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708

至乐



*暗堕设定注意



这次出阵没带上他。他就留下来了。

 

兄长临走之前来看了看他的伤势。顺便摸了下他的头,轻言细语地安慰他没关系。

 

还疼啊。他说,故意在语气里带了点不满。

哪疼?

都疼。说着就蹭过去抓住对方一只胳膊。

忍一忍就好了。

哥你受伤也这么疼吗。

嗯,也疼。

疼的时候也哭吗?

男生怎么能哭呢。也就是一会的事,过段时间就好了。

好了之后又要去打仗了。

是啊。

打仗就又会受伤。会疼,然后再等着伤好,再去打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打仗呢?

他的那无所不知的兄长这回没有说话。

 

天生就是用来拼斗的武器,厮杀跟伐戮本应如同日常便饭一样。

 

一期哥?

…我也不清楚。

 

他胳膊上的纱布被揭开,露出斑驳的伤口。虽然是器物,痛感却跟人类一样。

 

我们为什么要变成人的样子呢?

因为人是最好的形态。

人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好吗?

对。人是万物之灵。有情感与思想,有个人的悲伤和喜悦,这些东西,在刀上面是没有的。

就像我现在觉得疼会想哭是一样的吗?

哈哈,以前是刀的时候你能哭吗?

不能啊。只能被人带着到处走。也没办法出门去玩。

这就是了。你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吗?

喜欢。

我们能享受这种自由的时间也不长了。好好珍惜自己。

所以说,还是会回去的吗?

嗯。我们的载体终究是器物。器物有器物的归宿。不能跟人相提并论。

鹤爷爷就跟人一起进过坟墓。他说他也不想的,但是他的主人就这么把他带到地底下。他说人死后是要进阴间的,可是他没被带进去,他也没看见阎罗长什么样子。后来他又被人挖出来。即使知道我们终究带不走,为什么人还要做那些事情呢?

人是很执着的。

执着所以就做一些没用的事吗?

有时候执着是有力量的。说不定它真的能改变一些东西。

碰上改变不了的呢?

 

*

他在尸骨堆积成山的战场中央拨出一块空地。搂着他奄奄一息的弟弟没说话。搂着的这个是他最后一个弟弟了。他还在他怀里挣扎,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要从他的臂弯里挣脱出去。那个力道已经不是活人的力道了。他看着他黑透了的眼白,猩红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紧紧抱着他,搂在后背的手上全是黑色的血。它们像决堤的洪水一般从他弟弟的躯壳中渗出来,越淌越多,帘子一样地卷起,就要从头上把人裹挟进去。他听见某种怪物生长的声音。骨骼咔嚓咔嚓地窜起,竹子一样的拔节。

 

他抱着他,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死死地桎梏着,他说骨嚙啊,当初我跟鲶尾就那么走了,把你一个人留在世界上,是我们的错。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我们想就算是再难受,活着也比死了强。刀不像人,只要没有大灾大难,就能千秋万代的流传下去。等时间久了,你就会忘了,不在意了。一百年还记得,那么一千年也能忘了。可我们都没想到你还是遭了罪,直到最后你都还在挂念我们,我就后悔。后悔当初把你一个人留下来。那么多的家人,结果却零零散散地,死的死,丢的丢。我哪一个都舍不得,但我也没办法狠心把你们都一起带走。不过我现在明白了。我现在敢了。我狠的下来。我不想看见你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你自己也不想对不对。我知道你想去救鲶尾,可是已经晚了,骨嚙,没用了。小鲶回不来了。我亲眼看见他碎的。你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只能让你也回不了头。没事的,我不怪你。我还在这里。我来帮你,别怕,我说了,我狠得下来。这次我能狠下来。你别怕,相信我。我不想以后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你抓着我哭的样子,我也不想以后做梦都梦见你喊我不要走。我都后悔了几百年了。我记着这个错误记了几百年。我要把它在这里修正过来。如果待会疼了,你就怪我好了。我是你哥哥,我来保护你。

 

他说完,都没给自己时间犹豫,抬手就把刀送进了怀里人的身体。他没敢去看,只有刀尖上被血肉裹着的触感传导到手上。沉甸甸的。像一个熟透的果实被开膛剖肚。

 

他感觉到那个孩子没有动了。他脸上糊着不知道是血还是汗,怀里那个看不出人形的东西马上就腐烂了。尸骨遍野的平原安静的环绕着他们,他一松手,什么东西就从他的臂弯里滚落下去。他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神情恍惚地,一脚踩过尸体走了。

 

回去的路上他听见一个很细小的声音。很小。从某个很深的地方传过来。

 

就像雏鸟用喙在蛋壳上敲开一条细纹。

 

咔嚓。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视线里全都是血。

 

啊啊…

 

他的胃里翻腾,脑浆滚烫,灼热得把眼睛都烧红了。天和地,人和鬼和牲畜都无法分辨的土地上开始下雪。

 

好冷啊。

 

他想,我还是回家吧。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没走多远就走不动了。他茫然地回头看,血断断续续地,给他铺出红色的小径做退路。又重新看向前面,一脸彷徨。雪盖遍山野,万籁俱静。他这才想起来。

 

家在哪呢。

 

他看着茫茫大地。眼泪跟着就落了下来。

 

*

鹤丸寻着血迹找了老远,终于找到了最后一只溯行军。他很快地做出反应,在对方伸手过来的一瞬间捞过前面的萤丸,反手就把敌人头颅斩落。

 

还好赶上了。他松了口气,把萤丸放下好好打量了一番。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小孩没有回答他。只是眼睛睁大,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

 

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又回头安慰说,没事没事,已经死了。

 

萤丸脸色苍白的抬头看他。他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开开合合几次,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鹤丸被他看的心悸。

 

他说我们还是走吧。这地方感觉很不好。

 

说着抱起孩子就要走,但小孩把他的手打开了。

 

萤丸退了一步。

 

怎么了?

 

他以为孩子是被吓到了。想要上前,对方又退了一步。

 

你看看…

 

他说。

 

嗯?

 

那孩子抬起手指了指死去的怪物。

 

你看看…

 

头都没了,肯定是死了。

 

不是的…

 

小孩忽然哭出了声。

 

你看看他啊…

 

鹤丸被他反常的态度弄的不知所措。

 

好我看看我看看。

 

他边这么哄着,边朝前走了几步。

 

脚下的尸体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把太刀的尸体。没什么奇怪的。

 

他想着就要往回走。

 

也就是在不经意间,他撇到了血肉模糊里面有什么细微的东西一闪而过。

 

他站定了。

 

忽然想到了什么。

 

那个念头来的太快,甚至都没有给他自己缓和的时间。

 

萤丸,一期呢?

 

他听见自己问。

 

回答他的是身后死一般的寂静。

 

萤丸?

 

他回头。跟小孩的视线对上。

 

*

丰臣秀吉的家徽没能留下来,这是一期感到遗憾的最后一件事。萤丸看着那个温和的青年在他面前跪下,请求他斩下他的头时,他还是记忆里的那个一期一振。

 

我大概回不去了。

 

他说。

 

悲伤太多,苦痛太多,人的躯壳太脆弱,承受不住。所以才会变成修罗。

我本不该为难你做这个,但也是走投无路了。

我撑不下去,又不甘成为行尸走肉的噩梦。只能用死亡来解脱。

对不起啊。

能帮帮我吗。

 

孩子最后还是心软了。举起的大太刀久久都没落下去。他脸色苍白的瘫坐在原地,看着那些怪物的骨架冲破对方的躯体,就像一棵树从身体里长出来,伸展缠绕,那声音听起来好像被一刀捅破的麻袋。沉闷,绝望,还有某种活物挣扎的声音。回响经久不绝,把天地都淹没了。

 

鹤丸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

 

他手上的刀沾着的血还没干。温热的。

 

温暖得仿佛下一秒就能从刀刃上开出花来。

 

他怔怔地把刀举起,刀上的血往下流,血越来越多,都淌到了他的手心里。

 

以前一期跟他握手也是这样。

 

握的不轻不重,但是很安心。就像把灵魂的重量交付到对方手上那样的郑重。

 

交给你了。

 

啊,交给我吧。

 

他的脑子里空空的。回过神来的时候,刀已经落到了地上。

 

所有的声音在头颅里如草般疯长。铺天盖地地,死死地堵住了他的眼睛和耳朵。

 

跟着响起来的,还有一个很细小的声音。从他身体的某个地方毫无征兆地裂开。

 

咔嚓。

 

*

乱藤四郎梦见他哥回来看他。

 

虽然是在梦里,但感觉真切的不像是假的。

 

他坐在窄廊上跟他聊天。跟他说他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下次可以跟他一起出阵。

 

他哥没说话,只是伸手过来摸摸他的头。

 

那梦里什么都没有,到处都是漆黑一片。但是他没想那么多,他看见他哥还在这里陪着他,也就足够了。

 

他们肩并肩地坐着,除了彼此什么都看不见。最后他们什么都没说。但依旧很快乐。



Fin.

  • 举报帖子
喜欢 25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无意

原来是他!

“茨木!”酒吞慢慢的说,以后再也听不到那个声音了吗?再也看不到那个被自己骂但是只会笑嘻嘻的挨骂的白色的妖怪了吗?! “那个,酒吞。”晴明突然叫道。“什么事?”“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晴明说着就拿着一颗淡红色的石头给酒吞。“这是什么?”“这叫忆石,有些事情你该记起来了!把石头放在额头上。”酒吞按照晴明的意思把石头贴在额头上,突然,脑里面某处的记忆被唤醒。。。。。。。。。。。。。。。。。。。。。。。。。

最佳搭档

卷二(5)

卷二:穿云裂石(5) 虽然这件破军装不能再穿,但未必不代表衣服里没有枪。我想碰碰运气,就慢慢蹲下去拽军服的领口。要是让我摸出一把,说不定还能用用。正在我攥住军领往上提的时候,忽然感到大事不妙。 身后有细微的动静。 时间来不及了,我立马松开手,就着这个下蹲的姿势往下一跳。于是背后那人也中途刹住,停在树枝上。 黑瞎子的速成训练班没有教会我什么,除了一样东西,躲开对方出其不意的第一招。那套一惊一乍的训练

【酒茨】终于找到你

(5)误会(上)

茨木...还是那么崇尚力量呢...酒吞看着一脸兴奋的茨木,嘴角挂起一丝宠溺的微笑,眼中流露出醉人的温柔。              “晴明大人,放了他吧,吾要与他一战!”茨木好看的狭长眸子里溢满了兴奋。              “呵...那你...小心点啊...”晴明无奈地摇摇头,随后便将缚妖咒咒解除。              我的茨木...还是那么可爱呢...酒吞深情地看着茨木,恨不得把毕生

炉门君
火星难民。极圈生物。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