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04
阅读 8944

《一川》

《一川》

「久别」

“你是谁?”摆渡人撑着长蒿,涉过一片又一片的红色莲花。

“不知道。”

摆渡人对这回答并不满意。自他从忘川里爬出来,成为摆渡人起,见过无数看不穿的鬼因不愿饮孟婆汤而投入忘川;不消片刻,那些鬼便会变得目光空洞,从此只知浑浑噩噩地顺水漂流。主动一伸手扒上他渡船的忘川里的鬼,这还是第一只。他原以为这鬼会更有点来历。

他侧目看鬼。这鬼皱着眉头,眼睛里有一丝迷茫,但更多的是不知从何而来的沧桑;再加上没有左臂,看起来十分沉郁。

“也是,忘川会洗掉记忆,你要是知道才有问题。”摆渡人摇摇头,“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爬上来的?”

“我睁开眼睛时,心里有个声音说快去找他。”鬼仍旧皱着眉头,“所以我上来了。”

“就这样……?”

“就这样。”

摆渡人有点泄气,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鬼也没有要攀谈的意思,沉默便在两鬼之间蔓延。

许久,那鬼忽然说,“我好像记得……忘川上没有花。”

“花?”摆渡人想了一想,“孟婆好像说过,以前确实是没有花。但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位神人跳进忘川,他们的记忆汲取了忘川里生离死别的苦涩,在忘川上开成了花。你看过忘川没有花的样子?那你在忘川里呆得可够久了……”

他话未说完,就见鬼一伸手,折了一朵红莲下来。

「一」

他觉得那花在召唤他,所以他伸手折了。

红莲在他的手中瞬间枯萎凋谢,被阴风一卷,就落回了忘川。

可就在莲花落尽的刹那之间,他仿佛看见九霄之上,白玉铸成的高华大殿里,有个男人浑身血污,却仍旧昂首挺胸,英姿勃发、不可一世,“我知错。”

“你错在何处?”有人这样问。

画面转瞬即逝,他略一思忖,又折一朵红莲在手。那花还是一离花枝便即凋谢,他听见男人的声音沙哑又温柔,低低地、反复不断地念着,“乐乐。”

他控制不住,复又出手,这次动作透着急不可耐、粗野地多,也不顾花朵完整,直接扯了一把在手中。

“我错在不该受张佳乐勾引,动情动念。”是先前画面中的男人,声音十分冷漠。

“他这样说了。”先前问话之人的声音里一点笑意,尽是嘲讽,“张佳乐,你知错否?”

“我没有错。”

问话之人长叹一声,“孙哲平,身为神人,动情动念原本即是大错。大错铸成,你却还妄图独善其身,可知你业障深重,魔心已成。奈何你本为太古神人,杀百万魔而证道。谪入轮回于你无用,便罚你自剔仙骨,没入忘川。”话锋一转,“至于你,张佳乐,你至情至真,与他永世不得相见之罚足矣。”

男人神色未变,似乎早已料到这般收场。他并不为自己辩解,只默默从走上前的小仙手中接过一把古朴无锋的重剑,手起剑落之间,把自己地左臂斩了下来。带着金色的神人之血喷涌而出,溅落在白玉之上,格外刺眼。

即刻就有天兵要押他前往忘川。问话之人却突然叫住了他,“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趁现在说了吧。”

男人往外走的身影顿住了,他大约是想回头看谁一眼罢,可是他最终也没有回头,亦没有吐出任何一个音节。

「二」

“喂!”

鬼惊醒过来,却原来是摆渡人一篙挥过来,拦住了他要继续摘花的手,“忘川里长出来的花你也乱摘?”

“搞什么?”他十分不解,“不过就是摘两朵花。”

“刚刚告诉过你了,这是神人的记忆汲取忘川之水开出来的花啊,是神人无尽的思念。它们有毒,会让鬼沉溺于幻觉之中,不知不觉跳进忘川。”

“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你摘过?”

摆渡人被他一语戳中要害,立时有点底气不足,支支吾吾,“我那不是……我那不是刚从忘川爬上来。等等,谁说知道就一定摘过?”

“没人说过。”他点点头,“但我知道你肯定摘过了。”

“你厉害,你尽管摘吧。”摆渡人吃了个瘪,满脸都是不爽,“你掉下去了还省我许多功夫。”

鬼并没有察觉自己不知不觉中露出了一个笑容,他重又出手,摧残了一捧开得正艳的红莲。

天地初开,混沌还未完全散去,神魔皆堪堪诞生,在洪荒的大地上争斗不休。

不知第几个千年,在常年下雨的南方,有使万物生发的神灵降生。

也就是这个千年,在荒芜寒冷的北方,有使万物萧瑟的神灵降生。

他们天生就是两极,却也天生就彼此吸引,是彼此的半身。经过漫长的跋涉、无数杀生,他们终于在战斗中见到彼此,从此于血与火之中共进退,至永居天界,也再未分离。

“有两下子啊,你。”还很年轻的神人咧嘴笑着,反手一剑,正好戳中准备偷袭他的魔物的眼睛,“要不要和我同行?”

他的对面,外表秀丽、身形纤瘦的神人脸上溅了不少黑色的血。他满不在乎地随手一抹,“何妨。在那之前,你叫什么?”

——你又叫什么。

——张佳乐。

——孙哲平。

许久许久以后,他们泛舟饮酒天河上,透过无数星,重重云,看脚下流光溢彩热闹万分的人间。酒过三巡,张佳乐快要醉了,却仍强撑着、迷迷蒙蒙地瞪着眼睛看着孙哲平,殊不知自己仿佛红眼的兔子一般可爱。他含混不清地说,“大……大孙,我给你取了个新别号。”

“嗯?”

“你不是叫平……吗?就叫平安。”

“哈?你无不无聊?”他们的真名并非他人所取,乃是同他们的命运紧紧相连,算是命门的一种。没有神人会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

“凡人有个词……咯。叫平安喜乐。”说完话,张佳乐一头栽了下去,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孙哲平的飞速递过去的手上。

平安喜乐。

「三」

他们在一起太久,让人记不得到底是从哪时起,爱恨痴嗔,执迷不悟。是在群魔之中,他们背靠彼此谁也不肯独自脱逃的那一刻;还是在他扫着铁筝,远远传来箫声相和的那一刻;亦或者只是他醉酒微醺吐出平安喜乐的那一刻。然而不论那一刻,他终究听见了自己心弦震颤的声音,便仿佛在幼时总以为一望无际的荒芜雪原上,邂逅了一朵柔软的花,叫整个凛冬的寒意都要融化。

那日,孙哲平坐在睡着的张佳乐身边喝完了所有剩下的酒。

他酒量也不算好,可与他人不同,他从来不需要酒来壮胆,只需要酒来镇静。

只是那么多醴酒,仍然不够。最后,他咧嘴一笑,把张佳乐揽进自己怀里,下颌蹭着他毛茸茸的头顶心。

天上地下,既然他孙哲平爱了,没有什么能够拦住。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记忆。”红莲再次落尽,鬼听见摆渡人说,“孟婆讲它们只等有缘人。”

大概已经过了很久——其实冥界总是感觉不到时间的推移,天穹永远是灰的,仿佛什么东西糊成了一团——奈何桥已经遥遥在望。

“你刚刚说,你也是从忘川里爬出来的?”鬼问。

“好几百年以前的事了。”摆渡人算不清楚,对于近乎永生不老的摆渡人来说,时间并没有什么意义。

“说不定只有从忘川里爬出来的才能看到。”

“有道理。没了自己的记忆,才能读取别人的记忆。”摆渡人竟然附和了,“但这么久,我见过的从忘川里爬出来的鬼只有你。”

“不然怎么能叫有缘人?”鬼的逻辑很简单粗暴,“等等,我会变成你的继任?”

“什么?”摆渡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片刻才理解鬼话里的意思,“……不是从忘川里爬出来的鬼就会变成摆渡人。我本来也要去投胎的。”

“那你怎么不去?”

“因为我在等一个人。”摆渡人停下长蒿,恍惚间竟仿佛萧索了不少,“虽然我忘记他是谁了,但只要在忘川河上,我总能见到他。等我见到他,我一定能想起来。”

「四」

鬼有点尴尬,他不知道要回应什么。鬼使神差——或许只有神差,尴尬着尴尬着,他又从水里捞出了许多莲花。

没有比孙哲平和张佳乐更好的鸳鸯,如果世上真的有神仙眷侣,说得应该就是他们那样的神人。

却不知是谁出卖了他们。

最初的惩罚不过分开两地,受百年雷刑。对于不死不灭的神人来说,百年不过弹指,一眨眼就能过去。

然而百年之后,孙哲平说,是张佳乐勾引的他。然后他自断一臂,没有留给张佳乐一句话,义无反顾地堕入忘川。

可是张佳乐却知道,那不过是因为,即使区区百年雷刑,孙哲平也不愿意让他经受。

他们曾一起看过某个凡尘,那里,有一个本该成神的道士,为了一只凤凰化身为魔,不断地翻转世界,做一个又一个千年大梦。张佳乐说,凡人都如此执迷不悟吗?孙哲平在一边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换作你我如何?

——你我又如何不会执迷不悟。

“没错。”张佳乐怀抱孙哲平的左手——他的仙骨,“神魔不容,却也不过一念之间。”

——你我又如何不是执迷不悟。

降生于北方的,使万物萧瑟的神人孙哲平没有成魔;是那个在多雨南方出生的,所到之处繁花累累的张佳乐成了魔。

新生的魔杀出神殿,走了很远的路,跳进了忘川。

那时,他的脸上有很多干涸的、黑色的血,却并不可怖,只如初见。

「五」

鬼上了岸,按部就班地去投胎。

他不用过望乡台,也没必要看什么三生石,因为上面空空荡荡、无迹可寻。除了他要去找的那个人,他了无牵挂。

其实他和摆渡人一样,也忘记了自己要找的人是谁,可是他也相信,只要见到那个人,总会想起来。

在没入轮回的最后一霎,他忽然觉得,他是在哪里见过摆渡人的。

是错觉吧,只是因为他长得和回忆里的张佳乐有些像罢了。

「长离」

一川红莲,情根深种。

——END——

写在后面:

本文是和喻黄的《一念》一个系列的!

突发的脑洞,这篇应该算是虐文了吧……其实我并不想写虐的,但写着写着就【捂脸】

而且我觉得他们两名字这个paro还挺出戏。把姓去掉会好一点……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轨迹

(25)

“我说,下面那个水里的怪是不是可以打的?”等卡妙回来后米罗依旧带队在庐山瀑布附近闲晃,只不过不是在经常人满为患的任务点了。 “红名应该是的。” “下去清了?” “走。” 没人知道为什么庐山瀑布的水潭里会有这么个完全不回击的奇葩怪存在,一通技能狂轰乱炸之后,怪趴水里死翘翘了,消失前也没忘了给站在旁边一脸无辜的两人留下宝箱。 “正好两个箱子,真是个好怪。”米罗笑着单手操作【天蝎座】苹果去捡躺在水里的箱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满庭芳卫庄

卫庄中 那时只是少年,眉目间满是隐忍。短发张扬,冷冷的一瞟就足够引人侧目。 当年新郑,韩非、张良、紫女在侧,而今流沙空余他一人。 那时的韩国虽腐朽,却仍矗立。有韩非这般狡猾的狐狸,也有张良这样温润成长的少年。那时的师哥已背负剑圣之名。 最是难忘,那一年紫兰轩中,执樽清酒,却苦无对饮之人。将关未关的门扉,未掩那侧徜徉而过的紫衣身影。 天命风流。 这些许年,再未见过衬得上这四字的人。 把酒临风千里长歌

醉墨难辞
肆无忌惮思考人生。 沉迷长篇不可自拔。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