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48

【萌短】瓶邪《给我一滴淚》(廚師瓶 x 洋葱邪) 第二章

 

  「物之老者,其精為人。」 

                                                                                — 東漢王充 .《論衡》



 

  洋蔥精震驚了。

 

  它衝口而出大喊:「胡說,你騙騙誰啊,我三叔說過,洋蔥是會沉的!」

 

  張起靈也震驚了。

 

  這噶玩意兒還能整出個三叔來!?

 

  不過他沒有表現在臉上,不動聲色地回答:「要是這個人真滴是你三叔,他,指定糊楞你。」

 

  「!」

 

  雖然洋蔥精仍舊想站在三叔這一邊,但是腦子裡已經猶如一度閃電劃過,無數次被三叔騙的景象跳了出來。

 

  它的第一反應是打從心底咒罵它的三叔。媽的!又被三叔這個老狐狸給騙了!一騙就騙了老子五百年啊!

 

  想當年吳邪還是個小洋蔥芽子時,負責照顧它的就是那個不靠譜的三叔,拿根紅繩子拴著它,天天當狗一樣遛。吳邪的這個三叔也是個不務正業的傢夥,有天想出去玩兒,又不能把吳邪給放著不管,不知道哪來的餿主意就把它拴在一根柱子上,囑咐著不要到處亂跑後就自己去野。

 

  那剛好是正午時分,湖邊草灘上炎陽高照,沒有任何遮陰避曬處,吳邪差點沒被曬成洋蔥乾,都趕上洋蔥燒烤的節奏了,就差灑點百里香、迷迭香了。

 

  當三叔回來看到脫水乾癟沒了半條命的吳邪時,整個人就懵了,媽蛋的,若是大侄子出事兒的話,他可怎麼跟大哥交代呀。

 

  吳三省看著不遠處波光粼粼的湖面,二話不說,撿拾起吳邪,綁上石塊大力一揮!然後脫水洋蔥就在空中劃過一條飄逸的拋物線,湖面上傳來“咚”的一聲。

 

  吳邪悲劇地沉在湖底了。

 

  萬幸脫水蔬菜的特點是入水便會復原。吳邪咕嚕咕嚕喝了一肚子水後,總算回復了飽滿的身型,但就怎樣也醒不來自己怎麼會落了水,怎麼會沉在湖底。

 

  三叔把手裡的石頭有那麼遠丟那麼遠,假裝一本正經地教訓吳邪:「你這小子恁貪玩,把繩子掙脫滾到湖裡去了,不知道洋蔥掉進水裡是會沉的嗎!」

 

  被烈日暴曬完又被水泡得頭腦迷糊的小吳邪,以至於三叔吹牛一番就給糊弄了過去。

 

  ……所以三叔你又坑我!少坑老子一回成嗎?吳邪一下子氣的想把三叔給滅了。

 

  張起靈把尚在咬牙切齒的洋蔥精舉到眼前,認真審視了好一會兒。這種距離和深藍帽衫的冷冽眼神,弄得吳邪全身都快起雞皮疙瘩了。

 

  「你是嘛玩意兒?」 一人一洋蔥對視良久之後,張起靈終於開口說。

 

  一般遇見這種情況,吳邪就是以不變應萬變,裝傻充愣,可是現在才來裝傻已經不管用了,面對著深藍帽衫那張非常有壓迫力的臉,吳邪只好抖了抖身上的水珠壯壯膽子,強裝鎮定地說:「你好,我是吳、吳邪。」

 

  「吳邪?」

 

  深藍帽衫說這兩個字的時候,尾音轉了一個微微上揚的弧度,不知道是哪裡的口音還是他自己的習慣,洋蔥精莫名覺得這種奇妙的語調感覺也很好聽,仿佛心情也跟著蕩漾起來。

 

  他皺了皺眉:「俺問你,你是個啥子。」

 

  「……」吳邪有點羞澀地挪動一下屁股:「這個,不能說、不能說……等,等等啊,你要幹什麼!?」

 

  張起靈無奈地歎了口氣,又習慣性的揉了揉眉心,然後,掄起他那把菜刀揚了揚。

 

  吳邪沒有忘記同志們是怎樣英勇犧牲的。它低頭看著那把黑漆漆的菜刀,只感到渾身白毛汗唰唰直落。

 

  「帽衫小哥冷靜啊!衝動是魔鬼!要冷靜,千萬要冷靜,放下你手上的武器,咱們好好談談成嗎?」

 

  深藍帽衫像是沒聽見它的話般,刀尖虛晃了一下,直指向洋蔥精的腹部。

 

  「No……!!!」洋蔥精爆出了一句洋文。

 

  刀尖再虛晃一下,指向它的頭頂。

 

  「不要削我!」吳邪苦著臉說,簡直快要一把鼻涕一把淚了:「這位東北好漢,不不不,這位爺,我招了我招了!在下其實——只是個洋蔥精!」

 

  只是個洋蔥精?!

 

  張起靈無語地望向手中把妖精說成是爛大街貨的洋蔥精。

 

  這個橫削豎削……不,橫看豎看都是二,連名字也賊拉傻的井字貨,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殺傷力,張起靈緊繃了的手臂放鬆下來。

 

  吳邪的圓眼睛忐忑地對著他眨了又眨,吞吞吐吐問道:「那……看在我坦白從寬的份上,能不能,不削我?」


  深藍帽衫一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樣子,也沒有要說什麼的打算,只雲淡風輕地掃了它一眼,便轉過身去繼續他的切菜大業。

 

  今回換吳邪傻眼了。

 

  喂,這個人類小哥,能不無視我嗎?吳邪感到它身為洋蔥精的尊嚴受到了無情的踐踏。

 

  它彆扭地往前打幾個滾,在料理台附近蹦蹦噠噠、上竄下跳,繞著深藍帽衫轉圈,試圖引起他的注意。

 

  深藍帽衫沒搭理它。

 

  吳邪很納悶!

 

  這人面無表情像個面癱一樣,還他丫的就是不理你!吳邪洋蔥心裡的犟勁瞬間湧了上來。

 

  不過,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它仰頭,擠出每天至少練上十分鐘的抱大腿專用表情,露出水汪汪的眼神巴巴望著他。

 

  理我理我理我理我!

 

  深藍帽衫依然故我,眼尾也沒瞧它一眼,默默在手刃洋蔥。

 

  他站得筆直,拿著刀的手似乎沒怎麼用力,刀的弧度剛好貼著洋蔥的曲線,流暢好看地壓一壓,就把它變成了完美的碎丁。幾乎是一眨眼兒工夫就出了一盤品質極高的洋蔥碎,洋蔥全切成末,簡直稱得上是——

 

  碎屍萬段。

 

  「嗚啊啊啊啊啊啊……強啊鵬啊麗啊娟啊!你們死得好慘啊!」吳邪悲慘的哽咽著:「那麼可愛的洋蔥,你竟然忍心削掉它們!好殘忍啊!」

 

  張起靈終於按捺不住,目露凶光,異常精準且迅猛地把吳邪抄到了手裡。

 

  

  吳邪眼角擠出兩滴洋蔥水,看他的眼神單純得像隻小動物般,可憐兮兮:「帽衫小哥,求你不要再削我的洋蔥同胞好嗎?或許你一時間忘了,但植物也是有生命的!」

 

  張起靈愣了愣。

 

  在洋蔥精的角度看,人類削洋蔥是活生生地削死的,興許,真的很殘忍。

 

  他突然感到眼前一陣模糊。

 

  ……嘖…被洋蔥薰到了。

 

  張起靈用手揉了揉眼睛,無視洋蔥精的哀求眼神,堅定地搖頭。

 

  人類本來就是最狡猾自私又殘忍的生物,這二傻子洋蔥精還是乘早看清的好,不然被賣了還幫人數錢。

 

  「嗚嗚嗚……爺爺的告誡果然沒錯,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啊啊啊啊!!!!!!!」吳邪還在淅瀝嘩啦的哭鼻子時,張起靈靜悄悄地把它帶離餐廳開放式的廚房,從歐式樓梯盤旋而上,朝三樓走去。

 

  注重衛生的張起靈為了讓顧客吃得放心,特地在餐廳的正中央位置打造一間透明的廚房,並且打通一二樓,製造出樓中樓的效果,讓坐在二樓用餐的顧客,也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廚房內的食物製作過程。

 

  而三樓,是辦公室,同時也是張起靈住的地方。

 

  他把洋蔥精放在辦公桌上,說了句 “安靜待著”,就關門走人了。

 

  「切,得瑟什麼啊。」

 

  吳邪使勁吸了吸鼻子,在桌上打滾了幾圈蹭掉剛才憋出來的洋蔥體液,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個寬敞清冷的空間,窗明幾淨,沒有多餘的雜物。

 

  吳邪身處的這個角落似乎被劃作辦公室,一塵不染的辦公桌只有少量書籍和檔案夾。一張大得離譜的床,一套牛皮沙發和茶几零落散佈在偌大的房間,空蕩蕩的,沒有一點人氣。

 

  冷冰冰的,一看就知道是那三棍子打不出個屁的悶油瓶的房間,哼。

 

  房間盡頭是一道通往陽臺的落地玻璃門。外面陽光正好,暖暖的陽光透過落地玻璃窗照進來,正好灑在旁邊的沙發上。吳邪看著看著,肚子就餓得咕咕直叫,心道爺得去吸收一下日月精華,再不吃點東西,它這條剛撿回來的小命又要去和閻王爺報道了。


  吳邪在光滑的桌面上向後翻滾拉開距離,然後猛力朝向沙發方向弧形滾動助跑、蓄力、起跳!

  圓滾滾的洋蔥在陽光中不斷翻騰,劃破長空!

 

  老子騰空的技術真高超!正當吳邪內心在沾沾自喜時,它在空中劃出的黃金色小弧線直直向下,在距離沙發尚有10公分的地方墜落。

 

  吳邪訕訕從地面艱難地挪滾到沙發上,大刺刺攤在上面享用早晨明媚的陽光,直至撐著圓滾滾的肚子愜意地打了個飽嗝。

 

  “呃…”

 

  啊~吃得好飽~沙發好軟~好舒服啊~~

 

  吳邪咕噥著,肆無忌憚地在軟綿綿的沙發裡撒著歡兒,滾來滾去,一不小心,就在那暖融融、輕飄飄的體驗下晃晃悠悠地睡著了。




  吳邪是個有點起床氣的洋蔥精。

 

  平躺在沙發上,吳邪四腳朝天包在沙發裡頭,整個身體都陷了下去,捨不得起來。

 

  於是它依然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在賴床。

 

  吳邪用屁股蹭了兩下沙發,伸了個懶腰,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突破了圓周的極限,舒展拉長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說不定老子是個練習瑜伽的天才!它得意地竊笑幾聲,正想繼續打滾時,突然察覺到身體重心似乎有點不對。

 

  平常一滾就動的圓潤身軀,現在卻像被架上了枷鎖,拖住了動不了,連轉個身都不利索。

 

  怎麼滾不起來了呢?吳邪不甘心地扭了扭腰,感覺腰都快扭折了還是轉不過來。

 

  這他娘的搞毛啊!

 

  正疑惑地發著牢騷,吳邪就覺得洋蔥皮有點癢,便很自然地想搔一搔。

 

  可是當一隻修長潤澤的手輕撫過眼睛的時候,吳邪立時由睡眠狀態一下子切換成震驚狀態。

 

  蒼天在上啊,難道它還沒醒?還在做夢?

 

  吳邪嘗試握緊拳頭再放鬆,然後修長的五指就在它臉前闔上又攤開。

 

  媽啊!這真的是它的手啊!手!從此擺脫圓滾滾的身形,它,吳邪,終於化成人形了!一直苦求不得的化形終於成功了!!!!!

 

  吳邪橫在沙發上笑得渾身都在抖,像是手機開啟震動模式來了電話一樣震動不止,結果身體一個重心不穩,就向地上倒去,整個趴在地上和地面作親密接觸,差點就連初吻也葬送了給地板。

 

  哼哼!爺只是在練習吳家獨門的絕活猛虎伏地式,連距離都已經計算清楚,才不是不小心掉地上呢!

 

  它還不太懂如何掌握好手腳的發力,只好軟趴趴躺著,以一種詭異的姿勢,用上半身支在地上向前蠕動。

 

  "啪嗒啪嗒"

 

  這什麼怪聲?歪著腦袋想了半天,吳邪才意識到這聲音是直接從地板傳到他緊靠地面的耳朵中。

 

  沉重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每一個腳步聲聽來都清晰異常,散發出空洞的回音,地板都在震顫著,似乎是什麼重量級的東西走在地板上。

 

  那踢踢踏踏的聲音愈來愈近,愈來愈響亮,一步一步像踏在腦袋上般真真切切傳到吳邪耳裡去。只聽到聲音拐上樓梯,朝房間的方向走來,吳邪心中開始忐忑不安,深怕自己遇上了什麼厲害貨色。

 

  "喀答"

 

  開門的聲音傳來,吳邪不禁下意識轉頭往後一望,正好看著大門緩緩被人推開。他吞了下口水,感覺心都懸在嗓子眼兒了。

 

  胖子把門打開的那一瞬間,被門後的詭異景象給震撼住,登時一怔,動彈不得。

 

  操他奶奶的,老子看到了什麼?

 

  他竟然看到一個光腚男撅起屁股趴在地上,兩瓣明顯沒見過陽光的雪白臀肉正一顫一顫的在眼前抖動!

 

  胖子不由得虎軀一震,深吸了口氣,然後發出一道氣吞山河撼動天地的吼叫:

 

  「我靠!憑什麼瞎了胖爺我的狗眼!」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7

猜你喜欢

藏の秋

(3)

源博雅回去的时候刚好在饭点上,他的雇主正拿着海报在犹豫是选择炸鸡呢还是新口味的披萨。 “又是这些吗?”他伸长手一下子就抢过了海报单,“晴明你不是牙疼吗?我们吃点其他的吧!” 晴明有点恹恹挥了挥手:“那还能吃什么?我两谁会做饭?难道让我生吃你吗?” “我回来的时候顺便去商店逛了一下!”博雅依然是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看到还有不错的牛肉和新鲜的鱼!所以晚上晴明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寿喜锅?” “我……考虑寿喜

《魂牵梦引》

(8)

【008】 第七天天刚破晓吴邪就被一阵“嘭嘭——”的拍门声吵醒了,忙碌了一晚上刚入睡不到两小时的吴邪迷迷糊糊踱步到门口。 “小天真,这么着急找胖爷我有什么事。话说怎么刚到你这儿就觉得冷飕飕的,你干啥来?”门外的人是吴邪的朋友胖子,是他请过来帮忙的。 张起灵幽幽的从吴邪背后冒出来。“谁?”   “这是胖子,是我朋友。”吴邪指了指胖子,又指了指背后的人。“这是张起灵。” “小哥,我们今天要出门一趟,我

《魂牵梦引》

(4)

【004】   亲自确认张起灵真的能出院后吴邪才用轮椅把人带上出租车运回大厦。   张起灵这人看着瘦,却一点都不轻,估摸这就是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料。吴邪觉得这人要真死了,绝对是一大损失。   吴邪瞄了眼跟在旁边的张起灵,心里冒起一个念头,狡黠一笑后一把公主抱抱起张起灵下车。他平时除了跑步之外没有什么运动,一米八一的身高此时有些中看不中用,抱着人表面上很轻松,实际上还是有些吃力。 “很重?”耳边传

鬼鬼
http://casperplus.lofter.com/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