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7-18
阅读 2627

【周张/叶王】ABO宝贝儿,你妈贵姓? 21-30

21

“我暴露了。”王杰希发短信。

“比我预想的要快,叶神果然是战术大师。”张新杰回复。

“他连你的事也推理出来了。”

“哦?推理我让周泽楷射过几次么?”

“这倒没有。”

“那就好。”

“你那边怎么样?还不打算相认吗?”

“小回给我提供了接近目标的机会,试一试。成功固然完美,不行就算了。”

“加油。”

“谢谢。”

张新杰放下手机,继续弄石不转绝版抱枕周边。

嘴里还轻轻哼着儿歌。

 

鉴于张新杰很忙,这个时候没有登录企鹅,也就没有看到叶修的弹窗。

叶修私戳张新杰没动静,只好暂时搁置,转战网络。

十分钟后,叶修对着满屏幕的爱情攻略挠头。

王杰希为什么那么冷淡?

娃都生了,自己也找到他了,两人之间的误会解释完了,工资卡也上交了,他还为一时口快开张新杰玩笑而道过歉了,下一步就是见父母,还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个时间张新杰为什么不在线?

真是……

不过,好歹自己没做出过火的行为啊。

叶修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忽然停下。

他将吸了一半的香烟按进烟灰缸,又掏出剩下半包烟。

起身走到房间角落,将烟盒扔进了垃圾桶。

他下一个孩子可以叫叶一叶二叶三嘛……

 

后来叶修真的有了第二个孩子。

二儿子王三七表示,爸爸起的这个名字真有纪念意义,呵呵。

那是后话。

 

但整个午休期间,张新杰都没有看电脑上的Q一眼,是事实。

哦,事实上,他也没什么时间整理周边。

这是有原因的。

 

周回不吃东西,尿布不需要换,体温正常。

然而就在襁褓里,抱着笑歌自若小手枕不放,也不放声嚎,就吭叽吭叽掉眼泪。

——这种闷闷的性格,跟爸爸简直同出一辙。

然而周泽楷看着自己的性格,更没办法。

 

怎么哄也哄不好,这下新手爸爸吓坏了。

周泽楷抱着孩子直接冲进医务室。

被一张紧张兮兮的帅脸盯着,队医虽然看惯了,此时也觉得压力山大。

“……大概是想妈了。这么小的孩子,能坚持一天不找妈妈,已经算难得。”队医小心翼翼下结论。

周泽楷默然。

“找找跟孩子相处得来的人,分散分散注意力吧。”队医建议。

“……”

 

周泽楷恋恋不舍地,让每个队员都抱抱宝宝,看宝宝能不能止哭。

首选方明华。

五分钟过去了,宝宝还在掉眼泪。

江波涛孙翔吴启吕泊远杜明等等,一概没用。

 

连传达室王大爷,都只能坚持十分钟。

在传达室里,看着宝宝难受的模样,周泽楷比宝宝还要难过。

“宝宝是不是看到什么,想起妈妈?”江波涛问。

周泽楷摇头。

“哦对了,周队,你的快递。”王大爷指指一堆箱子,“周队你突然买这么多东西啊。”

“……还有很多。”

都是昨天冲动购物折腾的。

只是现在周泽楷根本没心情去给宝宝拍照。

——等等,快递!

快递——找张新杰要周边——张新杰打电话——宝宝听儿歌!

周泽楷手比嘴快地,拨通了张新杰的电话。

 

22

在和王杰希聊天结束后不到三分钟,张新杰手机再次响起。

一看来电人:“喂,周队你好。”

“前辈……”周泽楷的声音充满犹豫和为难。

“周队,什么事?”张新杰推推眼镜。

不用张新杰继续问,已经听见了隐隐约约婴儿的抽泣声。

张新杰想了想,明白过来。

唱儿歌是大杀器,只有宝宝特别特别乖的时候,他才给唱。

早晨听到宝宝焦急声音,他情急之下一心软,破例唱了。

宝宝平时很少听他唱儿歌,这是忍不住想他呢。

傻宝宝,跟他爸爸一样傻。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但是自己不能在一天里犯两次同样的错误。

 

周泽楷犹犹豫豫:“……前辈,儿歌……可以唱么?”

张新杰冷静地说:“周队,小孩子不能太宠,会惯坏的。”

周泽楷拿着手机,一脸震惊。

——情节发展不对!

张新杰早晨明明还说“……小孩子不懂事又好奇,尽量满足他的合理要求,对于心理健康和日后成长都有好处”!

这才过了五个小时,怎么就变卦了!

 

江波涛看着队长突然间惨白的脸色,以及僵硬的动作,也吓了一跳。

他看见周泽楷掏手机打电话,以为是场外求援。

但周泽楷一开口,叫了声“前辈”,江波涛把耳朵竖起来了——能被称呼前辈的必定是联盟选手。

随后他听见周泽楷请求对方唱儿歌——联盟里面,再怎么前辈,也不过三十岁。会唱儿歌的前辈……几乎闻所未闻。

周泽楷的社交圈和他绝大部分都重合,江波涛敢大言不惭地说,在职业选手圈子里,自己比周泽楷认识更多人,更加熟络。

所以他凑过去:“小周?你……”

周泽楷像看见救星一样,把手机塞给他,可怜巴巴眼神杀:“求情!”

 

江波涛接过手机。

看见通话人的一霎那,他惊悚了。

霸图!张新杰!

简直就是严谨规矩的代名词!

周泽楷怎么会请这位看来严肃方正的前辈唱儿歌!

“前辈你好,我是江波涛。”

顶着周泽楷的眼神,江波涛压力不一般大。

“江副队。”张新杰打招呼,“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周队的宝宝哭了一个多小时。”江波涛夸张地说,“我们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有用。”

张新杰应了一声:“所以呢?”

“耽误前辈一分钟,只要前辈唱一遍,我马上就能学会。”江波涛一边点开免提,一边拿自己手机准备录音。

张新杰:“江副队,我有一件事情,想请江副队帮忙解惑。”

“前辈您说。”

“为什么是我?”张新杰说,“网络有大把的儿歌,况且周队夫妻也可以唱。所以,为什么非要我唱?”

 

“……宝宝!”周泽楷忽然发现,怀里的小周回,没有吭吭唧唧掉眼泪,而是瞪大眼睛四处张望!

——张前辈说话有效!

周泽楷眼睛亮了。

 

江波涛还在纠结张新杰的提问。

他也在琢磨这件事,就算新手爸爸不会唱,网上那么多儿歌资源呢,为什么周泽楷非得让张新杰唱?

 

眼看小周回往手机方向伸出手去,周泽楷二话不说,把宝宝抱到江波涛身边——准确说,抱到手机旁边。

张新杰还在等江波涛的回答,并没有说话。

小周和小小周同时目光哀怨看过来,对江副队的打击是双重的。

江波涛认命地开口:“前辈,是这样的,宝宝……哎宝宝你别!小周你别!”他惊慌失措地叫着,左手推倒一堆杂物,右脚……右脚对着周泽楷的小腿,狠狠踢了一脚。

踢在迎面骨上。

那里肉少而皮薄,差不多相当于一脚蹬在骨头上。

——疼疼疼疼疼!

 

周泽楷大活人,就算再不擅言辞,痛觉神经一点都不少,失声“唔”了一下,条件反射,眼泪都掉下来了。

这还不算。

他手一抖,差点没托稳周回,周回一晃荡没抱住手枕,手枕一掉,宝宝不开心,委委屈屈地,再次抽噎起来。

“啊啊,宝宝不哭不哭啊……小祖宗怎么了这,队长你没事吧队长……”江波涛声音惊恐。

一团鸡飞狗跳。

“前辈,没时间解释了,救场如救火,帮帮忙……”

江波涛话音未落,手机里已经传出歌声。

认真而温柔。

 

23

张新杰挂断手机,看看时间,离下午训练还有十分钟。

他给老队长打了个电话。

霸图现在的队长是宋奇英。韩文清去年夏天退役,距今不到一年,没有消失在茫茫人海,而是留在霸图俱乐部继续指导工作。

他的家离俱乐部很近,走路也就五分钟。

“老韩。”张新杰问,“中午小吕是不是没精神?”

韩文清说:“不好好吃饭,哭了一阵。我妈和保姆在哄。”

张新杰叹口气:“他俩还真有心灵感应。小吕一哭,那边小回也哭了。他刚刚打电话过来问。”

“……”这么大点儿的孩子,韩文清没法说人“没出息”,转而向张新杰说,“既然你都决定了,还儿女情长干什么。”

“并没有。是他找过来。”

“他找来你就认?”

“并没有认。也不是因为他想起孩子妈是谁,小回不慎听见我的声音。”张新杰解释,“这点来说,确实是我疏忽了。但是,我有补救方案。”

 

“好吧。”韩文清也没多说,霸图的汉子,一向对别人私事不八卦。

张新杰说:“晚上我过去一趟。”

韩文清说行。

“你的信息素再给我一点。”

韩文清说好。

张新杰道谢,随后继续整理周边。

 

韩文清挂断电话,韩妈妈在一旁问:“小杰打过来的?”

韩文清点头。

“想孩子了吧,当O的怎么可能不想自己掉下来的肉。”

“妈,你误会了。”韩文清说。

“是是是,我误会,我不懂。反正干孙女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抢。”韩妈妈也相当爽朗,“对了,小回和小十三怎么样了啊?”

“这才接走几天,想孩子的是您吧。”

“怎么,不行啊?好歹也养了这么久。人心都是肉长的,有偏有向,要不是我见这仨孩子可怜,才不帮你养。再好也不是我亲孙子……”

“妈我上班去了。”韩文清飞速逃离。

“走那么急干什么,你老说自己像黑社会,这仨孩子哪个怕过你?一个大A,比保姆还会哄小孩,说出去都没人信。我儿这么多优点,就不能上点儿心,给我带个儿媳妇进门?男女没所谓,BO我不挑,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带个人进门啊……”

 

韩文清身影消失在楼道。

韩妈妈这才收声关门,去宝宝房。

偌大的宝宝房里,除了保姆以外,睡着个娃娃。

娃娃钻进石不转的抱枕,睡得香甜。

“小吕没醒呢?”

“没。”

“唉,可怜的小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着哥哥。”韩妈妈摇头叹气,“现在这些年青人啊,想法跟我们太不一样了,不要结婚只要下一代,真是想不通图个啥……”

想当初她发现干儿子抱回奶娃娃,还以为自己添了孙子,结果空欢喜一场。

——韩妈妈的干儿子,是奶娃娃的妈,是她儿子的重要同事,是霸图战队副队长张新杰。

 

原本韩妈妈很看好自己亲儿子和这位干儿子的婚事。后来发现两人当兄弟当朋友简直志同道合,其他方面死活不来电,只好作罢。

不仅如此,遥想当年,她询问干儿子的婚姻观时,张新杰亲口回答,和伴侣生活一辈子,有太多要磨合的了,作为一个O,事业家庭兼顾,实在难度太大,更不要说随时履行伴侣义务——既耽误时间,又浪费精力。

因此,张新杰表示,有事业就够了,他对婚姻完全没兴趣,只打算要一个孩子作为后代,而且一定要一个基因特别优秀的孩子——这一番言论,令韩妈妈差点去挂个精神病院的号。

要不是她亲儿子出手阻拦成功,“霸图副队去看精神科”必然成为荣耀年度新闻。

还好,在她的谆谆教导下,对方稍微让步,同意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所以解决方案就是一对儿双胞胎!一边一个!

 

24

“怎么这么胡来呢……”韩妈妈还在叹息。

在她看来,一个O,就算事业做得再成功,不成家也是不幸福快乐的。

可是,有这种单身想法的,竟然不仅仅是她干儿子一个!

比干儿子还胡来的,是俩儿子的王姓同事!

真是放飞自我的典范,自己孩子都不管,抛夫弃子这还是O么!

可怜的小十三……还好干奶奶疼你……

 

“儿孙自有儿孙福,奶奶不要操心啦。”保姆笑。

“我不操心谁操心,”韩妈妈说,“我总得给孩子认父认母留点线索。”

“啊?奶奶真厉害,我真没看出来……”

“我爷爷当年做过抗日战争的情报员。”韩妈妈表示,留线索什么的,举手之劳好嘛!

比如对牧师的特殊偏好,比如霸图的各种周边,比如对那个什么一叶之秋的不来电……亲儿子干儿子白天都上班去了,韩妈妈说了算!

“奶奶真厉害!真是太厉害了!”保姆惊讶,“原来这几个月,奶奶不仅仅哄孩子玩儿啊。”

韩妈妈信誓旦旦:“只要孩子他爸不傻,就一定能找到!”

“可是,奶奶啊,”保姆忧心忡忡,“找到以后,会不会告小杰QJ,或者盗窃?要判刑的吧?”

“啊……这个啊……”韩妈妈一拍脑袋,大惊失色。

她光想着一家团聚,没想过人家可能不乐意啊!

这下糟了。

她还是期待孩子他爸傻点儿吧。

能让挑剔的干儿子满意,孩子他爸智商不会太低吧……

韩妈妈左右为难。

 

张新杰对于韩妈妈的为难毫不知情。

他进了训练室,一开机就发现叶修发来的私聊:“我说,你们俩真能算计啊。”

“叶神过奖。”

叶修的回复马上跟过来:“要不要我跟小周打声招呼,说说你的事啊?”

张新杰想了三秒。

随后回:“关于王队,叶神有什么想知道的?”

叶修看着屏幕,露出一个笑容,张新杰果然是聪明人,自己稍微透露威胁的意思,立刻把同盟卖了。

——也不算卖,都被挑明的事儿,只能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有没有跟你说,把他带回家,需要什么步骤?”叶修跟聪明人直截了当。

“绑定。”

“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不算绑定?”

“不算。”

“见爸妈呢?”

“见谁的?”

“你的意思是,我该去提亲?”叶修想了想,增添选项,“还是民政局登记?或者永久标记?”

——没有做过标记但怀孕的O,因为携带A的精子,信息素会有一定程度的改变。只不过这种改变不明显,单凭嗅觉很难分辨,在仪器下则无所循形。

生理上永久标记,才是正式的AO结合。

张新杰说:“王队不是因循守旧的人。”

“我还觉得你是呢。”叶修言外之意,人都会变的。

张新杰:“我是,所以我只能放弃一部分。但是叶神不用从我身上绕弯子套话,王队一向有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的想法。”

“我这不想不出,才来找你嘛。”

“关于我和周队的事……”

“张新杰你不厚道啊,敢要挟老年人了。”

“那叶神的意思?”

“……”

讨价还价讨价还价讨价还价。

两个心脏,就算聪明人聊天,旁人看着也累。

 

25

某丰快递相当给力。

晚上从Q市收件,不到二十四小时,物品就躺在了S市轮回传达室。

周泽楷收到来自霸图俱乐部快递的时候,周回还在吭叽吭叽抱着手枕玩。

周泽楷三下五除二拆快递。

快递箱打开,里面是一个大盒子。

周泽楷三下五除二拆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件等身抱枕。

周泽楷有点发呆。

通常卖家发抱枕,都是枕芯和枕套分开,枕芯卷得紧紧地,枕套叠好放一边。

张新杰不是卖家,所以他寄来的抱枕完全就是已经套好的样子。

牧师石不转,一袭白衣,神圣安详。

 

荣耀第一牧师,果然不是吹的。

——这不是周泽楷发呆的原因。

 

周回已经主动黏上去了。

——宝宝喜欢就好,这也不是周泽楷发呆的原因。

 

……宝宝钻什么呢?

周泽楷好奇地上去帮忙……帮忙……帮忙……谁来告诉他石不转下面的人是谁?

 

绝版抱枕,并不是一个长长的枕头,然后两面印上图案那么简单,而是好几层枕套,最外一层是石不转穿着完整牧师装的模样。

意味着装备可脱可换。

周泽楷想起了张新杰提到的“限制”,里面那一层,难道是便装的石不转?或者,比较open的石不转造型?

宝宝这么小,看了也不懂,没关系的吧?

周泽楷想着,好奇之下,他帮着宝宝,把外面那一层卷上去。

——然后就呆了。

 

周泽楷知道,账号卡的周边销量很不错。

他也知道,真人脸拼账号卡银装的周边也有狂热饭追捧。

但是他不知道,石不转抱枕里面会有张新杰等身图案!

——没有银装!

 

不仅没有银装,张新杰的衣物覆盖率,并不足百分之五十!

换言之,霸图副队,赤足,穿一条宽宽松松露大腿的奶牛短裤,一件紧身工字奶牛背心,唇角微翘,神态安详,“睡”在他床上!

——头上还戴着一顶奶牛帽!

 

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从未看到过这样居家的张新杰。

这样放松、自然、不设防。

就算国家队集训,张新杰穿便服出门时,整个人也是严谨的,仪表整齐的,随时能拿出去印展板,好像从来都那么规规矩矩。

但是他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平直的锁骨!

纤细的脚踝!

流畅的肌肉线条!

以及短裤和背心之间,若隐若现的马甲线!

想不到啊……周泽楷平时也注重健身,很专业地赞叹,前辈的身材这么好,平时完全看不出——根本没那个条件。

这是后期修图,还是……哎哎小回,你流口水啦!

 

周泽楷把宝宝抱开了一点,宝宝的口水浸湿了一小块抱枕,被他抱着,很不高兴地吭叽。

给宝宝擦过口水,周泽楷才把周回小心地放在抱枕旁边。

果然周回一把抱住,咿咿呀呀好像很满意。

周泽楷松了口气。

他看看开心的宝宝,目光不自觉又落在抱枕上。

 

周泽楷在场下一向害羞,又怕被人误会,几乎从来没有认真打量过哪位选手。

现在陪宝宝,没什么事,抱枕又不是真人,因此他不由盯着抱枕上面的前辈,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

扫过抱枕中间时,哭笑不得。

周回那一小滩口水,无巧不巧地,落在短裤正中。

 

真调皮。

周泽楷怕惊扰宝宝,并不打算移动抱枕,而是拿过纸巾盒。

先抽纸巾擦擦。

 

正在这时——“咚咚”。

“队长?我进来啦。”

 

26

大家都在一起住,周泽楷基本不锁门。

他不爱说话,队员们也很习惯这一点,在敲门之后都随便进。

孙翔同样如此。

他敲了敲门,大咧咧地走进周泽楷宿舍。

他看见周泽楷的姿势。

他辨认出周泽楷手下的抱枕。

 

他愣。

他惊。

他笑。

他露出一个兴致勃勃而又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说:“队长,你继续,我没事儿,明天再跟你说。”

他转身离开,不忘关门。

 

周泽楷一头雾水。

 

门又打开。

孙翔探头加了一句:“今晚谁都不会来打扰队长!我保证?”

 

周泽楷不明所以。

不过既然孙翔走了,他就继续擦。

口水渍擦干净,他站起来收拾一旁的快递箱和抱枕盒子。

拿东西的时候,看见盒盖里面有什么东西?

——背面,贴着一张纸。

《说明书》

抱枕材质:面料:桃皮绒。填充物:超细纤维。

洗涤方法:面料手洗。填充物手洗或干洗。

注意事项一二三……

周泽楷很仔细地读完正面,盯着正面最后几个字:“背后注意!特殊福利!”

“背后?”他不明所以地翻过了纸。

 

——你想和张新杰一起睡觉,一起起床么?

霸图副队生活作息时间表奉上!真人提供,分秒不差!

周泽楷往下看,一边看一边默默点评。

起这么早……哈哈哈也要慢跑……训练时间大家没差啦……午饭……午休……好像上次打扰他休息了,真抱歉……晚上还有读书时间?真厉害……每周保证有氧健身四个小时!天啊,完全看不出来这么厉害!

周泽楷不由把目光又落在抱枕上,怪不得拥有马甲线,这是无修图写真啊。

……对了,不知道前辈的背部肌肉是不是和前面一样线条流畅?

周泽楷对天发誓,他真的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心思。

 

要知道,健身行业中有句经典老话:

新手练胸,老手练背。

周泽楷是行家,他真的是本着探讨研究的心思,打算看看前辈健身效果的。

他一手抱着小周回,一手将抱枕翻过来。

果然,背部曲线真的没让他失望。

周泽楷忍不住啧啧赞叹,拿手虚虚比划。

 

与此同时。

江波涛的宿舍。

“孙翔?有什么事儿吗?”

“副队,借我双面胶用用。”孙翔手里拿着一张白纸,表情既兴奋又神秘。

“给。怎么,有好事儿还带保密吗?翔翔,做人要厚道啊。”

“有好事儿!不是我的好事儿,是队长!”孙翔眉飞色舞把白纸翻过来,给江波涛看。

“内有要事,请勿打扰?”江波涛读出这八个字,疑惑不解,“你不会想把这个贴到……”

“当然是贴到队长的门板上!我刚才误闯进去,只看到一眼前戏,队长他准备开动呢!”

“——等等!前戏?开动?什么意思?”

“你听我说啊,队长不是收了一个大快递么,里面是张副队裸|身抱枕!我进去时,队长正摸着张副队那个部位……哎呀真是,他性急得都忘锁门!我当然不能打扰队长的好事不是——哎,副队,你干嘛去?突然闯门把队长吓软了怎么办!”

 

27

请原谅孙翔只是匆匆一瞥,没有太注意到抱枕人物穿没穿衣服。

但他不会看错周泽楷手放的那个部位。

而且周泽楷也没有反驳他说的每一个字。

综上所述,自我感觉身负重任的孙翔,准备让自己的好队长彻底放飞一次自我。

 

江波涛感觉自己很心累。

他仿佛已经看到微博的热搜榜上,明晃晃挂着#轮回队长痴汉霸图副队#的tag。

两队粉丝吵成一团,无数西皮党或抱头痛哭或喜大普奔。

网游两公会腥风血雨,联盟电话会议,分别谈话,冯宪君主席吃药吃药再吃药。

一系列热闹景象……

——不,不对。

江波涛看着兴奋的孙翔,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顺手抓过自己那串钥匙,往周泽楷宿舍门口走。

“副队副队!不能去!不能去啊!”孙翔赶紧拦。

并且借助身高腿长手也长的优势,成功抱住江波涛的腰,把人往回拖。

 

“不能什么?”楼梯口冒出几个脑袋。

“哟,翔翔壁咚副队啦!”

“好姿势!保持住,等我拍照!”

 

江波涛哭笑不得:“孙翔,你打算干什么?”

“你是不是要打扰队长?”孙翔说,“我刚才还跟他说,保证没人闯空门。”

“不是这个原因——好吧,我要去他门口,拿这个探测一下。”江波涛扬起那串钥匙,钥匙上有一个海豚造型的透明挂饰。

“这是啥?”

“信息素探测仪。”江波涛说,“我是一B,闻不见AO的味儿,有这个在手,就能及时喷抑制剂了。这不是怕大家被队长的信息素刺激到么,拿过来测测。”

“这样啊,我来试试。”孙翔伸手就去拿。

江波涛赶紧把人拦住:“你别去。”

“为啥?”

“你要是被刺激了怎么办?”江波涛恨铁不成钢,“你叫那几个也离远点儿。”

“哦哦。你早说嘛。”孙翔点头。

 

但是江波涛已经收起了海豚状信息素探测仪,也不着急了。

“欸,怎么停了?”孙翔问。

“现在我基本能确定你误会了。”江波涛说,“你的表现一直都这样,完全没有被队长刺激到的任何反应。所以理论上队长不可能做出那种事。”

“真的?我试试看。”孙翔一把拿过信息素探测仪,走向周泽楷宿舍,“这个怎么用?”

“靠近就行,A的味道闪红灯,O的味道闪白灯。”

“没反应啊,是不是坏掉?”

“没反应说明没有探测到信息素的味道,你要相信队长的定力,以及……”江波涛想起孙翔一开始说的话,“你说抱枕的图案是张新杰?”

“是啊,怎么了吗?”

“我好像猜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江波涛喃喃道。

忽然他看到孙翔脸色不大对。

忽然他发现孙翔扑向自己。

忽然他被扑倒在地,海豚脱手而出,落地。

“翔翔?怎么了?”

“……抑制喷雾……”孙翔咬着牙说。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周泽楷宿舍门前的那只海豚的体内,疯狂闪烁起了红灯!

 

江波涛脸白了。

 

28

AO信息素会互相影响,海豚探测仪体内白光也开始闪烁,红白交替,好像一曲忠诚的圣诞颂歌。

探测仪检查信息素,要达到一定时间或一定浓度才会报警。而人体对于信息素的反应则因人而异。

这是江波涛在被孙翔扑倒后想起来的。

现在没时间解释,他口袋里有应急喷剂,对着孙翔劈头盖脸一通狂喷。

紧急抑制喷雾主要成分之一是盐酸氯丙嗪(氯丙嗪),AO通用。

“啊啊,翔翔!副队!”楼梯口,吕泊远吴启也发现情况不对,赶紧冲上来,各自拿着喷雾,对着江波涛和孙翔两人,一起狂喷。

 

“咳咳,咳咳……”江波涛被呛得直咳嗽。

“我记得副队是B,不会兴奋啊。”吕泊远喷完了喷雾,狐疑。

“但是这里显示红灯亮。”吴启说,每个beta为了防止被AO搅场,都带着探测仪,此刻三个探测仪一起,白灯渐渐消灭,红灯依然坚挺。

“我这儿还有一片药。”离得远远的杜明掏口袋,扔药盒,“副队你原来一直在装B啊。”他是个A。

“我……”江波涛刚说了一个字,嘴里就进了药片。

吕泊远拿过买的饮料:“副队你先凑合下。”——咕咚咚。

江波涛欲哭无泪,平时他们这几个B也没那么好的配合啊。

 

杜明自己也吞了药,排除危险,敢走过来。

他吸鼻子分辨:“不对,这是队长的味儿,不是江副的味儿。”

“啊?”吕泊远吴启一愣。

缓过劲来的孙翔尤其有气无力:“当然是队长,他在宿舍做少儿不宜的运动。”

“什么?”“跟谁?”两个B异口同声。

“张新杰……”

“卧槽!”吕泊远和吴启和杜明一脸惊恐,“张副队什么时候来的!”

“……的抱枕。”

 

“……”

“……”

“……”

一片缄默。

 

“想不到……队长藏得真够深……”

“对着抱枕都这么激烈,要是真人……啧啧啧。”

“张副队果然是个O?不是传言他和韩队是一家子么?”

“我说。”江波涛艰难开口。

“副队,什么事?”

“你们能把我扶起来么……我觉得头晕。”

“那个,抱歉啊副队。”杜明说。

“是啊抱歉。”吕泊远道歉。

“算了,没事。”江波涛摇摇手。

“不不,副队,”杜明说,“那片药是强力抑制剂,AO吃了抑制性兴奋,B吃了,等同于强效安眠药。”

江波涛晃晃脑袋:“哦,我知……道……啦……”靠在吴启肩头睡着了。

 

吕杜吴三人面面相觑。

——队长在对着抱枕做活塞运动。

——副队在深度睡眠。

——剩下一名了解情况的队员,偏偏不是智力担当。

 

“我们怎么办!?”三人苦着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束手无策。

 

29

今天的更新由枪王亲自出马!

 

周泽楷想了想,评价:

“嗯……嗯……好……”

 

【真】29

江波涛:睡眠中。

孙翔:缓解中。

杜明吴启吕泊远:面面相觑中。

就在三人面面相觑的时候,身边传来很轻微的一声“咔哒”。

 

“队、队长!你怎么出来了!”

他们的队长不仅出来,而且衣着整齐地出来。

不仅衣着整齐地出来,而且神色平静地出来。

“不会吧,这才几分钟?”孙翔迷迷糊糊地问。

——他的嘴被三只手飞快捂住。

 

周泽楷:“你们……做什么?”

杜明吸吸鼻子:“队长,你屋里的信息素……味道奇怪啊。”

周泽楷的脸,肉眼可见,红成熟透的番茄。

他说:“别乱想。”

随后补充:“开门窗通风。”

 

“抱枕……”孙翔的嘴,在三只松动的手后面,出声提示。

周泽楷反应极快:“误会!”

顿了一顿,强调:“是误会!”

“不可能。多误会也不会闻错味儿啊……”杜明嘟囔。

随后他看见周泽楷挣扎着,艰难开口,说出能想到的最严厉的措辞:“明天,加训一小时,一对一。”

杜明大惊失色:“队长饶命!一对一一小时我会眼花头晕手抽筋!我错了我什么都没闻到什么都不知道……对了我不是一个A,我是B,是B!我完全闻不到任何味道!任何!队长你放过我吧!”

“一对一你怕什么……”孙翔说,“队长是苦咖啡味儿的,现在一屋子杏仁咖啡……”

三个人一齐动手,孙翔整张脸都被按下去,正好埋在江波涛胸口。

 

周泽楷看看还在睡梦中的副队,确定副队不会醒,遂一脸生无可恋地,默默关门。

这下,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了。

他看着床上幸福咿呀的小周回,以及,里三层外三层的抱枕,认真考虑着,拿出纸和笔,开始把怀疑一条条写下来。

第一,张前辈是不是发错货。

第二,张前辈和韩前辈是不是对他心理战,因为下一场比赛就是霸图对轮回。

第三,周回和霸图有什么关系,跟张韩两位前辈有没有关系。

第四,张韩两位前辈,是不是一对,其中哪个是O。

 

周泽楷写完,首先拿笔把第一条怀疑给否决了。

张新杰,场均失误最低记录保持者,严谨细致,吃饭不吃完左半边绝对不动右半边,到醋精确到十分之七,自我要求如此严格,断无可能一个脑抽发错货。

但是吧……

周泽楷实在想不通。

为什么在张新杰奶牛睡衣图案下面,会藏着一张……韩前辈的脸。

吓得他猛然清醒,简直无地自容好吗!

 

但是,周泽楷也很感激这个意外。

看见韩前辈的脸,这巨大的落差令他瞬间清醒,这才及时悬崖勒马,从情欲里找回自我。

至于为什么会激发出他的信息素……

尽管屋里只有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周回,周泽楷还是忍不住捂脸。

张前辈啊,你的绝版抱枕,真是一言难尽。

 

30

严谨的张新杰前辈,说话从来有理有据。

他说绝版抱枕和别的不一样,果然不一样。

他说购买有限制,果然有限制。

而且,那张关于抱枕的说明书上明明写着:“背后注意!特殊福利!”

真的就是字面上的“背后”!

 

——没错,背后。

不是说明书背后的《张新杰作息时间表》,而是抱枕背后啊!

 

这个时候需要解释一下等身抱枕。

通常情况下,等身抱枕的枕套开口是一道隐形拉锁,位置位于抱枕侧面,便于装填。

而这只特殊抱枕,最外面的石不转枕套,并没有使用隐形拉锁这一结构。

牧师白衣飘飘,请注意,有绶带。

平面的绶带在枕套尽头并没有消失,而是延伸开来,形成几道精致的系带。

正反两侧绶带对称,系起来,为人物平添几层立体感。

——系带和拉链不一样,其中的间距,也足够周回的小手钻一钻。

正因如此,周泽楷得以发现第二层的秘密。

 

第二层,张新杰睡颜枕套,开口方式并不相同。

不在侧面,而是在背部。

背部工字背心的底端,是开着的。

枕套开口做成“入”字形,不需拉链,也不需系带。

这样的设计,就好像动手为睡着的张新杰脱去背心……周泽楷发誓,他真的什么也没想,只是好奇抱枕有几层而已。

于是他试图脱掉张前辈背心——啊不,扒掉这一层枕套。

 

那么问题来了。

——等身抱枕,纵长而横短,横向宽度有限,并不好扒。

于是周泽楷伸手进去辅助……

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

一股杏仁牛奶的味道,从他抓着抱枕内芯的地方,悄然传出。

——信、息、素。

 

小周回对这股味道显然很喜欢,咯咯笑着流口水。

周泽楷在嗅到这股香甜时,反应也不强烈,毕竟他也有定时吃抑制剂。

然而有个问题。

结合过的AO双方,信息素互相刺激得更加强烈,这是生理注定的。

尽管没有正式结合,但是O方揣着A方的孩子,间接标记,两者信息素无可避免地有所交集。

由此带来的刺激尽管没有正式结合过那么强烈,但是请注意,周泽楷是一个健康的、无比正常的、适龄男A。

这就意味着,他某方面功能无比正常,且活跃。

原本被抑制剂压下去的感觉,被自己间接标记过的O刺激着,周泽楷有了反应。

——这个时候,他还能保持清醒,还能忍。

 

但是,O信息素里混着另一个A的信息素!

这就好像自己老婆在家里坐着,忽然外面来了个陌生人,对老婆动手动脚耍流氓各种勾搭——这个时候,老公只要不是个怂包,必然不能忍!

周泽楷的信息素克制不住地,爆发!

 

火热,温暖,渴求,不满足。

这种感觉相当奇妙。

理智诉说着清醒,但感情充沛到满溢,将理智慢慢淹没……理智挣扎、挣扎……

周泽楷不爱说话,并不是智商低,他觉得有哪里不对。

……哪里呢?

他奋力扯出了枕芯。

他看见枕芯上,一张放大的脸孔!

 

这是……韩文清?

周泽楷生生被吓醒。


  • 举报帖子
喜欢 2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2)

只写HE
嗯,我就是所有BE文都能HE. 冷西皮小能手. 不萌不甜不要钱.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