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08
阅读 97711

妖狐以为自己这一晕要许久,至少这次比第一次惨多了吧……

他蒲扇了几下耳朵才缓缓睁开眼睛,恍惚的模样一脸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一般。皮肉身心上海残留着些许一页癫狂后意犹未尽的酥麻感和酸疼,还有那种如堕火域要把他烧成灰的炙热遗留的残温,都逼得他微微张开嘴细细喘息着。一时间大脑里面嗡嗡乱叫着越发昏聩地想要合上眼睛,他下意识将整个人深深埋入温暖软糯的被褥里惬意地蹭了蹭……

“嗷!”

晴明扯了扯那对大耳朵,意味深长地看着睁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终于清醒了的妖狐:“醒了?”

妖狐莫名地一抖,觉得腰更酸腿根更疼了。

有一种……被家长抓包了……那种……

妖狐腿抖手抖地看着晴明那张表情莫测的脸,由着那只拎着自己耳朵的手移到下巴,然后端着自己的脸左看右看却良久不发一言。

晴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终于大发慈悲开了口:“这么迫不及待要嫁过去啊?”

“!!不!”小狐狸一掀被子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矫健一把抱住了阴阳师的腰,“阿爸你信小生一次!小生就是一时被美色所惑!”

晴明觉得自己养储备粮一样把一只狐狸球养成了大狐狸球,自己还没扒了皮当褥子这种就被别人横插一脚提前宰了的感觉怎么这么不爽呢?

在自己家就搞上了还搞得挺激烈的……

你当我是聋子或者瞎子吗?

晴明想起昨天晚上和某个更傻的家伙半夜被各种不堪入耳的动静惊动,却相顾无言更加尴尬的经历,越发对这只小混蛋“恨之入骨”了。

“一时被美色所惑?”晴明掐着小狐狸的腰一掐就是一个狐狸叫,“自己家就开始搞得这么肆无忌惮啊?你是当我死了是吧?啊?”

“救命!嗷!阿爸!嗷嗷!”

晴明越说越生气,拖出狐狸就照着他饱受摧残的屁股狠狠来了一巴掌:“你就忍一晚上会出事吗?会憋死你吗?你这个小色鬼!”

嗷!疼疼疼……

妖狐觉得委屈死了!!

凭什么都是小生的错啊!!明明是大天狗他先动的手啊!!!

晴明居高临下地瞟了这个死不认账的小混蛋一眼,“啪”一巴掌揍得狐狸眼泪横飙,两条兽腿虚弱地蹬了两下就开始抽搐地软在他怀里嘤嘤嘤地假哭:“别跟我说是大天狗先勾引你的!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德行?!”

博雅震惊地看着晴明收拾狐狸,心想没看出来阴阳师居然还有这样活泼的一面啊?

就是那只狐狸……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就不要再四处招惹人了好吗?!

晴明揍完了狐狸觉得神清气爽,他拎着妖狐的后颈脖子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小混球,到底还是舒了一口气。

妖狐敏锐地察觉到晴明似乎放心了什么,好了伤疤忘了痛一般笑嘻嘻地抱着他的腰仰头去蹭阴阳师的下巴:“所以说您还是来关心小生的吧?”

晴明冷笑了两声,一把捏住了狐狸的大耳朵:“我就是来看看你被天狗火烧傻了没有,要是傻了我就能收狐皮褥子了。”

天……天狗火?

相传在修行僧人中那些修行未臻火候、态度傲慢的人,死后就会成为大天狗。手持羽毛团扇和宝槌的大妖心性高傲,山间出没之时伴随着尖利的天狗笑和煌煌天狗火。

小狐狸撇了撇嘴,颇不以为然:“说得那么厉害,结果还不是小生勾勾手指的功夫就……疼疼疼疼阿爸你不要掐小生耳朵……”

“你勾勾手指的功夫就怎么了?”

妖狐看着晴明的脸色咽下了将要脱口而出的话,乖巧地趴在晴明的膝盖上装一个乖宝宝:“没有什么……小生只是觉得似乎天狗火很厉害的样子……”

其实那股诡异的热度他很有几分熟悉,从小腹开始蔓延要把骨头都烧融一般,酸麻的四肢没有力气但是充沛的妖力在筋骨之间不停地蔓延开来……

和那日他以为只是大天狗技术太差把他差点玩坏的情况……

几乎一模一样。

晴明抓着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上下看了看,突然很有一种想要解剖了研究一下他的冲动:“没被天狗火烧伤就算了,居然还妖力增长了不少……”

“你还真是个狐狸精啊……”晴明意味深长地放过了这只腰酸背痛的妖狐。

“小生……其实……”妖狐欲言又止地回看着晴明,越发装作一脸无辜的模样。“其实真不会采阳补阳什么的……”

“我懂,”晴明撸了两把耳朵把他塞回了被窝,“你那是本能,反正现在大天狗跪佛去了,你就老实在家给我躺着,我会叫姑姑来看着你的。”

想必姑姑对生不出小狐狸的大天狗也看不顺眼,看牢了这只兴风作浪的小混蛋不心软应该是可行的。

等等……

妖狐一把抓住晴明的裤腿打蛇上杆一样抱了上去:“阿爸你说那个没良心的把小生干成这样就跑了的家伙去干什么了?”

“跪佛啊,”晴明轻描淡写地拽回了自己的裤腿,掰开狐狸的手把自己的腿抽了回来,“大概觉得被你勾勾手指就破戒了很难以接受吧,一早回博雅家跪佛堂去了。”

………………睡了小生不给点补偿跑的倒是挺快啊?

生怕把小生弄死了摊上事是不是??!!

妖狐一时间怒火中烧不知道是嫌对方不够温柔体贴还是觉得,小生好好的一个小帅哥一时沉迷美色,送上门被睡得那么惨你居然第一时间想着是去跟佛祖忏悔……

你不该跪着给小生忏悔吗???!!

他心头深深涌上来一股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若说是不甘心他自己觉得也没有那么严重,或多或少那么一些怅然若失到让妖狐觉得自己对于这样调剂他足够平淡的日子的消遣,似乎有点……

晴明也很苦恼啊,他有些闹不明白这个小混蛋到底要干什么了:“你这个样子莫不是真喜欢上他了?”

小狐狸眨巴了一下眼睛,那些风流话简直不假思索地就说了出来:“只要是美人小生可是都真心喜欢的啊。”

“……你已经堕落到只要是美人就好吗?”晴明撸了一把在他腿边扫来扫去的狐狸尾巴,一时间自己也很犹豫,“虽然我劝你一个狐狸精洁身自好真的是……”

真的这话说不出口啊……

“小生已经很久没有对小美人们下过手了,”妖狐委屈地跟什么似的,“这几年小生连个命定之人都没有……将就一个冷美人玩玩也没啥吧……”

玩玩而已,都是男的……应该没啥吧?

晴明简直满心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了,这种在情感上可以说得上是渣得浑然天成的小混蛋他能怎么说?要对待心上人一心一意专注投入?

妖狐眨巴着那双妖气四溢的黄金瞳,眼波流转之间语气百般不解:“小生对每个命定之人可都是一心一意爱得如痴如狂啊。”

嗯,如果抛开那个一心一意的时间短的可怕,他这么说似乎也没有问题。

怎么可能没毛病????!!

若是传说中没有阴阳师管着的妖狐,势必会将他看上的已经沉浸在他那一汪浓厚爱意中的美人的容貌和生命,定格在被情爱滋润到最华盛的时刻,成为他们口中命定之人的永久纪念。

然后转头就将那简直承受不起的深情灌注到下一个他们看上的美人身上。

你现在这个样子只是打不过大天狗,暂时不敢把他弄死好吗?!


  • 举报帖子
喜欢 50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流年

十日谈·九&十

(九)   妖狐对于自己的称呼倒是很自豪。 “小生”,听上去既书卷气又别致,完完全全就把小生的气质展现出来了嘛! 至于他对大天狗的称呼那就是…… 既然源博雅把改造大天狗陈旧思想的历史遗留问题交给了自己,那小生就要肩负起改造的伟大责任。 “为何要改……”大天狗有些苦恼,“这么多年吾都习惯了。” 妖狐眯了眯眼睛,想起了一句很涉嫌挑拨离间的荒川之主说过的话。 “因为如此这般,似乎才能在如斯残忍的岁月流逝

【藏/明花BG】了了

(11)

厢房内燃起了淡淡的熏香,苏了了睡得很沉,耳边零零星星响起的脚步声甚至都没能惊扰到  她。 蝶兰从屋内退了出来,正对上叶寒生写满担忧的眼神,低声道,“只是身子有些疲累导致气血不足,调理一下就好了,可她如今怕是心里也不好受,孩子倒不知保不保得住。”    “这话什么意思?”    蝶兰笑着问他,“这孩子,帮主是想要还是不想要?”    叶寒生自是毫不犹豫答道,“既是我的骨肉,我怎会割舍。”    “可

【瓶邪】《和离记》

(5)

敏感词到底是什么啊……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