怜了。”王杰希睁着大小眼看着图片,他的父母就这样惨死在了家里,惨死在了小小的张佳乐面前。
专案组一直忙乎到早上,每人啃了一个小蛋糕就当是夜宵了,根据现场情况推理了杀人动机,情杀或者仇杀。苏沐橙第二天早上出去买了包子油条豆浆,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早点的香味。
“叶修,有进展了。”张新杰拿着一张检测报告走进来。“我在林琅的手指甲上提取到了少许人体上皮组织,并且在手掌里发现了几根头发,应该是林琅挣扎的时候用手揪住了凶手的头发并用手抓挠了凶手所致。”
“送检了吗?结果怎么样?”叶修从电脑前抬起头,他正在模拟建模凶杀现场。
“昨天晚上就送了,刚出结果。DNA检测结果在库里对比没有结果。”
“那看来,这个人没有前科啊。”叶修靠到椅子背上。“没有前科心理素质怎么会这么好呢?奇了怪了。”叶修闭上眼睛,默默的想着。
夫妻被杀,孩子活命,还有抚摸孩子的脸的行为,正常人肯定会杀红了眼干脆三口灭门,显然这是有计划的谋杀,凶手在连杀两人后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那会不会是旧仇,凶手早就有了复仇的计划。”叶修轻轻的念叨了一句。
“喻文州,如果是你酝酿了一个时间很长的复仇计划,你觉得会是什么仇?”叶修问起办公桌前翻着照片的喻文州。“我?大概得杀父之仇吧?”喻文州喝一口杯子里的速溶咖啡,又继续翻看照片,整理线索。
“江波涛,”叶修喊了一声,“知道了,马上去查。”江波涛抓起风衣拿着笔记本就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张新杰拿了一沓A4纸进来。“阴|道|擦|拭|物有结果吗?”叶修接着问到,“没有,什么都没有。死者全身除了血迹就没有其它的了。”张新杰像是预料到叶修会这样问似的,把另一份报告给了他。
  江波涛来到医院,先是找到了张毅的科室主任。“张毅啊,他这个人挺冷漠的,刚开始都不怎么和我们说话。后来慢慢熟了才变得好相处了起来。”主任说到这,站了起来,踱到窗边,看着楼下花园里来来往往的病人和护士。“他的脾气其实很好,不爱生气,更不爱和下属摆脸色。所以他的人际关系还都不错。”江波涛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他所说的。“那您还知道他比较亲近的人还有谁吗?”
  主任抬起头想了想,“那就是他徒弟了,吴平义。今年刚来院里的。张毅是他师傅,张毅很关照新人的。”
  江波涛合上本子,告别了主任,去找那个吴平义。
  “警官,您有事找我?”吴平义像是刚刚结束一场手术,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上面血迹斑斑,江波涛感觉心里升上一股凉气。“哦,是这样的,张毅被杀了,我们想了解一下他平时的人际关系。”
  江波涛说完这话,他抓住了一个瞬间吴平义眼中所流露出的鄙夷和厌恶。江波涛打开笔记本。吴平义的神色恢复正常了。“他是我的师傅,”吴平义说这话时神色有一丝不自然,像是在说着他不愿提起的事情。“他对我很好,很照顾我,还总是会叫我去他家里吃饭。”
  “那么你熟悉他的妻子琳琅吗?”江波涛记录下信息。“他妻子,是个很好的人,对我也很好。不论是在医院里还是在他们家吃饭的时候,都很照顾我。”江波涛看他似乎不愿意说话,心想着可能是刚下手术有些劳累,便就没再打扰。接着江波涛转向了这次二院医师评比上,几个对张毅评比很有威胁的人都无一例外接受了调查。
  林琅平常的交际范围很广,江波涛在医院泡了快一天记了七八页才回到局里。
“我觉得这是一起情杀。”江波涛回来后,叶修迅速召开会议。
“首先我调查了张毅的平时生活习惯,他这个人平时很孤傲,而且对于他们医院最近评职称的事情很在意,不过他为人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没什么知心朋友,也没有什么苦大仇深以致丧命的仇家。”江波涛把他调查的结果摆上桌面。“那林琅呢?”喻文州一边做着人物整理,一边小口小口的抿着杯子里还有些烫的豆浆。
“林琅是个挺开朗的姑娘,据她的同事说,林琅的人缘很好,有困难大家都乐意帮她。她也是个乐于助人的人。”
孙哲平接过来翻了几下,“那不对,不能确定是仇杀,万一他们中间有林琅的仰慕者妒火烧心,杀了张毅又因为林琅的挣扎而脑羞成怒一气之下杀了林琅呢?”
孙哲平的话刚说完,旁边桌子上坐着玩奶嘴的张佳乐忽然大声哭了起来,引得众人纷纷侧目。要不是因为半岁大的孩子听不懂话,孙哲平差点就以为这孩子在抗议他这么口无遮拦。
“准是你吓的,你去哄。”叶修把笔记本拿走研究去了,扔下风中凌乱的孙哲平和哭的都该背过气儿去的小乐乐。
“别哭了,小孩儿,说你呢,别哭了。”孙哲平用手指抹了一下小孩脸上的眼泪,却不料一把被抓住了手指,张佳乐手脚并用的就想往他身上爬。孙哲平一看张佳乐满脸的鼻涕眼泪,有点嫌弃,下意识的就往后躲。
张佳乐看他没有想抱自己的意思,小人精似的就不管不顾的往桌子边上蹭,逼得孙哲平只好把他托着抱起来。
蹭到了怀里的张佳乐更是有恃无恐的嚎啕大哭。“别哭了,这不抱你了吗,怎么还哭啊。”孙哲平被揪着衣服领子,蹭了一身的眼泪。“饿了吧,好像从昨天半夜到现在还没喂过。”喻文州接过张佳乐搂着,“要不你去对面超市去买个奶粉奶瓶。”喻文州好像天生就招小孩喜欢,张佳乐一到他手里就老实了。
  “真是,唉……”孙哲平站在收银台前,拿着一堆婴儿用品排队等着结账。
  前面后面的年轻夫妻都在说“你看看人家怎么当的爸爸,连让你哄他睡觉都不乐意!”“人家这么年纪轻轻的就知道怎么照顾孩子,你怎么就不会!”
  其实我不想啊……孙哲平无奈的想着。
“我这正找你呢,老孙。”孙哲平拎着两大袋子东西,刚进办公室就被叶修召唤走了。
  “交给你个任务,去案发现场附近找一下凶器。”叶修把一张图片交给他,上面是一把普通的手术刀。
  “着重在一些偏僻的地方,比如家中放现金的柜子什么的。”叶修回头看了眼桌子上的袋子,“这个给小乐儿买的?回头我和老冯说下给你报销。”
  “得,谢谢您老人家了啊。”孙哲平乐得自在的跑去现场了。孙哲平先是跑去了楼上,就差把地板掀过来了,一无所获,除了找到一个被柜子挡住的小玩具车,估计还是张佳乐扔到下边的。孙哲平环视四周,总感觉现场有种乱乱的,被翻找过什么东西似的。但是他打开了衣柜门,发现顶上有个装现金的小盒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放了一千元左右的现金。
  孙哲平给看守的小警察打了个招呼,问了屋里有没有少什么物品。“不清楚啊,”小警员摇摇头,“从我们看守开始肯定是没有少东西,案发之前凶手有没有带走什么咱们就不清楚了。”
  “行,辛苦了啊。”孙哲平走出现场,躲在楼门口蹲下抽了根烟。叶修所说的地方他都翻找过了一遍,没有凶器倒是其次,关键是孙哲平不知道凶手在找些什么。孙哲平想了这一路也没想出来。
  据报案人说,他是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加班回来,听见屋里有孩子哭声,大门虚掩着,有十分浓重的血腥味传出来,他推开门瞄了一眼就吓得赶紧三步两步的跑回了家,到家后哆哆嗦嗦的报了警。
  看来凶手离开现场的时候是开着门的。孙哲平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人的一切行为都是有原因的,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呢?难道还是想让人发现后去报警?这不符合人的心理啊。孙哲平蹲在地上直到腿麻了才起来往局里走。
  “怎么样?”叶修问道。“不是侵财,一千块钱现金一点没少。”孙哲平顺势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往后一靠,一脸倦意。“我总觉得凶手在找什么东西,但又不觉得家里少了什么用品。”
  叶修把一份笔录报告给孙哲平递过去,“这是江波涛刚整理的。他去了医院,和死者的父母家。结果你猜,林琅父母三年前相继去世,张毅的父亲去年肺癌晚期去世,母亲如今瘫痪在床,全靠一个保姆照顾。”
  叶修喝了口水,继续道:“江波涛在张毅以前的房间里发现了他这个人有写日记的习惯。于是---”叶修拍拍桌上一摞本子。“来吧,你的新工作。”
  孙哲平还是第一次干偷窥别人隐私的事,尤其是张毅有着一个所有医生都有的特点,就是字特难看。几乎就是瞎划拉了几笔就是一个字了。孙哲平翻了两本就觉得头疼。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小学老师总撕他作业本了。头是真疼啊!
  孙哲平这次直接换了最新的一本。这一本上是张毅刚毕业的时候。和所有医学生一样,念了五年大学,希望能进个好医院。张毅运气不错,进了省医院实习。后面就是些抱怨工作压力的事情,以及对林琅的爱慕之情,简直酸的倒牙。孙哲平翻了大半本日记,看到了一篇字迹更加凌乱,并且笔画之间能明显的看出来张毅在写下这篇日记的时候手在发抖。是什么让一个医学生手抖呢?孙哲平皱起眉来,努力辨认着字迹。
  等到通篇顺下来,孙哲平知道了,他主刀手术的时候,失误导致了病人死亡,但就他记录的过程来看一切都是自然发生,他也没有多割一块肉下来,也没多划几刀,就是止血没止住病人最后因为失血死亡。孙哲平把本子合上,叹了口气。可能因为张毅这是第一次主刀,又不幸的赶上了病人大出血的情况,导致了一个年轻医生过度自责愧疚,后面几个月的日记里都还没走出这段阴影,直到林琅这个名字在日记里出现。
  叶修一看,“没结果吗?”
  孙哲平摇摇头,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医生压力真大啊。病人死了不但得承担家属的责难,还自责的要死。”
  “就是这样啊,咱们刑警不也一样吗?不但要面对死者家属的问责,万一没破案子自己心里也不好---”叶修突然停住了。
  喻文州正在电脑前面头一点一点的犯困。“小喻,”叶修这一叫他,一双泛着红血丝的眼睛瞬间瞪了过去。“你记得你上午说的,是什么仇。”喻文州显然没搞清状况,“杀父之仇啊。”
  叶修拉过白板,盯着看了片刻。“孙哲平,死的那个病人叫什么名字,怎么死的?”
  孙哲平马上翻到那页,又重头看了一遍。“失血死的,叫吴勋。”
  叶修一拍脑袋,“有了。”叶修打开人口查询系统,输入吴平义。
  “吴平义,谁啊?”孙哲平走到叶修后边看着电脑屏幕。“江波涛下午调查的结果,吴平义是少有的和张毅关系比较亲近的人,在医院二人可以算作师徒关系。”
  “你是怀疑,张毅几年前手术死的人是这个吴平义的亲属,导致吴平义现在来复仇吗?”
  叶修没说话,手指一直在桌子上敲着等着结果,不一会叶修的后边聚了一堆人。
  在所有叫吴平义的人里,叶修调出这个嫌疑人的具体资料,父亲一栏赫然填着吴勋。
  “没跑了,肯定就是他。”韩文清一拍桌子,生生把一干人等吓出一后背的冷汗。
  “关键是证据,得有证据。”叶修把这个发现写到白板上。
  “没有证据,总不能逼供啊。”一室的人又陷入了沉默。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叶修拍拍手,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
       “都快两天了,现在讨论一下这小孩怎么办。”叶修叫了专案组的所有人来,围着在桌子上爬来爬去的张佳乐,众人面面相觑。“首先,这孩子的奶奶绝对没有照顾这孩子的能力,再加上两人都是独生子女,所以说亲属收养这条路就断了。”叶修把张佳乐抱到收拾干净的小桌上。
  “我个人觉得啊,送福利院这个选择不是很好,首先是对孩子成长过程十分不利。”苏沐橙放学回来,在旁边插了句嘴。“这么小很容易被大孩子欺负的。”
  叶修点点头,“而且我觉得如果凶手逃脱了,很有可能会再回来找长大的张佳乐复仇。所以咱们,出个人来当爸爸吧。”
  那么谁来呢?叶修首先退出了,带着苏沐橙已经很不容易了。其次喻文州退出,原因就是,他在和一个交警队的小警员谈恋爱,“可能夜里的环境不太合适带小孩。”喻文州笑着坐回了办公桌前,换了一片嘘声。
  “这样吧你们围好了一圈,看他往谁那爬就谁养。”苏沐橙最后提了个建议。
“他爬了爬了……”“嘘,别出声!看看他到底喜欢谁。”
张佳乐爬了两步又停下了,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在奇怪今天为什么没人来抱他。
他睁大了眼睛,左顾右盼,接着又爬起来,这回目标明确的朝着孙哲平爬过去。“行,老孙你跟这孩子有缘,马上我就去给你办领养手续。”“哟,看不出来,这孩子竟然跟老孙亲。”
孙哲平抱着张佳乐,看看四周一片大松一口气的样子。“不是,我没经验,应该让老叶来。”孙哲平也不是特别愿意养着他,虽然他真的挺喜欢这孩子。“我?我都已经养了个妹妹了,再让我养个儿子?”叶修显然不吃这套。“要不,老韩?”孙哲平把小孩往韩文清眼前一送,张佳乐看了一眼。“呜哇……”得,又被老韩吓哭了。
孙哲平最后抱着孩子,叹了口气,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诶,那你就跟我过了啊。”孙哲平把小孩哄好。抱着孩子,叹了下气。“我没带过孩子,有哪不周到,多包涵哈。”张佳乐听了,咿呀咿呀的叫了两声,听着跟答应了似的。
  “来吧,我先带你回家。”孙哲平抱着孩子出了警局,然后就站在门口风中懵逼了。他能把孩子送到哪呢?自己家?难道他就在家看孩子不工作了吗?不然把孩子一个扔家里,听着怎么都不像个正常人能干出的事。那要不,送到父母那边,可是……
  孙哲平当初是个混日子的二世祖,仗着老子是个董事长,整天吃喝玩乐,不过所幸家教还算严格好歹人没长歪,绝不是什么午夜场活动的主儿。孙父就看着自己儿子这么每天晃悠晃悠的不务正业,气的把孙哲平直接扔进了当地的公安系统里不去管他。结果过了一年,孙哲平突然找到他的办公室,问他能不能找个刑侦大队的空缺给他。
  “我是让你改改你的臭毛病,没让你真去当警察。”孙父突然觉得自己这儿子怎么就这么倔。“是我想当警察。”孙哲平纠正了父亲的话。“你想当警察就体验一两年就得了,乖乖回来接我的班。”
  孙哲平不干“为什么我得接您的班啊,老爷子,我这回认真的,我真想进刑侦大队。”
  孙母也劝过,“去那干嘛啊,多危险啊。你看前两天新闻上还说,一警察追嫌疑犯的时候被捅了两刀,差点命都没了。还有前几年那个到毒贩子那当卧底的那个特警,现在连尸体都没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说你怎么就不听话。”
  孙哲平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倔,认定的事宁可一头在南墙上撞死也不回头。
  “行,你要去你去,但是你记住,你要是执意这样,那就别回这个家。”
  孙哲平砰的一声关上门,抱着怀里的警服,哼着小调走了。
  张佳乐把脑袋靠到孙哲平颈窝上,今天一天都没怎么睡觉,小家伙现在困的够呛。
  孙哲平叹了口气,能屈能伸是丈夫,大不了挨顿打。
  站在家门口,里面传来一阵阵电视的声音。孙哲平抬起手,敲了三下门。
  “来了,谁啊。”是孙母的声音,门锁咔哒一声响了。
  “诶,大孙?”孙母明显一愣,马上又高兴的进了书房去。“老头子别看了,你儿子回来了!”
  孙哲平记得自己说过,不再进这个家门,不过,孙哲平抱着怀里香香软软的小团子,迈进了门槛。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孙父拄着根拐杖走了出来。
  “怎么了,刑警当的不好被踢出来了?”孙父看了眼小孩,用拐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这孩子,想拜托您二老暂时照顾一下。”孙哲平把孩子递给孙母。“直接这么丢给我们老两口,不解释解释?”孙父把拐杖靠到椅子扶手上。
  “被害人家里的,叫张佳乐,父母都死了,就留他一个。”孙哲平看了看孙母在厨房里翻找牛奶的身影,嘴里哄着小孩,“乖宝宝,睡觉觉,一觉睡到大天亮。”
  “那嫌疑人呢?”孙父冷哼一声,“抓到了吗?”
  孙哲平把头低下了,他对父母还是有些愧疚的,当初爽快的一走了之,却听说孙父暗地里和刑侦大队的队长打了个招呼,让他照顾着点自己,一开始孙母还打电话来,孙哲平一个没接。
  “吃饭了吗,冰箱里还有点菜,妈给你热了吃了再走吧。”孙哲平本来想着拒绝的,可看着母亲眼里的期待,刚要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我得问问局里。”孙哲平拿起手机躲进书房里打电话。
  “行,没什么事。回头要是用你我再给你打电话。”叶修爽快的批了假,叶修对孙哲平的背景知道一点,都是一样离家出走来当的刑警,不过能回家待一会还是挺好的。
  孙哲平挂了电话,看见书桌上摆了好几份报纸,无一例外上面全是他们小组的事迹报道。墙上还挂了一份。孙哲平做刑警还是挺有天分的,他头一次参与破案调查就发现了重要线索,从上面提取到半枚指纹。局里表彰了一次,报纸上又宣扬了一次。这份报纸上正是那篇报道。
  孙哲平握着电话的手有点颤抖,父亲一直在关注着他。
  “打完了吗?出来吃饭。”孙父在客厅喊了一声。孙哲平缓过神来,走出书房。
  “妈也不知道你回来,没弄什么好吃的,凑活着吃吧。”
  孙母把一盘酱牛肉和小烧饼端上桌子,“不着急的话妈再给你做点吧。”孙母说着就要起身去开冰箱门。
  “不用了,我就吃这个挺好的。万一待会局里给我打电话您现做我就吃不上了。”孙哲平按住了孙母的手。
  果然,没出二十分钟,叶修的电话过来了。“现在赶紧出门到花园路北口的那片出租房区来,我们在这有发现。”
  孙哲平挂了电话拿起外衣,“队里发现了第二现场,我得赶紧走了。”“没事没事,既然队里有事就赶紧去吧。”孙哲平看到孙母脸上强忍的失望,临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等案子破了我再回来看看您。”孙哲平心一横,踏出门。
  “叶修,怎么回事?”孙哲平从出租车上下来就直奔警车最多的地方去了。
  “发现了被害人的两颗心脏,丢在垃圾桶里。”叶修叫人把图片给孙哲平看了,过去了三天,两颗心脏已经开始有发黑的腐败迹象,上面爬满了白色的蛆虫。
  “谁发现的?”孙哲平把图片还给叶修。“一个在这租房住的学生,还是个医学生,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人的心脏并且报了警。”
  “笔录给我看看。”孙哲平要过来,上面字迹很潦草,一看就是匆忙记录的。孙哲平扫过几眼,把大概的信息记住。
  “叶队,找到凶器了。”喻文州拿着物证袋走过来,里面的一把手术刀上还粘着血迹,另外一个袋子里是一副血红色的橡胶手套。
  “留一组看守,剩下人回局里。”叶修把人招呼了一下,几辆警车开走了。“如果提取到了指纹,怎么办,我们也没有吴平义的指纹做对比。”叶修看着这副手套,心里在沉思。
  “明天申请一张搜查令,去吴平义家里搜索。”韩文清板着脸,在后座说道
  “只能这样了。”叶修把手套和刀搁回物证箱。
  等到搜查令下来,本来欢呼雀跃以为要破案的调查组突然又沉默了。江波涛给了他们一个坏消息。“吴平义居住的地方现在已经拆迁了,昨天就动工了,现在是一片废墟。至于本市所有的宾馆,凡是联网登记信息的里面,也没有吴平义的开房记录。”
  “那就是说,现在吴平义在哪一点都找不出来,是吗?”孙哲平双手撑着桌面。
  叶修也对着白板,一言不发。一些人出去各处找人。一些人留在办公室里等着上面的下一步指示。
  案件陷入一个困境,所有人都打不起精神。孙哲平也趴在桌子上,一本一本的翻着张毅生前的日记本。
  孙哲平就从早上一直翻到晚上,一无所获,他靠在椅背上,顺手点上一根烟,加入了办公室里吞云吐雾的队伍里。
  “文州!”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叫喊,快要睡着的喻文州突然清醒了。“少天啊。”
  “怎么了,案子很棘手吗?”黄少天就是那个小交警,偶尔会到办公室来找喻文州一起回家。喻文州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眼睛里都带着红血丝看着跟兔子似的。
  “嗯,很难办的一个案子。”喻文州喝一口杯子里已经凉透了的咖啡。“那要不我给你讲个奇怪的事情吧,就前天我们巡逻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车。里面坐个人,不过特奇怪的是他的车里全是什么花圈,冥币,纸人纸马啥的,也不知道这是祭拜谁,都该把车塞满了。”
  “后来他开始当街烧纸,还违停,我们说了大半个小时他也不管,后来我们直接把他给拷走了队长说先关上48小时服了再说。”
  整个办公室的人听着黄少天吧唧吧唧说了半天,感觉这警察不管是刑警交警还是片警,都不容易啊。
  “后来我们给他思想教育,说您给您的父亲烧纸可以,可是不能当街烧啊这样多影响别人啊,总之我们巴拉巴拉说了一通,最后本来说好了。可是最后我们开始聊几个你们最近办的这件案子,他又开始神色不对,开始破口大骂那个死者,说什么活该,他让别人的孩子没了父母,活该他自己的孩子没爸妈。”
  孙哲平突然站起来,“你还记不记得那个人叫什么?”叶修突然也站起来,接着韩文清,江波涛一干人都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接着全都站了起来,眼睛里透着狂热。
  怪不得这两天没有记录,原来人家住到内部来了。
  “好像叫什么,吴什么的。”黄少天看着这一群人,心里一紧张,到嘴边的名字硬是说不出来了。“他现在在哪,在你们那吗?”
  黄少天掏出电话,“我得问问,我下班的时候是在的,不过他的羁押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放没放我得问问。”
  “快问,马上。”叶修催促着。黄少天拨通电话,“喂,小许。那人你们放了吗?”
  电话这边所有人都屏气凝声。“放了,大概十五分钟以前时间就到了,我就放了。”
  “看清楚他往哪边走了吗?”黄少天焦急的问了他方向。“往北边走了。”
  北边是郊区,一路上有两个高速入口。如果犯人逃窜,那么他一定会往北边去,不管是逃到外省还是躲进郊区,那一样搜寻起来都异常困难。
  那晚,所有在外休假的警察自动销假,迅速归队实施搜寻抓捕的工作。
  “叶修,你有目标吗?”孙哲平车上载着韩文清和周泽楷,这两个人都是组里的骨干。
  “没有,你先和我去郊区,高速已经让黄少天回去调监控了。”叶修的声音透过电磁波听起来很沙哑。
  半夜过去,没有结果。
  叶修靠在车上,疲倦的点上一根烟。白色的烟雾升起来,盘旋在头顶上一如一朵乌云,压的他们透不过气。
  “能去哪啊,监控显示他没有上高速。郊区我们都该翻遍了。”
  孙哲平趴在方向盘上,脑子里乱乱的。拿出你所谓的坚定来,孙哲平深吸一口气,脑子飞快的把整个案件重新捋过一遍。
  杀父之仇,复仇,如果复仇成功,他会怎么办,凶手会怎么办,不逃难道等着警察来抓吗?
  这不合理,除非他还有事情没做完,可是人已经杀了,仇已经报了,还有什么事没做呢?
  现在整个北部都停着警车,警笛声隔着很远都能听到,就算是个遵纪守法的老实人看到这个场面都会觉得腿软,但凶手是个及其残忍冷酷的人,他不一定会害怕但最基本的逃跑本能应该是具备的,如果他在一个定点躲藏,那可以一寸一寸的把地翻过来找,流窜的也不怕。可是不应该这样音讯全无,现代高科技社会偌大的监视网偏偏出了一条漏网之鱼。
  一定有地方被漏掉了,一定。孙哲平的头靠在方向盘上,组里还有两辆警车他们平均分配了警力,孙韩周三个人分别上了三辆不同的警车,再每车配备两个警员。孙哲平移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他现在不但属于疲劳驾驶而且还要分出精力来思考嫌疑人藏身之处,开车上路就是活脱脱一马路杀手。
  孙哲平仔细揣摩着犯罪者的心理,为情感复仇所犯罪,犯罪者会有一定的仪式感,好像找到新的恋情后会忍不住想让前任知道,好像成功后会让当初瞧不起的自己的人知道,那么,杀父之仇报复成功的吴平义会不会也想让别人知道,或者让自己的父亲知道,再联想他之前在街边焚烧祭品的事情,也许当街焚烧不是他的本意,可能那个时刻对他有特殊意义才会选择行程别耽误后采取当街焚烧,那个时刻可能是他父亲多年前离世的时刻,但是祭奠就是一种仪式,那么他烧过祭品后可能还会到他父亲的墓碑前跪一跪。
  手里的对讲机突然传出叶修的声音。“孙哲平,现在带队到北区公墓,在东门进去上山搜索,监控显示有可疑车辆进入。注意搜索行动中注意安全切勿引起嫌疑人的情绪起伏。”
  孙哲平拿过地图,对着北区公墓东门规划线路。开车的小警察一路飙车到了墓园,本来大晚上这种地方就很阴森,知道里面藏了个杀人犯以后,连刮来的风都陡然上了刺鼻的血腥味。
  “吴平义,你在这对吧?”叶修沙哑的声音透过扩音喇叭穿出来,平常听起来懒洋洋的腔调现在却满是紧张的味道。
  “我知道你在这,我还知道你在C区46号吴勋的碑前,也就是你父亲的碑前。”
  “你一定是在想,父亲,我替您报了仇,那个医生已经被我杀了,他的妻子我也杀了,留下那个小孩,让他也尝尝没有爸妈的滋味。”
  “可是你父亲就希望你用这样的方式给他报仇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个医生却夺走了两条鲜活的生命。”
  孙哲平一步一步向山顶上摸过去,来到叶修口中的C区。在一片黑暗中一个闪闪烁烁的亮点自然无比的显眼。
  周泽楷和韩文清也循着另外两条小路上来准备接应。那点火光一动,接着吴平义站起来,在火光中孙哲平他们几个人已经没有藏身的意义了,索幸几个人都站起身来。
  吴平义听见叶修的喊话,神色并没有多么激动,看来叶修他们这个计策不管用,还是得他们几个近身肉搏。
  韩文清无疑是打起来最狠的一个,所以他自愿承担了主力这个保持高输出还得扛高伤的角色。
  吴平义年轻力壮,打一个韩文清还能打成平手,孙哲平和周泽楷就兼顾出黑拳和为叶修指引方向,一边拖着嫌疑人往叶修领人过来的方向扭打着。
  叶修一经赶到,带着几十号人,吴平义就是散打冠军也跑不了了。
  人被带走审讯了,叶修就在原地看了看墓碑上的吴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早上,叶修进入问讯室。
  “为什么杀人?”“血债血偿啊,他害死了我爸。”
  “那林琅呢?”“她跟那男的蛇鼠一窝,当然也得死。”
  “那孩子为什么没杀?”“那还是个孩子啊,我突然就像让他体会体会我的感受所以就放了他一命。”
  “为什么割断颈动脉又取走了心脏?”“他们这样没有感情的人怎么配有心脏。”
  “第二天你还是出现在了医院,为什么没有逃跑?”“因为我有一场手术,我是主刀。张毅该死,但这个病人不必,毕竟一条生命。”
  下午,吴平义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正式移交法院审理。
  叶修趴桌子上补了两个小时觉就又活蹦乱跳满地图撒仇恨去了。
  “诶哟小周这伤可得好好处理,不然隔壁民警的那个小警花得哭死了。”
  “老孙你这也是,本来带小孩就不好找对象,要是再破相了,啧啧啧。”
  “老韩你这可惨多了啊,唉不过没关系,估计就是你颜值巅峰的时候估计你也找不着对象。”
  叶修嘲讽完一圈以后,舒舒服服的回到椅子上享受着众人咬牙切齿的目光。正感慨着没案子的美好时光,突然桌上的电话铃声大作。
  “平安小区,入室杀人。”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周叶】道听途说

#欠了大半年的点文……  拖了太久抱歉QUQ #原著向,因为无法想象轮回众叶神坏话的样子所以有原创角色周壹和叶拾……有私设,还有狗血【大概】 01. 周泽楷有个发小周壹,和周泽楷是一同打游戏一同进训练营的交情。周壹是个叶秋死忠粉——这点从他玩了战斗法师上就可见一斑——却无奈于各种原因进了轮回训练营,却从未放弃追随他偶像的想法。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周泽楷当他出道,他就要转会去嘉世,轮回留他都不行。

为你沉沦

(15)

第十四幕 交锋 夜晚的黄龙洞,在景观灯的照射下有一些清冷的恐怖。 盗跖绕过闭路监控器的画面和巡逻的保安,悄悄地追上前面那个身着白衬衫,浅蓝牛仔裤的少年。 只见那个少年轻车熟路地拐入了斜挂着“太白遗风”酒旗的亭子中。 喂,难不成这么晚了这地方还营业? 盗跖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与少年避开了一段距离。 “你迟到了……” 是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妖媚得酥骨。 哦……原来看起来挺冷漠的少年喜欢的是这个类型的啊

【酒茨】难逃劫数

临时通知

各位看官,由于未知原因,我滴【酒茨】难逃劫难第二章暂时发布不了。现在一点发布之后就出现“投喂失败”的信息。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牵扯到违禁信息,但是确实没有写任何违禁文字及文段。                窝会重写一遍试试滴~                会想尽一切方法发出来滴~          有看官知道为虾米发不出来的可以给窝解答一下吗?谢谢(๑òᆺó๑)

叶飞扬leaf
哈喽各位小伙伴,这里蔚风~全职盗笔双圈。吃双花喻黄瓶邪黑花~ 欢迎企鹅扩列 996846617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