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5-20
阅读 1852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38)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三十八章

 

烛台切光忠没有反对,于是四只吸血种分为两组,分别朝左右走去。太鼓钟贞宗的兴致明显高涨了许多,一副并不急着赶路的样子,时不时还走进路边感兴趣的店里逛上两圈。一期一振开始还忍耐着,在他踏入第六家店的时候忍不住开口了:“不如先把要做的事情解决了,再来一起逛街吧。”

外表是少年的纯血种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哎呀,没关系的,我留心着呢。那些都是小事,一会儿就能办好。”

嘴里这样说着,他又已经走了进去。这是一家卖酒的气派店铺,一码码的酒瓶整整齐齐地摆在货架上,从便宜的土法酿酒到各个酒庄出产的昂贵名酒应有尽有。装满酒液的橡木桶摆在角落,桶面上大大地写着售价。太鼓钟贞宗随意地看了一眼周围,店员没有因为他们俩是吸血种而避开,反而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漫不经心地瞄向一排排货架,他问道:“你们酒窖里卡诺兰庄园最好的货是多少价位的?”

他熟练地报出一串数字,一期一振虽然有心理准备,听到后还是有些吃惊。虽然以前从热衷于名酒收藏的吸血鬼猎人那里得知各个著名酒庄都有一批被公认为顶级的昂贵镇庄藏品,这个价格也高得过于离谱。

听到报价后,太鼓钟贞宗的反应却比他还大。他不耐烦地眯起了眼睛:“我问的是最好的,不是最贵的。从你这里买收藏品,我是嫌家里的不够多吗?要能喝的。”

他这一席话让那店员唯唯诺诺地应了下来,接着又报出了几个年份和售价。太鼓钟贞宗要了二十瓶,手写了一张纸条,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小枚印章盖上了戳记。店员将那纸条收好,毕恭毕敬地送他们出门。

两手空空地走在路上,两人并肩走过一座石桥。一期一振忍不住问道:“这就算买好了?”

“是啊,”他耸了耸肩,“我让他们送到旅店里。”

“可是我们还没去——”话音刚落,一声尖叫响起。迎面奔来一个形容猥琐的男人,一期一振瞥过他手里攥着的一个缀着珍珠和蕾丝的小包。而在桥的那一端,一个少女单手捂在胸前,另一只手提着裙撑,正害怕而惊愕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的贴身女仆一边叫嚷着捉拿那个抢劫犯,一边安抚着她的主人。

身体比意识要快,转眼间一期一振就拦住了那个男人,劈手将他手里的小包夺了下来。只是轻轻一绊,他就倒在了地上。这一切在其他人眼里不过是瞬间的事,那个男人已无力再挣扎爬起。快步走到少女面前,他将那包交给了还没回过神的女仆,微微欠身就回到了太鼓钟贞宗的身边。他对着自己的血侍吹了声口哨:“哇,你还真是多管闲事。”

巡逻的侍卫已经小跑着赶了过来,一期一振低下了头,示意他快走。太鼓钟贞宗被他推着,在路过那名少女的时候多看了她几眼,然后在路边拉住了一期一振的袖子,满脸严肃地说道:“我一定不笑话你——其实她还挺漂亮的,说真的,你是不是喜欢她?”

“你在说些什么呀?!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没细看,快走吧。”一期一振哭笑不得。太鼓钟贞宗扬起下巴,用一种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的眼神盯着他:“一期一振,我告诉你,什么都瞒不过我的眼睛,我全都知道。”

垂下头无力地叹了口气,一期一振看向一本正经的太鼓钟贞宗,忽然间笑了出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他也用同样严肃的口气说道:“那好,我想问一问全知全能的你,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突飞猛进的?”

太鼓钟贞宗一时语塞,挠了挠头后转过了身。一期一振忍着笑跟了上去,两人朝前方快步走去。倚在桥边石栏的一位赏金猎人打扮的男子一直不着痕迹地留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时不时抬手摁住帽檐。他胸前别着一枚黄色吸血鬼猎人的纹章,垂在背后的银白色长发梳得整整齐齐,在末尾系作一绺。

 

 

午后的阳光温热灿烂,现在还没到热力灼人的炎热夏季。而地下则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凉爽,带着一种特有的沉滞阴冷的气息。

轻微而粘腻的吸吮声断断续续地传来,伴随着窸窸窣窣的肢体划过柔滑布料的声音。暗红色的床幔垂在床的边缘,在原本就黑暗的空间里又拢上一层朦朦胧胧的轻纱。纱面上用金线浅浅地挑了一层吸血种徽记的纹样,原本堆在床上的绸缎大多数都滑落到了床单边沿,有的半搭在床沿,有的则已经落到了旁边的地上。血的力量在维持墙壁和地板上的魔法阵的运作,保证了这间石室里的清洁和干燥。上百件衣服和饰物散落在床的周围,它们的主人正躺在床上与自己的伴侣拥吻。

鹤丸国永未着寸缕的身体与三日月宗近紧紧相贴,舌头在轻轻搅动和触碰,双唇重叠的热度和柔软让头脑变得混沌。舌尖沿着齿缝舔过牙齿,探到了若有若无的血的香气。他的银白色头发滑到了他的颈间,挨擦着他的脸颊,那双金色的眼睛慢慢睁开了,带着湿润的微光。

他们的吻绵长而温柔,三日月宗近的手扶在鹤丸国永的腰侧。慵懒的纯血种离开了他的唇,枕着自己的一只手臂趴在他的胸膛上。另一只手则从他的小腹滑到喉间,然后点上了他的喉结,慢慢地画着圈:“现在你能看见我了吧。”

三日月宗近低头含住了他的手指。指尖传来力度不重的噬咬感,鹤丸国永缩回了手,他能轻而易举地能在黑暗里看清楚三日月宗近的睫毛。他的伴侣的身体正在缓慢地向吸血种过渡,已经初具各种基本能力,例如夜视和獠牙。只是因为时间有限,三日月宗近体内血液的比重还不是很高。一直以来鹤丸国永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授血量,让他的身体缓慢适应,以达到能承受彻底改变的强度。

用指尖准确地挑起他一根垂下的银色鬓发,三日月宗近将它别回他的耳后。他看着鹤丸国永金色的眸子,微微一笑:“我现在倒是有点怀念那几天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一切都靠想象。”

额头相贴,鹤丸国永发出了窃笑声,说话声变得含混不清:“那你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了。”

他的手掌从他的腰际滑到大腿内侧,摩挲带来的酥痒让鹤丸国永动了动。湿润的嘴唇贴到了三日月宗近的肩膀上,那里留着一些还未完全愈合的、浅浅的牙印。舌尖轻轻在他的肩上和脖子上来回舔舐和轻点,细微的声音从他的鼻间发了出来。三日月宗近的手游移到了他的尾椎骨上,顺着脊柱轻轻抚动。

“每次你都用亲吻叫醒我,”三日月宗近望着他的背脊,“还要继续喂血吗?”

每一次的授血量都比前一次要多一些,循序渐进。鹤丸国永在不断重复这个过程,以三日月宗近的身体感到昏沉、陷入沉眠为度。他双手撑在他身侧,挺起了上半身,发出了“嗯”的一声。

“你可以尝试着……咬我,”抚过他的脸颊,鹤丸国永看着三日月宗近的脸,“试着去吸血,应该算是你的第一次吧。如果是这种程度的獠牙,穿透皮肤也不是很难。”

“吸你的血?”三日月宗近低低地笑了。坐在他腰间的纯血种单手拢起自己披到肩上的散发,露出了光滑的脖子:“这里比较容易——”

话还没说完,三日月宗近将他拽到怀中,然后压到了身下。他握住了鹤丸国永的右手手腕,将它贴到唇边,吸吻到有红痕浮现。平躺在床上的鹤丸国永侧过头:“你这是想报复我吗?”

三日月宗近没有回答他,鹤丸国永的目光掠过他右手手腕上那道由银钉划下的伤疤。十三年前的相遇成就了今天的彼此,他望着三日月宗近,左手抚上了他的脸。

即便是最简单的触碰,内心溢出的甜美也让他觉得舒畅。而在这份温柔的相触上,穿刺肌体的野蛮和疼痛也显出了几分奇怪的满足。他看到他吞食鲜血时喉结的颤动,那双如月夜一般的眸子十分沉静,却又闪动着异常危险的光芒。鹤丸国永屏住呼吸,他看到三日月宗近离开了他的手腕,伸出舌头,一点点地舔着顺着腕间流下的血丝。热气呼到了皮肤上,唾液干燥的时候带起了一种湿冷,舌尖的舔舐异常酥麻。鹤丸国永竭力让注意力从手腕上移开,他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然而三日月宗近的左手却在此时撩过他银白色的刘海,他盯着身下的纯血种,喃喃说道:“你就像是猎物一样,我大概能体会到吸血种捕食的心情了。”

鹤丸国永看向曾持有最高等级纹章的吸血鬼猎人,目光里带上了挑衅的意味。在他开口前,他的手指捋过他贴在脸颊外沿的发丝:“另一种意味的‘猎物’。”

“哪种意味呢?”鹤丸国永屈起一条腿,微微眯起了眼睛。

“哪种都可以。”他的嘴唇贴到了他的耳边,声音轻得如同呓语。

 

 

“我有很久没来过这里了,看来一点都没变。”烛台切光忠望着赏金猎人工会的大门,大俱利伽罗站在他身侧。来来往往的猎人们显然不乏认出他们吸血种身份的,警觉和在意的目光如同针一般刺向两人。

不过他们完全没当一回事,径直走到了异端生物访问登记的窗口。按照印象熟练地填写着表格,烛台切光忠看向站在公告张贴栏前的大俱利伽罗。他正在阅读一张来自教廷的告示——那是今年红衣主教的任命公开函,将在狂欢节的最后一天面向全城举行就职仪式。

  • 举报帖子
喜欢 3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今天的我也在思考如何脱离五剑世界

(3)

然而我不能。 因为我是支撑这个五剑世界的根基——无剑。 第三回   我找来了刚属性的白虹剑,然后又去找柔属性的。柔属性除了金铃索之外,我搜肠刮肚想了一圈我能找来的能打的……好像只有毒龙银鞭。 我对金铃小天使说道:“金铃儿,你一个人独当一面行不行?” 金铃索看着我冷冷道:“我只是一朵三花聚顶。” 拒绝得真干脆,丝毫不给我面子,真不愧是大家公认的金铃小天使。 我迫于无奈只好去找了毒龙银鞭。虽然这货脾气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海间
兴趣:写文 写文Q群:658920096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