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0
阅读 953

自由与遗忘 (5)

第二天,我一早就冲到超市,红着眼疯狂采购,把买菜的大婶们吓一跳。回到家之后,为了不被察觉,我在门口脱下高跟鞋,悄悄摸进去,手中的十几个购物袋随着嘴里叼着的袋子一起摆动,活像个难民,这形象要是被别人看到,我就可以买张票从东京塔直接跳下去了。

收整一番之后,厨房总算是有了点人气,瓶子里红红绿绿的配料瞬间搅起了我的雄心壮志,我挽起袖子束起头发,开始战斗。没想到,为了髭切而学的厨艺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我左手和面右手调味,还要小心翼翼不发出声音,忙得猫爪子都想借来用用。

几个小时以后。

“咚咚!”

我惴惴不安的敲开了休息室的门,开门的是膝丸的秘书,见到我,她惊讶得睁大眼睛,低头看到我手上端着的盘子,眼睛一下亮出“★”来。

“来来来,我给你们做了蛋糕,大家别客气!”

“哇!真的是亲手做的?比店里的都好看!”

“太太万岁~~~呜呜,好好吃!!!”

“老板你真有福气!”

我将各种口味的蛋糕和一大壶果茶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女孩子纷纷尖叫起来,使我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几个男人表情也放松下来,还为了抢点心上的草莓打闹起来,看来大家还都挺满意的。

可是膝丸一脸呆像,搞得我有点不安。不会是觉得我多管闲事,又不好当着别人的面发火吧?我忙倒好茶,拿了一块黑森林放到他面前。

“你上次说外面卖的有点甜,我就少放了点糖,你尝尝看合不合口?”

膝丸没说话,默默的将点心塞进口中,吃完也不说话,盯着盘子发呆。

有这么难吃吗?是不是太苦了啊?黑巧克力放多了?

“嘻嘻嘻,老板,你的脸好红啊~~”

秘书一边吞下最后一口蛋糕,一边打趣膝丸。

“……是屋里太热了!”膝丸说着,“噌”的站起来把窗子全部推开,几个女孩对视一眼,低头发出贼兮兮的笑声。

膝丸在窗前深吸几口气,扭头又拉长一张脸,眉毛拧成结,语气也生硬得很:“周末还不休息,做这些干什么,蛋糕我打个电话就能买来。以后别这么干了。”

什么嘛,费这么多力气,就换这种评价?有点委屈。

“……哦,好吧。”我低下头。

“老板,心疼太太就直说嘛,还拐这么多道弯?”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吃你的蛋糕吧!少废话!”膝丸一张脸又憋红了。

几个人吹起口哨来。

膝丸心疼我?……嘛,他们就当成这样也好,本来我的初衷就是要体现我们夫妻恩爱,给膝丸道歉,让他开心什么的……只是顺便罢了,顺便。

“你们是不是吃够了?吃够了我就端走了,本来就不想给你们吃!”

“诶诶诶诶,别别别,别端走!”

蛋糕一秒钟被瓜分干净。

膝丸按住我收盘子的手:“放着我来,你去休息。”

“没关系,你们继续开会吧。”

“脸上都粘上巧克力了,快去洗洗。”

没等我反应,膝丸忽然用拇指擦了一下我的脸,接着把指头放在嘴边添了一下。

我立刻红了脸,放下托盘跑出去。

关门的瞬间,屋里又传来起哄和怒吼的声音。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是下午,一群人站在门口向我道谢。

“没吃到太太做的午饭好遗憾!蛋糕那么好吃,做饭一定很厉害!老板真小气!”

为了节约时间,膝丸坚持午饭吃外卖,也算是救了我一命。

说起来不好意思,蛋糕虽然拿得出手,我做饭却一塌糊涂——因为学烘烤的时候一个月涨了4、5斤肉,吓得我放缓了自己的厨艺之路,之后就遇到了失恋事件,从此,这世上就少了一位大厨。

“别做梦了,能吃上蛋糕就偷着乐吧。”膝丸没好气的说,接着却笑起来:“今天加班,大家辛苦了,你们想去吃什么就吃什么,晚饭钱全部报销,不用客气。条件是,我就不参与了,我要休息。”

员工们一脸“我们懂”的表情,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关上门后,我忽然听到了膝丸奇怪的提议:

“一会儿有空吗?能不能陪我上个街?”

“你不是要休息吗?”

膝丸抓抓头发:“那是借口,老板跟过去的话,他们肯定会不自在吧。”

“原来是这样……我看他们和你关系还挺好的,刚才还敢和你开玩笑。”

“那、那是因为……总之你到底去不去!上街!”

“去去去……我上楼换个衣服!”

膝丸把我载到了超市,推着购物车,看到我掏出笔记本,问:“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说要做调查吗?”

“不用这样调查!”膝丸夺过我的本子丢进车里,接着拿起身边的草莓酱:“这个,喜欢吃吗?”

“???喜欢……啊?”

“平时吃哪种?”

我指指其中一个瓶子。那瓶草莓酱被丢进车中,然后,膝丸又挑出一瓶草莓酱扔了进去。

“这是源氏的。”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一个人的意见能代表广大消费者吗?

“色拉,喜欢吗?”

“喜欢,但是不敢吃,热量太高。”

膝丸挑出一瓶:“这个,源氏的,卡路里减半。”

我不可置信的拿起来一看,果然是。

“辣椒酱?”

“不不不,不喜欢。”

辣椒酱被放回架子上。

“嗯?这个不用调查吗?”

“下次。”

我们转完了食品区,又逛了生活用品,接着上楼逛药妆店,车子堆得越来越高,摇摇欲坠。

“我说膝丸……”

“嗯?”

“源氏的产品,你都记得清楚吗?!”

“大部分吧。”

天啊,没有几万种也有几千种吧……我在心中暗暗佩服一下。

“晚上,你想吃日料还是西餐?”

“啊,请我吃饭吗?”我兴奋的跟上他:“那我要吃西餐!楼上好像有家西餐不错!”

膝丸笑笑不说话。

结果,我俩就这么下楼坐回了车上。

好感度直线下降,抠门膝丸,忙一下午都不请我吃个饭!

回家后,膝丸抱着东西钻到了厨房,我嘟着嘴回到卧室,一头栽到床上,气呼呼的翻开手机查询周围的饭店,查着查着却闻到一阵香气。

不会吧,膝丸在做饭?

我循着香气跑到楼下。喔~厨房里超热闹,锅里冒着热腾腾的蒸汽,平锅上的牛排在滋滋响,蔬菜挂着亮晶晶的水珠,摆在砧板上……膝丸背对着我一边哼歌一边做饭,挽起的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看起来竟然有点性感,我摇摇头,把胡思乱想挤出脑袋,轻轻咳了一声。

膝丸回过头,围裙上的三只小熊瞬间让我笑到发软,膝丸扭扭捏捏的用胳膊挡了一下,红着脸对我说:“再等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原来是给我做饭吗?等等,他会做饭啊?我搜索着记忆,只记起之前烘焙课上他给使劲我捣乱来着,现在看这切菜架势,已经很专业了。

这和当初那个,把我精心制作的蛋糕上写的“❤髭切❤”拿奶油全部涂掉的混蛋小子真的是一个人吗?!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我可以帮忙的,这么客气干什么!”我刚想拿起水果刀,却被膝丸推到了门口:“你忙了一天,去休息吧,乖。”他拍拍我的头。

平时我最烦人家碰我的头,可是现在居然有点高兴!真是……好奇怪。

 

半个小时后,膝丸敲开了我的屋门。

“饭做好了,下楼……来……吃……”

他看到我后,完全呆住,让我感到一阵羞耻。

为了配合晚饭的气氛,我特意换了晚礼服,还化了妆,一边化一边惴惴不安——是不是有点过了?

看到膝丸的反应,我十分确定的告诉自己:是太过了。

我俩大眼瞪小眼,三秒钟后我举手投降:“我换件衣服!”

没想到关门时膝丸抓住了门板,差点夹断他十根手指,在我的道歉声中,膝丸一边倒抽凉气一边抓住我的胳膊:“(吸气)别换!……裙子很漂亮,很衬你。”

“……真的?”

“真的。很美。”

我捂住胸口,防止心脏跳出来。

“Lady,请。”膝丸抬起胳膊,将我的手搭上去,绅士范儿十足。

餐盘摆了一桌子,在烛光下发出诱人的色泽,我花了很大决心才没有冲回楼上拿手机拍照,而是乖乖的坐在了膝丸为我拉开的椅子里。

刚吃了头盘,我就已经拜倒了。还有什么是膝丸他搞不定的!?真的是专业水准!!!我刚开始还想绷着点,后来完全控制不住,把盘子里的东西吃了个净。

“你好厉害啊膝丸,没想到你做饭这么好吃!”我一边大口大口吞下饭后甜点,一边赞不绝口。

膝丸看起来很高兴,他喝了不少红酒,回应我时有点口齿不清:“怎么样,是不是……刮目相看?”

“是是是……”

“是不是……觉得……我还不错?”

“何止不错,你简直是天才!”

“呵呵……你终于肯夸我了……”

我抬起头,膝丸正用一只手撑着侧脸看我,头发落在前额,半遮住了眼睛,眼神温和柔软,让我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急忙低下头去。

我是怎么了?我想要看着他,我移不开目光,却不敢对上他的眼神……我这是……爱上他了?

不可能的,不会的,我们讨厌彼此,我怎么会因为一顿饭就爱上他呢,一定是喝酒喝多了。这样想着,我不禁又吞下一大口酒。

酒水带着一大股热气顺着嗓子流入胃中,我的眼睛因为生理性的泪水而模糊,神情更加恍惚。

一切只是因为今晚的气氛使然,我才不会因为他做饭好吃,人长得不错,做事努力,对我很绅士就被冲昏头脑,我……我不会的。

更何况,他有喜欢的人。

一想到这里,犹如冷水浇头,我又冷静下来。

“有没有……一点……想要嫁给我?”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心疯狂跳动着,差一点就脱口而出:“是啊。”

可是我只是呆了半饷,干笑着回答:“说什么傻话呢,我不是早就嫁给你了吗?”

“是啊……”膝丸忽然失神着喃喃自语:“什么时候……心……才能……嫁……呢?”

“嗯?你说什么?”我追问:“你声音太小我没听到。”

“没事!”他笑起来:“甜点还有,还要再来一点吗?”

我急忙摆手:“已经完全吃不动了,今天的热量早就爆表了!我今天多吃的事物需要多加两个小时运动才能消耗掉!”

膝丸忽然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将我拉起来。

我一头雾水的被他拉到客厅,看着他将黑胶放进播放机中,带着细微杂音的音乐缓缓淌出,接着他举起左手,微笑着看向我。

(Milonga del Angel:http://music.163.com/song?id=16357891&userid=54090850)

这个时候,除了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他的手中,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靠近他胸口的时候,熟悉的香水味将我包裹起来,我沉浸其中,将额头靠在他的脸颊上,闭上双眼。

音乐不要停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去想我和他真实的关系,不用想他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不用想他其实讨厌我这件事。

鼻子一酸,我落下泪来。

微凉的液体被膝丸察觉到,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手擦去了我脸上的泪,另一只手将我搂得更紧,让我更加难过起来。

为什么对我这样温柔?是因为得不到喜欢的人,寂寞之中想找个替代品吗?还是说你想证明你很有魅力,就算是最讨厌你的我,也会情不自禁的爱上你?可是,我似乎真的动心了,明白吗,你这个混蛋……

音乐终于停下,他双手捧着我的脸,低下头吻了我。

停下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满脑子都是危险的警告,却控制不住抬起踮起脚尖搂住了他的脖子。

身体被紧紧束缚,无法顺畅呼吸,感觉就要死掉了,心脏却爆炸似的跃动着。

他吻着我的额头,双眼,鼻尖,脸颊,直到停在我的颈侧。

“……我爱你。”

心中的一根弦绷断,发出刺耳的声响。

“对不起,膝丸。”

我一把推开了他,看着他惊讶又受伤的双眼,咬牙回答:“我累了,先上楼去了。”

接着我头也不回的走出客厅,身后一点声音都没有。

关上门,泪水早已流满双腮。我轻声哭泣起来。

——我不要做替代品。


(未完待续)


  • 举报帖子
喜欢 1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2)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