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10-20
阅读 882

【黄喻】罪恶之城 10

10.

    喻文州一晚上经历了两次“觉得自己真的会死”的情形。

    一小时前他缩在木箱里,听见有人靠近并且企图打开箱子时,紧张得一身冷汗。

    他早已打定主意如果被发现了,就一口咬定自己是中途偷偷爬上车想混进治内区的孤儿,和开车的人没有半点关系。这种情况下自己必死无疑,没有身份证明的自己无论是当场被监管员击毙,还是带回去经过一系列表面上公正合法的审查,最后被扔进孤儿集中营自生自灭。嘴上说着不怕,心理上也做足了相应的准备,离死亡如此之近时,他还是比想象中的慌张多了。

    只是到那时,这个杀手“妖刀”会怎么看待自己呢?一个自寻死路的熊孩子,还是又蠢又无能的死小鬼?

    现在,他向着黄少天走去,步伐沉重,一步一步踩得铁质的车厢底哐哐作响。面前唯一的出口,那杀手在昏暗的灯下等着,皱着眉表情冷漠无比。这凌冽的感觉比刚刚的情况更甚,黄少天的眼神犹如锋利的刀,盯得喻文州举步维艰。

    他想杀了我。打从喻文州遇上黄少天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个杀手是真对自己动了杀气。

    但我别无选择,只能赌。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

    临近门口,黄少天猛然伸出手来。喻文州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结果被黄少天不由分说捏住了肩膀,强行拎下了车厢。

    “好痛!”喻文州揉着肩膀抬头看黄少天,对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喻文州挺直了腰板等着——无非是要命一条,死在“妖刀”手里总比弃尸荒野要好得多。

    结果杀手最终只是冷冷地扫了喻文州两眼,转过身走到车厢侧面,靠着卡车的轮胎坐下,点根烟默默地抽了起来。

    “你……不生气吗?”喻文州躲在车厢后探出头,侧着身看黄少天。

    “呵呵呵呵……生气?我怎么可能不生气!”黄少天爆出一串怪异的笑声,把才抽两口的烟狠狠地摁灭在地上,指着喻文州说,“我他妈现在就想把你活活掐死,再把你的小脑袋瓜切两半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玩意!你这混蛋到底在想什么,你跟到这里来是要干什么,你到底非缠着我做什么!你到底烦不烦!妈的,我真想狠狠揍你一顿解气!”他把双手的指骨节按得咔咔响,让喻文州相信自己此时靠近一定会被揍得不省人事。

    但喻文州迈步走了过去。

    “谢谢,你真是好人。”他说着,在黄少天身边盘腿坐下。

    “省省吧,把杀手当成好人的,你真是第一个,”黄少天又摸出一根烟,没有点火,只是咬着,他抬头盯了一会路灯,愤愤地又道,“我真是恨不得立马弄死你。”

    “我信啊,”喻文州笑道,“也是真心觉得你挺好的。”

    “所以呢?你现在来是赌我不会杀你吗?以为我真不杀小孩?你就拿你的命和我不杀小孩的誓言来要挟我,你胆子也是够大了啊。”

    “是啊,是赌命,”喻文州坦然,“我没有别的筹码。之前也说过,我余下的生命和时间都是你的,如果你想要,现在也可以拿走。”他缓缓道。

    “算了吧,”黄少天摆手,“身为一个专业的杀手,我还没有蠢到在治内区弄死你。杀了你是很容易,但怎么处理尸体?而且我也不想为了你这只找死的猪破誓。”他沉默半晌,把烟点燃,深深地吐了一口,然后他接着说:“我说你这孩子到底是哪根神经不对,那天——利害关系我也让你看到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长记性吗?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以后还会发生,我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你根本做不到受不了,干嘛一条道走到底非要跟我来呢?”

    “因为我没有别的路。”孩子抬头,眼眸被灯光打亮,洞彻明晰,没有任何阴影。

    没有别的路吗?这句话真是似曾相识——但根本不对,“你胡扯,为什么不留在蓝雨?”黄少天道。

    “那你呢?为什么你不回去了?”喻文州反问。

    “我跟你不一样!”

    “那又如何,我是做不到像你那样。但留在蓝雨躲藏一辈子,也不是我想要的。”喻文州低头,拨弄着T恤的边缘。他的手轻轻颤抖着。这件衣服是他从黄少天的箱子里翻出来的,穿起来略大一些,但比自己穿过的任何一件都好。“我知道我很天真,害怕是真的,暂时做不到也是真的。但谢谢你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让我明白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转头看着黄少天,淡淡一笑,“我不能容忍我自己什么都不做。”

    “做什么?你这样还觉得自己能报仇?”黄少天质问。

    “不知道!跟着你总会知道的吧!”喻文州答。

    “我靠你特么的到底傻不傻!”黄少天暴怒,直接揪住喻文州的领口把他拽过来。

    喻文州直直地瞪着黄少天,丝毫不退让。

    “算了算了,”黄少天逼自己冷静下来,“我算明白了,跟你计较是真没意义,你这驴脾气除了我一刀了结你没别的解决办法了是吧?”

    孩子突然笑了,笑容有些顽皮:“那就是了呗。如果不杀我,你也就只有带上我了。毕竟把我扔在这里和杀我也没什么两样对吧?”

    “正混蛋!我如果留你在这里,天知道你会不会暴露我的行踪,”黄少天愤然,松了手,把喻文州扔在一边,想了想又问,“我靠,你怎么上车的,真见鬼,魏老大竟然让你出来?”

    “那没有,魏先生知道我想走,发了老大的火,”喻文州摇摇头,“但我找了个机会溜出来了……希望你不要责怪郑轩,是我逼他帮我找你的。”

    “你还能逼他?”

    “是个人都有秘密,我猜他有什么事情想瞒着魏先生吧?”喻文州说,“我就试着开了个头,骗骗他要告诉魏先生,他就紧张得愿意帮我了。不过你放心,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要是让郑轩知道自己被这小孩骗了,不知道又要喊多少次压力山大。黄少天扶额,这鬼精灵的喻文州实在很难搞,连自己都要栽,何况是郑轩呢?

    “行了,我也没时间跟你磨嘴皮子。”黄少天扔掉烟头,起身去驾驶室。他走了两步停下来说道:“先说清楚,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丢下你或者杀掉你全凭我意,你自己精明点。要是妨碍到我,我的誓言可真就交代给你这只猪了。”

    “我会努力不让你破誓的,”喻文州站起来,“杀手先生,我现在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了吗?”

    “名字根本毫无意义吧,为什么你要执着这个?”黄少天顿了一下,他换过无数身份无数姓名,这个真名反倒是过去的烙印和心理上的累赘。可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说出口了:“黄少天,这是我的名字。我想你知道什么时候能喊什么时候不能喊。”

    “谢谢你,少天。道谢的话还是要说本名才有意义的。”孩子向杀手深深鞠了一躬,这是他今晚的第三次道谢。

    这样直接省略姓氏的称呼方式倒也是独一无二。黄少天的心一紧,脸莫名滚烫,飞快地爬上了驾驶座,不让喻文州察觉自己的感情波动。喻文州也爬到了副驾驶座上,抱着木吉他歪着头看黄少天。

    孩子穿着黄色T恤,外面套了件蓝色长袖运动衫,下身是有些泛白的牛仔裤,裤脚挽起,天生温和的气质和这身鲜亮的颜色完全不搭,但他现在看起来很健康也很精神。不知为何,习惯独来独往,孓然一身了无牵挂的黄少天第一次有了安心的感觉。

    “对了,那怀表你带着的吧?叶秋拿出来的那个。”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领口,突然想起这个茬。

    “当然,”喻文州拉开衣服,给他看脖子上的金链子,“怎么了?”

    “我只是隐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而已,这怀表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没有,它早就坏了。”喻文州把怀表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查看。

    “那是我多心了,先解决完这个单子再说吧。”黄少天发动了卡车。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9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