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0-12
阅读 306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168)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554-1559】

哎,上铺那个。【1554-1559】


1554.

好多人都说入冬之后挺容易生病的

孙哲平和张佳乐没觉得什么。

不过北京的哥们比较惨。

打入冬之后隔三差五的就发烧带感冒

一说话嗓子就跟拉风箱似的。

对此北京的哥们就特别不服

说也就是这俩人入了定向队,隔三差五的跑步累的跟孙子似的身体才能这么好。

当时孙哲平和张佳乐对这个说法就特别的不屑。

“扯淡呢。”孙哲平鄙夷的说

“自己身体怂的跟弱鸡似的还赖别人,你看咱们宿舍除了你还谁有事?”张佳乐跟着鄙夷的说

然后东北大哥就洗漱回来了

往屋里一边走一边打喷嚏。

然后这个世界就安静了。

 

1555.

孙哲平表情复杂的看了看东北大哥

张佳乐表情复杂的看了看东北大哥

北京的哥们表情复杂的看了看东北大哥

“……都是你传染的!”东北大哥指着北京的哥们,立场分明的说道

北京的哥们泪流满面。

 

1556.

后来北京的哥们为了寻求温暖

就去找自己的女朋友哭诉了

声泪俱下添油加醋的表达了自己此刻的体弱多病,寂寞无助

当然

姑娘没有信。

 

1557.

“你不信你问他们啊!”北京的哥们一本认真的说

然后把电话塞给了张佳乐。

当然

这是事先安排过的

北京的哥们一开始想找东北大哥

但是鉴于东北大哥属于你放心你放心,有我们哥儿几个呢,只报喜不报忧的类型。不行

然后北京的哥们就想找孙哲平

但是鉴于孙哲平属于压根不管,或者管了最多说句没死的类型,也不行。

所以能信的就只剩下张佳乐了。

以一顿羊蝎子的代价。

“……你可说的像那么回事点啊!”北京的哥们握着手机紧张的说道

“放心,我高考语文分高着呢。”张佳乐抢过电话不以为然的说道

 

1558.

之后张佳乐就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的跟北京哥们的女朋友表达了一下

关于北京的哥们在此时此刻是多么的体弱多病,寂寞无助,与病魔之间进行殊死搏斗的种种

中途东北大哥起来拿了趟快递。

回来的时候发现张佳乐举着电话还在讲

“讲到哪了?”东北大哥回来之后好奇的问

“讲到他颈椎的第五块儿骨头上有一个长得像海绵宝宝一样的病毒在不停的跳。”孙哲平面无表情的答

 

1559.

后来一个小时过去了

张佳乐终于神清气爽的说完了。

然后北京的哥们绝望的抢过电话开始跟自己的女朋友解释

关于自己没病,没有出现幻觉,脖子上没有一个长得像海绵宝宝一样的病毒在不停的跳。

再后来北京的哥们还是请张佳乐吃了羊蝎子

不过前提条件是张佳乐必须亲自跟自己的女朋友解释清楚

自己真的没病,真的没有出现幻觉,脖子上真的没有一个长得像海绵宝宝一样的病毒在不停的跳。


  • 举报帖子
喜欢 2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大天狗x妖狐】

by璇宝 他快要回忆不起那天的场景了。 他和鸦天狗躲在门后,看着晴明带回一个手拿团扇的年轻男人,庭院顿时炸开了锅,非酋联盟一下子被外敌入侵,鸦天狗一脸不屑:“ssr有什么了不起。” 妖狐并不懂,只觉得他好看,是除却他自己之外世界上第二好看的人,他看着晴明拿出珍藏许久的针女,妖狐心中腹诽,他可还只是个一级的式神而已。 因而在当晚在结界里看见大天狗的时候,妖狐对他的第一印象终于跌破谷底,六个人的方阵瞬

【九歌】云中境

(3)

“二哥,咱们还要去吗?可是,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斯日,初雨乍晴。云销雨霁,碧落如洗,彩彻区明,正是桃红夹岸,梨白压堤。 一个叶间黄鹂般的声音自犹潮乎乎、湿答答的小巷子中传出来,有若空雨明涧,大小水珠坠入雪练般的小溪。 桃见厄掏出一块绯色的巾帕,用葱根削成般的纤指撑着,为柳愁离揩抹去一脸的水珠,微蹙秀眉道:“但是,大姊于我二人有恩,她所吩咐的,我们又不能不做。” 柳愁离叹了口气,将桃见厄的

【酒茨】生无可恋

清风朗月,最宜小酌。 酒吞童子枕着鬼葫芦,惬意的醉着酒。空山寂无人,只有溪涧中的木芙蓉,纷纷开且落。悠然的落花倏然被一阵妖气惊散,飘落在他额间。酒吞童子不禁皱起眉头,那个烦人的家伙又来了。 他的酒依旧没醒,眼皮沉甸甸的坠着,睁也睁不开。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习惯性的自发行动起来,朝着与鬼气相反的方向移动。 酒吞童子没走出多远,就感觉撞到了一具高大的躯体,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吾友,我终于找到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