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2-20
阅读 429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223)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2041-2049】

哎,上铺那个。【2041-2049】


2041.

截止到五一黄金周之前

502宿舍的人安分了好一阵。

一方面是因为最近学校领导下来检查

本着双方不添堵的原则,大家都选择了好好上课。

另一方面是因为有几门课的老师说五一之前要检查一次作业,当平时成绩。

本着不能在期中就被老师彻底记住的原则,大家选择了好好写作业。

从开学开到到现在的所有作业。

 

2042.

“我们真的这几门课就一直没写过作业吗?”张佳乐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不死心的问道。

“你这学期这几门课收过作业吗?”孙哲平面无表情的反问。

然后502宿舍的几个人相互看了看

再然后四个人一起在宿舍泪流满面。

 

2043.

这时候张佳乐就忍不住感慨,还是专业课的作业好

每节课一交,而且画图计算写实验步骤偏多。

就算张佳乐想不起来写,班群里也一群人监督着张佳乐。

所以每次一发作业答案的时候张佳乐心情都挺复杂的。

“感觉就跟看着一窝嗷嗷待哺的小鸟似的,哎。”张佳乐心累的说道。

“你这样的最多是个饲养员,别想太多了。”孙哲平安慰的说道

“蛋,我怎么就是饲养员了,我就不能是他们的长辈?”张佳乐不爽的说,企图在嘴上占占辈分的便宜。

“那你会孵蛋吗?”孙哲平冷静的问道。

张佳乐泪流满面

 

2044.

说到孵蛋之后几个人就开始扯淡

然后发现其实大家小时候都还是挺天真的。

属于年幼无知都被自然课的老师坑过的类型。

不知道是不是当时那个年代的自然课老师都是一个师傅带出来的。

所以上课才都那一个调调。

先是忽悠学生们买一个鸡蛋

然后让学生们放学回家孵蛋。

等再上课的时候问学生们孵蛋了吗

答案当然是不。

然后老师再顺理成章的告诉大家关于禽类孵蛋的故事云云。

 

2045.

当时东北大哥特别听话

回家找家长拿了鸡蛋就躺床上捂被子里了。

后来二十分钟过去了。

东北大哥确定了那个鸡蛋

应该是熟的。

 

2046.

相比之下北京的哥们比较悲催

回家也不打招呼,偷偷摸摸的拿着生鸡蛋就钻被窝。

结果被他老爹当成装病不想写作业

一把拽起来正好把鸡蛋给磕碎。

当时北京的哥们也小,为这事嗷嗷哭了好几分钟

嗓门一高全楼都知道了

五楼一门家老爹打孩子

蛋都碎了。

 

2047.

当时听完之后张佳乐松了口气

忽然觉得还是自己爹妈好。

“……直接阻止了你?”宿舍另外俩人好奇的问道

“不是,那天我家正好没鸡蛋了他们让我出去买,我就顺口说了这事。”张佳乐一脸幸福的回忆道。

“然后他们就多给我手里塞了点钱,说我下次想吃毛蛋直接说,小孩编瞎话不好。”张佳乐一脸幸福的继续回忆道。

脸上满是那时吃到毛蛋的喜悦。

 

2048

当时宿舍另外俩人就忽然想起了孙哲平说过的一句话。

“你告诉我你长这么大都没被人贩子拐走,是不是因为人贩子看不上你?”

金玉良言

总是经得起时间的推敲。

 

2049.

“你小时候呢,也被老师坑了?”张佳乐幸灾乐祸的问,迫切的想听孙哲平吃瘪的黑历史。

“嗯,我们当时是连续两天自然课,老师第二天上课就问孵蛋的事。”孙哲平淡定的说

“那你怎么说的?”张佳乐幸灾乐祸的继续问

“我说人孵蛋了鸡干什么去,然后老师很生气,问谁说的。”孙哲平淡定的继续说

“然后呢?”张佳乐满脸期待的问

“我说我爸昨天晚上说的。”孙哲平淡定的继续继续说。

502宿舍其他人瞬间笑的人仰马翻。


  • 举报帖子
喜欢 4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将至

27

    27、     “你……你在说什么?”苏万眼神躲躲闪闪,试图垂死挣扎,“你在喊谁呢?我、我、我……我……”我了一长串也没我个所以然出来。 那惊慌失措的蠢样子惹的瞎子直发笑,“别装了,”他扶住小孩儿,按在椅子上,一件件帮他把衣服脱掉,湿衣服捡出来,干衣服又套回去,最后给他裹上自己肥大的羽绒服,“以为自己藏得特别好是吗?” 苏万拉紧外套,闭口不言。 “不止陈言想弄死你,”瞎子不再跟他绕弯,“我

画未

(15)

叶昊玉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着破门而入的文慕白,淡然道:“什么事?” 文慕白显然没有什么耐心:“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叶昊玉慢条斯理地倒了一杯酒:“你为何如此心急,老友见面,你也该有点好声气吧?” 文慕白皱眉道:“抱歉,昊玉。现在确实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因为我的师兄处境很危险,晚一刻都可能会送命!” 叶昊玉冲他无所谓地耸肩笑道:“那也是你的事。何况惹出麻烦的是你,为何我要着急?” “你!”文慕白咬牙

【阴阳师】我们这个gay寮,妈的死gay

有屁就放

偏偏没有多长的小路就能碰上源博雅。 “晴明!你好。” 呵,源博雅再给我打招呼。我不想回头看他,便加快了脚步,往街角走去。 “唉,晴明,你怎么不理我啊。” 烦恼哩,被抛弃的阴阳师晴明。 这时候,源博雅的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往回一拉,就托住了我。 “为什么要躲着我呢,晴明。” 我悲催的笑了笑,“博雅哟,我们曾经说好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说好的事情......” 他捏着下巴思考着,我突然喊道:“你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