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964

[霹雳·日月]你所不知道的日月CP(完结)

这是CP欺诈,不可以打作者脸,要捶去捶墙(什么鬼


朱闻苍日和箫中剑走散了。

朱闻苍日爬上了天邈峰之巅极目远望。

朱闻苍日发现了远处非天境里的小型暴风雪。

朱闻苍日化光而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暴风雪中心死死抱住伫立其中的人影。

“无人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丢下我一个来找嫇娘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公子,你认错人了。”

低沉的语调。

抬头,看见白头发,低头,发现跟自己一样是红白系。

朱闻苍日太过惊讶他没放手。

“你好,敝人朱闻苍日。”

“你也好,在下苍月银血。”

苍月银血被他撞的胸闷,没有推开他。

“苍月你好。”

“苍日你好。”

“苍月你吃过了么?”

“苍日我吃过了。”

“苍月?”

“苍日。”

“苍月……”

“苍日。”

“苍月!”

“苍日。”

【划掉】天波浩渺里睁不开眼睛的男人抖落一地香榧子壳,“阿嚏,谁在念我?”【划掉】

“咳,你还是叫我朱闻吧。”

“你可以喊我银血。”

【划掉】苍停止了打喷嚏。【划掉】

一声女子高喝,“朱武,放开我大伯!”

【划掉】爱染嫇娘用眼神示意朱闻苍日,她的丈夫要哭了。【划掉】

【划掉】朱闻苍日用眼神示意爱染嫇娘,你丈夫长的像某位美丽的天使,我好想弄哭他。【划掉】

基于各种理由,朱闻苍日没有放手。

幽溟在爱染嫇娘怀中痛哭流涕。

一柄银枪闪着冷冽的光芒直捅朱闻苍日脑门。

一把长剑闪着寒光架住气势汹汹的银枪。

现场出现了另一团暴风雪。

白长直的绿眼睛剑客拎走了头顶蝴蝶结的男人。

白长卷的蓝眼睛(眯眯眼)枪客发出一声冷哼。

远走的暴风雪里传来一声呼唤,“苍月再见。”

知书达理的月族战神在另一团暴风雪里平静回应,“苍日再会。”

【划掉】六弦之首因不可抗力(打喷嚏)糊了“伪”四奇之首一脸香榧子。【划掉】


<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球球慢慢滚
南极冷逆科考站常驻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