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195

【瓶邪】山茶缘 (道长瓶x山茶矮人邪)

麟山钟灵毓秀,水清树茂,莽莽苍苍,山中万物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久而久之自有些精怪传说。山路蜿蜒曲折,说是路,其实也就是上山的猎户打猎走多了踩出来的小径,再往深处连小径都无,只见参天古木与一丛丛茂盛的野草。

此时夕阳西下,草木都镀上一层金光。幽幽山路上正有一名玄衣道长,不疾不徐的朝着山顶的方向走去。这道长名叫张起灵,此次上山顶是为赴约。路虽崎岖不平,但他走的毫不费力,显然是已达到一定功力的表现。麟山乃是奇山,山顶高耸入云不可见,他以前也只为修行上去过一两次,就是凭他的脚力也要走上个三四天才能到达山顶。

 

他正计算着到达山顶的时间,走着走着,突然听见前方传来微弱的呼救声和野狗的狂吠声。循声看去,却并未看到人影,只看到一只野狗似在追赶什么,越跑越近。他再仔细一瞧,原来野狗追赶的是一个五寸来高的小人儿,一边惶急的喊着“救命”,一边跌跌撞撞的向前奔,想必是什么化成人形的精怪。令张起灵略有不解的是这精怪既能化人,却连区区一只野狗都对付不了。

那小人儿呜呜咽咽的喊着“救命”,脚下被不知是碎石还是藤草之类的东西一绊,就扑到地上,眼看着那野狗就要扑到他身上去了。

张起灵本不是爱管闲事之人,且他知悉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且他若救这小人儿,那野狗便会挨饿,所以他也并没有插手的打算。但今日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那小人儿的求救声太过凄切,他竟出手拦下了那野狗,不过也并未下杀手,只是将它打晕了,扔到草丛里。

再回头看那瑟缩在地上的小人儿,他好像已抱了必死之心,抱着脑袋闭着眼睛,发着抖等待野狗的致命一击。可等了半天却无动静,只感觉有一片大大的阴影遮在自己上方。小人儿不禁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缓缓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这才看到自己身前的张起灵。

他眨巴眨巴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眼前这个人救了他一命。小人儿急急忙忙的从地上爬起来,揉揉小脸儿,拍拍身上的土,清清脆脆地喊了一声:“谢谢恩公!”

张起灵把他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番,小东西看起来也就是人类六七岁的年纪,身上衣物竟是山茶叶所做,头顶上也有片小小的山茶叶。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山茶矮人?张起灵心下暗忖。山茶矮人一族传说是矮人中最神秘少见的一族,身长不过五六寸,以山茶为衣,且喜食山茶。他也只是听师父张启山约略提起,并未亲眼见过。

那小人儿并不知张起灵在一瞬间想了这么多东西,见他不说话,又出声道:“恩公?”小脑袋一歪,带了点疑惑的神色。

张起灵回过神来,看他身上并未受伤,便站起身绕过他继续朝前走去。小人儿见张起灵也不答话抬脚就走,也吧嗒吧嗒的迈开步子跟着,他个子小,哪里跟得上张起灵一双长腿,几乎就是跑的了。

他一边在后面巴巴地跑一边喊:“谢恩公救命之恩!我叫吴邪,是这麟山上的山茶矮人,敢问恩公怎么称呼……”他看着年纪小,却也很有礼数,不过没几句话就把自己老底全都兜了出去。他刚才本就因逃命废耗了太多体力,现下又紧紧地跟着张起灵,跑了没多久就呼哧呼哧喘粗气,但他仍执着的跟着前面人的步子,还口口声声喊着“恩公等等我”,一张小脸儿憋得通红。

张起灵本就觉得今日救了他不似自己平日所为,又被这聒噪的小东西跟了半天,本想等他累了就自然不跟了,没想到小东西还挺有毅力。于是他停下步子,对身后的山茶矮人说道:“不要跟着我。”

落了一段距离的吴邪见他停了,又呼哧呼哧地紧赶慢赶几步赶到他跟前,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恩公……救了我的命,我自然……要跟着你,报答你了……”

“不需要。”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张起灵随即又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吴邪愣了一下,小嘴一抿,还是倔强地跟了上去,只是这次不再喊叫,仅是闷头努力跟上他的脚步。

 

张起灵又走了大约两刻钟,见已天色擦黑,看看距山顶还有大半路程,就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他寻了个稍微开阔点的空地,捡了些树枝生上火堆。他是修道之人,一天只食一顿,上山之前吃过,此时便也不用去寻找食物。刚生上火,他就又听见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一回头,竟看到吴邪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跟前,“啪”的一声在地上摊个大字型,喃喃道:“总算是停了……呼……可累死我了……”

他竟然还在跟着!张起灵有些吃惊,面上却也没显露出什么,只是声音沉沉的问道:“你为何要跟着我。”

吴邪翻了个身趴在地上,两条小胳膊交叠着垫到下巴下,弯起膝盖晃荡着发酸的小腿,大眼睛亮亮的看着张起灵真诚地说:“因为你救了我呀!滴水之恩尚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恩公,你总得给我个机会报答你才是。”

张起灵觉得这小娃娃太会讲话,一点都不像他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年幼,却只是说了句:“不要叫我恩公。我叫张起灵。”

吴邪一听此言上半身“腾”的支起来,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一口小白牙,好像知道了他的名字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情一样。“张……小哥,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啦。”吴邪又翻了个身,侧着身子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小哥,你可不要再赶我走呀……”

过了一会儿没了动静,张起灵再去看他,竟是睡着了。也难怪他累了,跑了那么久,就为了这莫须有的报答自己……也真是够倔的。张起灵摇摇头,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脸上流露出的些许笑意。

山里夜间气温很低,张起灵又去捡了些树枝来填到火堆里,在一旁静心打了会儿坐。待要躺下休息时,瞥见一旁睡得哈呼哈呼的吴邪,火光映得他的小脸红红的,还有些脏兮兮,想必是白天摔倒蹭上的。地上这样凉,他却睡得自在,口水都流了出来。

张起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轻地捧起他来,让他挨在自己身边,给他裹上了一点自己的袍子。吴邪的身体那样小,他用两只手捧完全有余,身体暖烘烘的贴着他,像个小暖炉。吴邪吧咂吧咂嘴,翻了个身揪着张起灵的衣襟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亮。山间鸟声啁啾,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夹杂着淡淡的花香。天亮没多久张起灵就醒来了,但他发现身边吴邪睡的位置竟然是空的!他迅速起身,怎么没发觉他离开?难道是给野兽叼了去?但如果有野兽靠近他不可能未曾发现……张起灵正心焦地想着,突然听见吴邪清脆的唤声:“小哥,来喝点水吧!”

抬头一看,只见吴邪拖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竹筒哼哧哼哧向他走来,里面盛了清水。张起灵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下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却只是道:“你不需做这些事,我自会做。”

吴邪抬手抹抹溅上水珠的小脸儿,看着张起灵说:“我都说了要报答你了,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能做做这些事也好,反正不远处就有一条山溪,”吴邪用力地抬起竹筒递向张起灵,“来,喝吧!”

张起灵看他那费力的样子,只得蹲下身先把竹筒接了过来。吴邪嘿嘿一笑,满意的看着他喝水。张起灵只觉得这水甘洌清甜,不同于往日,可能是错觉吧。

吴邪还自顾自的开心着:“小哥,虽然我外表是个幼童,但是这是我们山茶矮人的特点,其实我心智已经成年了!按你们人类的说法,差不多就是十八岁吧,可以帮你不少忙呢!”可他又忽的沮丧起来:“可惜我个子太小,没办法帮你抓条鱼吃什么的……”

张起灵看他低头撅着小嘴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没关系。”

“不过……”吴邪又猛的一抬头,“我听族里老人说过,我们是有可能变成人类大小的,只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变大……啊,还有,谢谢你昨天晚上搂着我睡!”

搂着……他只是给他裹上了袍子而已。“你……吃什么。”张起灵想了想,问了这个岔开了话题。

吴邪听言跑了两步到路边的芍药跟前,扭着小屁股一跳,揪住花茎,扯了片花瓣下来,张嘴咬了一口,含混不清地说:“山茶矮人喜食山茶花,但现在并不是山茶花期,所以我们就吃些别的花瓣,花叶也可以的,山中好多植物都是我们的朋友,”说着啊呜又咬了一口,“大概别的食物也可以,不过我没怎么吃过,嘿嘿。”张起灵点点头,看着吴邪嘴唇被花瓣的汁液染得红红的,只觉得好像那片花瓣是被他自己吃了,嘴里都是花瓣清苦的味道。

 

张起灵把还悠悠冒着烟的火堆余烬熄了,准备继续赶路。他回头看看还在捧着花瓣吃的吴邪,便又俯身摘了两片花瓣,塞在吴邪怀里,拎着他放在自己肩头。

吴邪被突然的腾空感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身处何处,惊喜的喊了一声:“小哥!你同意我跟着你了?!”

“嗯。”张起灵轻轻点了点头。

“太好了!”吴邪开心得小手紧紧搂住张起灵的脖子,仿佛怕他下一秒就改变主意一样——虽然他也根本搂不过来。

张起灵走的平稳,吴邪坐在他肩膀上叽叽喳喳的:“小哥你到山顶去干吗呀?山顶上有很多好吃的吗?你是不是会法术?你能不能给我变出山茶花来?……”一个个问题像连珠炮似的抛向张起灵,张起灵只答了一句“赴约”,便闭口不言。吴邪讨了个没趣,撅着小嘴也不说话了。

一路上也没什么新鲜物事吸引他的注意,没一会儿他竟迷迷糊糊的靠着张起灵的脖颈睡着了。张起灵瞥了瞥肩头上的小家伙,只是把脚步放得更加轻缓。

 

行至正午,他在山溪里插了条大鱼,简单收拾了下鱼鳞什么的,生火烤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嗞嗞冒出香味。吴邪早就醒了,此时正端端正正地坐在火堆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比他还大的大鱼瞧,忍不住舔舔嘴唇咽了咽口水。他眼神亮亮的,像等待投食的小狗,如果他有尾巴肯定早就摇晃起来了。张起灵看在眼里,脸上也忍不住微有笑意。

等鱼烤好了,他先弄了一小块下来,用树叶托着递给吴邪。“谢谢小哥!”吴邪迫不及待的接过来,也顾不上烫,胡乱吹了两口就开吃,一边被烫的哈气一边说:“真好吃!简直不逊于山茶花瓣!”张起灵看着他心满意足的样子,心里像晕开了一汪水。不知为何自从吴邪跟在了身边,短短一段时间里他笑的次数竟比往常一月笑的次数都多——自己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吃过之后又歇息了一会儿,再出发时吴邪还是坐在张起灵肩头。他搂着张起灵的脖子凑近了吧唧就亲了他脸颊一口:“小哥,你真好。”笑得眉眼弯弯。张起灵心下一动,却什么也没说,连表情也不曾变,脸上只剩轻轻软软的触觉。

行了半日,到了晚上睡下的时候,吴邪自动就凑到张起灵身边,往他身上蹭。张起灵无奈地看着他,心想还说什么心智已是成年人,根本还就是小孩子心性。不过他还是把臂放平了,让吴邪挨着更舒服点。

吴邪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张起灵怀里,睡着前还迷迷糊糊地嘟囔着:“小哥……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虽然说的声小,但张起灵还是听清了,他只觉得心头像拂过羽毛,又软又暖。

 

第二天醒来又是继续赶路。虽然路途单调,但也可能是因为有了陪伴,并不觉得枯燥无味,尤其是当张起灵看到吴邪那暖暖的笑容时。一人,一山茶娃娃,一起行了三日,才终于到达了麟山山顶。

山顶上有座破庙,不知是何年何月修的了,风吹日晒,破败不堪。今日是七月初七,正是张起灵赴约的日子。前几日他那瞎子师兄约他务必在七月初七天黑之前到达麟山山顶,还神神秘秘的,不告诉他有什么事。张起灵本想无视他,但又耐不住他的死皮赖脸软磨硬泡,才勉强答应。此时正是下午,黑瞎子也还没有出现,张起灵便在破庙里收拾出来一块干净地方,开始打坐。

吴邪从未到过山顶,正觉得新奇,东瞧瞧,西看看,一会儿戳戳地上破破烂烂的蒲团,一会儿揪揪杂乱的野草,背着小手像个小巡查官似的,把破庙里里外外看了个遍。张起灵也不管他,任他转去,反正山顶极高,也没什么野兽出没。吴邪转完了,又凑到张起灵身边。

几日混下来,吴邪早就觉得这救他的小哥外冷内热,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对他是极好的。他胆子也愈发大起来,现在更是无法无天,竟然拉着他的衣襟像爬树那样往他肩头爬。

他嘿咻嘿咻地爬到张起灵盘着的腿上,又踩着他大腿继续往上爬。张起灵还是一动不动的兀自打坐。吴邪正揪着他的前襟,像个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他稍微爬高了脚就没了着力点,只用手又有点抓不住,没一会儿就哧溜滑了下来,摔了个屁股蹲儿,正好落在张起灵腿部和裆部形成的空隙里。

好在也不高,吴邪也没什么大碍,爬起来揉揉屁股就往张起灵身上靠。只觉得所靠之处热乎乎软绵绵,舒服的紧。吴邪忍不住又左扭右扭地蹭了蹭,寻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又还觉得不满意,甚至回过身来扑在张起灵身上抱着他,全身的重量都压了过来。

吴邪抱着抱着,却觉得舒服的抱枕竟然慢慢变硬了!隔着张起灵的道袍都能感觉到抱枕的热度。吴邪又惊讶又好奇,抬头冲张起灵问:“小哥,你藏了什么东西?该不会是什么好吃的吧!”一抬头正对上张起灵暗沉沉的眸子,他也正低头看着他。

他从未见过张起灵这个眼神,不由得有点害怕:难道是被自己发现他私藏了好吃的,小哥不高兴了?不过吴邪的好奇心还是压过了那点小小的害怕,又说道:“小哥,你快让我看看!”说着就去扯张起灵的腰带和裤子。

张起灵伸手去挡,但这阻拦的动作在吴邪看来,更是坐实了张起灵藏了好吃的不想让他发现的想法,扯得更起劲了。他死死揪着张起灵的衣服就是不放手,张起灵也不敢太用力怕会伤到他,结果就拉拉扯扯的让吴邪把他裤子扯了下来。这一通磨磨蹭蹭,那处只有变得更硬,此时弹出来就像一管巨炮直指着吴邪。


【为了保护Gacha健康成长此处删掉586字】


吴邪感到一股浓烈的雄性气味扑面而来,无意识地舔了舔嘴角沾到的白色液体。随后不知生了什么变故,他只觉得全身发热,热的出奇,仿佛从来没有这么热过。他有些慌了,急急地喊了一声“小哥!”,满脸不知所措。

张起灵只见吴邪的身体开始发出微光,光还变得越来越强。他对山茶矮人这种颇为神秘的生物本就了解不多,现下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担忧地唤了一声“吴邪!”,连自己凌乱的衣衫都顾不上,急忙去看他。那光芒却变得极盛,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忍了一会儿,只觉得怀抱里得重量渐渐变大,最后勉强能睁开眼睛时,发觉怀里竟是个赤裸的年轻男子!那男子迷迷糊糊地喊了声“小哥……”,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吴邪?”张起灵查看了一下他的状况,发现他只是睡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吴邪这是化人了。

 

张起灵匆匆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又把袍子脱了给吴邪披好,安顿他躺下。收拾妥当后他才理了理自己的思路:听吴邪说起过他能够变成人类大小,却不知如何才行,如今化了人,想必是恰好碰上了化人的契机。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张起灵正要捡些树枝去生火,突然觉得破庙门外有些动静。他一个闪身出去,迅疾地掐住来人的脖子。那人倒也不急,摇晃摇晃脑袋悠悠开口道:“哑巴,我送你的七夕大礼怎么样啊?”

那人双目蒙一黑布,脸上挂着熟悉的痞笑——正是约张起灵来麟山山顶的师兄,黑瞎子。

张起灵看清了来人,这才松了手,叫了一声“瞎子”算是招呼。

那人却不依不饶:“哎哎哎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瞎子,要叫我师兄!”

张起灵并不答话,黑瞎子也不在意,探着脑袋往破庙里瞧了瞧,看到了披着张起灵的袍子躺着的那人,回头冲张起灵嘿嘿一笑:“哑巴,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他见张起灵还是不答话,又问:“你就不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张起灵这才把视线投向他,眼里有些询问的神色。

黑瞎子煞有介事地摇头晃脑了一番:“我给你算过一卦,卦上说你最近要走桃花运。嘿,这可真是奇了怪了,万年冰山哑巴张要走桃花运,太阳都要连滚带爬从西边骨碌出来了!”

“说重点。”张起灵沉声道。

“咳你别急啊,我这不正要说吗!”黑瞎子抄着手,闲闲靠在门框上开口道,“话说我前几日上麟山,正巧碰见这小东西,山茶矮人难得一见,就跟他说了几句话。觉得这小子傻乎乎的天真无邪,正好给你让他改改你这冷冰冰的性格。”还没说完他自己先嘿嘿笑了一通,好像想起了什么极好笑的事,接着说道:“我问那小子,我给你找个相公怎么样?你猜他怎么说的?”

张起灵懒得回答,反正不回答他也会说——果然,瞎子又继续道:“那小子傻乎乎地问,相公是什么?能吃吗?”说完又是哈哈哈一阵捧腹,“我就跟他说,不仅能吃,还很好吃!怎么样哑巴,师兄送你这么大一份礼,够意思吧?”

张起灵看看里面熟睡的人,并不接话,只是问道:“你可知他为何化人。”

瞎子摸了摸下巴,说:“我也只是偶然间在古书上看到过,就想试试。山茶矮人化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这天时嘛,就是这七月初七,地利,就是这充满灵气的麟山山顶,而这人和……嘿嘿,就是人的精气。哑巴,干得不错啊~”说着用手肘拐了一下张起灵。

张起灵思忖一番,又开口问道:“那野狗……”

“嘿嘿不愧是哑巴,一下子就猜到了。没错,那野狗就是我放的。现在你明白了吧?枉我这媒人辛辛苦苦跑前跑后给你拉红线,你个哑巴还不表示表示,唉,真是费力不讨好……诶诶,你上哪去?”

张起灵朝庙里走了几步,又停下回身对黑瞎子郑重地说:“谢了。”

黑瞎子脸上挂着一丝浅笑,一副“师弟你终于长大了”的表情,朗声道:“光说说可不算,回头请师兄我吃酒,要最贵的,非好好宰你一顿不可!”

“嗯。”张起灵点头答应。

 

张起灵走回吴邪身旁,挨着他坐下,看着那人安静的睡颜,嘴角轻轻勾起。

山茶之缘,情定七夕。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30
收藏
评论 18

猜你喜欢

《萌兽成受》

(4)

【004】   知道吴邪不吃狗粮之后张起灵晚餐就尝试直接在小盘子里装了一些饭菜,搁到桌脚让它自己吃。   吴邪走过去闻了闻,吃了几口就很不给面子扭开头开始扒张起灵的裤管。吴邪表示很嫌弃张起灵的厨艺,早上是因为太饿没太注意味道,现在饱了一品尝,还真不是难吃两个字可以形容。 饭太硬菜太干肉太硬太咸,吴邪停止扒裤管的动作抬头无比纳闷的看着张起灵,心想你吃这些能长那么高也是不容易,但纳闷之后心里徘徊不散的

【重启】杂

这一年中秋我过得很不踏实。二叔他们带回来的消息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我是和三叔一样被雷声给“警告”了。这种猜测现在仍然没什么根据,但给人感觉很不好。 如果三叔说的是真的,而我半个月前听到的那次雷声的确是在警告小哥和黑瞎子这次下斗会出事,是不是意味着我可能以后也得跟三叔一样听到雷声就得跑。这样我心理是很不平衡的,他妈的老子一个洗手从良的良民,凭什么就得跟个逃犯似的东躲西蹿啊,还不是逃雷子,他妈的逃雷,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雪木拾野
灵歌千阙思吴邪。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