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5
阅读 9033

【酒茨】你凭什么拿他当傻子 (完)

#be预警#


你在梦里看到了什么?

星星点点的光自大江山的每个角落升起,像是要与这片栖身的山林做一场最后的告别,漫长的岁月与妖气的浸染让这片山林也渐渐有了灵性,于是几百几千年的时光它便安静的驻守旁观着在这里发生的点点滴滴,也曾叹息过,也曾轻笑过,也曾痛恨过,但现在想来,就连这些,也都已是百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100年前的大战时至今日它依旧历历在目,也正是那一年,曾经属于百鬼们的盛世逐渐走向衰败,大妖们死的死伤的伤隐匿的隐匿,徒留一些不成气候的小妖怪还天真的以为终于到了他们属于他们的时代,最终却无一逃过消亡或是封印的命运。

就连当初盛极一时的酒吞童子都被砍下了头颅,他们又如何逃得过呢。

现在想来,它这一生大抵就是为了见证这么一场精彩绝伦的故事吧。

见证他们的兴盛与衰亡。

除此之外,它什么都做不了。

归根结底,它也不过是开了灵智,却依旧连最低下的精怪都不如,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酒吞童子喝下了早被动过手脚的酒,它只能眼睁睁的属于酒吞童子的怒火灼烧着那些讨伐他的人类也灼烧着他自己,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代鬼王最终不支被砍下头颅,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收到消息急匆匆赶回来的茨木童子几近疯狂的反扑,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持刀的武士们达成目的后毫不恋战的撤退,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茨木童子抱着酒吞童子的脑袋睚眦欲裂的模样……

但它什么也说不出口。

即使它在心底叹息千万遍。

何其可惜,不能告诉世人属于他们的故事,何其有幸,见证了属于他们的故事。

而即便百年后的今天,酒吞童子的尸首依旧鲜活恍若只是陷入长眠,事实也确实如此。

谁都不曾料到茨木童子竟会以一身妖力与骨血为养料浇灌他,但酒吞依旧不曾醒来,只是也不曾死去,倒是这么阴差阳错的一睡百年,而它也就这么看了他百年——那一战后,余下的众鬼皆被茨木童子打发下了山,而后的第三天,茨木童子也因妖气耗尽而亡,至此,大江山便只剩下一个说不上算是死了还是活着的酒吞童子了。

他的头颅与躯干依旧分离,却不再是被杀死时的凶狠模样,倒是真如寻常做梦那般偶尔随着梦境变换着表情,它不知道他梦到了些什么,但那个梦境一定还算不赖。

偶尔也能见着他露出个浅淡的笑容,它便猜测鬼王大人在梦中是否又喝到了满意的美酒,或是面露愠色隐忍皱眉,它便猜测怕又是他家的二把手太过耿直惹他不快了,曾经热闹到让它觉得头痛的大江山在众鬼散的散死的死后竟荒芜至此,连声鸟鸣都欠奉,它便只能看着那颗再未睁开过眼的头颅揣测着他的梦境聊以打发时间。

但就算只是这样的日子,也终归走到了头。

再不曾有百鬼的妖气恣意,再不曾有鬼王的神酒灌溉,大江山这座彼时总是瘴气缭绕的鬼山终于散尽了层层瘴气,而没有了瘴气的滋养,它连仅剩的意识也将散去——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故事散场了,它作为听众,自然也该退场了。

它忽然觉得无比的轻快,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不断的上升,它扫视了一圈周围,第一次通过俯视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却是草木渐渐枯萎、土地寸寸干裂的景象,于是它生平第一次闭上了眼不愿再看,自然也就没有看到酒吞原本鲜活的尸身在顷刻间化为飞灰的模样。

如果看不见,至少一切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绿色的光芒渐渐消散,最后留下的只有一片荒山。

而那些属于过去的鬼怪山精们依旧在过去的时光中恣意打闹纵行。

直至河水倒流、日夜逆转、四季不再。


  • 举报帖子
喜欢 20
收藏
评论 13

猜你喜欢

[盗笔•瓶×邪]

(五)

吴邪一边吃着饭一边絮絮叨叨地和黑猫说着自己的事。好似这猫能听懂一般。 什么自己之所以叫吴邪是因为爷爷希望自己天真无邪干干净净,喜欢吃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自己学建筑的,还有,自己喜欢一个人。 吴邪从来没有告诉过谁他也有喜欢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个...男人。 但对着这只小猫,很多话脱口而出就来了,反正这只猫也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 他不知道的事,这只猫不仅能听懂,还愣住了。当然,这样的小细节吴邪是没有

【酒茨】终于等到你

第二章(下)

“鬼葫芦!”突然,酒吞动了。背后硕大的葫芦吐出大团瘴气,直取晴明脑门。“晴明!”博雅见自己的好基(划掉)友就要被瘴气打中,立刻拉动手中的弓,“诛邪箭!”几支箭离弦而去,打散了瘴气,却使得瘴气扩散开来,所及之处,草木凋零。              “酒吞!此处由不得你胡来!”晴明也生气了,掏出一把符纸,掐了几个决,便扔向酒吞,“急急如律令!”              “飒!伞剑!”姑或鸟掏出腰间

【酒茨】殊途同归

山上那熟悉的妖力由不稳到骤然减弱只是一瞬,还在山脚的茨木心中一紧,那般程度的妖力减弱除非……                加快了往山顶鬼王的宫殿赶的速度,茨木无数次的责备了一天前去找大天狗的自己,如果自己没走的话,那帮可恶的人类又怎会如此轻易地上山!离宫殿越近,空气中生人的味道就越重,本来微弱的血腥味也变得浓重,压的茨木喘不过气。那是他所熟悉的,酒吞童子的味道。                一

苏魇
常驻lofter,名字依旧是苏魇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