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71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9)

09

吉良很受女性的欢迎,这一点丝毫不奇怪,他外貌出众,谈吐得体,对待任何人都礼貌有加,初到川尻所在的部门就得到了女性的午餐邀请,当吉良用并不算低的声音拒绝了年轻的OL时,他眼角的余光没有错过川尻陡然颤抖的一瞬间。

哎呀,好像被听到了呢。吉良愉悦的微笑起来,并无奈地对好看的女性表达了自己的遗憾。

如果她的手要是很好看的话,说不定自己就会答应了吧。

午餐的时间里,川尻忍不住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吉良先生,你为什么要那样回答她呢?”

“当然是因为……很困扰吧。”吉良喝着咖啡,回答说,“我初到这个部门,和其他人都还不是很熟悉,唯一算得上接触比较多的就只有川尻先生你了吧。吃饭可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没有办法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这么做吧。”

这个回答成功的把川尻未出口的疑问给全部塞了回去。吉良心情大好。

“吉良先生,很喜欢吃糕点之类的?”在解决掉了自己的便当之后,川尻忽然问。

“算是这样。”吉良点了点头,将手上的三明治小心翼翼地咬下一块。

“这一点,有点像早人。”川尻忽然微微笑了一下。

吉良看见他的笑容忽然愣了一会儿神。川尻在大部分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他很少露出“表情”来,让人怀疑是不是得了面部肌肉僵死的病症之类的。吉良从没有见他笑过,陡然笑起来的样子不知怎么……让他一下子联想到了梅雨季节里的太阳,那种突如其来的惊喜感,简直比他手中的三明治还要好吃得多。

“早人?”

“我儿子,现在还是小学生。”

在提到他儿子的时候,川尻的神情明显有微妙的变化。只是光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吉良就知道川尻并不是一个擅长交际擅长表达出爱意的人,大概在面对着自己儿子的时候,反倒不会像现在这样吧。

“真是令人称羡啊。”吉良不带感情地称赞了一下。

“没,没有的事,吉良先生要是愿意的话,一样也可以组建起圆满的家庭来吧。”

我看起来,是这么希望的吗?吉良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摇了摇头:“不,并不是这个意思,婚姻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吧,需要两个人长久的相处,从不相识到成为日后的伴侣,该是说神奇好呢还是说无法理解呢,我大概有些想象不出来它的样子。”

吉良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说的几分真几分假。

“……那么,今晚要去我家吗?”川尻认真的上了当,并且认真地提出了邀请。

“可以吗?”

“是的,就当是……欢迎吉良先生吧。”

不出他的意料。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川尻的家是位于杜王町西部占地面积相当大的一幢别墅,以他的工作来看,他自然是没有能力买下这栋房子的,肯定每个月都负担着沉重的租金才对。

跟着川尻进了屋,吉良借着对方身影和门之间的缝隙看到了房子客厅里的陈设以及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的年轻女子。女子听到开门的声音也没有回过头来,似乎对川尻的出现无动于衷的样子,直到川尻说话。

“啊呀,你居然带了客人回来,真是难得啊!”明显的惊讶毫不掩饰的出现在她的脸上,这让吉良很快就认识到川尻与他的妻子之间并不和睦的事实。

“打扰了,川尻夫人。”

“哪里的话,我家浩作才是,给您添麻烦了吧。”川尻太太一边接过川尻的公文包一边侧开身子让吉良走进来。

“没有的事,川尻先生才是,对我照顾良多。”

没有家的气氛,这是吉良的第一反应。明明川尻和他的妻子看起来很是恩爱的样子,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若即若离的小动作,很明显是在演戏。

“啊呀,真抱歉,电视节目太有趣一下子让我忘记了时间呢,晚餐请稍等一下哦。”

“麻烦您了。”

“先生就先和我家浩作坐会儿吧。”

直到年轻的女性进了厨房,吉良才察觉到川尻放松下来。

电视里放着看起来就很无聊的综艺节目,声音开得不大,很快就被厨房里的声音给盖过去,除此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电视被川尻调到了一个放着动漫的频道,里面正好放到一段特效五光十色的战斗场景。

大概是吉良的脸上写满了困惑,川尻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稍微压低了声音说:“早人最近好像很喜欢看这个的样子……”

原来是为了了解自己儿子的喜好。这种苦恼着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儿子的事情却因为笨拙而不擅长与儿子交流的父亲的形象,竟然出奇的和眼前的川尻重叠了起来,吉良心里生出奇怪的感触来。

两人看了一会儿动漫节目之后,晚餐就准备好了。

这大概是相当丰盛的一顿晚餐吧。看着川尻明显惊讶的表情,吉良猜测到。

“真是麻烦川尻太太了。”

“没有关系,日后还请先生继续在工作上帮助我家川尻才是。”

饭菜做的相当美味,看来并非是不下厨的太太。吉良一边吃着,一边注意到女性在为川尻夹菜时对方一瞬间停滞的动作。

川尻,为什么会和他的妻子结婚呢?吉良忍不住猜测起来。

晚餐结束之后,吉良便离开了川尻家,和他一道出门的还有送他的川尻。

月光正好。

“晚餐很棒,多谢招待了。”

“……唔,嗯。”意味不明的声音。

“要回馈这么丰盛的一次晚餐,我想非得到杜王大饭店去才行。”

“……不必麻烦,吉良先生。”

“哪里的话。”吉良微微转过脑袋,停下自己的脚步看向身后的川尻,“我很期待和川尻先生一起出门啊!”

不出意料的困惑。

“吉良先生……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让人尴尬的话了吧。”

头一次听到他的反击啊,真稀奇。吉良走近川尻的身边,将自己的手放在川尻的心脏位置上,嘴唇凑到对方的耳边,压低了的声音带出温热的气息来:

“那……川尻先生直接拒绝我吧,就在这里,推开就好。”

川尻没有动作。

过去良久,吉良自己收回了手,招来了出租车,并在川尻错愕的神情之中坐上了出租。

明天见,我的半身。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知否、知否

(66)

知否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uVyCSz&id=547707708254  拿着翻译画给他的导航示意图,配合手机地图,吴邪在接连拐错好几条街后,终于找到了张起灵早前发给他的租房地址。 是个有些年份但还算整洁的公寓楼,门口的信箱被塞得满满当当。沿着楼梯一步步向上,挨家挨户比对门牌号,心里偏生生出近乡情怯的情绪来,在门外犹犹豫豫不

少年游

昔年策马共扬州,宿雨客江头。 拈星入酒,肯作人后?对语数风流。 从别忽梦折杨柳,杨柳系悠悠。 又是黄昏,未曾知否,何处觅封侯。

别说鬼话

(8)

第八章 喝了酒,全身暖洋洋的。吴邪向后倚靠,任自己的眼皮合上,放开最后一缕理智,在卫生间里睡过去。 他睡了几分钟,便有一只手摇醒他。吴邪费力睁开眼,他的同事站在面前,嘲笑自己:“行不行啊,一个人躲到这里来有什么意思。” 吴邪看清楚了同事的脸,一手胡乱地抓住墙上的扶杆,将身体撑起,道:“怎么不行,我现在就回去喝第二轮……” 同事打开水龙头,低着头洗手,语气依然放松,“你说话都大舌头了,小心今晚回不了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